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智能

维基解密创始人阿桑奇出了新书,依然在说自由与互联网的未来

曾梦龙2017-10-26 19:00:11

“随着国家与互联网的融合,我们文明的未来将成为互联网的未来,我们必须重新定义权力关系。如果我们不这么做,互联网的普世性将让全球人类逐渐消失在一个大规模监控的天罗地网中。”

作者简介:

朱利安·阿桑奇(Julian Assange),澳大利亚记者,维基解密创始人和主编,人称“黑客罗宾汉”。 2006 年创办泄密网站维基解密,因公布美军装备数据库、关塔那摩监狱手册、机构和企业腐败报告、阿富汗战争日志、伊拉克战争日志、“电报门”等机密文件名噪天下。 2010 年,登上“《时代》读者心中的年度人物”投票榜首位,另获萨姆·亚当斯“情报界正直奖”。 2011 年 5 月,获颁悉尼和平奖,同年被提名诺贝尔和平奖。 2013 年 5 月,与维基解密一起被授予“人民选择奖”。 2012 年 8 月起进入位于伦敦的厄瓜多尔驻英大使馆政治避难至今。他是密码朋克邮件列表的最初贡献者之一,也是众多遵循密码朋克哲学的软件项目的创建。

书籍摘录:

什么是密码朋克?

密码朋克提倡通过使用密码术及其类似手段来实现社会和政治改革。 该运动形成于 20 世纪 90 年代早期,在 90 年代的“密码战争”(cryptowars)和 2011 年的互联网之春时期最为活跃。“密码朋克”(cypherpunk)这个术语来自“cipher”(密码)和“punk”(朋克),在 2006 年被收入《牛津英语词典》。

对密码武器的一个呼吁

本书并非宣言,这已为时太晚。本书是一则警告。

世界已经不是在滑向,而是在奔向一个新型的跨国反乌托邦。这种发展尚未被国家安全领域之外的人正确认知。它被隐藏在秘密、复杂性和小尺度之中。互联网——我们最伟大的解放工具——已经转变成前所未见的极权主义的最危险的推进器。互联网正在威胁人类文明。

这些转变是悄然而至的,因为正在全球监控产业中展开工作的那些人没有说出真相的动机。如果任其在先前轨道上继续发展,数年之内,全球文明将会变成一个后现代的监控型反乌托邦,除了具备最好技术的那些人,其他所有人都无处可逃。事实上,我们已经置身于此了。

很多作者思考过互联网对全球文明的意义,然而他们错了。他们错了,是因为他们不具备亲身体验而获得的视角和敏感;他们错了,是因为他们从未遭遇敌人。

我们遭遇过敌人。

六年来,维基解密与几乎所有大国作战。我们学会了从一个局内人的视角来观察这种新型监控型国家,因为我们揭露了它的秘密。我们从参战者的视角来看待它,因为我们不得不保护我们的人员、我们的资金以及我们的信息源;我们从全球视角来看待它,因为我们的人员、资产和信息几乎来自所有国家;我们从一个时代的视角来看待它,因为我们已经与之斗争多年,并一次又一次地见证了它的倍增和蔓延。这是一种看不见的寄生虫,从社会中长大,越长越肥,并嵌入了互联网。它正在颠覆这个星球,正在传染每一个国家,甚至每一个人。

我们需要做什么?

过去,在现已不复存在的一个地方,我们,年轻的互联网的建设者和公民们,讨论着新世界的未来。

我们看到,我们的新世界将改善所有人之间的关系,而由人们交流信息、经济和权力的方式定义的国家性质也将被改变。

我们看到,现存的国家结构和互联网的结合将引发国家性质的改变。

首先,要记住,国家是强制性权力在其中流动的系统。国家内的各个派别也许相互竞争以谋求支持,但这只是导致了一种民主的表象,而国家的基础是系统性地运用或规避暴力。土地所有权、财产权、租金、股息、税收、法院罚款、审查、版权以及商标,这一切,都是由国家的暴力威胁来强制执行的。

大多数时候,我们都不会注意到暴力离我们有多近,因为我们所有人都为了免遭暴力而让渡了权利。就像水手嗅到微风,我们很少思考我们眼前的世界是如何被表面之下的黑暗支撑起来的。

在互联网的新空间中,强制性权力的调节器将是什么?

提出这样一个问题真的有意义吗?在这个非现实的空间里,在这个理念和信息似乎自由流动的柏拉图国度里,也会存在强制性权力的概念吗?一种能够修改历史的权力,一种能够窃听电话的权力,一种能够分裂人民的权力,一种能够将复杂性分解并筑起高墙的权力,就像一支占领军一样的权力?

互联网的柏拉图本性,即理念和信息的流动,被它的物质起源玷污了。互联网的基础是跨越大洋海底的光缆,是在我们头上旋转的卫星,是安置在从纽约到内罗毕的城市建筑物中的计算机服务器。就像用三尺之剑杀死阿基米德的士兵,同样,一个武装的民兵也能威胁西方文明发展的巅峰、我们的柏拉图国度。

互联网的新世界,从粗暴的原子构成的旧世界脱胎而出,渴望着独立。但是,国家及其盟友行动起来,通过控制互联网的物质基础,夺取了对我们新世界的控制权。国家,就像油井周围的一支军队,或者边界上的关税代理人,向我们索取贿赂,他们将很快学会利用其对物质空间的控制,夺取对我们柏拉图国度的控制,这将阻碍我们梦寐以求的独立。进而,通过控制光纤线路、绕地卫星和地面接收站,大规模拦截我们新世界的信息流——这个新世界的本质——即便每个人、每一种经济和政治关系都欢迎这个新世界。国家将渗入我们新社会的经脉,吞噬每一种表达和交流的关系,吞没人们阅读的每一个网页、发送的每一条信息以及搜索的每一个概念,每天拦截数十亿条信息,然后将这些权力梦寐以求的信息,永久地存储在一个巨大的机密仓库里。再然后,国家会一次又一次开采这些宝藏、这些搜集到的人类个体的智力创造,利用前所未有的复杂搜索和模式发现算法,充实这些宝藏,将拦截者与被拦截的世界之间的不平衡不断扩大。最后,国家会将他们从中所学到的运用到现实世界,去发动战争,去发动无人机攻击,去操纵贸易和联合国的委员会,去为产业界、局内人和朋党亲信的巨大关系网牟利。

但是,我们发现了一个工具,我们抵抗全面统治的一个希望,一个结合勇气、洞见和团结的希望,让我们可以利用它来进行抵抗。一项来自我们所生活的物质宇宙的奇异的属性。

宇宙相信加密。

加密容易,解密难。

我们发现,我们可以利用这项属性去创建新世界的法律。让我们的新柏拉图国度从它的卫星、海底电缆和控制器中脱身而出。让我们的空间在密码之幕背后得以加固。让我们创造一片新的国土,将那些物质现实的控制者阻拦在外;为了跟随我们,进入我们的领土,他们将耗尽无穷资源。

以这种方式,我们宣示独立。

曼哈顿计划的科学家们发现,宇宙允许原子弹的制造。这并非一个显而易见的结论。核武器也许并不属于物理定律的范畴。然而,宇宙相信原子弹和核反应堆。它们是宇宙所赐福的现象,就像盐、海洋或星辰。

与之类似,我们这个物理宇宙的一种属性,使得个人或团体能够可靠地、自动地对事物进行加密,即便是地球上最强大的超级霸权以最强烈的政治意愿动用所有的资源,也无法解密。人们之间的加密通道能够联结在一起,创造出免受外在国家强制性力量干扰的区域,免于大规模拦截,免于国家控制。

通过这种方式,人们可以用自己的意志反抗一个充分动员的超级霸权的意志,并且赢得胜利。加密的是这种物理定律的一个体现,它不听从国家的咆哮,甚至也不听从于跨国监控型反乌托邦。

世界必须如此运作,这并非显而易见。但宇宙以某种方式向加密微笑。

密码术是非暴力直接行动的终极形式。

有核国家可以对数百万人施加无限暴力,然而强大的密码术意味着一个国家——即便是能够施加无限暴力的国家——也无法打破个人保守秘密的意志。

强大的密码术能够抵抗无限施加的暴力。任何暴力都无法解决一道数学问题。

阿桑奇,来自:维基百科

但是,我们能否利用关于世界的这个奇异事实,将它建造成互联网的柏拉图国度的基石,使人类在此得到独立和解放?随着社会与互联网的融合,这种自由能否反作用于物理现实,从而重新定义国家?

我们要记住,国家是决定强制性权力如何持久运用,以及用在何处的系统。

这种强制性权力能够在多大程度上从物理世界渗透进互联网的柏拉图国度,这个问题将由密码术和赛博朋克的理想来解答。

随着国家与互联网的融合,我们文明的未来将成为互联网的未来,我们必须重新定义权力关系。

如果我们不这么做,互联网的普世性将让全球人类逐渐消失在一个大规模监控的天罗地网中。

我们必须发出警告。本书就是守夜人在黑夜中的一声呐喊。

2012 年 3 月 20 日,在等待引渡的软禁中,我在英国与三位朋友,也是志同道合的守夜人同伴会面,或许我们的齐声呐喊能够唤醒这座城镇。我们必须就我们所知交换意见,而这也给予你——读者——一个机会,去理解正在发生的事,并对此采取行动。

是时候了,拿起我们新世界的武器,为我们自己,为我们所爱之人而战。

我们的任务是在可能的地方争取自决,在不可能的地方阻止乌托邦的到来,如果这些都失败了,那就去加速它的自我毁灭。

朱利安·阿桑奇

2012 年 10 月于伦敦


题图为阿桑奇,来自:维基百科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