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为了帮助促成恋情,中国出现了专门教男性恋爱的学校

Sui-Lee Wee2017-11-21 07:48:40

实用但是有点古怪,并且并不便宜。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中国济南电 — 张震晓(音)27 岁了。他从来没有谈过恋爱,也没有亲吻过任何女性。

现在,张震晓准备恋爱了。但和许多中国男人一样,他不知道怎样开始一段恋情。

于是,他找了一名约会教练。专为直男提供服务的恋爱情感教育学院(Fall in Love Emotional Education)教他怎样打扮自己、怎样接近女性、怎样调情搭讪、拿到她的手机号码。

“许多人都缺乏谈恋爱的能力,”张震晓说,“很多时候,这不是我们人有什么问题,我们只是不知道该注意哪些细节。”十月国庆期间,他报名参加了三天的课程。

虽说约会无论在哪里都是个难题,但中国男性约会女性尤其困难。在偏爱男孩的传统文化影响下,中国现已结束计划生育政策曾导致许多夫妇弃养女婴。据政府统计,2016 年中国男性约比女性多 3360 万人

学员在约会学校恋爱情感教育学院上理论课。

中国著名的性学家李银河说:“他们的处境很困难,尤其是那些没有钱的人。”

中国很担心这些求偶的单身汉。报纸警告称,中国郁郁不乐的单身男性过多,会导致贩卖人口、性犯罪和社会不稳定性增加。因此,政府开始扮演起了媒人的角色。

共青团是中国许多高级官员的培训基地。六月,共青团在中国东部的浙江省,为两千名单身青年举办了一场大型闪电交友活动。同月,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也在中国西北部的甘肃省,为“剩男剩女”们组织了一场类似的活动。在中国,“剩男剩女”指的是近 30 岁及以上的未婚人群。

几十年来,中国人结婚靠的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一些地方的父母现在还会在树上和路灯上张贴单身子女的信息。

过去,婚姻具有功利色彩,人们结婚是为了建立家庭。虽然“自由恋爱”的观念 1950 年后就开始流行了,但能让人们互相依偎交流的社交场所依然很少。直到 1990 年代末期,婚外性行为还是违法的。

张震晓的约会教练张敏东(音)说,他以前也和他现在教的这些男人一样。他自称是一个“屌丝”,说自己 2012 年经历了一场痛苦的分手。之后,他上网寻找解决办法,发现了“泡妞专家”这个术语。

2014 年,张敏东在中国东部的济南市开办了一所学院。现在,他和 25 岁的崔一浩(音)和 29 岁的范龙(音)一起经营着这所学院。他们的服务包括一课时 45 美元的网络课程和大约 3000 美元的一对一教练课。近年来,中国好几个城市都出现了类似的学校。

据张敏东介绍,报名参加恋爱情感教育学院线下课程的学员已经从 2014 年的 1 人增加到了如今的 300 人。他说,大约 90% 的毕业生最终都找到了女朋友。

参加十月课程的学员有:23 岁的软件开发人员于瑞东(音),他曾有过三段恋情;27 岁的小企业主叶超群(音),他希望自己喜欢的女人能爱上他;30 岁的肿瘤医生詹姆斯·张(James Zhang),他想要多认识一些女性。叶超群和詹姆斯·张这次是回来免费重学之前学过的内容的。

为了说明学员面临的问题,张敏东展示了约会软件上一位颇具吸引力的女性的档案:有七千名男性标记“喜欢”她。他说:“这就是中国现在的环境。”

第一个小时里,张敏东批评了他们糟糕的着装。他们第一天的大部分时间都用在了提高衣品上(“穿窄领的衣服,袖子应该卷起到手肘上方,裤子要选择修身的。”):买了衣服,剪了头发。

戴着时尚眼镜、穿着修身白衬衫的张敏东说:“谈恋爱了以后,许多中国男人就会松懈下来。他们不洗头,不换衣服,变得很邋遢。”

约会学校举办的摄影讲座,旨在指导学员拍出可以上传到网上的好看自拍。

约会教练张敏东(左)告诉学员张震晓怎样摆姿势拍个人照。

“但女人就不会这样。正是因为这点,许多中国男人都无法长久地维持恋情。”

摆好姿势后,学员们简直像是变了个人:他们读着史蒂芬·霍金的《时间简史》,啜饮着茶水,细细品味着一只银鸟笼上摆放的小点心,若有所思地望着窗外。最后,他们还和崔一浩的女性朋友王珍(音)拍了自拍。

这是专为数字时代的约会设计的。在中国,移动互联网已经彻底改变了人们的社交生活,了解一个人几乎全靠微信——这个流行的社交软件有接近十亿人使用。

中国人大多数的社交互动都始于或终于扫描彼此的微信二维码,或者添加彼此的微信 ID。许多女性对男性的第一印象都基于微信朋友圈里的照片。

周四晚,济南一家热闹的商场外,学员们开始了他们的第一个挑战:和女性搭讪、加她们的微信。

“你们可以给她两个选项:你加一下我,或者我扫你?”张敏东告诉学员,“这样一来,无论她怎么选,你都会成功。”

和王珍做过练习后,学员们出发了。张震晓快速走近两名女性。她们停顿了一下,然后又继续向前走去。他追在她们身后,再次拦下了她们。一分钟后,她们走开了。

张震晓回到组员身边,沮丧地说:“我失败了。”

崔一浩拍拍他的背:“不,只要你和她们接触了,你就算成功了。”

到晚上结束时,所有学员都至少要到了一个微信。

这些课程都是在山东大学一间公寓里进行的,课堂间充斥着一股兄弟情谊。学员们坐在印有花朵图案的沙发上记笔记、练习露出真诚的微笑,和他们的教练开着无伤大雅的玩笑。

张震晓在一家装修公司做材料采购。他说自己从来没有学过怎么和女性说话。他的高中禁止男女生混在一起,他父母也是因为包办婚姻结合。

现在,父母正在催他尽快结婚安定下来。他在追求自己理想的女性:一位总喜欢穿牛仔裤而不喜欢穿裙子、有些男孩子气的活泼女孩。

“我想,也有许多单身女性和我一样,”他说,“我们都向往爱情。”

在一次教授如何接触女性的活动上,23 岁的软件开发人员于瑞东和一位刚认识的女性互加了好友。


翻译:熊猫译社 钱功毅

题图及文内图片版权:Giulia March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 2017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