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商业

Airbnb 在中国首次召开房东大会,这个生意进行得怎么样了?

温欣语2017-12-14 07:11:24

“Airbnb 一直以来最大的挣扎都是,你如何在不稀释自己核心品牌价值的基础上解决供应的问题?”

12 月 9 日,200 多个 Airbnb 中国房东聚集在上海,参加 Airbnb 在中国,也是全球第一次举办的区域性房东大会。过去 Airbnb 每年都会举办全球房东大会,前年在巴黎,去年是洛杉矶,今年考虑到安全问题,暂时取消了全球大会。

这场名为“家年华”的聚会最重要的主题之一是介绍 Airbnb 新上任的中国区主席 Nathan Blecharczyk。

10 月底,原 Airbnb 全球副总裁、中国区业务负责人葛宏在上任不到 5 个月就宣布离职。Nathan 的其他头衔还包括 Airbnb 的联合创始人以及公司首席策略官。

这位工程师出身的美国人其实早在 2000 年就到过中国,并曾在东莞做过英语老师。他承诺会“强化中国本土团队”,以及,“让中国的业务能够使用爱彼迎全球的资源”。

Nathan 在媒体发布会上公布了中国活跃的房源数量达到 15 万。过去一年中,使用中国本土 Airbnb 房源的中国人超过了 225 万。上海是 Airbnb 房源增长最迅速的地方,目前拥有 2 万个房源。

不过 15 万单从数字上看,还不是一个可以和同行拉开差距的指标。小猪短租在中国有 14 万套房源。2015 年才转做消费者短租业务的途家,在 2016 年并购了蚂蚁短租和携程系的公寓民宿业务后,其房源量达到了 42 万条

Airbnb 的优势之一是全球布局,故而可以吸引不少喜欢全球出行的游客。优势之二是房源质量。在媒体发布会上,Nathan 宣布以后上线 Airbnb 的房源必须满足 Airbnb 的基本标准,团队还会到实地查看房源。 Airbnb 整理出了一百多条要求细项,包括房子舒适性、风格、装饰等。未能达标的房源 Airbnb 会帮助其进行改进,达标的房源则会在主页推荐。

Airbnb 在中国市场还未受到严厉的政策制约。去年 Airbnb 在巴黎、罗马、阿姆斯特丹、伦敦和巴塞罗那等热门地点的房源增长还保持在两位数甚至三位数,但 2017 年后地方政府陆续推出新规,房源增长立即下滑。

其在中国的竞争对手会利用一些本地化的措施来强化竞争。比如小猪短租和互联网审查部门和公安局合作,剔除有犯罪记录的住户,同时也为房东提供清洁服务。

Airbnb 则针对刚入门的房东加强“培训”,邀请后者加入 Airbnb 社区导师计划。这一计划目前已经在桂林试点, 平台会把新房东和资深房东配对,促成他们共同交流。同时也会给房东提供更多在线视频和教育资源,比如应该在浴室里放什么样的产品,增加哪些细节。

今年 6 月,《纽约时报》的一篇报道曾提到为了进一步扩张, Airbnb 必须吸引那些更偏爱酒店的人,因此解决顾客体验的一致性是 Airbnb 目前着力解决的重要问题之一。装饰浴室、回复预订、接待房客等流程都需要更高的服务质量,换句话说就是相对标准化的服务。为了达到这一目标,Airbnb 如今允许酒店业的专业人士进入这一平台,包括房地产商,商业地产经理,精品酒店的运营者等,提供更多房源的同时也把酒店业的管理方式输入进 Airbnb 的待客之道中。2 周前当 Airbnb CEO Brian Chesky 被问及为何做出这样的“妥协”时,他的回答是“ Airbnb 应该包容更多人。”

类似的现象其实早已在中国发生,专业的房地产经理,全职 Airbnb 房东让中国的房源市场迅速达到饱和,平台上不少房东的生意每况愈下。如今 Airbnb 对房东提出更高的要求就意味着更高的投入,这会继续加速平台上尤胜劣汰的角逐。

我们在房东大会采访了我们在 2015 和 2016 年分别采访过的房东陈圆,两年前他的房源并没有淡季和旺季之分,几乎每个月都能满房,利润维持在 50%。但今年他已经停止扩张,上月其中一个房源只出租了 2 天,自己还得倒贴钱。另一位房东则表示自己的房源因非法进行线下交易账号被封,不少资深房东在接待老顾客时会选择绕过平台,为双方节约平台手续费。

Nathan 并没有对中国房东的总体生意作出评价,只是表示中国最好的房东每年有 10 万人民币以上的收入,并且一笔订单中房东能保持 97% 的费用, Airbnb 只收取 3% 的平台费。

而 Airbnb 从去年 1 月开始推 Trip 体验活动的平台费甚至更高,达到 20%。这次家年华的重要主题之一也是宣传他们今年 3 月在上海上线的 Trip 平台。这一平台类似短途体验游,由一位当地人带着客人做不同的体验项目。家年华现场邀请了不少体验达人,包括把家里的老物件做成精美钥匙扣的艺术家,教房客调鸡尾酒的调酒师等。

Trip 过去一年已经在 26 个国家 40 多座城市,上线了 3100 个体验项目。据 Airbnb 公布的数据显示,每周参与体验的人数增加了 20 倍。这些体验中有 29% 都和美食和饮品相关,其中三分之二的消费者年龄不超过 35 岁。

上海是中国第一个推出 Trip 的地方,从 3 月份到现在,上海的体验项目也从 10 个增加到了77 个,其中最受欢迎的体验包括“蓉达教你如何用摇壶调制一杯经典鸡尾酒”,“漫步中探索上海的建筑与历史”,“探索小笼包的秘密”,“在上海体验竹林越野跑”以及“用胶片相机探索上海法租界”。

但这一平台的费用显得有些“不接地气”,目前 2-3 小时的体验平均都在 300 元以上,而国内其他短途旅行平台的体验费大多在几十元不等。Lily 平时在贸易公司工作,利用周末的时间在 Trip 上提供胶片摄影和法租界步行体验,体验时长为 3 小时。过去 5 个月她一共接待了大约 50 位客人,每次限定 4 人以内。她收到了不少关于价格太贵的抱怨,但由于平台要收取 20% 的服务费,她无法再降低费用,“我必须保证我每次出去都是盈利的,如果是 1 个人,我这一趟就是亏钱,2 个人以上才可能有收入。”

她现在也帮忙 Trip 团队简化体验达人的审核流程,过去 Lily 从申请到真正通过审核花了 1 个多月时间,“好处是审核流程很精细,坏处是时间太长,” 她说。以后审核流程会简化,但门槛也会更低。

Lily 同时也是 Airbnb 的早期房东之一,通过出租自己另外一间卧室赚取零花钱的同时也认识了不少朋友。过去两年时间,她一直能保持 30 天租出去 25 天的出租率,她很自豪自己所做的才是 Airbnb 真正推崇的共享住宿概念。

但现在这一概念正在变得模糊,“Airbnb 一直以来最大的挣扎都是,你如何在不稀释自己核心品牌价值的基础上解决供应的问题?” 旅行调研机构 Phocuswright 的副主席 Douglas Quinby 说。

题图由 Airbnb 提供。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