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时尚

Calvin Klein 出书谈他过去30多年,用了4万多张照片

Vanessa Friedman2017-10-29 07:30:21

这本书不仅关于 Klein 设计的服装以及他对于当下时尚圈极简主义的深远影响,还有他一手打造的全新格局,以及对世人态度、期待的影响。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当下说起性与时尚、性与模特行业或是性与竞选都得牵扯到韦恩斯坦事件。每一次讨论,每一张照片都有了不同的含义 —— 一切都看起来非常可疑。诚然,性在时尚行业多年来一直有着根本作用。

没有人比 Calvin Klein 更明白其中的道理。在网络时代之前,他通过富含挑逗意味的图像在全球建立起名牌地位。在性感成为必备元素之前,Calvin Klein 和他的广告团队就已经付诸实践了,每每引发热议,却也总能锁定目光。明白这一点有助于理解当下的局面。

其中细节可以参见最新出版的,重达 9.5 磅, 463 页,售价 150 美元的大部头,这是 Klein 编写的首本书。该书筹划 3 年,内容包括他过去 30 多年职业生涯中 40000 余张照片。

Klein 2004 年退休以来一直对其事业以及整个时尚产业保持缄默,这本书的分量不言而喻。Klein 在自己 60 岁的时候将个人品牌卖给了 PVH, 并且斩断了一切与之相关的联系,虽然品牌名称仍保留他的名字 (目前的设计师是 Raf Simons)。这本书不仅关于 Klein 设计的服装以及他对于当下时尚圈极简主义的深远影响,还有他一手打造的全新格局,以及对世人态度、期待的影响。

他的争议广告包括 Brooke Shields 主演的 “我和 CK 牛仔裤之间什么也没穿”,该广告 1981 年推出后即被纽约 ABC 以及 CBS 广播电视台的禁播,遭到女权主义者 Gloria Steinem 的强烈批评。Kate Moss 裸露上身拍摄的 Obsession 广告以及她和 Marky Mark 合拍的内衣广告, 1995 年由Steven Meisel 掌镜拍摄的青少年性感牛仔系列 (受到比尔· 克林顿的指责并且被司法部调查)。此外还有各种各样半裸、全裸的性感图片。

说实话,大部分设计师出的著作不过辞藻华丽、彰显自我的摆设而已。这一本真的不一样:也再一次成了众人热议的焦点,也可能遭遇更多非议,尤其考虑到当下的情形。这本书必然会引发应有的讨论,尤其 Klein 如今已是 74 岁,且多年来为 Harlem Village Academies 造房子、设计制服,他早已准备好面对质疑,或许不用一一点明。

1992 年,Bruce Weber 在希腊海岛圣托里尼拍摄的 Tom Hintnaus。

为什么决定出书?

人们建议我很多年了。Onassis 女士是最早让我出书的人。天知道呢。安娜 · 温特也催了我很长一段时间了。但我这个人不喜欢顾后,我喜欢活在当下、着眼未来。以前觉得总结过往难免让人情绪波澜,我可不想那样。我经常跟学生聊,发现大家都知道我,不过他们肯定不清楚我们过去拍的那些图片。我希望年轻人都有机会从中学习。

有想过人们可能会对这些图片抱有微词吗,尤其考虑到当下关于女性所处环境的关注?

我真的没想到这本书会和这个话题关联起来,虽然我也觉得应该聊一聊这个了。书中的图片在不同程度上看,都源于我自己的生活,尤其我和 (前妻) Kelly 的生活经历。真的是过往经历的一种反映。70 年代的纽约真的很疯狂,就像 20 年代的柏林, 30 年代的巴黎。想到 Studio 54,还有我带头开始的肉体视觉盛宴。人们总问我那些都是真的吗。可能,是吧。

70 年代的某种文化曾被哈维·韦恩斯坦用来给自己辩解。

文化现象从来没有给任何人滥用职权的权力。并不是所有 70 年代过来的人都和韦恩斯坦做了一样的事情。 他的问题不在文化,而是个人性格。他从一开始就利用职位占女性便宜。

你广告中的挑逗含义是有意为之吗?

当我为首款香水构思广告时,我注意到竞争对手的广告中往往是年轻漂亮的姑娘在麦田间奔跑。我就想,“女人是因此想要购买香水的吗?因为他们想在麦田里奔跑?” 肯定不是。她们买香水是为了吸引男性,或者他们自己想要成为更有魅力的人。因此我往往把男女搭配起来。这样就很挑逗了吗?只是现实而已。

1988 年,加州,圣巴巴拉市,Nathalie Gabrielle 和 Rick Arango。

那时候一本 Vogue 有几百页厚,我当然希望自己的公司能够脱引而出。通常我的广告会有 6 页、8 页这样 —— 有一次我投了 27 页。并不是所有的广告都在描绘性,不过的确通常会往那个方向发展,这就是我嘛。做自己,现在拿出来给学生们看看。

你是怎样挑选图片的?

我选图的方式始终不变:能让我心跳加速的。不论是谁拍的,我们会讨论想要传递的讯息,在哪儿拍合适,谁适合出镜。在早期,我也会参与拍摄、造型。晚上自己编辑片子。我们总是逼自己做出更有创意、令人兴奋的东西,有时候真的会超出预期。有时候也会走得太远。我明白是怎么回事。

比如,有一次拍出了少年情色片的效果。其实只是一个牛仔裤广告,当时拍摄的地方看起来像地下室,扭曲的管道和破旧的地毯。我觉得看起来有趣又挑衅,可惜司法部不这么认为。我们被调查了。

那一年,所有人都在讨论我的家产,当时克林顿是总统,站出来说他不支持 Calvin Klein 的广告。我没办法只好把广告撤下来,还在《纽约时报》用一个版面道歉。 Steven Meisel 拍摄了那则广告,时至今天,他还会遭到攻击。对我而言,这是在美国就逃不开的话题。

拍摄时,你的确得心应手?

我的感受是:如果你还没有开始设计或者拍摄就总想着别人会怎么看,最后肯定什么也出不来。我和儿时的伙伴一起建立了公司,像 Donna Karan 和 Ralph Lauren 一样,我们的公司就是要搞创意,如果消费者愿意买账,我们就有利可图。

我们后来和 Kate 合作了。我去巴黎看设计师的秀,去了 Chanel 等几个不同的 —— 看到那些我以为非常特别的女性,发现她们场场亮相。这真的一点也不特别。那时候很多模特都流行隆胸,或者对身体做些疯狂的事情,我很反感。从巴黎回来我就决定要做一些不一样的事情。

过了一阵子,Patrick Demarchelier 打来,告诉我找到了我们想要的人,然后就把 Kate Moss 请了过来。她当时的男友,Mario Sorrenti 算是私人摄影师,拍了一些作品。那时候他甚至算不上职业摄影师。我联系到 Mario,给了他照相机,让他们一起去一个海岛拍摄。

1993 年,Mario Sorrenti 在英属维京群岛拍摄 Kate Moss。

有没有哪些事情令你重新考虑自己的决定?

对我而言,我们遇到最特别的反馈就是儿童内衣的拍摄。Rosie O’Donnell 在她的电视节目上指责我,“我再也不会从 Calvin Klein 买任何东西了。” 我现在明白,当时我的所作所为都会令人怀疑有什么不明动机。

我们也试图对环境敏锐一点。和 Christy Turlington 拍了一组内衣广告,她特别在意拍摄的方式和效果。图片虽然暴露却不淫秽。后来我们把所有底片都交给她了,没有其他人能再使用那些图片。

为什么选择退休?

因为我觉得已经做了所有想做的有创意的事情。没必要非得一味扩展,做一些不自在的事情,我也不想一辈子一直设计一样的东西。我曾经给每一个系列设计展示厅,从头至尾。有时候年轻人会给我看他们的设计,我会说,“这个我们已经做过了。” 他们不信,“没有,这是全新的。” 我会说,“我真的记得。” 我想,如果现在不做 (书),等什么时候呢。我想过不一样的生活。

现在都是大公司侵吞设计师,过不了两年就换人。真是不幸。

你会不会觉得有责任在身,考虑到你个人对于品牌的贡献?

我最好不要评论。我不怎么看时尚杂志。已经几百年不看了。


翻译 国舅

题图来自 The New York Times

© 2017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