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用户注册

完善资料

选取头像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城市

保护个人自由的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也被拿来抗议 LGBT 权利

Jeremy W. Peters2017-11-27 08:05:21

比如用来维护判定同性恋性行为违法的法律。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华盛顿电 — 今年夏天,这个活动出现在司法部长杰夫·赛申斯(Jeff Sessions)的公开行程表上时,只有很简单的细节:他要向捍卫自由联盟(Alliance Defending Freedom)组织发表一场关于宗教自由的演讲,具体地点未知,没有任何媒体获准入场参加。

这种遮遮掩掩的行事方式以及活动赞助商反同性恋权利的立场引起了人们的强烈抗议,随后赛申斯言论的文字记录出现在了一家保守派网站上。“许多美国人觉得,他们实践信仰的自由受到了侵犯,”他对加州奥兰治县(Orange County)的听众说道,“如今我们国家正面临着尖锐的挑战,而这挑战与历史上《第一修正案》(First Amendment)赋予我们‘自由实践’信仰的权利有关。”

赛申斯的言论并不是偶然而发。《第一修正案》已经成为了社会保守派人士抗议宗教分离、阻止同性婚姻及堕胎权相关法律推行最有力的武器。

在推进相关法律思考上,捍卫自由联盟几乎可以说是最活跃的。它在全球各地有超过 3000 位代表律师,2015-2016 财年收入 515 亿美元,超过了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

捍卫自由联盟的成功之处在于,它可以将争议最小的案子推向最高法院(比如一条限制教堂标志大小的法律一个教堂为筹建操场寻找资金引发的案件),并赢得裁决,树立重要的宪法判例。

它还希望更进一步开拓保护宗教表达的范围。为此,组织计划提起两个案子的诉讼:一是反对一条堕胎支持者推进的加州法律,这条法律要求“危机怀孕中心”向女性提供如何堕胎信息的;二则是代表一位拒绝为同性恋伴侣制作结婚蛋糕的科罗拉多州面包师

长期以来,社会保守派人士一直在努力限制罗伊诉韦德案(Roe v. Wade)带来的影响,此次堕胎案件只是这场长久拉锯战中最新的一场。下周即将举行听证的科罗拉多面包师案将会检验出,捍卫自由联盟之类的组织是否能够说服法院削弱奥贝格费尔诉霍奇斯案(Obergefell v. Hodges)大获全胜的影响——奥贝格费尔诉霍奇斯案的裁决将同性婚姻合法化,并将同性恋男女纳入了反歧视法的保护范围。

哪里有保护同性恋男女或跨性别人士的规定,哪里就有捍卫自由联盟反对的身影。科罗拉多州一家结婚礼堂的所有者不想承办同性婚礼,捍卫自由联盟就为其进行辩护;纽约州夏洛特一条法律赋予了跨性别者自由选择男女厕的权利,捍卫自由联盟就竭力阻止这项法律;2014 年,亚利桑那州立法机关试图允许企业利用宗教自由权利拒绝同性恋伴侣,捍卫自由联盟对此表示了支持——不过立法机关最后还是失败了。

艾伦·西尔斯,摄于 2014 年。西尔斯是捍卫自由联盟的创始人之一,长期以来一直担任联盟主席,最近刚刚卸任。图片版权:Samantha Sais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我们认为,在一个自由的社会,政府不应该强迫认为婚姻只存在于男女之间的人们去宣传另一种不同的婚姻观,”杰里米·特德斯科(Jeremy Tedesco)说,“我们得想清楚,该怎么在一个观点多元化、多样化的社会生活。”特德斯科是捍卫自由联盟的美国副主席兼资深法律顾问,主要在亚利桑那州斯科茨代尔(Scottsdale)活动。

但是,公民自由团体和同性恋权利倡导人士都说,捍卫自由联盟用宗教自由和自由表达的言论掩盖了另一层动机:有一种根深蒂固的观念认为,同性恋是不道德的,没有人应该被迫承认他们是普通的社会成员。

自由派游说组织 People for the American Way 资深成员彼得·蒙哥马利(Peter Montgomery)说:“有些人正努力想用一种特别遵循《圣经》的世界观统治各级政府和社会,捍卫自由联盟是其中非常强大的一支力量。”

自捍卫自由联盟于 1994 年成立以来,蒙哥马利就一直在研究这个组织。他说:“他们有些非常宏大、非常清晰的目标。”

其中一个目标就是维护判定同性恋性行为违法的法律。

捍卫自由联盟曾提交过一份诉状,敦促最高法院不要推翻一条规定同性性行为非法的德州法律。联盟的律师在诉状中表示,同性恋人是不健全的,会对公共健康造成危害。最高法院最终以 6 比 3 的投票判定这条法律违宪。

这个组织活跃的范围不仅限于美国境内。去年,伯利兹城(Belize)最高法院废除了一条法律,不再禁止“违背自然规律的性交行为”。在此之前,捍卫自由联盟曾派活动人士前往伯利兹城,与努力阻止政府废除这条法律的当地律师合作。在印度,一位隶属于捍卫自由联盟的律师加入了一支法律团队,在印度最高法院为一条类似的法律作辩护。目前这条法律仍未废除,不过印度法院近来表示可能会对这一案件进行重审。

2013 年,俄罗斯通过了一条法律,规定向未成年人宣传“非传统”性关系将被处以罚款。这一决定一度引发了抵制俄罗斯 2014 奥运会的呼声,但捍卫自由联盟却洋洋洒洒写了九页纸,支持这条法律,称其目的是为了保卫“未成年人的心理与生理健康”。

特德斯科说,捍卫自由联盟从不支持将同性性行为犯罪化。他表示,联盟支持的伯利兹城和印度法律同样也适用于异性恋肛交行为。他说,这两个国家只是有“一小撮联盟律师”想要“阻止外国活动家挑战他们的公共健康法律”。

被问到他和其他联盟律师是否认为同性恋是不道德的时,特德斯科说:“我是不会讨论《圣经》里所说的同性恋性行为的。”

司法部长杰夫·赛申斯,摄于九月。今年夏天,他在一场宗教自由峰会上向捍卫自由联盟发表了讲话。图片版权:Tom Brenner/The New York Times

捍卫自由联盟的领导层并不总是那么沉默慎言。

艾伦·西尔斯是捍卫自由联盟的创始人之一,长期以来一直担任联盟主席,最近刚刚卸任。2003 年,他与克雷格·奥斯滕(Craig Osten)合著了《移风易俗的同性恋运动》(The Homosexual Agenda)一书,探讨同性婚姻可能带来的结果。“那为什么不让两个男人和三个女人结婚,或两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一条狗、一只黑猩猩结婚呢?”书里写道,“这种婚姻,和在浴室里鸡奸相比,也好不到哪里去。”

捍卫自由联盟处理科罗拉多州面包师杰克·菲利普斯(Jack Phillips)案的手法,展现出其不断优化的公共关系策略:把同性恋男女定义为罪犯恶棍的强烈谴责声已经悄然消失了。

一场精心设计、名为“为杰克呼唤正义”的多媒体运动将菲利普斯描绘成了州政府粗暴官僚的受害者。一段配有柔和钢琴乐声的视频称,菲利普斯受到了死亡威胁,接到了充满恶意的电话,还损失了 40% 的生意。

“这和拒绝做生意无关,”菲利普斯的女儿对着镜头说道,“创作尊重耶稣的艺术作品是他的自由。”

拒绝同性婚姻的科达伦教堂所有人唐纳德·克纳普(Donald Knapp)起诉了科达伦市政府,因为他担心反歧视条例会强迫他承接同性伴侣婚礼。他说,捍卫自由联盟不仅接过了他的案子,还为他提供了媒体培训,带他搭飞机前往斯科茨代尔会见其他有着相似立场的基督徒企业主。

“捍卫自由联盟只是在努力帮助我们了解我们该说什么、该怎么表述我们的立场、该相信什么,”克纳普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他们在我们身上花了很多时间。”

同性恋权利倡导人士知道他们面临着什么。“他们知道这些信息能起到更好的效果,他们不再宣扬过去那些东西了,比如什么‘同性恋都是恋童癖,我们得让他们离我们的孩子远点儿’,” 詹姆斯·埃塞克斯(James Esseks)说,“这是一种很有意识的转变,也是一种非常有策略性的转变。”埃塞克斯是美国公民自由联盟律师,专注性别认同与性取向问题。

说回华盛顿,捍卫自由联盟与赛申斯的司法部之间的关系似乎变得更密切了。九月,司法部提交了一份诉状,称菲利普斯不应该被迫违背他的信仰。

“他的言论和他客户的言论之间没有很清晰的界限,”诉状这么写道,“他要用自己的双手做一件独特的产品,去传递他们的信息。”


翻译:熊猫译社 钱功毅

题图版权:David Zalubowski/Associated Press

© 2017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