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娱乐

对更多提名者来说,奥斯卡可能是一个温柔陷阱

Brooks Barnes2014-12-29 18:58:57

一晚光鲜后,现实才是人生最残酷的补刀。

本文由《纽约时报》授权《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洛杉矶电 — 每年这个时候,几十位演员都会盛装打扮、走过好莱坞的红毯,就像农牧产品交易会上等着接受评比的家畜。

它们站在那里,皮毛都经过了精心的冲洗,在颁奖季聚光灯的眩光下闪闪发亮。明星大腕们宠爱这些走红毯的人们。绘声绘色的评论员们发出啧啧赞叹:你们都魅力四射!让我们喝香槟庆祝吧!

这其中,只有少数人能夺人眼球地结束自己的奥斯卡红毯之旅——获得奥斯卡奖、拿到所有好剧本、步入超级巨星的行列。上届奥斯卡,这样的机会降临到了露皮塔·尼永奥(Lupita Nyong’o)身上。露皮塔·尼永奥凭借《为奴十二年》获得奥斯卡最佳女配角奖后,迅速加盟《星球大战 7》(Star Wars: Episode VII — The Force Awakens)、《森林王子》(Jungle Book)(高预算重拍版),以及一部由布拉德·皮特担任制片人的独立电影。

但是对更多被提名的人来说,奥斯卡可能是一个温柔的陷阱。因为这些人可能有着和选角导演不同的种族、国籍或年龄。

和其他人一样,让·杜雅尔丹(Jean Dujardin)明白红地毯不会带来更多出镜机会。
“我反观了下事实,” 巴克德·阿巴蒂说,“走红地毯很有趣,但并不真实。人们很容易忘记这点。” 他因在《菲利普斯船长》(Captain Phillips)中扮演一名索马里海盗,获得了 2014 年第 86 届奥斯卡最佳男配角提名。

倒退几十年,那时大的电影公司仍然占据着奥斯卡颁奖典礼的主导地位,提名名单上净是那些经典的明星们:杰克•尼科尔森、简•方达、奥黛丽•赫本、迈克尔•凯恩、保罗•纽曼、达斯汀•霍夫曼,等等。好莱坞很少会看重一个首次出演或鲜为人知的演员——比如琳达•亨特(Linda Hunt),她因在电影《危险年代》扮演一个男人而赢得了 1984 年奥斯卡奖;还有吴汉润(Haing S. Ngor),这名柬埔寨医生凭借《战火屠城》获得了 1985 年的奥斯卡最佳男配角奖。

但奥斯卡的关注点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专业而多样化的表演终于更频繁地出现在观众面前。

这种变化背后有着多重原因,组委会给投票者送 DVD 机,以方便他们看片投票;他们还提高了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投票成员的多元性,摆脱了由大电影公司轮番控制颁奖的情况。奥斯卡现在比以往更加青睐小成本、敢于冒险的电影。

因此,最近的奥斯卡奖提名者中出现了《通天塔》中的菊地凛子(Rinko Kikuchi)、《艺术家》中的外籍演员让•杜雅尔丹(Jean Dujardin)和贝热尼丝•贝乔(Bérénice Bejo)、《返老还童》中的塔拉吉•P•汉森(Taraji P. Henson)、《内布拉斯加》中的琼•斯奎布(June Squibb)、《一个更好的人生》中的德米安•比齐尔(Demián Bichir)、《南国野兽》中的奎文赞妮•瓦利斯(Quvenzhané Wallis),以及《珍爱人生》中的加布蕾•丝迪贝(Gabourey Sidibe)和莫妮克(Mo’Nique)。
1 月 15 日宣布 2015 年奥斯卡提名时,日本音乐家石原贵雅(Miyavi)很可能会出现在名单上,他出演了安吉丽娜·朱莉执导的《坚不可摧》(Unbroken)。一些预言奥斯卡奖得主的专业人士也在不断地说,古古·玛芭塔劳(Gugu Mbatha-Raw)和埃拉·科尔特兰很可能被提名。古古·玛芭塔劳出演了《Belle》和《灯光之外》,20 岁的德克萨斯人埃拉·科尔特兰则在《少年时代》中扮演了核心角色。 

问题在于,电影业仍然未能为这些表演者中的大多数提供机会。好莱坞仍然不是很清楚,这些获奖者未来将会获得怎样的发展。

“看到这种现状很痛苦,”戴夫·卡格尔(Dave Karger)说,“他们的才华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的表演风格是否有用。” 戴夫·卡格尔是 Fandango.com 上颁奖季访谈节目《领跑者》(Frontrunners)” 和《走进好莱坞》(Access Hollywood)的主持人。

这个话题很敏感。我通过电话联系上了 6 位曾被提名的人,大部分都不愿公开谈论颁奖季的变化无常。他们害怕这会显得忘恩负义,或者激怒潜在的雇主。有几个人在谈到职业生涯得到推动时很兴奋,即使他们说的通常只是些电视作品。不过也有人会在私下谈论奥斯卡结束后,自己的演艺生涯可能会怎么样。

其中一个人这样描述说:周日还穿着(由著名设计师免费提供的)华服在奥斯卡颁奖典礼上闲荡,一个星期后就只能在影视城(Studio City)里的某个公寓里醒来,发现花已经枯萎,答录机也没有在闪:因为“没有未听留言”。

另一个人谈到,奥斯卡颁奖典礼大约一年后,她参加了一个鸡尾酒会。 “没人真正有时间理我——所有人都在谈论新人,” 她说。因为害怕破坏形象,她不愿意透露姓名。

经过去年的奥斯卡角逐,阿巴蒂从明尼苏达搬到了洛杉矶,追逐他的好莱坞梦想。这是个转折点。他不再坐着工作室提供的豪华轿车奔赴众多的鸡尾酒会,也不再住在贝弗利希尔顿酒店(Beverly Hilton Hotel)里,而是住在一个不大的居所。但他没有任何怨言。

他提到了自己参演的角色,包括 CBS 的电视剧《天堂执法者》(Hawaii Five-O)和两部电影。其中一部是《天眼》(Eye in the Sky),这是一部讲述无人机战的南非惊悚片。贾德•阿帕图(Judd Apatow)也让他在之后的系列电影中出演。 “奥斯卡提名开启了我的职业生涯,”阿巴蒂说。

作为一年前颁奖典礼的大赢家,巴克德·阿巴蒂(Barkhad Abdi)说:“走红地毯很有趣,但并不真实。”

去年的这个时候,85 岁的施贵宝(Squibb)因出演《内布拉斯加》(Nebraska),迎来了她一生中“以富有的名人身份来生活”的时刻。她因直率的表演被金球奖提名,并作为女配角候选人参加奥斯卡颁奖典礼,身穿一件定制的庄司正(Tadashi Shoji)礼服走过红地毯。

最近,她在纽约忙于一个即将推出的网络情景喜剧《凯旋的侮辱漫画狗》(Triumph the Insult Comic Dog),她在其中担任主角。 “如果没有《内布拉斯加》和对奥斯卡奖项的关注,他可能永远也不会想到让我出演。”她指的是罗伯特•斯密戈尔(Robert Smigel),这部人偶喜剧的创始人和操作者。

施贵宝说,奥斯卡舞会只会让她偶尔头晕目眩。 “确实会有周围的人都在说‘你演得真好’,然后这会开始影响你。但你不能让自己变成那样。”最近她裸体出现在 HBO 剧集《Getting On》中。

“一切最终的焦点都是想让电影大卖。”她补充道。

没有人会将这些告诉在颁奖季中让人印象颇为深刻的小狗:乌吉(Uggie),作为配角,这只杰克罗素狗在 2011 年的《艺术家》中十分抢杜雅尔丹的镜。在帮助杜雅尔丹赢得了奥斯卡最佳男演员奖后(尽管他的名声也正在衰落),乌吉很快退休了。“它不太舒服,”它的培训师说。

不过它也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使命。 

 

翻译 is译社 周丹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