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伦敦一处少数族裔聚居地迎来改造,当地人为被排挤而忧虑

Prashant S. Rao2018-01-04 07:20:41

如果改造项目进展顺利,托特纳姆的面貌将很快出现改变。虽然支持者们本着希望改善地区发展前景的美好愿望推动项目发展,但很多当地人依旧害怕自己在改造过程中被排挤出去。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伦敦电 — 维多利亚·阿尔瓦雷斯(Vicaatoria Alvarez)是一个活力十足的人,每天在北伦敦的Seven Sisters 室内市场里来回奔波。

前几天的早上,阿尔瓦雷斯突然打断和朋友的聊天,转身冲进一家市场内的杂货店。她没有和伊朗老板寒暄,而是直截了当地问他有没有自己需要的东西。等老板刚刚反应过来,她又飞一般地回到自己的货币兑换柜台,开始给包裹打包。片刻的安静过后,阿尔瓦雷斯的丈夫过来接替她继续打包。于是她快步穿过走廊,前去市场里的一家发廊做头发。

维多利亚·阿尔瓦雷斯在 Seven Sisters 室内市场里的摊位。

阿尔瓦雷斯是土生土长的哥伦比亚人。16 年前,她在这间市场创立了自己的摊位。如今,她已经是这里的商户协会主席。对她而言,市场就是第二个家。在这儿,消费者能享受各种服务:购买日用百货、品尝各国美食、给头发做造型、会见房地产中介、寻求法律咨询……阿尔瓦雷斯女儿青春期的大部分时间,就是在市场里度过的。

“对我来说,归属感非常重要,”阿尔瓦雷斯告诉我们,“这就是为什么市场是这个社区极其重要的组成部分。”

如今,作为全英国最大拉美市场的 Seven Sisters 室内市场正面临威胁——伦敦有史以来最大一项重建开发项目将在这里进行。根据规划,人们将对它进行改造升级。商户反映说自己遭到排挤:当地政府对他们的投诉抗议视而不见,伦敦说西语少数族裔的大本营即将消失。

托特纳姆地区的房屋和商店。根据该区的重建计划,这些建筑都将被拆除。

市场位于伦敦的托特纳姆(Tottenham),它是全伦敦人口构成最多样化的地区之一,来自世界各地超过两百种语言的使用者都汇聚于此。地区中心是长达 3 英里(约合 4.8 千米)的 High Road,上面分布着各色商店:清真肉铺、加勒比黑人开的理发店、小咖啡馆、餐厅以及很多像 Seven Sisters 一样的市场。

托特纳姆还是全伦敦最贫困的地区之一:排队申请公共住房的人数超过 1 万,罪案发生率也高于伦敦的平均水平。地方政府坚称,它急需一场改造复兴。支持者指出,2011 年伦敦骚乱的起点就是托特纳姆地区,因此必须对该地区存在的问题进行整治。

与很多伦敦的贫困地区一样,托特纳姆里的贫民区也与周边的富裕街区格格不入。托特纳姆地方政府位于哈林盖(Haringey)的西部地区,当地人均寿命比哈林盖东部地区高出九年之多。西部地区的学生成绩普遍更好,居民的家庭收入也比东部地区高出两倍。

Seven Sisters 室内市场里的肉铺。这间市场是伦敦地区西语少数族裔的大本营。

去年六月,位于公共住房区的格伦菲尔塔(Grenfell Tower)发生了惨烈的火灾。距离这座公寓大楼不远的地方就是富人区,坐落着一栋栋价值百万英镑豪宅。这种鲜明的对比让我们得以窥见伦敦目前面临的巨大挑战:它是一座经济发展势头迅猛的活力之都,但也存在住房短缺情况,而且很多居民可能永远也买不起房子。

“伦敦的所有地区都面临着这种压力,”隶属于伦敦都市大学(London Metropolitan University)Cass Cities 项目的马克·布雷亚历(Mark Brearley)教授表示,“托特纳姆地区只是集中体现了一种伦敦普遍存在的社会现象而已。”

如果改造项目进展顺利,托特纳姆的面貌将很快出现改变。虽然支持者们本着希望改善地区发展前景的美好愿望推动项目发展,但很多当地人依旧害怕自己在改造过程中被排挤出去。

Seven Sisters 地铁站。

目前,大量改造项目已经启动。当地的英超俱乐部托特纳姆热刺队(Tottenham Hotspur)正在对自己的球场进行造价 10 亿美元的翻新升级。政府正在对火车和地铁站进行翻修,学校和医疗服务机构也处于改造之中。另外,政府还新建了大约 1 万栋新住宅。当然,此前提到的 Seven Sisters 室内市场也即将开始重建。

“这是一个耗资巨大的项目,”托特纳姆地方议会成员艾伦·斯特里克兰(Alan Strickland)谈到重建复兴规划项目时说,“我们面临着巨大的挑战。”

到了 2020 年,Seven Sisters 室内市场里 40 余家商户——主要来自哥伦比亚,但也有部分业主来自秘鲁、厄瓜多尔、巴西和非洲各国——将在升级改造期间暂时搬迁至马路对面的场地内。地方议会和负责改造的开发商格兰杰公司(Grainger)表示,几年后,商户们可以选择重新搬回改造好的新市场之内。

托特纳姆的一间商店。来自全世界各地超过两百种语言的使用者都汇聚在这个地区。

格兰杰公司承认,届时部分商户的租金会出现上涨。但他们坚称,租金将比其他露天市场更加便宜实惠。该公司表示,他们将在 2020 年之后的五年内将租金上浮率控制在 2%。

现年 47 岁的阿尔瓦雷斯一直反对市场的改造搬迁。她和同行们希望有关部门能给出更靠谱实际的租金管制承诺和更多的经济补偿,并要求有关部门对改造计划做出更明确的解释。目前,他们已经向英国法庭提起诉讼,也争取到了联合国人权组织的支持和帮助

还有很多当地人反对改造计划。他们用轻蔑的口吻声称,政府的计划不过是想推动“中产阶级化”(gentrification)进程。

在 High Road 上经营 Chick King 炸鸡餐厅的一对双胞胎兄弟也对改造计划忧心忡忡。他们的小餐馆于 1981 年开业,就坐落在球场正对面。根据热刺队公布的改造计划,他们将打造一条人行道,将球场与即将进行重建的火车站连接起来。为此,Chick King 炸鸡餐厅和其他很多住房、商铺都难逃被拆的命运。

升级改造期间,市场内四十余家商户——主要来自哥伦比亚,但也有部分业主来自秘鲁、厄瓜多尔、巴西和非洲各国——将暂时搬迁至马路对面的场地内。

“社区居民希望看到更多改善和进步,”双胞胎兄弟之一的亚历克斯·特里弗诺斯(Alex Tryfonos)说,“但我们不想将整片地区都推倒重建。”

他认为托特纳姆地区的确需要投巨资进行改造,而且这一过程中能创造很多就业岗位。但他和其他店铺业主都担心,所谓的重建开发项目要么意味着强制搬迁——伦敦骚乱后的一份官方报告称托特纳姆地区应该减少商铺数量,兴建大型商店和餐厅——要么意味着最终被排挤出去。

苏珊·阮(Susan Nguyen)的美甲店距离 Chick King 餐厅不远,她表示自己不反对变化。但又补充说:“如果让我离开这里,我会很伤心的。”

托特纳姆是伦敦最贫困的地区之一。

斯特里克兰坚称,改造项目将给托特纳姆带来积极影响,他们已经和当地居民进行了广泛的协商。不过他也承认某些因素——比如伦敦高昂的房价——不是地方政府能控制的。

对于阿尔瓦雷斯来说,改造项目将彻底颠覆地区的风格和文化。在一家美容院休息期间,她说经常有商户问她怎么看待即将发生的改变。对此,她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有的时候,我觉得未来形势会很严峻,可我不能把真心话告诉他们,”她说,“不过,有时候我还是说了,然后大哭起来。”


翻译:糖醋冰红茶

题图及文内图片版权:Andrew Testa for The New York Times

© 2018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