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纽约地铁发生爆炸,嫌犯的作案方法来自 ISIS 圣诞袭击

Sarah Maslin Nir and William K. Rashbaum2017-12-12 16:06:11

袭击者自己是这次事件中唯一的重伤者,另有三人受轻伤。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当地时间周一,一名疑似自杀式袭击者在曼哈顿最繁忙的地铁走廊的中心位置引爆了绑在身上的管式炸弹,使得上千名恐慌民众逃离这个烟雾缭绕的通道,数以百计的警察聚集在时代广场和周边的街道上。曼哈顿中心区域已经陷入瘫痪。

但是,这个在上午 7 点 20 分引爆的土制炸弹并没有完全引爆,袭击者本人是唯一一个身受重伤的人。

执法人员称,警方确认袭击者是 27 岁的阿卡耶德·乌拉赫(Akayed Ullah)。他对调查人员表示,他选择这个地点是因为这里的圣诞节主题海报让他想起欧洲圣诞市场袭击事件,而他引爆炸弹也是为了报复美国对叙利亚境内和其它地区“伊斯兰国”(ISIS)设施的空袭。

这是 2016 年 9 月以来纽约市发生的第三起袭击事件,也是两个月之内的第二起,距离上次哈德逊河边自行车道造成 8 人丧生的卡车袭击仅仅数周之久。和前两次一样,本次袭击也是由“独狼式”袭击者发起。

周一的爆炸声在时代广场附近的地铁隧道里回荡,纽约港务局客运总站(Port Authority Bus Terminal)里浓烟滚滚,乘客们四处逃跑。虽然车厢里的浓烟还没有散去,袭击者乌拉赫还是被港务局警察控制住了。

阿卡耶德·乌拉赫。图片版权:NY Dept of Motor Vehicles, via Associated Press

纽约消防局(New York Fire Department)局长丹尼尔·A·尼格罗(Daniel A. Nigro)表示,乌拉赫被制服之后,随即被送往贝尔维尤医学中心(Bellevue Hospital Center)。他还称,有三人身受轻伤。

乌拉是来自孟加拉国的移民,通过赴美投靠亲属的移民项目来到布鲁克林生活。

就在下午,总统特朗普在最早的声明中抨击了现行的移民政策。现有的移民制度将可以获得绿卡的人群拓展到了所有家庭成员,而不仅仅是配偶和未成年子女。

特朗普在声明中说:“很显然,这个千疮百孔的制度对美国安全和经济产生了严重的威胁,我决心改善我们的移民制度,将我们的国家和国民放在首位。”

袭击发生在一条长长的人行通道上,它连接了第八大道、第七大道和百老汇地铁线。在时代广场下方,一名穿着连帽运动衫的男子走在乘客当中,然后在他那儿响起了震耳欲聋的爆炸声,紧接着浓烟弥漫。

然后所有人都开始奔逃。

纽约警察局(New York Police Department)局长詹姆斯·P·奥尼尔(James P. O’Neill)说,乌拉赫使用“尼龙搭扣和拉链”将管式炸弹绑在身上。炸弹由塞满火柴头的管子粗糙组装,堵住了两头。雷管是一个破烂的圣诞树灯,点燃时由灯丝点燃火柴头。这个装置由一个 9 伏电池供电。

这次爆炸被监控视频捕捉了下来,视频显示乌拉赫被炸伤。不过,因为炸弹没有以正确的方法引爆,所以爆炸过程中没有产生弹片——而这通常是管式炸弹最致命的元素。

因为对嫌疑人行为的评估工作还在进行,所以一名执法人员匿名谈论了此事,他说:“我认为他已经做好了赴死的准备,我们在视频中看到他将导线连在了一起。”

代表港务局警察的警察工会发言人罗伯特·埃格伯特(Robert Egbert)说,当人们从地铁站逃出来的时候,港务局警察局的安东尼·曼弗雷迪尼(Anthony Manfredini)冲进了烟雾之中。埃格伯特说,曾经是海军陆战队成员的 28 岁警官曼弗雷迪尼发现了倒在地上的嫌疑人,“他的夹克和裤子上缠着显眼的电线”。

三名港务局警察随后赶到,他们是杰克·柯林斯(Jack Collins)、西恩·加拉格尔(Sean Gallagher)和德鲁·普雷斯顿(Drew Preston)。埃格伯特说,他们找到乌拉赫的时候他“正在够一部手机”。警方认为它可能可以触发另一个装置,于是他们从乌拉手里把手机抢了下来。

周一,曼哈顿第八大道港务局公交总站附近的急救车辆。图片版权:Jeenah Moo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埃格伯特说:“警察一无所知地进入现场。当他们找到嫌疑人的时候,才知道自己周围是多么危险。”

警方公布了一张乌拉赫的照片,可能是爆炸发生后在地铁通道内部拍摄的。照片里,他像胎儿一样蜷缩着,暴露在外面的腹部已经发黑。

这是纽约市长比尔·白思豪(Bill de Blasio)在两个月之内第二次出来安抚市民。在这次事件中,袭击发生在每天运送数百万民众在城市里穿梭的地铁系统里。

事发数小时之后,他在第八大道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说:“我们的生活离不开地铁。选择纽约终归有一个原因,因为我们是引领世界的灯塔。我们也用事实证明,一个具有多元信仰和背景的社会是可以协调运转的。”

市长补充道:“恐怖分子们想要破坏这个社会,他们想要袭击纽约市。”

打击恐怖活动联合工作组(Joint Terrorism Task Force)的调查人员认为乌拉赫是单独行动的,但他们也只是刚开始研究从搜查中和其他方面获得的材料。

保安克里斯蒂娜·贝茜(Christina Bethea)当时走在地下通道里,正要去上班,不远处的爆炸把她冲倒在地,大量烟雾旋即填满了全是通勤人员的通道。她表示,自己没看到爆炸的地点。“当我们一听到 ‘轰’一声,就跑了起来。”她说道。袭击发生后一小时,她站在公交站外面,给北卡罗莱纳州的父母打电话报平安。贝茜说:“我感觉很好,我还活着!”

整个早上,被吓坏了的游客们涌到了时代广场附近的街道上,在迷惑的沉默中拖行着行李箱。他们聚集在截断了城市交通最繁忙街道的警戒线附近,以及在假日季节高峰时间反而空空荡荡的林荫道上,抬手拍着现场众多紧急车辆闪烁的红灯。

周一上午,警方搜查了海洋公园大道(Ocean Parkway)上乌拉赫和父母可能居住过的六层建筑以及另外两处建筑。上午 11 点左右,警官们从海洋公园大道上的公寓里把一名头戴灰色头巾、身穿深色大衣的女性带进了警车,绝尘而去。这个区域是数千名孟加拉裔居民居住的社区,有很多商店和清真寺沿着教堂大街(Church Avenue)而立。

根据国土安全部发言人泰勒·霍尔顿(Tyler Q. Houlton)透露的消息,乌拉赫是永久美国居民,2011 年到的美国。

此次袭击的方式——自杀式爆炸,或者说未遂的自杀式爆炸——是首次在纽约发生。纽约之前并没有遇到以色列或者尼日利亚等地标志性的自杀式爆炸袭击。

在当天的一场新闻发布会上,纽约市警察局的情报和反恐主管约翰·米勒(John J. Miller)指出,自从 2001 年世贸中心遭袭后,纽约已经发生过 26 起恐袭企图,被官员们通过“情报、调查和干预”等手段防患于未然。

但近来,之前能被挫败的恐袭计划都差点酿成了悲剧。

2009 年,执法机构阻止了一个和基地组织有关联的恐怖团伙引爆地铁。一年后,2010 年 5 月,巴基斯坦移民费萨尔·沙赫扎德(Faisal Shahzad)试图在时报广场上引爆一辆装载了爆炸物的卡车,但他的装置没有爆炸。

2016 年 9 月,一个用高压锅和零钱制作的简易炸弹被留在了切尔西区(Chelsea)的 27 街上,发生爆炸后并无造成人员身亡。周一之前,最近的一次攻击是在万圣节:当时,一名男子受伊斯兰国宣传的激化,驾驶一辆租来的卡车冲进了曼哈顿西区的一条自行车道。袭击共造成 8 人死亡,12 人受伤。这名叫赛富洛·赛波夫(Sayfullo Saipov)的男子已被逮捕并由联邦检察官起诉,他已经申请了无罪辩护。

尽管目前还没有正式的声明,联邦和当地执法官员暗示称,乌拉会在曼哈顿的联邦法庭由纽约南区的代理联邦检察官 Joon H. Kim 起诉。

但到了周一下午,纽约已经忙着遗忘了早上的事。第 42 街上,游客们不受干扰地闲逛着,或者匆忙涌向公交站乘坐公交车。

就在几小时之前感到从人行道上传来的震动时,约翰·弗兰克正站在港务局出口处的街道上。54 岁的弗兰克说:“震感很强。”他颤抖着逃到了几个街区外,在那里站了几分钟,靠一个垃圾桶支撑着身体。

弗兰克说:“在纽约,我们面对很多情况时都非常脆弱。这些意外发生得太频繁了。”


翻译:熊猫译社 孙泰明 Harry

题图版权:JUSTIN LANE / 东方IC

© 2017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