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用户注册

完善资料

选取头像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这一年愚蠢的政治正确 | 好奇心二零一七年度报告

城市

这一年愚蠢的政治正确 | 好奇心二零一七年度报告

陈莉雅2017-12-27 07:06:21

不管政治正确的本意如何,它的确让这个世界变得急躁而且分裂。而且无助于解决任何一个问题。

“宗教法庭至今还是一个活生生的体制,只去除了它原来的方法和严酷的裁决。” 2010 年获得过美国国家人文奖章的美国文化历史学家雅克·巴尔赞(Jacques Barzun)说,“目前,美国大学里‘政治正确性’和言辞警察,还有因为一些被奇怪地称为‘敏感’的用词和题目而对个人或公司进行惩罚,这些都是宗教法庭精神永在的体现。”

2017 年,政治正确性(Political Correctness),不仅成为美国最重要的议题,而且有关它的意识形态的探讨正在变成一种“行为”——以严厉的标准审视字词的使用、要求每个人发言必须具备”正当性”、拒绝对可能受到抨击的事件发表看法、替每个人贴上标签。

这超过了雅克·巴尔赞在 2000 年所看到的:“当今的‘政治正确性’也是同一个道理,不过迄今为止惩罚还算轻,包括羞辱、解雇和再不能重操旧业。任何形式的迫害都意味着迫害者对思想的力量深信不疑,哪怕只是随口说出的话。”

政治正确阻碍了言论自由吗

1987 年美国保守主义思想家艾伦·布鲁姆(Allan Bloom)在《美国精神的封闭》一书中提到,左翼思潮中的多元文化,实质上可能阻碍了批判性思考。

在书中,布鲁姆以大学生、美国风格的虚无主义、大学这三个标题作为主题开展。“这本书,作为对我们的心灵、尤其是年轻人的心灵以及他们所受教育的沉思,是从一个教师的视角写成的。”这是书的开头所写的话。布鲁姆对于大学内“民主”本质的探讨,以及对其荒谬现象的抨击,至今仍是非常重要的参考。

唐纳德·特朗普时常公开表达对政治正确的反对(图 / 唐纳德·特朗普推特)

美国大学内的思潮,对整体社会向来有着重要的影响,校园内的冲突或多或少也能即刻反应整个社会中的思潮正面临何种矛盾。

回顾过去的历史,会发现有关政治正确性的崛起与随之而来的冲突,有如一体两面。一个常见的争论:政治正确性限制了言论自由吗?

有人认为 1990 年代是政治正确性开始出现争议的关键时期。

1980 年代为了降低歧视性言论的出现,从斯坦福大学的种族事件之后,他们先是采用禁止冒犯性言论的规范,两年内,许多美国大学也纷纷制定了校园言论规则或是言论审查政策,借此限制校园内出现任何政治不正确的言论。比方说,1989 年威斯康星大学颁布了 “威斯康星大学规则”(The UWRule),作为全美 26 个校区面对种族歧视与冲突的处理原则,这个规则中名列了多项限制,包含行为与言语。

无论是学生或是教授皆不可发表会产生 “不友善和怀有敌意的环境” 的言论。任何可能带来激烈反应的言论,不论可能性高或低,都可以称之为政治不正确的言论,将受到强烈的禁止。正因为如此,校园中的言论自由也成了一个高度争议性的话题,最后甚至引发冲突。

当时,威斯康星大学邮报以及其他学生一状告向法院,他们认为学校所颁布的规则,根本上违反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对于言论自由的保护。

最终,威斯康星州地方的法官华伦法官(Warren Urborn)判决学生胜诉,原因在于 “威斯康星大学规则” 颁布的规定牵涉范围模糊与广泛,包含了许多不会导致破坏和平的言论。

1991 年布什总统(George Herbert Walker Bush)在密歇根大学的毕业典礼演说上,提出了政治正确性运动的矛盾之处:“政治正确的概念在这片土地上引发了争议。虽然这场运动发端于一种值得称道的愿望,即肃清种族主义、性别主义和仇恨敌意的残渣,但不过是用新偏见替换旧偏见,它宣布某些话题为禁区”。

距离威斯康星大学事件已经将近 30 年,美国校园对于政治正确性的争议丝毫没有减少。

今年 5 月,美国长青州立大学举办年度的“缺席日”的活动。这活动举办的目的是希望达到反歧视,过往几年,学校会选定某天让所有“非白人”的学生缺席一天,借此突显非白人群体的重要性。

今年,长青州立大学决定将角色对调,让白人缺席一天。对此,任教 15 年的生物学白人教授 布雷特·韦恩斯坦(Bret Weinstein)强力反对,他说自己不会在“缺席日”中缺席,而他反对的原因是认为学校今年的活动属于强迫个人的行为。

布雷特·韦恩斯坦的课堂被学生包围(图 / Youtube) 

但布雷特·韦恩斯坦的言论却引发不少学生的不满,5 月 23 日将近两百位学生占领布雷特·韦恩斯坦的课堂甚至引爆冲突,他们限制警方进入,并拍摄视频上传到社交网络上。他们直指布雷特·韦恩斯坦是个种族歧视者。最后这名教授因为饱受争议而辞职。

关于这场风暴,《华盛顿观察家报》(Washington Examiner)说美国校园现下正兴起一股风气,有些学生们不允许一些意见相左的想法,以激进的手法排除异议者,”有人认为这样的行径与红卫兵,德国的冲锋队,法国大革命的雅各宾派有着相似之处。”

上周,来自美国各地的 3000 名保守派的学生,聚集在佛罗里达州,高声抗议“自己正受到攻击”并且拒绝现下的政治正确性。

“这个国家正在分裂中。有人拥有媒体,有人告诉你要投给希拉里与民主党。这些人完全不愿意理解我们的想法,他们相信左派就是国家唯一出路”,现下的社会氛围是“只要是白人、投票给特朗普,就会被贴上白人极端主义的标签。”一名正在尼古拉斯学院就读的 24 岁学生 Greg Aselbekian 接受英国《卫报》采访时说道

审查

今年十月,世界经济论坛(WEF)发布报告,他们认为 Facebook 和推特等科技公司在极端主义和政治误传上应该有更积极的作为。不然这些科技公司会面临政府监管限制言论自由的风险,除非他们“更积极地承担自我管理的角色”。

就在 WEF 报告发布的不久以前,德国政府才刚颁布一项法律,告诉社群网站若没及时删除充满仇恨言论的帖子,将处以 5000 万欧元的罚款。

11 月 17 日于 YouTube 上搜寻极端主义份子 Anwar al-Awlaki 的结果

11 月,YouTube 公布了一项新的政策。他们表示将撤除网站上那些带有极端主义色彩,或者是暴力行为的视频。这个过去自诩为最自由开放的平台,突然间颁布有关审查的重大政策,令许多人感到费解。一位不愿具名的 YouTube 消息人士向路透社证实这项政策内容,并补充是因为面临到来自政府日渐增加的压力。

有关 YouTube 此项新政策,引发自由派团体的抨击,他们强调类似于内容审查的行为,不该是由政府先行处理。

Google 的副执行长以及总顾问 Kent Walker 在博客上做出回应:“不应该有任何恐怖分子的内容,在我们平台出现”。

纽约大学法学院的法官 Faiza Patel 则认为:“任何一个人要犯下暴行,背后的原因都是相当复杂的,光是认定一则视频就能驱动行为,实在是非常简化的思考逻辑 ”。

不只 YouTube 受到了宣扬极端主义的压力,推特在今年的上半年也移除了 29 万个帐号。推特表示,因政府要求而遭停权的帐号不到1%,95% 是出自推特内部的决定,他们强调自己是积极打击极端内容。

荒谬:细枝末节当中的大是大非

有关于政治正确性的争议事件,近来也进展到一个有别以往的程度。

1972 年美国知名喜剧演员乔治·卡林(George Denis Patrick Carlin)在一个现场脱口秀中朗读 “七个不能在电视上讲的字”,让他备受关注。乔治·卡林时常对时事提出尖锐的批评,搓破人们所塑造的虚幻泡泡,尤其他特别注意日常言语背后的操作。比方说,他曾写过一本《脑洞大开》(Brain Droppings)的书,里头就谈及了所谓的政治正确言论。

乔治·卡林认为政治正确对于语言再命名的基本思路是:“他们会先开始把旧有的名字跟耻辱做连结”。比方说 “残废” 这个词被废除,取而代之的是 “身心障碍者” 以及“不同能力者” 。但乔治卡林则直言:基本上每一个人都是所谓的 “不同能力者”。

纽约地铁

11 月初,纽约大都会运输署(Metropolitan Transportation Authority,简称 M.T.A.)的工作人员收到了一份新的公告,内容是希望改善广播人员过去惯用的词汇以及说法。

过往乘客们经常听见的 “女士们、先生们” (ladies and gentleman)被更为中性的词汇给取代,像是“各位” (everyone)或者是 “乘客们”(passengers) 等。此政策颁布之后,被保守派媒体《纽约邮报》以“荒谬”一词来抨击:“M.T.A.简直是把所谓的政治正确提升到一个全新的高度”。

另一个争议的事件则是美国橄榄球联盟球队华盛顿红人队(Redskins)近几年被要求撤换使用已久的队名。

2009 年美国原住民(印第安人)向美国专利商标局申诉,他们认为 Redskins 是对印第安人的别称,会冒犯印第安人。2014 年 6 月 18 日,美国商标审判与上诉委员会决定撤销 Redskins 商标,认为其属于《兰哈姆法案》中规定的 “贬低人、机构、信仰或国家的标志”。此后,也有将近 50 位时任的参议员联名要求红人队改名。

但 2016 年 4 月 25 日,华盛顿红人队向美国最高法院提交申诉状,他们认为此项判决可能违反了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

华盛顿红人队 logo

事实上,以印地安人为名的并不是只有华盛顿红人队,还有美国职棒辛辛那提红人队(Cincinnati Reds),以及克里夫兰印地安人队(Cleveland Indians)。若从中文看来,这些名称同样都是指称印地安人,但若从英文角度看来,Redskins 似乎较另外两者具备争议性。

而就在争议爆发的同时,球迷们也开始进行激烈辩论:究竟他们长久以来支持的 “红人队” 是否真的具有歧视印地安人的嫌疑。

《华盛顿邮报》做了个小型的意见调查,他们搜集 504 个印第安人的看法。最终结果显示九成并不认为此队名在现今有特别冒犯的意味。

对于此项调查结果,华盛顿红人队老板丹尼尔·施奈德(Daniel Snyder)第一时间跳出来表达开心之情:“我们一直认为红人队这个名字长期以来,代表的是荣誉、尊重与自豪”。

但争议尚未结束,依然有团体认为这样的调查无法有效的反应美国原住民族群的意见。“我拒绝这种调查。”一名 70 岁的原住民 Harjo 说。

12 月 18 日澳洲的新南威尔士州给予医师一项新规,只要是面对 “肥胖” 的病患,都不能直接使用肥胖(obese)一词,规定里建议要用病人更能接受且温和的说法取代。例如:超出健康范围。此消息立刻引发质疑,澳大利亚医疗协会直说这种“美化”的说法,根本无助于患者减重。

泛滥

南军知名将领李将军(Robert E. Lee)的雕像(图 / 维基百科)

今年 8 月,美国弗吉尼亚州的夏洛茨维尔出现了一个白人至上的游行,在当地引发冲突,最终导致 3 人死亡。这个地点就在 19 世纪南北战争的战场。

这场游行的争议点在于,近年许多人认为应该拆除州内的南军知名将领李将军(Robert E. Lee)的雕像。南北战争爆发期间,李将军被时任总统林肯指派担任北方联邦军,但他选择效忠故乡弗吉尼亚州,成为南方邦联的军事将领。

请求拆除雕像的人认为他过往蓄奴的行为不值得纪念;反对拆除的人则认为这是在消灭历史。

4 月,夏洛茨维尔的市议会进行投票决定拆除雕像。这座雕像底座在 2015 年的时候,就已经被民众喷漆写上 “黑人的命也是命” 的标语。

7 月,有一群标榜白人至上的人士来到夏洛茨维尔,要求保护李将军雕像,开始进行街头示威,之后就开始在当地爆发冲突。

市长 Michael Signer 对这场冲突的发生指向特朗普:是白宫及围绕在总统身边的那群人造就美国现在的情况。特朗普则回应,“不是我、不是奥巴马(开始的),这已存在好久、好久。”

2016 年,休斯敦市也决议将有大量拉丁裔美国人就读的 “罗伯特·李中学” 更名。

对于李将军雕像引爆的冲突,有美国学者认为李将军的雕像不过是在不同时代被赋予新的政治意义,全面拆除与除名,只是突显美国社会正面临撕裂。

美国知名主持人 Ellen DeGeneres 在节目上报导 #MeToo

今年 10 月好莱坞的知名制作人哈维·韦恩斯坦(Harvey Weinstein)的性骚扰丑闻被《纽约时报》爆出,在不到两个月之间,许多知名女星纷纷在网络上表示自己过去遭受过他的骚扰,包含艾什莉·贾德(Ashley Judd)、安吉丽娜·朱莉(Angelina Jolie)、格温妮斯·帕特洛(Gwyneth Paltrow)等 30 几名女星。

接着,美国知名演员艾莉莎·米兰诺(Alyssa Milano)在推特上发表贴文呼吁曾经受过性骚扰的民众,都在网络上分享自己的经验,并且标注 #MeToo。

在不到一周之内,就引出 1700 万个贴文,这些声音遍布在全球的 85 个国家。艾莉莎·米兰诺又发了一则贴文说:”只要我们站在一起,这场运动就会继续壮大 ”。而这场运动的参与者也获选了《时代》风云人物,这些网友被称为“打破沉默者”。

几乎没有人预期到这场运动会像大火一样烧进好莱坞、纽约、华盛顿。一个一个人名在 #MeToo 的贴文当中揭发。许多名企业的高层因此换过一轮,例如亚马逊工作室的负责人 Roy Price。知名男星凯文史派西也因为这场风暴,演艺生涯宣布停摆。

就在 #MeToo 的控诉遍地开花的期间,前 21 世纪福克斯集团的技术部副执行长 Claire Schmidt 信心满满地发表她的一个新网站项目 “AllVoices”。

这个网站宣称要改善职场性骚扰的情况,提供一个让所有人都能以“匿名”的方式,检举职场上的性骚扰或是不当的性别歧视行为的平台。

Claire Schmidt 接受 CNN 的采访时说: “我们希望所有公司职员都能够感受到有机会推动他们想要的改变”。

她期待透过这个网站赋予受害者权力,但有人认为像这种具备争议性的事件,如果在匿名的情况下,是否会更难针对事件进行事实性核查,甚至有被错误利用的危险。

根据《纽约时报》的报导,一名波士顿的女企业家 Kristina Tsipouras 说,因为性骚扰大火延烧,公司内的女性员工对此事感到非常愤怒,她们希望企业不要再雇用更多男性。Kristina Tsipouras 认为这显然不是正确的作法。

如今有不少企业里的男性出现过度紧张化的情形,尽管他们平常都是支持平权的人,但他们已经不确定该如何是好。Facebook 首席运营官雪莉·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公开提醒许多民众,现下已经出现所谓 “避开女性、避免争议” 的状况。

雪莉·桑德伯格认为运动本身是期望能改善职场权力不对等,并逐步提升女性地位,但也出现意料之外的负面影响:“在职场公平对待女性不只是彼此尊重,更重要的是不要去孤立或忽略她们。这意味让机会平等,关键是让男性和女性有平等的成功机会”。

耐克退出特朗普大厦,星巴克的杯子和硅谷的沮丧

除了个人发言需要谨慎之外,对于企业来说,公关危机也无所不在,有时尽管是一个善意的起点,也会因为突如其来的舆论抨击,让企业陷入危机。

12 月 4 日,耐克宣布 2019 年将在纽约开设新的旗舰店,与此同时,他们即将关闭那个位在特朗普大厦的五层楼的门店。这家店一直被视为耐克的重要门店。

纽约特朗普大厦

不少人认为耐克搬离特朗普大厦,就是因为特朗普时常发表撕裂族群的政治语言。

一位曼哈顿的资深地产商接受《福布斯》采访时说道,耐克的离去,也会使得其他企业对这个地点感到畏惧:“如果有国外的百货品牌进驻特朗普大厦,可能又被视为另有所图,觉得有阴谋或是与特朗普勾结。”

面对外界的质疑,耐克的发言人 Ilana Finley 拒绝回应任何与政治相关的揣测,只强调耐克多年前就策划搬离特朗普大厦。新的地点将会给耐克更多的机会,也有更多空间实验新的概念。

与 Ilana Finley 回应的恰恰相反,更多时候,政治离商业并不那么远。

星巴克推出节日杯超过 20 年,几乎可以算是他们的传统之一。

今年 11月,星巴克推出一段了一段视频,介绍他们今年推出的节日杯,影片中出现许多不同形象的消费者,当中包含一对手牵手的女性卡通人物。

保守派的人对这个节日杯感到愤怒,并且对杯子上的手,似乎没办法分出男女这件事大作文章。他们认为这是在一个传统节节日上宣扬同性恋的议题。

除了杯子上的图样之外,就连在圣诞节用什么祝福语也能引发争议。

去年美国总统大选期间,特朗普在威斯康辛州举行的一次集会上,高声疾呼自己要赢回“圣诞之战”,他反对贝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执政时期,为了展现在宗教上的多元与包容,一举将政府机关的官方问候,全部改成“佳节愉快”(Happy Holidays),而非只是拥有基督教意涵的 “圣诞快乐”(Merry Christmas)。

《纽约时报》曾报导过这个“圣诞之战”的由来,十几年来,这话题更多时候是活跃于保守派媒体,随着特朗普的出现,又成了许多人的关注焦点。在这波“圣诞之战”当中,某些为了展现更具包容性的企业,像是星巴克、维多利亚的秘密、百思买等,还被部分保守团体列为不良企业。

12 月 15 日 YC CEO 山姆·奥尔特曼(Sam Altman)在博客上发表一篇名为“E Pur Si Muove”的文章。这个标题的原文是意大利文,意思是说“地球仍在转动”(And yet it moves),引用 1633 年伽利略在宗教法庭前被迫放弃日心说的主张之后,低声说出的话(Eppur si muove)。

山姆·奥尔特曼在文章里说道如今旧金山和硅谷的政治正确风气“非常不利于创新”:“限制言论其实也意味着限制观点以及创新,一个最成功的社会通常是最开放的。主流思想受欢迎,异端思想是危险的,没错。但事实是,有些不受欢迎的思想或许能带领社会往前走。以及越是聪明的人对于这种限制会越感冒,我身边已经有不少人搬离这个地方”。

山姆·奥尔特曼所抨击的政治正确,是现今硅谷对不同产业之间的差别待遇,当中的根本原因在于这些新想法可能具有“争议性”。

他强调硅谷并不欢迎“增强智能”、“基因工程”和“延续生命延伸的药物”等实验与研究。“某种程度上,必须允许人们说出一些歧视性的言论,这很不舒服。当然,我们应该说这样(的言论)不好也不对,但你不能因此就把这个人视为异端激进分子”。


纵观历史,每个世代都有各自难解的问题,但我们究竟是如何走到现今这个令许多人感到不安的状态,原因错综复杂。可以肯定的是,政治正确不但是存在于互联网上毫无信任基础的对话里的现象,也高度渗透到日常面对面的生活里;这不但是政治权术的博弈,还是普通人价值判断的砝码;它是一种武器,也是一种自卫方式;它急于表达一种确定性,本身却带有极大的模糊性。

不管政治正确的本意如何,它的确让这个世界变得急躁而且分裂。

“我们生活在又一个民主自我怀疑的时代。在过去十年的大部分时间里,低增长成了新常态。我们不知道该如何打赢自己参与的战争,既为采取行动(伊拉克)而后悔,也为不作为(叙利亚)而后悔。我们生活在自己都鄙视的文化中,却找不到任何改善的方法。国会处于瘫痪状态。党派分崩离析。总统是个笨蛋。” 

这是《纽约时报》专栏作者 Bret Stephens 在 2017 年 11 月 13 日《铁腕时代,谁来捍卫自由》里提出的一段话。政治正确无助于解决任何一个问题。

题图来自 THE WEEK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