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大城市房子上的涂鸦,应该作为艺术受法律保护吗?

Alan Feuer2017-10-22 07:07:06

纽约专门出现了一桩庭审案件来讨论这件事。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1970 年代,涂鸦艺术家们只能选择夜晚在桥台或地铁车厢上喷涂作画,然后赶在政府人员到达前溜走。此后,涂鸦不断发展,如今不仅时尚品牌在拍摄照片时会使用涂鸦,大型公司在广告系列中也会运用。在博物馆和拍卖行中,涂鸦更是拥有了一个有格调的新名字:喷涂艺术。

然而,周二在布鲁克林开庭审理的一桩案件将最终确定,难以永久保存的涂鸦是否能够称为艺术,从而受到联邦法律的保护。此次判决有可能会探讨一系列广泛的问题,涉及到美学、财产权和艺术与中产化之间的关系。案件的核心在于 20 多名涂鸦艺术家与建筑物业主的分歧。艺术家们的作品出现在皇后区长岛市知名的 5Pointz 综合大楼,后者则是拆毁建筑物和装饰墙壁的艺术品的业主。

2013 年,一群艺术家在布鲁克林联邦地方法院提起诉讼,因开发商杰瑞·沃尔科夫在拆除建筑前,将他们在皇后区长岛市 5Pointz 涂鸦圣地的作品清除了。图片版权:Todd Heisler/《纽约时报》

5Pointz 是房地产开发商和街头艺术家之间一次罕见的合作。1993 年,当长岛市饱受犯罪困扰时,开发商杰里·沃尔科夫(Jerry Wolkoff)同意让一群涂鸦艺术家用五彩缤纷、炫动的壁画装饰他的大楼。这些大楼位于戴维斯街 45-46 号。

20 年来,5Pointz 一直都是别具一格的旅游胜地,不仅吸引了数以千计的游客,而且帮助长岛市改造为了如今这般蓬勃发展的社区。用涂鸦艺术家们的律师埃里克·鲍姆(Eric Baum)的话来说,5Pointz 最终成为了“世界上最大的露天喷涂博物馆”,然而沃尔科夫要求将其拆除重建,并最终在 2014 年拆除了 5Pointz。

鲍姆说,在建筑拆除之前,艺术家们曾多次尝试阻止——请求市政官员批准其地标地位,甚至试图自己买下 5Pointz。在沃尔科夫派了一队油漆工粉刷摧毁了他们的涂鸦艺术后不久,他们就在布鲁克林联邦地方法院提起了诉讼

他们的主张建立在一条几乎未受考验的联邦法律——《视觉艺术家权利法案》(Federal Artists Rights Act, V.A.R.A.)之上,此法案用于保护在他人财产上创造的具有“公认地位”的公共艺术。鉴于原告正在为自己在沃尔科夫的建筑墙壁上所作的短期作品寻求财务损害赔偿,弗雷德里克·布洛克(Frederic Block)法官于星期二表示,案件很可能会进入新的法律领域。布洛克法官说:“我们正在从零开始。”

20 年来,5Pointz 一直都是别具一格的旅游胜地,不仅吸引了数以千计的游客,而且帮助长岛市改造为了如今这般蓬勃发展的社区。图片版权:Todd Heisler/《纽约时报》

鲍姆在开庭陈述中告诉陪审团,他们会听到几名艺术专家的意见,说明被粉刷的涂鸦确实具有“公认地位”。而沃尔科夫无论过去有多么大方,这次都没能提前 90 天通知艺术家 5Pointz 即将被拆毁的消息。鲍姆补充说,他的客户从来不想起诉,他们想要的是保下 5Pointz。但是建筑和艺术作品被毁后,他们只有两个选择:索要赔偿或什么都不做。

沃尔科夫的律师大卫·埃伯特(David Ebert)则在开庭陈述里将他的客户描绘为依靠自身努力发家的人,14 岁就开始做给地板上蜡的工作,后来才建立了自己的房地产帝国。

艾伯特承认,5Pointz 是一个“梦幻般的地方”,也是沃尔科夫帮助创造的。但他认为对方援引的法律与此案无关。“《视觉艺术家权利法案》并不保护建筑物,”他说,“它保护的是艺术。”

他还反驳了原告对 90 天通知的论断,称原告多次试图拯救 5Pointz 就表明他们知道自己的作品有一天会被拆除。埃伯特说,与沃尔科夫相比,艺术家摧毁的涂鸦数量更多。在过去十年中,约 1.1 万幅壁画出现又消失在这座建筑群里。他说:“这是 5Pointz 的规矩。”

最后,审判最有可能侧重于谁的创作更有价值、更值得保护——艺术家的作品还是开发商的建筑。

当鲍姆站起来向陪审团陈述时,一开始就说:“这个案件的重点在于尊重人们的财产。”

艾伯特向陪审员陈述时就有意利用了这个观点。他说对方提到了艺术家的财产,但是“没有人提到沃尔科夫的财产。”


翻译 熊猫译社 陶佳琪

题图来自 Wikimedia Commons

© 2017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