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用户注册

完善资料

选取头像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娱乐

老狼作客上剧场,与赖声川聊起了关于音乐的回忆和感受

周哲浩2017-11-30 17:10:52

与对过去的感怀不同,两人在当今的音乐里找不到冲破商业的勇气。

上周,老狼造访了上剧场。戏剧导演赖声川、他的妻子丁乃竺以及老狼三人进行了一场名为“老狼·我的青春不散场”的对谈。

对谈吸引到了大批观众。对谈开始前半小时,上剧场放观众入场,这时的队伍已经从美罗城五楼上剧场门口蜿蜒到了自动扶梯边。能容纳 699 名观众的剧场内最后一排的位子都坐着人。

这场怀旧气息浓厚的对谈中,老狼应景地谈到了属于一代人记忆的 1990 年代的民谣岁月。他谈到了与高晓松的相识,以及在偶然的机会下,被推着成为了一名民谣歌手。他对那个时代校园气氛的描述是“浪漫”、“不切实际”。

“因为有一个围墙保护着大学,所以那时候大学就像象牙塔,跟社会接触也不多,”老狼说。当时的校园里诗人和歌手最受崇拜,然后是体育明星,学习好的只能排到最后。

老狼的母亲是中央广播交响乐团的团长。老狼初中时和乐团住在一个筒子楼里。在走廊做作业的时候,就会听到音乐家排练的声音。走廊很长,还形成了自然的混响效果。“其实走廊文化在那个年代的大陆特别流行,”老狼说。“包括在学校宿舍,有水房歌手。水房其实就是盥洗室,很长的走廊,有很好的自然混响(条件),大家都喜欢在那个走廊里面(玩音乐)。”

高中后老狼有了自己的第一把吉他。同时听到了刘文正、黄仲昆、齐秦、李宗盛等一批台湾歌手的音乐。

与高晓松见面时老狼读大三。高晓松组的乐队缺主唱,在朋友的介绍下,老狼去见高晓松面试。见面那天,长发披肩的高晓松穿着拖鞋、戴着草帽。老狼唱张雨生的《天天想你》唱到一半,高晓松就满意地打断他并邀请他加入了青铜器乐队。

因为《同桌的你》、《睡在我上铺的兄弟》这样的校园民谣成名是离开大学之后的事情。高晓松创作的一批清新的歌曲被大地唱片看中,老狼被推荐去录歌。大地唱片发行的《校园民谣 1》后来成为了一代学生的集体回忆,老狼也随之成为了签约歌手。“其实是被推着成了校园民谣歌手。”他说。

活动现场,赖声川和老狼一起合作演唱了民谣《Five Hundred Miles》。据赖声川自己说,这是他很久以来第一次摸吉他。

和老狼一样,赖声川也把自己的大学时代描述为充满浪漫主义,他用乌托邦来形容。只是赖声川的大学时代发生在 1970 年代的台湾。

赖声川也喜欢音乐。辅仁大学时期,他会在忠孝东路一家名叫“艾迪亚”的咖啡馆唱歌。“当年上大学的时候,觉得没有一种方式来抒发自己的情感,就用音乐,”赖声川说。

“艾迪亚”咖啡馆聚集了一批有理想主义又热爱音乐的人。蔡琴和罗大佑都是赖声川的乐迷,喜欢听他表演蓝色口琴。赖声川未来的妻子丁乃竺当时就读于台湾大学,会利用空闲时间到咖啡馆打工。两人因此有了交集。“所以 1970 年代到艾迪亚,为你服务的是丁乃竺这样的人,”赖声川打趣道。

与对往昔的感怀不同的是,两人聊到对当代音乐的感受时,多少都有些沮丧。

“我听不到我喜欢的音乐。我觉得我听到的音乐都是为了某种目的做出来的。好像这些创作必须有一个目的才能存在。而那个目的就是商业,”赖声川说。

赖声川着迷于美国 1960 年代时期的音乐,因为那个时代的音乐有一种同理心,表达的是对他人以及世界的关怀。另外,那个时代的音乐“都是革命性的,它们的结果是商业的,目的却不是。”

老狼也有类似的感受。他说:“国内流行音乐发展了 20 多年,现在感觉反而在退步。所谓退步并不是说音乐创作上,而是说整个的意识上,缺乏勇气去打破什么,还是固守在商业的领域里……缺乏一种革命精神。”

并不是说现在没有用心做音乐的人。老狼说自己还是知道不少在努力的音乐人。赖声川随即表示欢迎老狼今后多多推荐一些好的音乐人,上剧场也乐于承担舞台的角色。


题目和文中图片由上剧场提供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