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阿里文娱成立一年就换了 CEO,阿里在电商之外的新业务怎么样了?

智能

阿里文娱成立一年就换了 CEO,阿里在电商之外的新业务怎么样了?

唐云路 龚方毅 韩方航2017-11-17 06:22:39

过去一年,阿里文娱亏了 126 亿。马云说,一共要给 11 年。

“未来三年,阿里大文娱的投入规划将超过 500 亿元人民币。”

俞永福这话说出来还没到一年,这位阿里巴巴大文娱集团的 CEO 就已经卸任。

11 月 15 日,阿里巴巴 CEO 张勇在内部信中宣布,俞永福不再担任阿里大文娱董事长、大文娱及高德总裁职务,转去担任阿里巴巴新成立的 eWTP 投资工作小组组长,俞永福今后的职责是“全球化生态投资”和高德战略方向的把握。

与此同时,阿里巴巴文娱集团则改为轮值总裁制,第一任轮值总裁是杨伟东,直接向张勇汇报,杨伟东此前是大优酷事业群总裁。其它轮值总裁各自负责运营、阿里妈妈、影业、人力资源、文学。换句话说,俞永福的职位还没有接替者。

一年之前,也是张勇的一封内部邮件,宣布正式筹建阿里巴巴文化娱乐集团,随优酷加入阿里的古永锵转去做投资,俞永福接任新成立的文娱集团 CEO。一年之后,俞永福也以与古永锵类似的方式淡出了阿里巴巴的实际管理。

阿里影业、优酷土豆、UC、阿里音乐、阿里体育、阿里游戏、阿里文学、大麦网等都属于阿里文娱,它们在不同阶段被阿里巴巴收购来,最后并入阿里文娱集团。

在一家五万多人、强调“文化”的公司,大公司高层变动背后往往有着各种各样关于公司政治的解读。

不过不管 CEO 换人背后有多少作用因素,阿里巴巴对于“文娱”这个业务集合体的最终期望是明确的:电商之后又一个带来收入和增长的大生意,说圆阿里巴巴不只是电商的故事。

从 2016 年第二季度开始,文娱业务从“其他”业务中独立出来,成为阿里巴巴财报中单独披露数据的一部分。

文娱下属各种收入远没有高到纽交所规定必须披露的地步。主动把它们合在一起,披露给投资者,说明阿里巴巴要对上市所在地美国的投资者讲一个娱乐业的故事。

如果数字好看,它就是未来增长的故事,是阿里巴巴不止于电商的证明。

就像马云说之前说的:“没有一家互联网公司能够连续 3-5 年都保持优势。所以我们形成梯队发展、有机作战,一个上,然后退下来,再另一个上,形成一个循环。阿里巴巴 B2B 需要修复,淘宝就当第一阵营,然后是天猫,然后接下来支付宝起来了,过两年再是云计算,再是菜鸟,一轮一轮……”

所以一年下来,文娱到底表现如何?

视频用户量只有爱奇艺的一半

极光大数据 iAPP 监测平台的数据显示,每月使用人数最多的前五个视频应用中,优酷土豆合并的数据也只能排到第三。

并且,优酷土豆和第一名爱奇艺的差距还在进一步拉大,尽管近期有《白夜追凶》等热门剧集,但每月打开一次优酷土豆应用的人数还是不到爱奇艺的一半。

这个只是每月打开应用的人数,视频的收入还需要考虑使用时长。爱奇艺目前人均每天用 57 分钟,优酷  23.4 分钟。

叠加时长和人数,优酷土豆占据的市场只有爱奇艺的 1/4。

到目前为止,视频网站还是一个烧钱也看不到尽头的行业。各家视频网站都在持续亏损,高成本的消耗并没有停止的迹象。爱奇艺 4 年累计将近亏损 70 亿人民币。腾讯也在财报分析上很明确的指出,在线视频业务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实现收支平衡,并且给不出一个时间表。

过去一年,优酷有相当数量的会员来自阿里巴巴的电商平台导流。但是在整个文娱板块的收入里,阿里巴巴也已经连续两个季度在财报中提到优酷土豆上升的内容成本。UC 带来的“稳健表现”,则被优酷土豆上升的内容成本所抵消。

音乐用户量,只有前几名的一成

成立于 2015 年 7 月的阿里音乐可能是整个阿里文娱集团中最失败的业务。

Questmobile 2017 年 9 月的报告显示,在线音乐行业用户高度集中,月活跃用户过亿的三个应用分别是酷狗音乐、QQ 音乐和酷我音乐,全是腾讯旗下的的音乐服务,网易云音乐月活跃用户规模也接近 7000 万。

虾米音乐和阿里星球的用户量加起来,只有整个腾讯音乐(酷狗、QQ、酷我)的 2.3%。

从音乐应用的使用时长来看,虾米音乐也远远不及腾讯和网易的音乐服务。

图片来自 QuestMobile

阿里巴巴音乐业务的基础其实很好,它来自 2013 年收购的虾米音乐和天天动听。前者以专业的曲库系统赢得了“小而美”的称号,后者是智能手机上最早的音乐播放器之一,号称拥有超过 2 亿的用户。

然而,阿里巴巴并不满足于只做音乐播放器这个生意。在请来了高晓松、宋柯两位唱片时代最有权势的人执掌阿里音乐之后,阿里巴巴试图用他最习惯的电商思维来整合音乐市场。

2016 年 3 月,阿里星球正式上线。以天天动听为基础,阿里星球是一个庞大而且复杂的应用。除了原本的听音乐功能,还加入了更多细分的业务:场地租赁把艺人和演出场地管理方对接到一起;词曲成品功能把作词人和作曲人拉到一起创作歌曲;音乐制作功能将艺人和制作人链接到一起。

阿里星球这个应用的定位也因此变得模糊,面向专业人士,还是面向普通用户?这是阿里星球并没有想清楚的事情。毫无意外地,阿里星球的用户开始流失。2016 年底,阿里星球宣布剥离音乐服务,将用户引导向虾米音乐。曾经拥有 2 亿用户的天天动听宣告死亡。

从 2016 年下半年起,阿里音乐开始进行内部人事调整。阿里音乐 CEO 先是由大优酷事业群总裁杨伟东兼任,随后由曾担任聚划算总裁的张宇接任。虾米音乐重新成为阿里音乐的中心,虾米创始人王皓也从钉钉回归,继续负责虾米音乐。

过去一年,虾米音乐最大的收获就是与腾讯达成了版权转授权协议,因此获得了全球三大唱片公司(环球、华纳、索尼)、YG 娱乐、杰威尔(JVR)的音乐。

但在线音乐行业可能已经没有阿里巴巴什么事了。

阿里影业有过的利润,都和主业无关

2014 年,阿里巴巴毫无预兆地收购了文化中国成立了阿里影业。

阿里影业想把那些和电影生意相关的东西全部占上:众筹的娱乐宝、卖电影票的淘宝电影、卖衍生品的天猫等等,可以说,阿里影业是涉及整个电影行业环节最完整的公司。

阿里影业每年在市场营销费用上投入巨大。

阿里影业 2016 年的收入达到 9.04 亿元,净亏损也高达为 15 亿元。2017 年上半年的亏损也达到了 5.25 亿元。淘票票的高额投入是阿里影业业绩不好看的最主要原因,和内容没有太大关系。

今年 9 月俞永福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优酷和淘票票已经在阿里文娱整合的第一阶段进入上升期,重要的原因就是“没有上限的投入”。

阿里影业自己主控的两部影片,《三生三世》和《摆渡人》尽管票房都在 5 亿元上下,通过分散投资也许能够收回成本,但口碑都很糟糕。

未来的《古剑奇谭之流月昭明》、《蛮荒记》等项目看上去也并不乐观。

阿里影业参与投资或发行或制作的电影

2015.2

《狼图腾》/发行,豆瓣评分 6.9,内地票房 7.1 亿元

2015.7

《碟中谍 5》/投资,豆瓣评分 7.1,内地票房 8.7 亿元

2016.1

《小门神》/发行,豆瓣评分 7.7,内地票房 0.8 亿元

2016.5

《忍者神龟 2》/投资,豆瓣评分 6.3,内地票房 3.9 亿元

2016.7

《星际迷航 3》/投资,豆瓣评分 7.3,内地票房 4.41 亿元

2016.12

《摆渡人》/制作,豆瓣评分 4,内地票房 4.83 亿元

2017.1

《西游降魔篇 2》/制作,豆瓣评分 5.6,内地票房 16.57 亿元

2017.6

《REAL》/投资、中国发行,豆瓣评分 4.9,内地未上映

2017.8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制作,豆瓣评分 4,内地票房 5.31 亿元

今年 6 月,俞永福在上海电影节上给阿里影业提出了一个新的战略:阿里影业要建设用户触达、商业化和内容产业化这三大基础设施,从而为整个电影行业做好服务。简单来说,就是帮其他影视公司做线上的宣传、发行以及衍生品。

从财报来看,宣发确实给阿里影业带来了规模不小的收入。

但宣发、衍生品是电影行业较为末端的环节。

2015 年,是阿里影业亏损最小的一年,但是财报数据显示,这主要是得益于财务上的收入。银行利息及汇兑损益带来的 8.94 亿元,成为当年阿里影业最大笔的收入。

即便不考虑竞争,阿里影业自身的业务也说不上是太好。淘票票对于电影宣发的作用更多体阿里影业内部一直在进行人事调整。阿里影业原本从中影集团挖来的张强从 CEO 退到了联席总裁的位置上。在俞永福短暂的过渡期之后,这家电影公司的负责人变成了在蚂蚁金服做出了“快捷支付”、“余额宝”等功能的樊路远。同时,樊路远也是阿里巴巴电影票平台“淘票票”的创始人。

现在票补之上,阿里影业对于淘票票的投入没有上限,确实帮助淘票票获得了大量的片源和市场份额。两个月前,微影时代和猫眼电影合并成了一家公司,现在整合基本完成,腾讯还给了新公司一笔近 10 亿人民币的投资。烧钱大战还将继续。淘票票并没有建立起自己的行业壁垒。

阿里体育,没有人知道这家公司在做什么

阿里体育成立于 2015 年 7 月,成立之后,阿里体育同许多体育运动协会、经纪公司达成了合作,试图成为体育产业里的基础平台。在体育产业的泡沫退掉之后,关心这家公司的人已经不多了。

2016 年 9 月,在 2015 年停办一年的高尔夫球赛华彬 LPGA 中国精英赛确定恢复举办了,阿里体育则是新的赞助商和联合运营方,在这场赛事中的花费达到百万美元级别。类似的合作还有不少。

阿里体育最近一次出现在新闻里,是与浙江体育局签订合作,双方将“用高科技互联网特色提升杭州马拉松的影响力、共同打造智慧杭州亚运会”。

UC 是表现最好的,但也不赚钱

去年 8 月,被阿里巴巴收购两年多的 UC 浏览器换了个名字,“浏览器”三个字消失不见,品牌名直接变成“UC”,UC 则从浏览器升级为“大数据新型媒体平台”,进军内容领域。

UC 调整策略一年后,UC 创始人、阿里大文娱集团新移动事业群总裁、UC 总裁何小鹏离职,全职加入其几年前创办的互联网汽车公司小鹏汽车。

今年的第二、第三季度,阿里巴巴都在财报中指出了 UC 的积极作用。最近两个季度,阿里巴巴文娱业务的营收都是得益于 UCWeb 增值服务收入,比如新闻信息流和移动搜索。从数据来看,每月用百度看新闻的人还是最多的,但是 UC 已经被腾讯新闻超越,今日头条也在持续追赶中。

需要注意的是,我们并不能确定打开手机百度和 UC 的用户都是来看新闻。

如果 UC 是一家独立的公司,目前的规模已经非常不错,它也是印度第一大内容入口。但 UC 是阿里巴巴的内容流量入口,而阿里巴巴的体量比今日头条大了几十倍,比腾讯还大一些。

同样是巨头的入口,百度有三个:手机百度、baidu.com 和百度手机助手。腾讯微信和 QQ 几乎已经覆盖了全部中国互联网人口。

其它业务包括游戏和应用商店

早在 2010 年,马云曾表态坚决不做游戏,因为“孩子们都玩游戏的话,国家将来怎么办”。不过在全球游戏市值超千亿美元、内地成为游戏市场份额头名这近两年,阿里也在逐渐向游戏行业进军。

2016 年 1 月,原属 UC 旗下的 UC 九游业务独立出来,更名为阿里游戏并进行公司化运作。但是阿里巴巴的游戏业务主要还是在分发业务。

到了今年 9 月, 阿里巴巴宣布正式成立游戏事业群,下设开放平台事业部和互动娱乐事业部;前网易 COO 詹钟晖创办的广州简悦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一同并入事业群。阿里公布的战略显示,他们将投入 10 亿元专项资金用于游戏 IP 的生态发展。

要评价这个新业务还太早,不过从零开始追赶网易和腾讯的游戏,总不会是容易的事。

去年 12 月底,被阿里巴巴以 2 亿美金收购的应用分发平台豌豆荚正式并入阿里移动,豌豆荚、阿里游戏-九游、PP助手、UC应用商店、神马搜索以及 YunOS 共同整合成了“阿里应用分发”。

但是现在的手机应用市场基本上都是在各家手机厂商自己的应用商店里。一只新手机买来都会预装应用商店,用户并没有多大动力再去安装一个功能类似的应用商店。

除了苹果、小米、华为、OPPO 这些手机公司自己的商店,第三方也有腾讯、百度、360 在阿里之前。

竞争对手正在拿到越来越多的资金

11 月 8 日,阅文集团在香港上市。上市当天,阅文集团在香港上市首日股价的最终涨幅达到 了 86%,成为近期港股最大的一宗 IPO(首次公开募股)。

这样算下来,腾讯系两家公司的市值已经占到整个港交所的 12%。

港交所的投资者已经把腾讯当成接替李嘉诚的大概念。从阅文到易鑫,和腾讯相关的股票在香港一上市就获得四五倍的认购。

与此同时,彭博社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腾讯音乐招募了投行处理公开募股上市事项,计划在 2018 年赴港上市,筹资至少 10 亿美元。

爱奇艺也准备赴美上市,去讲 Netflix 的故事。

音乐、视频乃至票务,阿里巴巴在这几个领域的竞争对手都在筹备上市,上市之后, 能够调集的资金规模就不只是腾讯、百度输血了。

与此同时,阿里巴巴靠着电商拿出了非常可观的利润,已经连续好几个季度交出好看的财报。这让阿里股票大涨,但也意味着阿里需要维持漂亮的利润增长,它不能再无限投入烧钱生意。

文娱还不是阿里巴巴能说的增长故事

阿里巴巴一直想强调自己不仅仅是一家电商公司, 一系列收购后,合并视频、音乐、影业乃至 UC 就是为了带来电商之后的另一个大生意。就像 Prime 会员、云计算之于亚马逊那样,成为电商业务之外的新支柱。

但从财务数字来看,文娱还不是可以指望的未来增长。

至今,阿里收入最大的依然来自包括天猫、淘宝、聚划算、盒马鲜生、阿里妈妈在内的电商业务收入,最近一个季度,电商收入占比达到 84%。除了电商业务外,其他三块业务都在持续亏损。

同时,文娱业务占营收比例正在持续下降。最近一个季度,文娱业务营收仅占阿里巴巴整体营收的 8.7%,远低于去年同期的 10.52%。

与此同时,文娱业务的亏损率还在持续扩大,到最近一个季度,阿里巴巴文娱业务的亏损率已经超过了 70%。这意味着,阿里文娱每获得 100 元的收入,就要付出 170 元。

另外,此前的文娱业务收入的高增速主要是因为阿里巴巴合并了优酷土豆和 UCWeb 的财务报表,两家公司的广告及移动增值业务营收被纳入进来。但它给整个阿里巴巴带来的收入增长远不能抵消它消耗的电商利润。

现在表现最好的是云计算。所幸在中国,全球前三大云服务提供商亚马逊、微软和 IBM 都还在解决如何存在的问题。第四大 Google 干脆不妄想进入这个市场。

阿里巴巴管理层对于文娱业务的考虑也不一样。俞永福曾谈过对优酷“不计投入上限”的投入,阿里巴巴集团副董事长蔡崇信却在财报分析会议上表示,长远来看,阿里巴巴在内容方面的支出将下降。

“大文娱是给大家带来快乐的,我们给大文娱的时间是 11 年,中国有好多人都不开心,目前阿里大文娱没有赚钱的目的,我们希望,10 年以后,阿里大文娱会促进中国与他国的文化交流。”今年三月,马云在湖畔大学的演讲中这样谈到。

赚钱是不是目的难说。不过如果不能止损,一个业务大概不会存在十年。


制图 / 龚方毅

题图来自 Visualhunt.com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