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用户注册

完善资料

选取头像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城市

为了让孩子们远离糖尿病,一位印度父亲向垃圾食品宣战

Geeta Anand2017-12-30 07:33:59

“你只有发起一场运动,才能对抗政府系统的惰性。”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新德里电 — 拉胡尔·维尔马(Rahul Verma)的儿子生下来便患有严重的消化系统疾病。多年带儿子拜访内分泌专家的过程中,维尔马发现医生对另一个严重威胁健康儿童身体状况的问题越发忧虑。医生警告说,垃圾食品对印度人尤其有害,因为他们比其他国家的人更容易患上糖尿病。

一天,在医生候诊室中,一位因为强迫性进食薯条而长胖的小女孩引起了维尔马注意。他觉得自己必须做点什么才行。

维尔马说:“一边是不少像我儿子这样患有先天性疾病的孩子。另一边是很多健健康康、一切正常的孩子,给他们吃不健康的食物实际上就是在害他们。”

没有接受过法律培训维尔马和妻子图里卡(Tullika)在狭小的公寓内废寝忘食地起草起诉状。他们的家中挂满了五颜六色的彩色小灯,还贴着很多印度教象鼻神(Ganesh,据说能帮人克服一切困难和障碍)的图片。2010 年,维尔马向德里高等法院提起公益诉讼,要求法庭在全印度范围内禁止商家在学校周边以及校内销售垃圾食品和软性饮料。

维尔马和他的儿子乌代。乌代患有先天缺陷,经过多次手术才侥幸存活下来。乌代与疾病的抗争过程启发了维尔马,促使他决心帮助健康的孩子免受吃垃圾食品带来的健康风险。

法庭下令对食品产业进行广泛而全面的监管。下面本应轮到印度政府发挥作用,但遗憾的是事情却就此打住而毫无进展。健康专家表示,全面监管食品行业对有着 13 亿人口的印度来说意义重大。相比其他国家的人而言,印度人更容易在体重增加的过程中患上糖尿病——可能进一步导致心脏病、肾衰竭、失明和截肢。

华盛顿大学健康指标与评估中心(Institute for Health Metrics and Evaluation)的数据显示,自 1990 年起,印度儿童和成人超重或肥胖的比例几乎翻了三倍——从最初的 6.4% 猛增到如今的 18.8%。

国际糖尿病联盟(International Diabetes Federation)预测称,随着富含大量碳水化合物和脂肪的食物普及到不富裕的农村地区,印度的糖尿病患者数量将在 2040 年飙升至 1.23 亿。

“我们正坐在火山口上,”阿努普·米斯拉医生(Dr. Anoop Misra)说道。他是一间糖尿病医院的院长,隶属于富斯医疗保健集团(Fortis Healthcare)——它是印度最大的私营连锁医院之一。

法院下令政府制定垃圾食品监管指导原则之后,维尔马的公益诉讼案件遭到了来自全印度食品加工业协会(All India Food Processors Association)的激烈反对。这个协会由数百个公司组成,可口可乐印度公司、百事可乐印度公司和雀巢印度公司都是它的成员。

该协会主席苏博德·金达尔(Subodh Jindal)接受采访时表示,将患上糖尿病和肥胖的原因归咎于垃圾食品是不公平的。他认为导致问题的根源是饮食过量,而不是食物本身。金达尔说:“你是每天吃两个披萨还是每周吃两个披萨?食用量才是问题的关键。”

印度政府今年迈出了意义重大的一步:决定对部分含糖饮料征税。根据规定,政府将对含糖的碳酸饮料实行 40% 的税率——但很多儿童都喜欢喝的加糖果汁并不在此范围内。公共卫生专家相信,这一举动有助于解决世界第二人口大国日益严重的肥胖问题。

审理维尔马公益诉讼案的法庭要求政府出台规定,禁止在学校周边及校内出售垃圾食品和软性饮料。到目前为止,印度政府还未在这方面有所行动。

印度公共卫生基金会(Public Health Foundation of India)的营养学家施薇塔·坎德尔瓦尔(Shweta Khandelwal)表示:“以政府这种缓慢的推进速度,等他们出手解决垃圾食品和软性饮料带来的问题时,我们恐怕早就因为不健康饮食而患病了。”

新德里的一家快餐店。国际糖尿病联盟预计印度的糖尿病患者数量将在 2040 年飙升至 1.23 亿,几乎达到目前的两倍。

印度卫生与家庭福利部部长贾盖特·普拉喀什·纳达(Jagat Prakash Nadda)没有回应记者多次提出的置评请求。但是该部下属、负责此类规定的印度食品安全标准局(Food Safety Standards Authority of India)局长帕万·阿加瓦尔(Pawan Agarwal)坚称,政府的努力是有诚意的。

阿加瓦尔局长说:“在印度,这种情况可能比较常见。问题出现后,人们建立了很多委员会,把整个事情都搞复杂了。他坚称:“人民对健康饮食的问题忧心忡忡,他们想要做点什么谋求改变。因此每个人才会努力建立各种委员会去解决问题。”

Twitter 和报纸都大力宣传了维尔马的公益诉讼案。受此影响,学生们带着“垃圾食品安息吧”的海报参加大型集会活动,要求印度政府和各界重视肥胖问题。在印度,人们一直更关注和致力于消除人们吃不上饭的问题,而非肥胖。目前,部分学校已经主动停止为学生提供垃圾食品。

这场针对垃圾食品的战役在首都新德里一间宏伟庄严的法庭内打响。今年 42 岁的维尔马此前是企业的销售主管。2006 年儿子出生后,他决定辞职回家。2007 年他建立起基金会,希望帮助和自己一样的患儿家庭。身材瘦高、脸颊圆圆,戴着大号方框眼镜的维尔马是一个比较情绪化的人,有时候会因为政府的迟疑不决和监管不力而感到挫败,流下失望和伤心的泪水。他一度怀疑自己承受如此大的风险,将信心托付给印度不堪重负的司法系统是否是明智的选择,以至于一度请求法庭允许他撤诉。

维尔马流着泪说:“什么改变也没发生,我为了公益诉讼浪费了太多时间。我本可以用这些时间帮助成百上千的儿童。”他一边哀叹不已,一边将话题引向自己的基金会。据悉,维尔马的基金会计划为一家大型公立医院内的贫穷患儿提供援助——他儿子也曾在那里接受治疗。

首席大法官迪帕克·米斯拉(Dipak Misra)拒绝了维尔马的撤诉请求。他还指派了当时就在法庭上的资深律师尼拉杰·尚基·考尔(Neeraj Kishan Kaul)担任维尔马的律师,甚至还命令他为维尔马提供免费的法律援助。

现年 54 的考尔回忆说,他接到法庭命令后大步走近法官席,然后对法官开起了玩笑:“你找错人了,我喜欢垃圾食品。”

维尔马在 2010 年向法院提起公益诉讼,要求法院禁止商家在学校周边及校内销售垃圾食品。他希望借此保护孩子们,让他们远离不健康的饮食。

不断增加的威胁

上世纪七十年代开始,全世界范围内的研究人员渐渐发现:印度移民更容易患上糖尿病。

内科医生维斯瓦纳坦·莫汉(Dr. Viswanathan Mohan)也担任研究员的职位,掌管着印度国内几十个糖尿病研究中心。他说:“没人知道这背后的原因。”

科学家试图寻找导致印度人更容易患糖尿病的基因,但均无功而返。不过越来越多研究表明,印度人的体型——身材矮小但腹部脂肪较多——可能是罪魁祸首。

在印度,女性营养不良是一种很常见的现象,她们的孩子患上糖尿病的几率也随之增加。这一结论的科学性已通过在其他国家开展的研究得到了证实:研究人员分析了荷兰大饥荒期间(1944 至 1945 年)出生婴儿的身体健康情况,发现这些婴儿成年后更有可能出现糖耐量受损,而糖耐量受损会导致更高的糖尿病患病几率。

包括糖尿病专家奇塔兰詹·亚吉尼克医生(Dr. Chittaranjan Yajnik)和北卡罗来纳大学(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营养学教授巴里·波普金(Barry Popkin)在内的研究人员都在研究一种理论,即印度人在过去数千年时间中进化出亚吉尼克医生所谓的“一种瘦-胖”(a thin-fat)体型。面对因雨季降水量偏少导致的干旱和饥荒,正是这种体型帮助印度人生存下来。

上世纪八十年代在英国学医期间,来自印度西部城市浦那(Pune)的亚吉尼克医生发现,自己虽然比欧洲的医生看起来要瘦,但体内的脂肪水平和与糖尿病有关的激素水平却高出不少

这让如今已经担任浦那市 KEM 医院研究中心(KEM Hospital Research Center)糖尿病部门主管的亚吉尼克医生下定决心,想要弄清是不是大部分印度人都和他具有一样的体质。如果真的如此,他还想知道究竟是什么导致这一现象。

上世纪九十年代,他开始在浦那周边的村庄里跟踪数百位妇女的怀孕情况,并在新生儿成长过程中不断监测他们的健康状况。

亚吉尼克医生发现,相较于英国的新生儿来说,印度新生儿的体重轻大约 1.5 磅(1.3 斤)。但他们的腹部脂肪较多,脐带血中某些激素的含量也更高。这一系列现象都表明,印度新生儿的确更容易患上糖尿病。

亚吉尼克医生认为,印度人易患糖尿病的现象,要归结于日渐富裕的生活所带来的饮食结构变化——他们已经习惯了食物匮乏,突然间摄入过量食物会导致他们的身体不堪重负。

新德里街头的小吃。科学家发现,相较于其他地区的人而言,印度人更容易在体重增加的过程中患上糖尿病。

根据华盛顿大学健康指标与评估中心的数据,去年印度超重和肥胖人群总数达到了 1.99 亿。1990 年以来,印度成年人中糖尿病患者的比例从最初的 5.5% 一路飙升至现在的 7.7%——约合 6300 万人 。

去年印度的肥胖和超重人口占到了总人口的 24%,而加拿大则达到了 60%。但《纽约时报》对这份数据进行分析后发现,虽然印度的肥胖和超重问题远没有加拿大的严重,但印度成年人患糖尿病的可能性却与加拿大成年人相当。

《纽约时报》的分析还发现,肥胖人群和糖尿病患者重合度高的国家大都分布在东南亚地区。

制图:Audrey Carlsen(数据为 1990 至 2016 年间,未经过年龄标准化处理)

从事市场调研的欧睿信息咨询公司(Euromonitor International)发现,在维尔马提起公益诉讼之后的几年中,印度的垃圾食品消费量大幅攀升:包装食品销量增加 138%,快餐食品销量增加 83%,碳酸饮料销量增加 58%。

可口可乐公司首席执行官詹姆斯·昆西(James Quincey)今年早些时候接受印度媒体采访时表示,他预计印度将从他们的全球第六大销售市场发展为第三大。

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均已宣布,计划在印度市场投资数十亿美金。他们还表示,计划增加含糖更少、果汁含量更高的产品种类。

雀巢印度公司的新闻发言人桑贾伊·卡朱里亚(Sanjay Khajuria)说,反对维尔马公益诉讼请求的食品加工业协会已经“考虑了会员们提供的信息”,并拒绝进一步就该案件置评。他还指出,雀巢印度公司已经和印度其他公司联手,只向 12 岁以下的儿童宣传营养含量达到一定水平的产品。

可口可乐公司的新闻发言人将维尔马公益诉讼的问题推给了食品加工业协会。百事可乐印度公司分管销售的副总裁哈什·拉伊(Harsh K. Rai)同样拒绝就该案置评。据他所称,公司已经不再向 12 岁以下的儿童推广产品了。

意想不到的使命

和妻子一道为拯救儿子乌代的生命而来回奔波时,维尔马绝没想到自己会成为向垃圾食品宣战的改革者。乌代出生时缺失了一部分消化系统,这是一种严重的先天缺陷。

这个大难不死的男孩先后经历了九次手术,如今已经能茁壮成长。他的父母决定为和他们面临相似困难和挑战的家庭提供帮助,便成立了乌代基金会(Uday Foundation)。维尔马负责运营工作,而在政府教育系统工作的妻子则用 1000 美元的月薪维持家庭的日常开销。

乌代·维尔马的消化道存在先天缺陷,经过九次手术后,病情才有所好转。如今的他身体健康,正在茁壮成长。

在候诊室看到肥胖的小女孩后,维尔马便对垃圾食品产生了深深的担忧。实际上,他面前就有一个烦恼:有的时候,女儿拉万雅(Lavanya)不吃母亲给她准备的米饭和扁豆,而是在学校买汉堡当午餐。

维尔马夫妇首先向政府官员提议,要求他们出台规定,禁止商家在新德里的学校内销售垃圾食品——但都无功而返。

2010 年,维尔马正式提起诉讼。他认为根据宪法赋予法院的权利,法庭有责任介入此事,保护公民的生命健康权。

2011 年,首席法官要求印度政府“采取具体有效的措施,禁止商家在学校周边及校内销售和供应垃圾食品。”

食品行业雇佣了国内政治人脉最广的律师为他们代理此案,比如前任司法部副部长穆库尔·罗哈吉(Mukul Rohatgi),前任议会议员、国民大会党(印度独立之后,国民大会党在绝大部分时间里都是执政党)新闻发言人阿布舍克·摩奴·辛哈维(Abhishek Manu Singhvi)以及三次当选最高法院律师协会主席、曾经在国民大会党政府中担任高级部长的凯皮尔·斯柏(Kapil Sibal)。

法庭听证会的时间一再推迟。最终在 2014 年,由负责食品监管有关当局挑选出来的专家委员会工作组提出建议:禁止在学校周边 500 码(约合 457 米)的范围内销售薯片、含糖饮料、方便面和巧克力。

食品加工业协会对此坚决反对。该协会执行秘书 D·V·马汉(D. V. Malhan)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考虑到该国的学校数量,专家提出的销售禁令将会对食品行业造成严重冲击。

孩子们在乌代基金会的图书馆里学习。每天下午,该图书馆会开展面向贫困儿童的辅导活动。

2015 年初,印度卫生部下属的食品管理部门最终向法庭提交了法规建议,其中包括限制在学校周边出售垃圾食品等多项规定。法官命令有关部门在三个月内落实这份法规。然而,食品管理部门并没有按照裁决行事,相反他们只是又任命了另一个委员会而已。

去年,新任命的委员会在新德里举办的会议上提议:对垃圾食品征税,禁止垃圾食品在儿童电视节目播出期间打广告,要求企业在加工食品上加贴分类标签。

食品加工业协会的马汉对委员会的提议表示谴责,认为委员会在做出决策前没有提前征求食品加工行业的意见。由于对这份提议非常不满,他用几乎是大喊大叫的语气表示食品加工行业不能接受这份政府指导方案。

如今,距离新德里那场引起各方争议的会议已过去了近两年的时间。

食品安全标准局局长阿加瓦尔坚称,他们终于做好了准备。该局将于明年初开始执行新的规定,为健康食品加贴绿色标签,为高脂、高糖、高盐的食品加贴红色标签。

但他表示,他们的长期目标是对垃圾食品征税,以及禁止在学校周边销售垃圾食品。

他说:“在这些问题上与食品行业对抗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越来越多的病人

贾斯普利特·辛格(左)和父母纳伦德拉·辛格、贾辛德·考尔在新德里的家中看板球比赛。三人都患有糖尿病,目前在接受阿努普·米斯拉医生的治疗。

在政府部门就垃圾食品监管政策进行激烈争论时,印度的医生们也站出来表达了自己的看法。在过去的 20 年中,前来问诊的年轻的糖尿病患者越来越多。

上个月,49 岁的萨普纳·丁格拉(Sapna Dhingra)给新德里的内科医生隆美尔·提库(Dr. Rommel Tickoo)打电话,说最近自己的腿一直很疼。提库医生安排她进行血液化验,并在第二天给她发去了短信:“到我办公室来一趟吧,你得了糖尿病。”得知此消息的丁格拉大吃一惊。她的母亲也是糖尿病患者,不过是在六十多岁才得病的。

如今,丁格拉的丈夫和女儿也有很大几率患上糖尿病。他们都是亚吉尼克医生所谓的那种“瘦-胖”体型。

几个月之前,丁格拉 54 岁的丈夫哈德什(Hardesh)得知高血糖正将自己一步步逼入糖尿病的深渊,立即采用每天外出散步的方式锻炼身体。但提库医生不建议他这么做,因为德里的空气污染越发严重了。

血液检测表明,夫妻二人的女儿莉亚(Ria)也拥有较高的血糖值。最近,22 岁的莉亚因为膝盖受伤暂停了日常锻炼。在此期间,她的体重略有增加。可即便如此,莉亚也并没有达到超重的标准。

提库医生建议莉亚立即改变饮食习惯,但莉亚说她很难抵制垃圾食品的诱惑。今年是莉亚在珀尔时尚学院(Pearl Academy of Fashion)就读的最后一年,课余时间她喜欢逛那些遍布快餐店的商场。这些快餐店出售各种披萨、汉堡、炸鸡和油腻的印度大餐,令人垂涎欲滴。

莉亚已经不喝奶昔而改喝用新鲜水果做成的冰沙,但她承认自己不是为了健康才这么做的。她和朋友只是想要变得更苗条,能穿上好看的打底裤而已。

抗争的未来

在乌代当年接受治疗的新德里医院外,病人正在食用米豆粥。乌代基金会以每周三次的频率发放这一印度传统食物。

不久前的一天中午,一群拄着拐杖、插着鼻导管的人聚集在维尔马儿子曾经接受过治疗的医院外面。一辆白色面包车缓缓停下后,人群立即挤上去,就为了抢到一碗米豆粥(khichdi)——这是一种印度传统食物,由大米、扁豆和蔬菜熬成。

每周,维尔马的基金会(如今已经有超过 70 万 Twitter 粉丝)会在医院外分发三次米豆粥,大约 1000 名病人能因此受益。

在办公室接受采访时,维尔马神采风扬地给我们介绍了他是如何像圣经故事中大卫对战巨人歌利亚那样“以小博大”,最终让政府开始对垃圾食品实行监管的。他强调说,应该有人接过他的旗帜继续斗争下去。与此同时,他也不确定自己还能坚持多久。维尔马坚信,是无止境的法庭争斗让他患上了高血压。

维尔马在该案件中的前合作伙伴、免费提供法律援助的考尔律师认为,想要改变印度,单靠维尔马一个人是不现实的。

公益诉讼能帮助公民向政府施压,促使政府做出行动。印度人民发起的针对空气污染的公益诉讼最终取得了重大胜利,算得上最佳范例。

但这都是空气重污染爆发,引发众怒后才发生的事。考尔表示,只有当公众不断施压,印度政府才会在监管垃圾食品问题上有所动作。

考尔边喝可乐边说:“你只有发起一场运动,才能对抗政府系统的惰性。”


制图:冯秀霞

翻译:糖醋冰红茶

题图及文内图片版权:Atul Loke for The New York Times

© 2017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