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商业

英国左翼报纸《卫报》变成小开本,但要刊载更多信息

Amie Tsang2018-01-17 07:31:45

新的小报设计旨在“为新声音”和“创意”提供报道空间。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伦敦电 — 英国报纸《卫报》曾因报道美国政府实施大规模监控事件斩获普利策奖,但激进的国际化扩张进程也使其亏损严重。为削减开支,《卫报》于本周一正式转版为小报形式。

这一转变背后,是处于动荡局势下的整个英国新闻产业。由于广告收入不断下滑,一众久负盛名的出版刊物不得不做出一系列重大调整,其中包括辞退数百名新闻工作者以及全面停止发行印刷版等举措。这些挑战也反映出了全球传统出版业向数字传媒业务转型进程中所面临的诸多问题。

长期以来,《卫报》一直都是英国媒体数字化转型的领军企业。这份左翼报纸着眼于吸引世界范围内的广大读者,更在美国和澳大利亚聘请了数十名记者。和包括《泰晤士报》、《华尔街日报》以及《纽约时报》在内的众多竞争对手不同,《卫报》强烈反对设置付费门槛,转而推出了读者捐赠这一形式,甚至还设立了一个非盈利机构为其新闻业提供资金支持。

这一策略一度颇见成效。2014 年,因报道美国国家安全局前雇员爱德华·J·斯诺登所泄露的文件,《卫报》和《华盛顿邮报》同获普利策奖。普利策奖从很大程度上而言可谓是美国出版业的专属领地,而一家英国报刊却能获此殊荣,其野心可见一斑。

关于斯诺登事件的独家报道直接将《卫报》推上了普利策奖的领奖台,在这背后,《卫报》这几年有关非法窃听、“维基解密”网站公布外交电报等影响力事件的报道也同样功不可没。《卫报》因此获得了超高的国际影响力,通常情况下,一份平均日发行量仅为 14.6 万左右的报纸根本无法达到这样的高度。

但亏损严重也迫使《卫报》不得不做出某种转变。截至 2017 年 4 月,《卫报》亏损 4470 万英镑(约合 6100 万美元),上年度亏损额更是高达 6870 万英镑。曾帮助《卫报》解决这类亏损难题的投资基金也以惊人的速度消耗殆尽。

为了遏制亏损,《卫报》削减了约 300 份工作岗位,出售旗下贸易出版集团的股票,而变更为小报只是其中的措施之一。转版为小开报后,《卫报》的新闻风格仍维持不变,但更加广泛丰富的报道将有利于削减开支。出于类似原因考虑,包括《泰晤士报》和《独立报》在内的其他英国报纸也相继完成了转变,由对开的大报变为小报。

周日,卫报新闻媒体集团(Guardian News and Media)主编凯瑟琳·瓦伊纳(Katharine Viner)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小报版《卫报》是实现财务可持续性发展的重要举措,以确保我们能够在未来继续为大家报道重点新闻议题。”

周一,卫报媒体集团首席执行官大卫·帕姆塞尔(David Pemsel)拒绝透露转版可节约的具体成本。但他表示,数额可达数百万,并补充道“归根结底,这一转变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卫报》有望于今年 4 月将运营亏损降至 2500 万英镑,并希望到 2018 至 2019 年实现收支平衡的目标。

1921 年的《卫报》。图片版权:The Guardian

“我们正在寻找一种新型商业模式,”瓦伊纳于周一表示,“我不想说我们已经找到了这样的模式,但我认为我们正在朝着这个方向迈进。”

1821 年,《卫报》诞生于英国北部城市曼彻斯特,但于 1960 年代将总部迁往伦敦。在竞争十分激烈的英国报业市场,《卫报》始终秉持中间偏左的政治观点。2011 年,《卫报》加速海外扩张进程,从美国和澳大利亚十多家机构中聘请了超过 50 名记者。

与此同时,《卫报》于 2005 年耗资 8000 万英镑由传统的大开版式更改为“柏林”(Berliner)版式。作为当时唯一一家采用这种版式设计的报纸,《卫报》不得不在伦敦和曼彻斯特建造新的印刷厂,配置能够满足这种特殊印刷需求的印刷机。

如今,《卫报》改为小报后,印刷业务将在镜报集团(Trinity Mirror)的印刷厂进行。镜报集团是一家英国出版公司,旗下拥有传统左翼小报《每日镜报》。《卫报》尚未决定如何解决小报的印刷问题,以及是否会在伦敦和曼彻斯特开展小开报印刷业务。

《卫报》在上周五的预告短片中表示,新的小报设计旨在“为新声音”和“创意”提供报道空间。

对于这份一度表示小报“并非《卫报》传统”的报纸而言,采用更加紧凑的小报无疑是一项非常重大的转变。

尽管如此,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媒体与传播教授查理·贝克特(Charlie Beckett)认为,由于人们大多在线消费新闻消费,这一转变与前几年相比,“影响并不大”。

但贝克特也表示,采用全新的小报版式后,《卫报》将刊载更多的报道内容,这一点与《卫报》网站风格和设计保持一致,同时也更方便塞入口袋。他说:“我认为新的小报符合人们的行为模式和阅读习惯,人们并不需要费太大力气来适应这种转变。”

1988 年《卫报》曾经过一番改版。当时参与设计工作的大卫·希尔曼(David Hillman)对这次改变却不以为然,他承认自己在报刊亭中很难一眼就找到《卫报》。

“它太过小巧,又是灰色,更适合中年人,”他说,“就视觉效果而言,这更像是一种倒退。”

但他很快补充道,他本人也曾因参与之前的改版而“受到批判”。他承认,对于《卫报》这样高知名度的出版物而言,这样的转变无疑是一项非常艰巨的工作。

“你要知道,无论你做什么都会有人提出指责,”他表示,“本质上而言,人们并不喜欢改变。”


翻译:熊猫译社 唐尘

题图版权:Adrian Dennis/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 2018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