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去年全球花了约 85 亿美金造艺术设施,最厉害的还是欧洲人 | 好奇心小数据

徐佳辰2017-12-13 19:10:35

博物馆、艺术馆这样的文化设施的扩张并不意味着越来越多的人关注艺术和文化,还有其他一些因素在起着作用——比如全球化进程与国家层面的建设需求等。

全美国境内,博物馆的数量早就超过了星巴克和麦当劳门店数量的总和,达到 35,000 家。但这还只是 2014 年《华盛顿邮报》的一篇文章中披露的数据。我们身边的博物馆、艺术中心还在不断增加。

2016 年一整年,全世界花了 84.5 亿美金完成建造了 101 座文化设施;有 34 个国家宣布要花 85.4 亿美金继续再造 136 座。其中,美国人完成建造或翻新了最多的文化设施,有 41 座;但欧洲人却花了最多的钱,达到 39.3 亿美金。接着是亚洲,共完成了 17 座新文化机构,计划再建 11 座。

这些数据来自于一份叫做《文化公共建设指数》(Culture Infrastructure Index)的报告,它由美国咨询公司 AEA Consulting 为文化创意网络组织Global Cultural Districts Network(GCDN)制作的数据报告,于今年 11 月 21 日公布。

报告开篇介绍,AEA 的咨询师自两年前开始借助 Google Alerts 来关注全世界各地超过 1000 万美金预算的文化建设项目,它们或是在 2016 年内完成建造,或已经公布了建造计划。报告中把追踪到的文化建设项目分成了三类——文化中心/园区、表演艺术中心及博物馆。

2016 年最贵的一座文化设施是法国巴黎中心区那座修了又修、好不容易完工的中央市场 Les Halles(The Canopy),总共花了 11.3 亿美金。它是巴黎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公共设施建造项目。现在,这片连接着蓬皮杜、卢浮宫以及大皇宫的工地变成了一座拥有金色巨大波浪顶棚的文化中心,内部设有图书馆、音乐厅、嘻哈音乐中心等。建筑地下,是全欧洲最大的地铁站,每日吞吐约 75 万行人。

中央市场 Les Halles(The Canopy),图片来自:The Guardian

由 Renzo Piano 设计的 Stavros Niarchos 基金会文化中心,耗资 6.44 亿,位于希腊雅典。图片来自:Archdaily

在所有 2016 年已完成项目中,花费最多的前 10 座文化中心里唯一一座来自亚洲的建筑是韩国光州的亚洲文化中心,斥资 6.8 亿美金建成,花费仅次于巴黎市中心那座,是韩国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文化工程,也是目前亚洲最大的文化综合体。它与光州双年展一起被认为是光州成为韩国、乃至亚洲另一个重要创意文化重心的重要标志。

韩国光州,亚洲文化中心。图片来自:The Korea Herald 

博物馆依然是所有文化机构建造中最主流的选项。2016 年,全球有 77 家新博物馆落成,占了总数的 76%。除了全新的博物馆,世界各地老牌的博物馆们也纷纷在扩张——2016 年,包括没有被计算在内的阿布扎比卢浮宫的落成,以及英国 V&A 东馆,大英博物馆在伦敦奥运城的分馆,泰特美术馆的扩建、蓬皮杜中心在比利时布鲁塞尔的分馆等都有了新的动向。

在中国,故宫博物院新馆和计划于 2020 年完成的故宫博物院香港西九区新馆分别成为 2016 年公布的、计划建造的博物馆中预算较高的项目,分别为 4.5 亿美金和 4.51 亿美金,仅次于第一名瑞士洛桑的综合艺术文化中心 Plateforme 10。

2016 年,中国一共完成了 12 座文化机构的建设,其中博物馆 8 座、表演艺术中心和文化中心各两座;并发布了另外 9 座文化艺术机构的建造计划。

其中一线城市上海北京深圳加起来一共建设完成了 5 座,不到一半。其他的新馆出现在了蚌埠、苏州、重庆、成都、无锡、苏州、南京。其中开销最大的是成都,一座成都博物馆和一座成都表演艺术中心花去了 2.73 亿美金。不过这个价格和海外比起来也不算太贵——也就是约等于 2016 年澳大利亚国家博物馆的翻新预算(2.85亿美金)。

隈研吾设计的无锡艺术馆,由一座旧纺织厂改建。图片来自:cbda

博物馆和艺术中心越变越多真的是因为人们对文化的需求吗?

Artnet 的一篇文章指出,这背后其实并不仅仅和人们热爱艺术或文化有关。他们采访了 AEA 咨询公司的创建者 Adrian Ellis,后者表示:“还有其他一些因素在起着作用,比如全球化进程与国家层面的建设需求等。”

比如澳大利亚以及新西兰超越中东地区,在去年文化基础建设上投入了 6.25 亿美元,排名第四。Ellis 认为这和这两个国家需要发展旅游业有关。而香港故宫博物院建设的推进正好赶上了 2017 年香港回归中国 20 周年之际。

刚刚建成、造价 1.52 亿美金的深圳设计互联/V&A 已经完成修建并开幕。它作为“海上世界”商业地产项目的一部分,其建造目的是“区域性的城市升级”。

报告中并没有分别标注出新建或计划建造的文化机构的属性。但一篇来自雅昌的报道指出,全球越来越多的私人美术馆建造热潮的出现,这种现象背后其实也有着各个藏家对自己经济状况的考虑。例如在美国,法律制度允许收藏家用所捐赠的等价值的艺术品、现金和股票来抵扣税收。那么这些巨富收藏家即可以在保护资本收益的同时,继续在艺术馆里欣赏自己的收藏,也不失为两全其美。

《文化公共建设指数》还提出了一个观点:尽管在 2016 年里,目前世界上最重要的几个城市——伦敦、巴黎、纽约、悉尼、上海、深圳都各有 4 个或以上项目在建或建成,但全球排名前 75 位的大城市在文化项目的投入上只占了全球完成项目的 31% 以及规划中项目的 35%。报告认为,这是一种去中心化的表现。

“像纽约、伦敦这样文化大城正趋于一种饱和的状态。”Ellis 认为:“而那些小城市则会觉得自己机会来了。” 

题图来自:Royal Academy of Arts,作者:Michael Kirkham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