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商业

欧洲对廉价劳动力的需求增加,临时工数量因此激增

Liz Alderman2017-12-14 13:19:08

公司外包给中介机构雇人的做法将法律和其它责任转移到了机构那里,包括潜在的劳工违约风险。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捷克共和国,帕尔杜比采电 — 黄昏时分,在凌乱的捷克乡村,一群憔悴的工人从一座三层楼高的混凝土宿舍里走出来,挤进了停在路边的公交车。附近富士康松下旗下的两家工厂即将开始晚班。

其中大部分工人是由一家大型劳务中介从罗马尼亚、保加利亚等中欧国家招募而来。合同到期之后,他们就会被遣送回家,另一群外来劳工将会根据需要被引进来——就像是为一台不知疲倦的机器工作的齿轮。

在整个欧洲,每年有将近 5.5 万家中介招募数十万临时工从事廉价的体力劳动和服务工作。这些劳务中介使企业可以雇用更为灵活的劳动力,并且规避当地较为繁重的劳动力成本。

这些劳务中介在整个欧洲大陆招募体力劳动者,有些在英国采摘蔬菜,有些在法国浇筑混凝土,而有些则在东欧的装配线上工作。他们的工资按月发放,因为工作时间很长,所以他们的时薪仅为 3.5 欧元(约 4.10 美元)——这比一些国家的最低工资还低。一些中介控制着整个劳动力供应链,他们带着劳工跨过国界线,为他们提供住宿,也用公交车将工人运送到工作地点,而且当这些工厂不需要劳工的时候,中介就将工人运往别处。

根据欧洲公民可以在 28 个国家任何地方工作的法律,这些做法是符合规定的。但是随着企业通过外包雇用的工人越来越多,而且他们越加依赖通过短期合同来削减成本,欧洲的监管机构正在加紧对它们的审查力度。现在,大约 1/3 的欧洲公民处于非典型就业状态,人们的工作囊括了从 Uber 司机飞行员的广泛范围。同时有人担心,社会保障福利和病假等基本劳工保护制度正在被破坏。

工人们被雇用时,签订了用他们不懂的语言所起草的合同,然后住进了像这样的宿舍。

通过劳务中介雇用的劳工的工资每月发放,但是因为他们工作时间很长,所以他们的平均时薪仅为 3.5 欧元(约合 4.10 美元)。

对于企业来说,雇用低成本劳动力所面临的挑战越来越多:经济复苏正在使廉价劳动力的总数不断减少,而廉价劳动力恰恰是吸引富士康等企业在欧洲投资办厂的原因。Xawax 等劳务中介是为富士康和松下的工厂招募工人的重要渠道。

对于外来劳工来说,这是一个艰难的选择。来自较不发达的欧洲国家的工人希望找到待遇更好的工作。但是这些中介机构有时候会使用潜规则:要求劳工签署用外语起草的合同,并且附加许多条件,而且他们得到的是国内公民难以接受的低薪。

因为害怕丢掉工作,帕尔杜比采(Pardubice)工厂的大约 12 名工人通过匿名形式透露他们并不知道自己签署的合同会让自己频繁加班——包括了晚上和周末时间——迫使他们必须随叫随到。捷克政府正在对富士康的用工情况进行调查。

位于捷克帕尔杜比采的一家富士康工厂。在这里上班的工人们说,他们必须加班工作才能得到中介承诺的工资。

今年夏天,一对罗马尼亚夫妇通过 Facebook 上的 Xawax 广告找到了工作。

这对夫妇的年龄分别是 23 岁和 24 岁,他们说一名招工人员承诺提供免费住宿、定期轮班以及和捷克工人一样的工资——每月至少有 585 欧元——这比他们在罗马尼亚得到的工资高得多。他们和其他工人一起坐上了去往帕尔杜比采的班车,然后他们和 Xawax 签署了一个为期六个月的合同,这份合同使用捷克语起草而成。他们不懂捷克语,而且也没有翻译在场。

第二天早上 5 点 30分,他们就被送往松下工厂,和一百多名劳工一起在一个像洞穴的大厅里工作,负责组装电子元件的。这对夫妇说,Xawax 很快就告诉他们,为了得到承诺的薪资,他们必须经常加班或者领取奖金。这些条款的确在合同里写明,但是他们当时没有弄懂。当女方在工作中病倒而且昏迷了一晚上之后,她不得不去医院进行治疗——即使如此,她在后续治疗中也没有得到中介机构的帮助。

卡捷琳娜·科特拉(Katerina Kotrla)是一家帮助帕尔杜比采的外来劳工的非政府组织的负责人,她表示,这样的工人往往更容易被剥削而且没有追索权。科特拉处理过许多 Xawax 等劳务中介的案子,这些中介机构在法律允许范围内运作,但是没有提供足够的医疗援助。当工人因为伤病无法工作或者他们无力支付加班费的时候,这些中介就会克扣工资。

她说:“这些中介机构拥有特别大的权力。”

Wincott People Group 是东欧最大的劳务中介机构,今年收购了 Xawax。该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扬·海德里奇(Jan Hendrych)称,他的公司遵守所有招工国家的法律,而且自己对这些所作所为一无所知。但是如果内部调查显示 Xawax 曾经做过这些事,他说:“这种行为显然是不道德的,必须立刻制止。”他补充道,Wincott 已经和捷克政府合作,将会采取措施以清除不规范的代理行为,这将有助于吸引劳工。

富士康科技集团在声明中称,集团和代表自己招募工人的中介机构已经确保工人可以获得高于捷克基本要求的工资和福利。富士康同时提到,公司会定期对自己的业务进行审计,而且会遵守当地的法律法规。

松下公司表示,公司依靠 Xawax 等中介机构在劳动力紧张的情况下招募工人,而且双方都会遵守捷克的劳动法规。该公司在声明里补充道,签署代理合同的外来劳工没有在法定工作日之外加班,而且他们的工资高于捷克的最低工资。

帕尔杜比采的 Xawax 办公室,这是一家为富士康等企业开设的工厂招募外来劳工的中介机构。

一家帮助帕尔杜比采的外来劳工的非政府组织负责人卡捷琳娜·科特拉和工人在宿舍里见面。

自从共产主义政权倒台后,帕尔杜比采成为了一个低成本的制造业中心。

2000 年,在捷克政府给予富士康 10 年的投资税减免之后,帕尔杜比采极力邀请富士康在当地办厂。富士康收购了一家电子厂并且雇用了上千名工人,很快就为该地区注入了活力。餐厅、服装店和其它行业如雨后春笋一样纷纷出现,人口也在不断增长。

Xawax 等中介机构有效地帮助了富士康以及其它制造商提高生产力,同时控制了管理成本。

这家台湾企业为惠普、戴尔和思科组装电子产品,通过劳务中介在生产周期内扩大或者缩减劳动力。在高峰期,将近一万名工人中有一半是临时工。该公司称,如今工厂有 4000 名工人,其中 20% 到 30% 是临时工。

这些中介机构给富士康和其它企业带来了另一个好处:严格意义上说,这些工人并不是富士康招聘的。这个设计就将法律和其它责任转移到了中介机构那里,包括潜在的劳工违约风险。

在 Xawax 等中介机构管理的混凝土宿舍里,来自罗马尼亚、斯洛文尼亚等国家的工人刚结束下午班回来,在破旧的公共厨房里做了一顿简单的饭菜。他们非常疲惫,但是暖气和热水管都坏了。一个工人抱怨道,因为在流水线上受伤,他的工资被扣除了。工人们还说,他们非常需要这笔钱。

更加全面的保障制度正在逐步建立:欧盟执行机构欧洲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提议设立一个新的劳动力管理机构,打击有问题的招聘行为。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希望收紧国内的劳动力政策

惠普思科等在捷克与富士康合作组装电子产品的公司,也制定了供应商对外来劳工进行合理管理的行为准则。

戴尔公司表示,它要求供应商确保外来劳工明白自己所签订的合同里使用的语言,而且它会和供应商合作纠正违规行为。戴尔补充说,最近对富士康在捷克生产的评估并没有发现有关外来劳工的问题。

在捷克,政府一直在调查富士康的用工行为。不过,劳工部副部长吉里·瓦纳塞克(Jiri Vanasek)承认,政府很难证实违法行为。捷克政府也在审查国内的众多劳务中介机构。最近,政府开始收取一笔注册费,以防止在临时合同终止之后,中介机构为了避免将工人安置在全职工作而频繁变更机构名,同时限制通宵作业。

然而,批评人士表示,虽然欧洲监管机构采取了增加对劳工保障的措施,他们依然需要修复劳动法规里的漏洞,这些漏洞加剧了不稳定就业状况、低工资以及不稳定招工周期情况。

布里斯托大学(University of Bristol)高级讲师列特维卡·安德里贾斯维奇(Rutvica Andrijasevic)研究过富士康对欧洲劳工标准的影响,他说:“如果确实存在这种比谁更差的竞争,那也是我们的政府造成的。”

帕尔杜比采的外来劳工等着一辆中介机构经营的班车,这辆班车会把他们运往上夜班的地方。


翻译:熊猫译社 孙泰明

题图及文内版权:Milan Bures for The New York Times

© 2017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