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娱乐

腾讯动漫打出“让漫画家脱贫致富”口号,那漫画家活得怎么样?

韩方航2017-12-12 07:14:31

对于这样一个还没有形成产业的生意,谈论赚大钱还有点太早了。

如果一个行业把“脱贫致富”作为口号,那么即使抹掉其中自黑的成分,也多少能够看出这个行业的窘迫。而这正是腾讯动漫,将超过 300 位漫画作者邀请到杭州,开这么一个“脱贫致富”创作者大会时,最想要帮助他们解决的问题。

尽管没有完整的数据统计,但从目前披露的多个个案来看,中国漫画作者的收入总体似乎并不高。

“钻咖”本名是吕木难。她创立了一家名为“十字星”的漫画工作室。这个大约有 40 人的工作室,目前在腾讯动漫上连载《总有妖怪想害朕》、《铁梦》等 11 部漫画,此外还会接一些外包的定制世界观和剧本的工作。它的一部漫画作品《无罪之城》已经被改编成了网络大电影,在爱奇艺上付费观看,已经有了超过 1000 万的点击。

腾讯互动娱乐动漫业务部总经理邹正宇形容,十字星已经可以算是一家处于中期发展阶段的漫画公司了。腾讯看好十字星的发展,并给了他们数百万元的 Pre-A 轮融资。但按照吕木难的说法,十字星也只是“很微弱的盈利”,“活下来了,这就已经很了不起了。”

漫画《无罪之城》

另一个案例来自于漫画作者刀瑞斯 Doris。不久前,他在论坛上公布了自己 2017 年 10 月从腾讯动漫获得的收入为 35.86 万元。其中,在线连载的漫画《我的天劫女友》漫画带来的收入为 25 万元。腾讯动漫并没有正式回应这个收入,但邹正宇在创作者大会现场认为,虽然肯定还有作者的收入会更高,但这已经是一个“很不错的”水准。

邹正宇并没有公布腾讯动漫作者收入的平均水准,只是表示腾讯动漫在 2017 年回馈给创作者的金额达到 1.4 亿元。以这个数字做个简单计算,如果每位作者都能够达到刀瑞斯 Doris 的收入水准,那么为腾讯动漫供稿的作者将只有不到 40 位。而光是被腾讯邀请到现场的漫画作者就超过 300 位。

此外,35 万元的月收入虽然看上去不错,但由于现在的漫画大多是团队作业,剧本、主笔、勾线、上色、背景……这些工作都需要不同的人来完成,分配到每一位创作者的收入都只会更少。

漫画《总有妖怪想害朕》

二次元生意看似能够吸引年轻消费者,从而吸引到了资本的大量追捧,但实际上这仍然算不上是一门大生意。即使是《火影忍者》、《海贼王》这样最受欢迎的日本漫画,他们的剧场版被引进国内,票房也只能勉强过亿。

国内漫画作者的处境则更加尴尬。漫画虽然是二次元生意的源头,但也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以日本为例,2016 年其漫画市场销售额为 4454 亿日元,而动画的销售额则超过 20000 亿日元

长期以来,由于中国动漫偏向于低龄向,因此真正能够面向青少年、以及成年读者的中国漫画作品不仅少,质量也不高。这也使得许多人对国漫有一定的偏见。

当然,最重要的原因还是,目前中国漫画没有一个足以支撑漫画创作的消费市场,以及一套能够产生稳定现金流的商业模式。

十年前,中国的漫画生意是围绕着漫画杂志开展的。2007 年,《漫友》系列有 4 本位列全国排名前 30。当时的人气漫画家,Benjamin、丁冰、寂地、夏达、韩露等也都在《漫友》系杂志上刊登自己的连载漫画。

很快,实体出版受到互联网冲击而日渐没落,《漫友》发行量下滑,影响力也大不如前。实体杂志逐渐被有妖气、腾讯动漫、快看漫画这样的网络漫画平台取代。

网络空间很快改变了国内漫画市场。与杂志最多几百页的空间相比,网络浩瀚无尽,因此能够得到发表机会的漫画越来越多,希望能够通过漫画赚钱的作者也随之增加。然而,习惯于网络内容免费的用户,也同样不愿意为网络漫画付费。

蛋糕变小了,但分的人却变多了,“脱贫致富”的需要也就变得越来越紧迫。这一次的大会上,腾讯动漫主要提出的方案大致分为三种:开拓付费阅读体系;对漫画进行动画、游戏、影视改编;直接投资漫画工作室。相对间接的配套措施则是通过 QQ、微信、腾讯视频、QQ 阅读、腾讯新闻等平台,为漫画作推广。

简而言之,腾讯有钱、有流量、有泛娱乐改编的能力,来提升漫画作者的收入。

吕木难接受腾讯的投资就是这个原因。“未来大 IP 有可能继续被培养出来的话,只可能是在腾讯……我希望他(投资人)能在后期给我一些资源支持。那么在业内来讲资源最好的可能就是腾讯。所以我希望跟这个平台更加紧密地绑定。”她说,“我们相当依赖平台。”

从整个行业的情况来看,这种依赖体现在多个方面。首先,漫画尽管是个团队合作,但门槛相对并没有那么高,海量的漫画作者涌入这个行业,他们需要成熟的大平台来帮助他们找到用户,并且形成自身的品牌。

其次,在漫画行业整体还算不上是大生意的情况下,漫画作者的收入几乎完全仰仗于平台的补贴。无论是十字星,还是刀瑞斯 Doris,他们的主要收入来源之一就是腾讯动漫的稿费。

吕木难表示不方便透露稿费的标准。而《好奇心日报》了解到的一个报价则是,有的平台会为漫画开出一页 500 元的价格。以通常情况下每周更新 20 页的来计算,一部漫画一个月的收入也只是 40000 元。

值得注意的是,每周更新 20 页已经是一个工作强度相当大的要求了。如青山刚昌尾田荣一郎等日本漫画作者,他们的工作时间每天都在十几个小时,并且全年无休。吕木难也称,目前十字星的工作状态—— 40 位员工同步连载 11 部漫画——已经是将劳动力“压榨到极致了”。

之所以称漫画作者的收入来自于平台的“补贴”,是因为平台自身的日子看上去也并不好过。不久前刚完成 D 轮融资的快看漫画就表示还未盈利。邹正宇并没有直接回应是否盈利的问题:“先做大市场再做盈利,对于任何一个产业的发展来说,都可以看到这个现象,特别是动漫这个行业目前是比较早期这样一个阶段。”

所谓早期,意思是还需要培养更多看漫画、并愿意为之付费的人。这是最简单的供求关系定律,没有人愿意付钱,那么生产再多的产品也只是浪费。

好奇心研究所在两个月前进行过一次题为“你是哪一种类型的漫画读者”的调查。在 7027 个投票中,有超过 40% 的受访者表示不会主动关注漫画,而会专门关注专门漫画 APP 和网站的只有 13.5%。

看上去,漫画要成为一门生意、漫画作者要能够“脱贫致富”,还需要一段时间。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