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奥运会后,巴西里约热内卢的社会治安依然脆弱,暴力横行

Ernesto Londoño2017-11-22 07:56:36

导致现状不断恶化的因素至少有三:一是巴西经济的衰退;二是官员贪污腐败,致使国库亏空;三是不同贩毒团伙间的激烈火并。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里约热内卢电 — 随着暴力活动在里约热内卢愈演愈烈,这座超大型海滨城市的教师们不得不肩负起一项生死攸关的使命:他们要在附近突发枪战时当机立断,决定是否紧急停课。而且令人不安的是,要求他们做出决断的场合变得越来越频繁了。

而对警察而言,今年到目前为止,暴力事件已导致 119 名警员丧生。大片区域都被贩毒团伙占据,虽然一些地区号称几年前已经得到了“整治”,但如今毒贩又回到了拥挤嘈杂的街头,在光天化日下进行毒品交易。

这座拥有大约 650 万人口的城市里,许多普通市民每天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查看手机应用,在出门前了解枪击事件的即时报道。

一年多前,里约热内卢刚刚举办了一届较为成功的夏季奥运会。可如今,猖獗的犯罪行为让这座巴西示范城市深受其苦,不禁让人联想起当地 1980 和 1990 年代最黑暗的时期。据州政府披露的数据显示,今年前 9 个月内,拥有 1650 万人口的里约热内卢州共有 4974 人被杀身亡,比去年上升了 11%。

专家认为,里约犯罪率的增长与全国范围内的趋势息息相关。导致现状不断恶化的因素至少有三:一是巴西经济的衰退;二是官员贪污腐败,致使国库亏空;三是不同贩毒团伙间的激烈火并。

据独立研究团体“巴西公共安全论坛”(Brazilian Public Security Forum)统计,去年巴西全境共有 61619 人被杀身亡,是有史以来死亡人数最多的一年

面对财政赤字,加之贩毒集团的武装愈发精良,组织也更为严密,里约热内卢的政府官员向巴西联邦政府申请了财政援助,同时向军方请求增援。

旨在帮助暴力犯罪受害者的“和平里约”组织(Rio de Paz)负责人安东尼奥·卡洛斯·科斯塔(Antônio Carlos Costa)表示:“里约目前极其脆弱。毒贩用的枪械是战争中才会使用的武器。”

在暴力活动重新抬头之前,里约在打击犯罪方面一度有了实质性进展,但可惜好景不长。

巴西联邦政府向里约热内卢派遣了上百名士兵,试图遏制市内的暴力活动。

巴西里约热内卢的马雷贫民窟里经常发生枪战,为此学生正在学校里参加演习,躲避危险。

2008 年,巴西正在为举办 2014 年世界杯做准备,同时也在积极申办 2016 年奥运会。当时,政府官员发起了一项雄心勃勃的运动,旨在整治里约市内的贫民窟。这些杂乱无章的社区坐落在山坡上,长期缺乏政府管控。里约为此建立起了一套治安管理制度,还规定如果犯罪活动减少到一定程度,执法人员就可以获得奖励。

结果,这场运动升级为了反暴动行动。为了让贫民窟也能享受公共服务设施,政府首先派遣所谓“警方平定小队”(Pacification Police Units)驻守各个区域。按理说,长期驻扎的警力应该能根除贫民窟中掌握实权的有组织犯罪集团。此后,政府还要求逐步为一直被边缘化的社区提供像样的卫生设施,并让居民享受到医疗和教育服务。

几年时间内,这场行动似乎卓有成效。里约热内卢州因暴力事件丧生的人数从 1994 年最高的每 10 万居民中 65 例下降到了 2012 年的 29 例。2016 年奥运会前夕,投入到基础设施建设的 107 亿美元也给人们带来了希望。在这座富豪与贫民形成鲜明对比且长期共存的城市里,奥运会似乎能够成为一剂催化剂,改善财富分配不均的现象。

然而事与愿违。莫妮卡·德博勒(Monica de Bolle)是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的巴西问题专家,用她的话来说,这一切都没能奏效的最大原因可以用一个词概括:腐败。

她指出:“如果政府要从贩毒团伙手中夺回贫民窟里的管辖权,就要创造大量就业岗位。大家都盼望着政府能投入大量资金,用来建设贫民窟里的公共设施,可是一眨眼,钱就全花完了。”

巴西国有石油巨头巴西石油公司(Petrobras)的总部位于里约热内卢,是城市的一大经济引擎。但在 2014 年,公司陷入巨额回扣丑闻,受到了重创。随着丑闻不断发酵,国际油价也急剧下跌。同时,据巴西联邦检察官称,包括前州长塞尔吉奥·卡布拉尔(Sérgio Cabral)在内的多名州政府官员涉嫌欺诈以及挪用奥运资金,让高级政府官员和商界人士将数亿美元的公款挪作私用。

虽然奥运会确实让里约得到了长足的发展,其中最显著的成果要数公共交通系统的升级。几乎在城市每个角落,你都能发现曾经错失的良机

位于里约热内卢北部雅卡雷济纽地区(Jacarezinho)的 C.E. Clóvis Monteiro 高中门口挂着一块“里约 2016”的牌子,上面还带有奥运五环标志,写着“教育带来改革”(Education transforms)的字样。

里约热内卢北部某地区,一名贩毒团伙成员正在站岗。

里约热内卢一名黑帮成员手里拿着贩卖毒品所获的现金。

但如果问一问该校校长安德烈娅·凯罗斯(Andreia Queiroz)当地近期的改革成效如何,她就会带你参观墙上满是弹坑的校舍,包括一扇被打碎了的教室窗户。

今年,往往天还没亮,凯罗斯就会打开 WhatsApp 上她密切关注的几个群聊,开始浏览枪战相关的消息。把握停课的时机更多的是一门艺术,而不是科学,她和里约市许多教育工作者都已经把这项不愉快的任务当做了例行公事。

根据里约热内卢市政教育体系公布的数据,截至到 10 月底,今年全市所有学校都没有因暴力活动而关闭的天数只有 11 天。这也意味着,有超过 16.1 万名学生不得不因为冲突事件而中断学习。

凯罗斯透露,今年 1500 名在校学生中有多达 400 名受到安全问题和经济衰退的影响,没能定期来学校上课。

“还有不少学生要养活自己的家人,”凯罗斯补充说,而那些继续来上课的孩子常常紧张不安,“我发现他们很难集中注意力,尽管人坐在教室里,但心都飞到了窗外。”

看一看学校的外墙,就可以想见街上猖獗的暴力活动,以及暴力对巴西政治的影响。

亲朋好友正在参加警察萨米尔·达·席尔瓦·奥利韦拉的葬礼。奥利韦拉在里约热内卢巡逻时被杀身亡。

位于巴西里约热内卢州圣若昂迪梅里蒂一处公墓里,正在举行维托尔·加布里埃尔的葬礼。他在家看电视时,被一颗流弹击中,年仅 3 岁。

墙上涂满了“CV”以及“Fora Bolsonaro”的字样。前者是里约黑帮“红色司令部”(Comando Vermelho)的缩写,后者则意为“滚开,博尔索纳罗”(Be Gone, Bolsonaro)。

“CV”的字样代表了对“红色司令部”的效忠。几十年来,这一黑帮组织长期掌握着里约热内卢多地的实权。另一行字则是对右翼议员雅伊尔·博尔索纳罗(Jair Bolsonaro)的大力批驳,因为他曾发誓要授权安全部队消灭更多所谓的“土匪”。而目前巴西民调显示,博尔索纳罗在明年的总统竞选中排名第二。

然而针对博尔索纳罗承诺的镇压活动,学校周边的抵抗阵线已经初具规模。

一天下午,在雅卡雷济纽地区,几名携带步枪的年轻人正在毒贩控制区的入口站岗。放学回家的孩童沿着拥挤而狭窄的街道左拐右拐,两旁人行道上则被蔬果摊和毒品摊占据,毒贩们正向路人兜售小袋可卡因和大麻。

街区的几堵墙上布满了机枪扫射留下的深坑。

“我们受到了两面夹击,我丢掉了很多生意。”63 岁的玛丽亚(Maria)说道。她在一家小美甲店里工作,店里悬挂着几个光秃秃的电灯泡。出于安全考虑,玛丽亚不愿透自己的姓氏。

里约热内卢雅卡雷济纽地区一条小巷里,布满弹孔的墙壁。

里约热内卢州凯马杜斯一条铁路附近,有两人遇害身亡。

今年 10 月初,巴西民调机构 Datafolha 开展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如果条件允许,里约热内卢 72% 的居民会选择移居到更安全的城市。调查共采访了 812 名受访者,存在 4% 的误差。每 10 名受访者中只有不到 1 人认为,宪兵队作为负责安保的首要部门,能有效地预防犯罪行为。

里约的普通市民也对警察和贩毒团伙表达了类似的悲观情绪。

2014 年,社区活动人士安娜·保拉·奥利韦拉(Ana Paula Oliveira)19 岁的儿子被警察杀害。她说,每当警察开展临时镇压活动时,低收入社区的居民都觉得自己被困在了中间。不过警察终将慢慢撤离,这些地区又将重回毒贩的控制。今年 1 月到 9 月间,里约热内卢州被杀害的人中,至少有 800 人是被警察枪杀的。

奥利韦拉说:“他们总是和我们说,这是一场战争,但其实并不是。这是对一场贫民窟居民的大屠杀。为了确保精英人士的安全,一些穷人不得不为此丧命。”

里约的旅游胜地科帕卡瓦纳(Copacabana)、伊帕内马(Ipanema)等高档地段常有大量警力驻守,俨然是另一个世界。但随着犯罪率上升,这些地区也没能幸免。暴力活动已经给里约旅游业带来了沉重的打击。

从今年 1 月到 8 月,根据巴西全国贸易、商品、服务和旅游联合会(National Federation of Commerce, Goods, Services and Tourism)披露的数据显示,里约热内卢流失了大约 2 亿美元的旅游营收。今年到目前为止,里约已有 2 名游客被人开枪击中。其中有一名来自西班牙的女性,上个月她在参观一座贫民窟时被警察开枪打死。

虽然巴西的安保措施一直由州政府和市政府负责,但最近几个月来,联邦政府也出动了上百名士兵,试图遏制里约热内卢频频爆发的暴力事件。上个月,军方人士成功说服国民议会通过了一项法律,让在行动期间对平民犯下罪行的士兵接受军事法庭的审判,而不是民事法庭。这或许说明军方正准备在里约长期驻守。

里约热内卢州安全部长罗伯托·萨(Roberto Sá)通过邮件接受采访时表示,过去一年半来,该州饱受“财政危机”困扰,根本不可能全面落实安保措施。

他写道:“如果要付诸实践,我们需要足够的资金,但里约热内卢州并没有这么一大笔钱。”

政府计划从毒贩手中夺回里约热内卢各个贫民窟的管辖权,但大笔用以投资基础设施建设的资金被腐败官员挪作私用,最终导致计划失败。


翻译:熊猫译社 智竑

题图:Dado Galdier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panorama.com.ve;文内图片版权:Dado Galdier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 2017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