新用户注册

完善资料

选取头像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城市

中国家庭的债务越来越重,占可支配收入 77% | 好奇心小数据

韩方航2018-01-18 18:48:59

债务曾经帮助中国经济快速发展,然而现在却成为了一个新的包袱。

中国人喜欢存钱,高储蓄率曾经一度让经济学家忧心忡忡,因为高储蓄率就意味着低消费,在固定投资越来越饱和的情况下,中国经济发展势必会减速。然而,当中国人越来越会花钱的时候,过高的中国家庭负债率成为了经济学家们新的担忧。

家庭负债率通常可以用两个指标来衡量。其中一种被称为居民杠杆率,指的是居民部门债务占 GDP 的比重。根据 2017 年 11 月发布的《三季度中国去杠杆进程报告》,中国居民杠杆率从 1996 年的 3% 上升到了 2017 年底的 48.6% 。

另一个更加直观的指标则是债务收入比,即家庭债务占到居民可支配收入的比例。而过去十年间,债务收入比从 18.5% 增长到了 77.1%。其中,短期债务,也就是在在 1 年或者超过 1 年的一个营业周期内偿还的债务,占到可支配收入的比例也从 2007 年的 10% 左右增长到了如今的 20% 以上。

飞速增长的债务,其中最主要的原因自然还是房价。《每日经济新闻》的报道指出,在整体的家庭债务中,以住房贷款为主的中长期贷款占到了大约一半的水平。

从 1998 年暂停福利分房制度开始,贷款买房基本上就成为了每个中国人人生中必然要面对的一个挑战。而随着房价越来越高,以及越来越多中国人开始买房,住房贷款总额也飞速扩大。2006 年,这个数字还只有 1.99 万亿,2015 年末就达到了 14.18 万亿元。

高企的房价也加重了中国人的债务负担。下图表示的是家庭住房总价与家庭可支配收入的比例,可以看到从 1998 年开始存在一个缓慢上升的趋势。而且,要注意到的是,国家统计局统计的房价收入比,仅计算了一手房的价格,而开发时间较早的二手房通常位于更好的地段,其价格也更高。

但房屋贷款并不是唯一快速增长的家庭债务种类。根据央行数据,截至 2017 年 10 月底,短期住户类消费贷款由 2010 年 1 月的 6821.47 亿元增长至 2017 年 10 月的 65594 亿,增长近 10 倍。

所谓短期消费贷款指的是用于装修、旅游、留学、消费等用途的贷款。以招商银行为例,个人可以通过抵押房产来申请个人消费贷款,其宣传口号中写着:“把您的房产变成提款机,尽情享用!”而近年来,蚂蚁花呗、京东白条、甚至是现金贷这样的互联网金融产品不断出现,也助长了家庭短期消费贷款的增长。

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发布的《2017 中国消费信贷市场研究》指出,居民消费信贷的客户偏于年轻群体,18 岁至 29 岁占比近半,超过 70% 月收入在 5000 元以下。

适度的家庭债务被认为是对经济整体发展有益的,因为这意味着更多的消费,为企业创造更多的利润,而利润可以被用来投资生产,从而创造出更多的社会财富。以房屋贷款为例,当越来越多的家庭举债买房,这些资金不仅成为了房地产企业的收益,也支撑了庞大的钢铁、水泥等建材产能。这些重工业产能的扩大,创造了更多的工作岗位,而有了收入的居民又能够去购买其他消费品,从而创造新的投资机会。这也是为什么房地产行业被称为中国的支柱产业。

然而,目前家庭债务水平攀升过快。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IMF 在去年 10 月发布报告,家庭债务提高在短期内有助于提高消费、推动就业、提升房产和银行资产价格,从而有利于经济增长。但在 3 年至 5 年后,家庭债务攀升对经济增长则有负面影响,而且在很大程度上会引发银行业危机。

美国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1980 年代,美国总统里根在任期间采取新自由主义经济改革措施,从而促进了美国经济的发展。到了 1990 年代,对于未来的信心开始建立起来,美国人因此开始减少储蓄,大量消费,并带来了家庭债务规模的增长。其中大部分债务都被投入到了住房贷款之上。

然而,债务的扩张速度远高于美国人收入增长的速度,到了 2005 年之后资不抵债的情况开始大量出现。由于债务违约的情况开始增加,房价也失去了支撑,使得发放房屋贷款的金融机构损失惨重,最终导致了 2008 年全球性的金融危机。

目前中国的房屋贷款水平已经接近美国 2007 年的水平。整体攀升的家庭债务开始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财经》援引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院长田国强的说法,“其实家庭债务风险可能比企业债和地方债风险还应引起关注”。

此外,过高的家庭债务会使得未来的家庭消费缩减。在对外出口、固定资产投资这些过去中国经济极度依赖的增长手段开始变得不那么有效的时候,一旦家庭消费缩减,也会对中国经济的整体发展造成负面影响。

当然,也有专家和学者认为目前的家庭债务规模尚在合理的范围之内。2017 年 7 月,中国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在 G20 峰会前夕表示:“我们认为作为家庭债务和政府债务,包括地方政府的债务,总体状况是健康的,因为这两部分的比例都没有超过 40%。” 

题图:《大空头》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