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设计

伦敦有一座很贵的“永续”办公楼,是彭博社的欧洲总部

吴羚玮2017-10-30 07:18:52

“它是一个想成为建筑师的亿万富翁与一个想成为亿万富翁的建筑师的合力之作。”

国际大企业将自己的办公室建在哪里,一直都隐含政治经济意味。

英国脱欧公投以后,伦敦地位动摇,其它欧洲城市正在争取将自己定位成有吸引力的伦敦替代品。德国法兰克福已经有几栋高楼拔地而起。

不过最近彭博社欧洲总部大楼在伦敦金融城落成,将过去散落在伦敦的各个分社都汇聚在一起,同时集结了为公司开发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的 800 名软件工程师。

伦敦市长 Sadiq Khan 不仅出席了建成仪式,还在演讲中感谢彭博社创始人、前纽约市长 Michael Bloomberg,“给了伦敦一剂信心”。

“尽管英国脱欧了,但伦敦依旧开放。向商业开放,向投资开放,向全球最好的设计开放”,Bloomberg 说,“不管伦敦和英国和欧盟关系如何,伦敦的语言、区位、人才、基础设施和文化都将决定它在未来几年成为全球首都。”

尽管他此前表现出的态度完全不同——他将英国脱欧与美国人票选特朗普做总统并列为“最蠢的事”。

另一方面,他认为私营企业(尤其是他自己的企业)的美好之处就在于,它们不必依据政治风向和业绩收入做出决定。

不过撇开政治经济因素,仅就建筑专业度来说,这栋出自 Foster + Partners 之手的建筑也颇具分量。

“它是一个想成为建筑师的亿万富翁与一个想成为亿万富翁的建筑师的合力之作。”

尽管 Bloomberg 在开玩笑,但事实的确如此,它堪称一件不惜成本、极尽考究的试验品,将建筑的功能性和永续性往边缘推进。

它看似低调得很。伦敦金融城各式玻璃高楼聚集,它只有 10 层楼高,外观与伦敦的历史建筑更类似,呈现柔和的咖啡色。

“对于许多和我们规模相同的公司来说,建一个新总部都会选择一栋玻璃立面的摩天大楼”,但 Bloomberg 却有股对“永续性”的执念。在 Foster + Partners 参与项目后,他给了他们一笔数目未知的预算,用于测试和开发新技术,以建造一栋大规模的可持续建筑。

要做到这点得有雄厚财力的支撑,Bloomberg 是福布斯亿万富翁榜上全球十大富有人物之一。

“鉴于伦敦的房地产价格和建筑材料的成本,经济很容易支撑不住。但彭博社并不根据短期成本做决定”,Bloomberg 说。

财力和对永续性的追捧应该能让 Bloomberg 荣登最受设计师欢迎的雇主榜单。Norman Foster 称,“Mike 对可持续的赞助鼓舞人心,建筑本身就是个见证。”

结果如 Bloomberg 所愿,这栋大楼拿到了环保标准 BREEAM 的最高评级。

其中对永续性做出最大贡献的部分在大楼屋顶和外立面。

外立面框架是从德比郡凿来的砂岩,中间像是鳍的突起部分则由日本青铜制作,可过滤噪音和部分光线。当室外温度合适,鳍片会自动打开,放进新鲜空气,而后再将空气送入屋顶层。

屋顶的铝合金页片由压板工艺制造,它能用水冷却法调节外部空气温度,让建筑内部的人们吸到恒温清洁的空气。页片上的花瓣压纹能反射折射 LED 灯的光线,让光线在室内均匀分布,还能控制室内声音大小。

为了研究建筑永续性功能,Foster + Partners 制作了好几个实体和数字模型。数字模型不需要太大花费,建筑师可以计算流体动力学来测试建筑数字模型遭受的气流。

为了测试建筑的防水防洪能力,微缩模型被浸入染色盐水中查看水流走向。

实物模型则进行了极端环境下的压力模拟测试。因为没有一家实验室大到足以完成这个实验,建筑师征用了 Battersea 的一个仓库,在里面建了 30 个工作站 1:1 的模型。

彭博欧洲总部大楼除了能最大限度减少对气候的影响以外,也是为了应对气候变化而设计的。它不仅能扛过热带的高温,也通过了北极低温极端条件的测试。

这栋如此先进的建筑,因为极尽细节的内饰和维护社区关系的需要,90% 的项目成本用于雇佣英国工人和使用各种当地材料。

不少建筑部分都由手工制作。为了完成一些特殊的制作工艺,Bloomberg 还资助了一个学徒项目,帮助年轻人学习诸如罗马神庙的石匠等工艺。

材料的选择则趋向天然。因为在设计师看来,它们越有年头越显优雅。

用于礼堂墙板的精纺面料来自 Huddersfield 的羊毛厂,用于天花板的铝开采自威尔士的格兰摩根,外墙和内墙的石框则来自德比郡。

当地材料的使用和内饰风格并不脱节。“我们希望借鉴并重新诠释城市里随处可见的典型英国建筑”,Foster + Partners 的一名合伙人 Michael Jones 说。

大楼底层的门厅是英国传统木质护墙板大厅的改版。它呈螺旋形,激光切割的美国红橡木包裹墙面,上面有微小的孔洞用于吸音。

设置在边缘的蛇形休息区被建筑师称为 “ha-has”,它们是英国鹿园极为常见的元素。

除了向传统英国风格致敬,不少软装设计还体现了 Bloomberg 个人控制的痕迹——办公大楼内的曲面站立桌就由 Bloomberg 亲自挑选。预装前,桌子在纽约总部测试过。

部分空间设计也基于 Bloomberg 的想法。为了鼓励协作与创新,非正式会议区拥有连贯的视野,座椅间设置了小圆桌,站立式会议室用了玻璃墙面,员工可以直接在墙面上写字。

题图来自:dezeen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