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智能

恐怖组织为什么热爱社交媒体

潘雨希2014-05-19 22:00:00

社交媒体已经成为了恐怖组织,尤其是基地组织的主要宣传阵地。国际知名智库伍德罗•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的教授 Gabriel Weimann 于发布的报告“新恐怖主义与新媒体”就揭示了恐怖组织是如何运用各个新媒体渠道来吸引年轻人。

社交媒体已经成为了恐怖组织,尤其是基地组织的主要宣传阵地。反恐专家 Evan Kohlmann 就说,目前 90% 的互联网恐怖活动是利用社交网络进行的,社交网络不但作为虚拟防火墙为这些恐怖分子提供了为自己行为辩护的场所,而且还让“粉丝”与这些恐怖活动代言人建立了直接的联系,而通过社交网络散布的文字、视频、音频等甚至会煽动这些“粉丝”走上恐怖活动的不归路。

国际知名智库伍德罗·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的教授 Gabriel Weimann 于今天发布的报告“新恐怖主义与新媒体”就揭示了恐怖组织是如何运用各个新媒体渠道来吸引年轻人的。“恐怖分子的最重要目的是宣传、激化以及招募新人,”Weimann 指出,“而社交媒体对他们来说是实现这一目的相当好的方式。”

恐怖分子利用互联网进行宣传和组织并不是一件新事。早在 1988 年全球互联网发展的早期,世界上就已经有了 12 个恐怖主义网站。但是,恐怖主义网站在互联网上的发展速度相当“恐怖”。目前,这一数字已近 10000,这还不包括社交网络上的影响。

更加“恐怖”的是,恐怖分子已经把大本营转移到了社交媒体上。他们最喜欢的就是以保护用户隐私和言论自由而著称的 Twitter。主流新闻媒体都在 Twitter 上有着广泛的影响力,读者也将其作为主要新闻来源。恐怖分子往往利用这一点来制造爆点。一个典型例子是,“叙利亚电子军”在去年的 4 月 23 日侵入美联社的 Twitter 账号发布了一条有关白宫遭炸弹袭击、奥巴马受伤的假新闻,资本市场曾一度蒸发 1360 亿美元。

Twitter 甚至成为了恐怖活动的实时报道媒体。2013 年 9 月,恐怖组织伊斯兰青年党袭击了肯尼亚的一家商场(Westgate Mall),并在数小时后将袭击过程细节披露在 Twitter 上。该组织在 Twitter 上的账户在 2011 年底建立之后一直非常活跃,并获得了超过 15000 个追随者,其中包括不少记者和恐怖主义分析师。

恐怖组织对 Twitter 服务的熟稔度不止如此。他们还经常使用 Twitter 上的应用,如 Twishort 和 TwitMail,甚至用 Twitter 开网上新闻发布会。基地组织的马格里布分部在 2013 年的 4 月 18 日就通过 Twitter 征集问题,并以 PDF 文档的形式公布答案。

Twitter 甚至承担了恐怖组织内部沟通的任务。在去年 8 月美军空袭叙利亚的时候,叙利亚的基地组织就用 Twitter 的实时功能沟通紧急信息并组织反扑。

恐怖分子对每种社交媒体的特性到达了精通的程度。除了 Twitter 之外,美国国土安全局也在一份特别报告中列出了恐怖组织都在 Facebook 上主要干什么:

  • 散布运作和策略方面的信息,比如炸药配方、武器的保养和使用、射击技术等
  • 提供其他恐怖组织的网站链接
  • 作为恐怖组织的宣传阵地,进行意识形态上的“洗脑”
  • 通过数据挖掘对打击目标进行远程侦查

而 YouTube 这一全世界最大的视频平台也没被恐怖分子放过。恐怖分子 Younis Tsouli(账户名 Irhabi007)就说:“我们的很多兄弟的支持都是来自视频,想想多少人在看了视频之后加入了我们的队伍吧。” 

2011 年 3 月 1日,恐怖分子 Arid Uka 登上德国法兰克福机场的一辆大巴实施自杀性爆炸袭击前的几小时,他还在网上看基地组织在YouTube 上的宣传视频。

除了在 YouTube 上发布视频宣布为恐怖活动负责之外,一些恐怖组织甚至还上线了自己的“YouTube”。2008年,哈马斯就上线了自己的视频分享网站 AqsaTube,声称这是“第一个专注伊斯兰和基地组织相关声视频分享的巴勒斯坦网站”,网站的页面和标识设计几乎和 YouTube 一模一样。

恐怖组织还非常能追赶潮流。他们会在新兴社交应用 Flickr 和 Instagram 上面分享恐怖活动策划者、自杀式袭击者的照片,在死亡的基地组织袭击者的照片下面,他们会配上“多棒的笑容!”这样的文字来博得同情。去年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的主犯之一Dzhokhar Tsarnaev 就在被击毙的车臣叛军首领的 Instagram 照片下面点了赞。

由于恐怖分子在新媒体上的账户跨越了多个平台,使用了匿名方式,而且一旦被封禁立刻又会有新的出现,加上很多时候他们用阿拉伯语和乌兹别克语等小语种布道,打击起来非常困难。

英国政治惊险小说作家福赛斯去年推出的新书 The Kill List 讲述了美军刺杀一个通过社交网络传道的恐怖分子的虚构故事。不过谁知道是不是虚构呢?福赛斯写书很多都是在自己听到的真实事件基础之上进行虚构。说不定,在你秀自拍、玩游戏的平台上,这样的生死相博每天都在发生。

题图来自路透社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