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用户注册

完善资料

选取头像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城市

网红闹出丑闻之后,日本想努力为青木原树海摆脱“自杀圣地”的名声

Motoko Rich2018-01-11 06:59:31

“我们只是希望,人们是为了欣赏这片已经有 1100 年历史的森林才来的。”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日本,青木原电 — YouTube 红人罗根·保罗(Logan Paul)发布的一段上吊自杀者视频给这片富士山下的原始森林引来了大量的批评声。而早在视频发布之前,当地政府就一直在努力消除青木原作为日本热门自杀地点的恶名。

这片森林在日本人心中有着重要位置,并且反映了日本长期存在的自杀问题。尽管近年来有所改善,日本依旧是自杀率最高的发达国家之一。

在青木原,步行道底部的标语写明了自杀救助热线。上面写着:“生命是父母赠予的珍贵之物”。另一处则提供债务帮助的联系方式。当地人在森林里巡逻,和单独出行或者表现出抑郁特征和自杀倾向的人聊天。

虽然当地官员相信这些措施将自杀人数从 10 年前的每年 100 人降到了 30 人,但是他们担心最近的舆论曝光会吸引更多绝望的人。

一片松树和柏树耸立在富士山苔藓覆盖的熔岩上,这片森林有种空灵之美,让人不禁想到托尔金笔下的“中土世界”和《星球大战》里的“恩多森林”。显眼的路径在这片 7400 英亩(约合 30 平方千米)的森林里四处蜿蜒,但是离开山路的人们可以轻易地躲进这片树海之中。

这个星期,有人在森林里留下了鲜花。这片森林的自杀人数以从 10 年前的每年 100 人降低到了 30 人。

“我觉得,选择自杀的人经历了很多痛苦,”富士吉田市警察署副署长 Susumu Maejima 说,“这也是我们努力阻止自杀的原因。”如果森林里发现尸体,该市警察就会接到报警。

虽然他没有直接回应保罗最近的视频,或其戏谑且耸人听闻的手法,他还是批评了媒体对青木原自杀事件的关注。他说:“除去这次 YouTube 事件,总的来说,(媒体的)处理方式对我们预防自杀的努力没有任何益处。”

本周的一天,年轻的情侣、家族和外国游客参观了森林里的洞穴,在步道上漫步。阳光透过茂密的树木洒下,让温度不再过于寒冷。

21 岁的翁伊恩(Weng-Ian)是来自台湾的研究生。她正和朋友在青木原里散步,说自己出来是为了欣赏美景。她表示自己看过关于保罗视频的报道,这段视频在网络上已经招致大量批评,她也感到非常失望。

她说:“这非常不尊重死者的家人。”

保罗在当地时间周一进行了道歉,称自己的视频“具有误导性”。

在 7400 英亩的青木原里,游客们漫步在一条显眼的步行道上。

日本很久之前就开始应对高自杀率。厚生省和警察厅的数据显示,2016 年有近 2.2 万人自杀,相当于每 10 万人中有 17.3 人自杀。与 2003 年达到最高值的 3.45 万人(每 10 万人中 27 人自杀)相比,这个数字已经有所改善。(美国 2014 年的自杀率是每 10 万人中有 13.5 人自杀)。

长期以来,工作和学校压力被认为是导致重度抑郁症的原因,而抑郁症可能会导致自杀。同时,与社会脱离以及缺少心理健康服务也是导致自杀的因素。

日本生产力中心(Japan Productivity Center)心理健康研究所副所长 Tadaichi Nemoto 说,因为文化上的顾虑,日本人也不愿意寻求心理咨询的帮助。

即使政府要求拥有超过 50 名员工的企业提供常规的压力测试,那些被建议去看心理医生的员工也会拒绝这么做。“本来,人在心情抑郁的时候就没什么动力,”Nemoto 说,“他们不想去看医生。日本人更倾向于责怪自己。”

在日本,大约 60% 的自杀案例是发生在家里。政府没有公布每个地点的具体数据,但是青木原所在的山梨县是日本自杀率第五高的地区。

历史上,青木原作为僧侣绝食自尽之地广为人知。根据日本的民间传说,自杀者的灵魂会在森林里游荡,而且进入森林的人有可能再也出不来了。

1960 年,这片森林在小说《波之塔》(Tower of Waves)中被设定为一对年轻恋人自杀的浪漫场所。这部小说的作者松本清张是日本最负盛名的作家之一。

从此以后,青木原在很多小说、电视节目和电影中都作为自杀地点出现,其中包括 2016 年上映的两部美国电影——恐怖片《自杀森林》(The Forest)和剧情片《青木原树海》(The Sea of Trees)。

日本自杀对策支援中心(Japan Support Center for Suicide Countermeasures)主任 Yutaka Motohashi 说:“这就是一个恶性循环。人们之所以来到森林,是因为这里的名气。”

支援中心希望新闻媒体遵守世界卫生组织的指导方针,避免披露“自杀地点的详细信息”。

 从青木原望去,依稀可以看见远处的富士山。

Motohashi 表示,YouTube 和其它社交媒体增加了一种全新的维度。

“当这份指导方针制定完成的时候,没有人想过 YouTube 的影响——它的影响比传统媒体大得多,”他说,“YouTube 是展示自杀的新方式。”

而在对保罗视频进行批评的同时,他也指出:“媒体在报道这起事件时,很难遵守世界卫生组织的指导方针。”

在视频中,保罗说青木原到处都是鬼魂,它们“专门报复、折磨游客,引诱那些悲伤迷路的人”。而且,他还引用过时的数据,说每年有 100 人在森林里自杀,而且宣称“里面一点信号都没有”(我和同事在森林四处漫游了两个多小时,期间从没失去过信号)。

保罗并不是唯一一个散布青木原错误信息的人。日本媒体经常报道一则传闻,说自杀者特别容易迷路,因为指南针在森林里会没有反应。但是在这周的一次旅行中,已经担任导游十年之久的 Masami Kishino 表示,除了停车场的一处,他的指南针一切正常。

围绕自杀所编造的传闻也不仅限于青木原。学者指出,媒体经常把一种将自杀视为“光荣的”或者和武士道有关的文化与日本联系在一起。

步行道底部上的标语写明了自杀救助热线,上面写着:“生命是父母赐予的珍贵之物”。

《20 世纪日本的自杀问题》(Suicide in Twentieth-Century Japan)的作者弗朗西斯卡·迪·马可(Francesca Di Marco)认为,人们对这些事件或者青木原这样的地方进行了浪漫化处理,让“本应该被视作病理学的事变成了一个传说”。

“哦,日本人喜欢在漂亮的地方自杀;日本人不害怕自杀;日本人因为武士道和其它历史原因更容易自杀,”迪·马可说,“这些表达都忘了自杀与心理疾病的关联,它只是最能表现心理疾病的一个行为。”

这周的一个下午,一名头戴标注“特别巡逻队”字样帽子的男子描述了他和其他森林巡逻员为阻止自杀采取的措施。

这名男子称,富士河口湖町不允许他透露自己的名字。他说,如果自己看到有人独自走在路上,他就会上前和对方聊天。

他说,“我们通过对话,往往就能知道对方的意图,”问他们去哪儿或者他们在干嘛的时候,“想自杀的人会给出模糊不清的答案”。

这名巡逻队员说,如果他发现有人想自杀(在森林里自杀的大多为男性),他会报警或者询问对方家人的电话号码。然后和对方一起回到路口。

“我真的把它看作一件能拯救生命的重要工作,”他说,“但归根结底,我们不想让这片森林作为自杀地点而被大家所知。这不是件光彩的事儿。”

他补充说:“我们只是希望,人们是为了欣赏这片已经有 1100 年历史的森林才来的。”


翻译:熊猫译社 孙泰明

题图及文内图片版权:Ko Sasak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 2018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