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德国组阁谈判失败,或将陷入政治危机

Melissa Eddy and Katrin Bennhold2017-11-22 07:42:43

自二战以来,德国在漫长的学习民主的过程中迈出的又一步,从一个非常稳定的权重体系迈向了更加混乱的政治体系。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柏林电 — 组建新政府的谈判宣告失败后,德国总理安吉拉·默克尔在周一遭遇了职业生涯的最大危机。消息一出,德国这个欧洲政治经济的支柱也陷入震荡。

此次谈判的破裂使德国极有可能举行新一轮大选,而上一次大选才过去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在上次大选中,作为西方民主和价值观的标杆人物默克尔将继续其第四任期。

默克尔表示,她仍然希望组建多数派政府。但如果希望落空,她说自己宁愿举行新一轮大选,也不愿尝试组建少数派政府。

“我不想说永远不会(组建少数派政府),但我对此持质疑态度,并且相信重新选举将是更好的方式。”默克尔对公共广播机构德国电视一台(ARD)说。

当前,欧盟正面临一系列迫在眉睫的问题:包括与英国就脱欧问题进行谈判,右翼民粹主义的兴起,以及西班牙加泰罗尼亚地区的分裂主义。正因如此,一向可靠稳定的德国政坛有可能发生动荡的风险震动了整个欧洲大陆。

谈判的失败折射出默克尔的保守阵营和潜在的联盟伙伴——以生态化可持续发展为核心价值观的绿党,以及亲商的自由民主党——在一些关键问题上无法达成共识。由于“不诚实和不互信的谈判氛围”,自由民主党在当地时间星期日晚些时候宣布退出谈判

“这几个政党没有组成联合政府的共同意愿,”德国马歇尔基金会(German Marshall Fund)柏林办公室主任托马斯·克莱恩-布罗克霍夫(Thomas Kleine-Brockhoff)说:“这在 1949 年以来的德国政坛从未发生过。我们将迎来政治不稳定的漫长时期,这个不稳定期不仅不会在短时间内结束,更令人头疼的是,我们不知道路在何方。”

重新举行大选在德国并不是一个简单的流程。德国宪法是在 20 世纪二三十年代内阁不稳以及魏玛共和国瓦解的大背景下制定的,包括好几个程序障碍,导致选举过程漫长而艰难。

有些人很快将德国政局的混乱与西方更为广泛的民主危机联系起来。“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德国杂志《明镜周刊》柏林办事处的副主任克里斯蒂亚娜·霍夫曼(Christiane Hoffmann)说。从这个层面上来看,她认为:“这是德国的‘脱欧时刻’,这是德国的‘特朗普时刻’。”

其他人则表示,德国的困境在很多方面只是一个迹象,表明该国正在逐渐步入正轨,而非偏离正轨。自 1982 年以来,德国只出现过四位总理,民众只知道几个通过一致的协商来治理国家的中间派政府。

在上次大选结束后七周时爆发的危机,使右翼民粹主义的德国选择党成功跻身联邦议院,并在某种程度上代表了德国政治的复原——长久以来,德国都处在没有争论和政策分歧的政治状态中。

“这是自二战以来,德国在漫长的学习民主的过程中迈出的又一步,从一个非常稳定的权重体系迈向了更加混乱的政治体系,”德国柏林赫尔梯行政学院(Hertie School of Governance)院长亨利克·恩德尔林(Henrik Enderlein)表示。

他说,更大的问题是,默克尔务实的执政风格在民众渴望更广泛的政策冲突的时代是否已经达到了极限。“她的超实用主义(über-pragmatism)已经到头了,”他说:“很难再出现她重回权力巅峰的一幕了。”

默克尔星期一与德国总统弗兰克-瓦尔特·施泰因迈尔曾私下会面,施泰因迈尔作为国家元首负责试图打破此次联合谈判的僵局。他可以任命一位总理来领导少数派政府,如果组阁失败,就重新举行大选。

德国政坛不稳定的风险对欧盟来说可谓是一次重击。默克尔在过去十年一直是欧盟地区最具影响力的政治人物,被认为是 2008 年金融危机后引领整个欧盟的领袖,并在最近针对整个欧洲大陆及其他地区的民粹主义组织了一场强有力的反击。

金融市场对此次德国政局混乱的反应还算比较平静,预计德国经济可能在不确定风险中获得推动力。开盘走低后,主要股票的 DAX 指数收高,欧元小幅回落。

但一些经济学家则警告说,长期的影响可能更为严重。例如,一个软弱无能的政府可能在改善基础设施和教育体制方面无法达成一致意见。

“当前的经济形势一片大好,”德国经济专家委员会(German Council of Economic Experts)主席克里斯托弗·M. 施密特(Christoph M. Schmidt)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但从中长期来看还是面临很多大的挑战,尤其是人口结构的变化、数字化、欧盟的理性发展以及气候变化等等。”

政局不稳源于德国 9 月 24 日的大选。当时默克尔所在的基督民主联盟得票数位列第一,但得票率却大幅下降。极右翼的德国选择党则创下了得票纪录,首次作为第三大党进入联邦议院。

即便如此,政治分析家们还是期待默克尔能组建一个新的联合政府,继续担任总理。专家称,这种想法有可能会实现,但目前困难重重,而且短时间内不太可能发生。

默克尔政治权威的削弱,以及一个内向型德国的出现,这些可能性令欧洲其他国家的一些领导人惊恐不安。默克尔取消了与荷兰首相马克·吕特在柏林的会谈。在巴黎,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表示,默克尔身处困境是两国伙伴关系的严重障碍。

马克龙周一在一份声明中声称,法国“对德国局势的恶化毫无兴趣”。他补充说:“我们的愿望是,我们的主要合作伙伴,能够为了德国和整个欧洲的利益,保持强大和稳定——这样我们才有可能携手前进。”

即使默克尔陷入困境使得马克龙成了欧洲事实上最强有力的领导人——法国国内反对力量薄弱,经济增长强劲,通过经济改革到目前为止取得了优异政绩——这位法国总统仍一直指望默克尔作为盟友在推动欧盟变革中与他并肩作战

马克龙知道,如果没有德国的支持,包括共同防卫力量、强化欧元和联合财政部长在内的欧盟议程是看不到任何希望的。

默克尔原定周五作为与自由民主党、绿党和基督社会联盟达成共识的最后期限,这几个政党与默克尔所在的基督民主联盟组成了保守派阵营。从一开始,所有这些党派在关键问题上都存在很大分歧——特别是移民和气候政策——导致紧张的谈判最终演变成公开的抨击。

达成共识延期谈判后,谈判代表和党派领袖周末仍未能取得突破,自由民主党退出谈判。

默克尔接下来能做的是说服社会民主党共同组建另一个大联合政府。这个中间偏左政党自 2013 年以来一直是基督民主联盟的执政联盟伙伴,但其党魁马丁·舒尔茨(Martin Schulz)表示,社会民主党对再度联合执政没有兴趣。

至于新一轮大选,总统可以通过提议默克尔担任总理来推动这一进程,并将在联邦议院进行表决。

如果默克尔在第一轮投票中赢得多数票,总统即可任命她为总理。如果没有赢得多数票,议员们将在 14 天内再次投票。

如果默克尔在第二轮投票中没有赢得多数票,那么议员们将进行第三轮投票,得票最多的候选人获胜。到那时,总统可以任命获胜的候选人为总理,也可以解散议会,并下令在 60 天内重新举行大选。

但是目前无法确保新的选举能改善现状——最近的民意调查预测,与 9 月份的结果相比,新的选举并不会带来什么改变。上周公布的一项福尔萨(Forsa)民意调查显示,默克尔领导的保守党得票率为 32%,社会民主党为 20%,自由民主党为 12%,绿党为 10%,选择党为 12%。

有人担心选择党会从目前的混乱局势中获益,并在联邦议院获得更多的选票。但即便如此,其票数仍远远少于其他国家支持民粹主义运动的选票数。

“德国不会离开欧盟,也不会选出像唐纳德·特朗普一样的领导人,”克莱恩-布罗克霍夫说。“第一次大选没能组建政府的确很糟糕,虽然这会造成政局的不稳定,但也谈不上是世界末日。”


翻译:熊猫译社 胡敏

题图版权:Odd Andersen/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 2017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