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埃及一苏菲派清真寺发生恐袭,至少 235 人死亡

Declan Walsh and Nour Youssef2017-11-25 15:41:30

这是埃及近代史上死亡最惨重的攻击事件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开罗电 — 周五,武装分子在西奈半岛(Sinai Peninsula)一座人群聚集的清真寺引爆炸弹,随后在逃跑过程中对着惊慌失措的礼拜者扫射,造成至少 235 人丧生、109人受伤。官方称,这是埃及近代史中遭遇的最致命的恐怖袭击。

这次恐怖袭击发生在饱受伊斯兰叛乱武装欺凌的地区,其规模和残忍程度举国震惊——不仅是因为死亡人数,也因为他们选择的袭击目标。在埃及,针对清真寺的袭击很罕见,“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曾经针对科普特(Coptic)正教会的教堂和礼拜者发动袭击,但是他们会避开穆斯林做祷告的地点。

这次袭击给埃及与武装分子的斗争增加了新的不稳定因素,因为受害者中大多数都是苏菲派穆斯林(Sufi Muslims)。他们信奉伊斯兰教中的神秘主义,被“伊斯兰国”和其它逊尼派极端组织视为异端。而且这次袭击表明,总统阿卜杜勒-法塔赫·塞西(Abdel Fattah el-Sisi)以镇压伊斯兰武装的名义严重破坏了政治自由制度,却没有实现他改善安全状况的诺言。

发生袭击的西奈半岛北部小镇比尔阿比德(Bir al-Abed)的居民易卜拉欣·希尔特威(Ibrahim Sheteewi)说:“现场太可怕了!清真寺外面遍地都是尸体,我希望安拉能够惩罚这些袭击者。”

一名西奈警察称,死者中至少有 15 名儿童。一名目击者觉得这个数字应该更大,说他帮助收殓了至少 25 具儿童尸体。

一名埃及军官称,数小时之后,埃及军方在比尔阿比德附近对乘坐四驱车逃跑的武装分子进行了多次空袭。

世界各国领导人很快就对这次清真寺袭击事件进行了谴责,美国总统特朗普称这次袭击“骇人听闻而且懦弱”,他随后说,这也解释了美国为什么要实施在墨西哥边界建墙同时限制移民的“禁令”。

自从 2013 年发动军事政变开始执政之后,塞西一直努力在西奈半岛树立自己的权威。伊斯兰武装在西奈半岛找到了安全的庇护所,筹划对以色列发动袭击,后来他们将枪口对准了埃及的武装部队。

袭击地点。图片来自:Google Earth

虽然最近埃及的武装分子曾在基督教参拜者跪在座位上的时候引爆炸弹,还曾枪击公交车上的朝圣者,发生在周五的袭击还是异常的残忍。

一名穆斯林神职人员担心被打击报复,要求在电话采访中匿名,他说:“我不敢相信他们竟然会袭击清真寺。”

没有组织宣称对这次袭击负责。不过在去年,“伊斯兰国”的当地分支在这个地方杀了大量苏菲派信徒,并将袭击发生的区域列为了可能的袭击目标。

袭击在主麻日(Friday Prayers)的中午开始,当时一颗炸弹在开罗东北 125 英里(约合 201 公里)的比尔阿比德的阿尔-劳代(Al Rawda)清真寺爆炸,安全官员称,这颗炸弹可能是自杀式炸弹袭击者引爆的。做祷告的人群在逃跑时遇上了戴面具的持枪武装分子,目击者说,武装分子在几辆汽车旁停了下来。

一名政府官员对国家电视台说,持枪分子向停在清真寺外面的汽车扫射,阻止人群逃离,并且向到达现场的救护车开火。

40 岁的梅纳·纳赛尔(Mayna Nasser)肩膀中了两枪,在送往医院的途中,他已经意识不清,根据将他送到医院但是拒绝透露姓氏的急救志愿者萨米(Samy)的描述,当时纳赛尔说:“我的孩子还在那儿,我的孩子还在那儿。”

萨米说,当地急救中心已经不堪重负,一些伤者不得不通过牛车转移到医院里。

很多伤者被送到了西奈半岛北部主要城市阿里什(El Arish)的综合医院,那里已经是一片混乱,医护人员忙于应对大量的死伤人员,很多都遭受了严重的烧伤或者断肢。

清真寺里做祷告的人里大部分是苏菲派穆斯林,他们信奉伊斯兰教里的神秘主义,一些极端分子认为这是异端。图片版权:European Pressphoto Agency

一名医护人员接受电话匿名采访时说:“这里已经人满为患了。我们不知道该说什么,太可怕了。”

和很多受害者一样,22 岁的建筑工人穆罕默德·阿卜杜勒·萨拉姆(Mohammed Abdel Salam)最后到了附近城市伊斯梅利亚(Ismailia)的一家医院。他说:“我多么希望自己没有跑去做祷告,我甚至都不是苏菲派,只是碰巧出现在那里。”

塞西召集了内政部长、情报主管和国防部长等多名高级安全官员开会,他在电视讲话中说:“军队和警察部队将会复仇。”

在今年针对基督教堂的大量袭击之前,埃及的武装分子已经避免针对埃及平民的大规模袭击,可能是因为这样的袭击会导致埃及政府的反攻。在 1997 年那场导致 62 人丧生(大部分是游客)的卢克索(Luxor)大屠杀之后,埃及总统胡斯尼·穆巴拉克(Hosni Mubarak)开始了大规模的镇压行动,并且摧毁了一个以埃及南部为中心的伊斯兰叛乱武装。

当新的叛乱武装趁着 2013 年军事政变在西奈南部燃起火苗的时候,他们的领导人都会小心避免袭击正规安全部队。但是当这些武装组织和“伊斯兰国”联手后,他们就忘了这个原则。

2014 年,西奈半岛的伊斯兰武装耶路撒冷支持者(Ansar Beit al-Maqdis)宣布归顺“伊斯兰国”,随后成为了“伊斯兰国”最得力的地区分支之一。该组织发动的最致命袭击目标是一架俄罗斯客机:2015 年,该客机刚从沙姆沙伊赫(Sharm el Sheikh)起飞不久就坠毁,机上 224 人全部遇难。

在去年发表在“伊斯兰国”杂志上的一个采访中,一名西奈半岛武装的指挥官概括了这个组织对苏菲派及其行为的仇恨,其中包括崇尚墓葬、对动物的牺牲性杀戮以及所谓的“巫术和预言”。

这个英语访谈将周五发生袭击的劳代地区(Rawda)列为三个西奈半岛苏菲派居住地之一,该组织打算“铲除”这三个地区。

14 岁的阿卜杜拉·阿卜杜勒·纳赛尔在袭击中受伤,正在伊斯梅利亚的一家医院接受治疗。图片版权:Amr Nabil/Associated Press

这篇访谈配了一张图片,里面一名戴着黑帽的人将剑指向一个跪着的苏菲派老教士。这名教士叫做苏莱曼·阿布·赫拉兹(Sulayman Abu Hiraz),于 2016 年年底在西奈半岛被处决。“伊斯兰国”称,这名据说已经 100 岁的教士是因为施展妖术而被处决的。

比尔阿比德位于西奈半岛北部的主干道上,主要居民是来自阿布格雷尔部落(Abu Greir tribe)的贝都因人(Bedouins),该部落主要信奉苏菲派。当地居民说,虽然最近面临“伊斯兰国”的威胁,这座小镇大体上还是很太平的。

逊尼派武装“伊斯兰国”长期以来认为苏菲派和什叶派穆斯林背离了伊斯兰教义,而且该组织曾经在其它国家袭击过他们的清真寺。苏菲派穆斯林可能同时也是逊尼派或者什叶派,但是大部分是逊尼派。

自从 2016 年该武装组织发布视频称苏菲主义是“一种疾病” 以来,“伊斯兰国”不断对苏菲派神祠发动袭击,造成至少 130 人丧生,其中大部分位于巴基斯坦。在其它地区,“伊斯兰国”推倒苏菲派神祠,称消灭苏菲派是净化信仰的一种方式。

埃及安全部队一直严密监控从叙利亚和伊拉克回国的“伊斯兰国”武装分子,同时担心惯于征战的圣战分子可能给埃及的武装局势带来新的不稳定因素。

十月,在一场导致至少 16 名埃及安全军官丧生的沙漠伏击之后,塞西对他的安全团队进行了重大改组。后来一个之前不知名的组织伊斯兰辅助者(Ansar al-Islam)宣称对此次袭击负责,政府认为这个组织与基地组织(Al Qaeda)存在联系。

埃及曾经希望通过支持控制加沙地带的武装组织哈马斯(Hamas)参与的巴勒斯坦和平倡议,从而遏制西奈半岛的伊斯兰暴力浪潮。周五的袭击严重打击了埃及的期望。

“伊斯兰国”武装分子之前通过地道进入加沙地带,从而获得武器并且让受伤人员得到治疗。这份由埃及情报总局(General Intelligence Directorate)从中斡旋的和平倡议对埃及的一个好处就是,埃及可以更好地控制这些地道。

哈马斯在声明中称,这次袭击是场“可耻的爆炸”,并且袭击清真寺的人“违背了所有真主训戒和人类价值观”。该组织说:“这是全世界穆斯林面临的严峻挑战。”


翻译:熊猫译社 孙泰明

题图版权:STR / 东方IC

© 2017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