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商业

为什么在 21 世纪,世界经济会出现金融危机和主权债务危机?

曾梦龙2017-10-16 19:00:03

“这一时期发生了两个重大变化,一个是始于美国的金融危机,另一个是其后发生的主权债务危机。前者与资本主义经济的‘市场失灵’有关,后者则与推动近代发展的民族国家体系的‘政府失灵’相关。二者都宣告着近现代世界在西欧霸权形成之后进入了转型期。”

作者简介:

西川润,日本著名经济学家,早稻田大学名誉教授。经济学博士,专攻国际经济学和发展经济学。在引领发展经济学领域研究前沿的同时,还积极从事 NGO 活动。著有《世界经济入门》(作者的权威性与严谨治学态度使本书一版再版,成为日本众多高中、大学以及普通读者厘清世界经济格局的必读书)、《超越全球化——脱离高速增长期的日本的选择》《为了人的经济学——考虑发展与贫困》等。

译者简介:

王广涛,日本名古屋大学法学博士,复旦大学日本研究中心青年副研究员。译有《深度案例思考法》(合译)、《经济高速增长期的日本政治学》(合译)等。

书籍摘录:

序章 世界经济的双重危机——金融危机和主权债务危机(节选)

全球化发展与金融危机

进入 21 世纪以后,世界经济呈现出动荡状态。

这一时期发生了两个重大变化,一个是始于美国的金融危机,另一个是其后发生的主权债务危机。前者与资本主义经济的“ 市场失灵”有关,后者则与推动近代发展的民族国家体系的“政府失灵”相关。二者都宣告着近现代世界在西欧霸权形成之后进入了转型期。当然,这两大危机并不是 21 世纪突然发生的,而是在从 20 世纪下半叶持续至今的资本主义经济体系中,资本积蓄及经济高速增长的方式出现了危机。

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在战后生育高峰、旺盛的消费需求、重化工业和电子工业领域的技术革新等因素的共同作用下, 20 世纪 50 至 60 年代成为资本主义世界的黄金时代。这个时代的特征包括经济高速增长、中产阶级的大量诞生以及家庭耐用消费品的普及。

但在 20 世纪 70 年代,电子信息领域的技术革新开始不久,以第二次世界大战为契机在政治上实现了民族独立的南方国家又迈出了新的一步,开始争取在经济上确立自己的资源主权。这样,长期以来发达国家所依赖的国际分工体系(北方发达国家负责发展工业,南方的发展中国家负责提供原油、煤炭及天然气等)开始崩溃。在南方国家利用本国资源积极发展工业的同时,发达国家的经济则逐渐开始向服务业等第三产业转型。

发达国家的大型企业引领本国实现了高速增长之后,首先于 20 世纪 60 至 70年代从美国走向欧洲,随后欧美及日本的企业又从 20 世纪 70 至 80 年代开始将工厂迁到亚洲。企业在全球范围内开展的跨国活动越来越多,被称为“全球化”的现象由此开始。

全球化不仅指企业向海外转移,同时也是美国的大型企业(大多数于 20 世纪 70 至 80 年代与欧洲大型企业进行了资本融合)在欧洲、日本,乃至亚洲、南方国家的追赶下,利用美国政府提供的大量美元,将业务扩展到海外的过程。也就是说,除了欧美大型企业在世界范围内进行业务扩张之外,全球化还伴随着经济金融化和货币经济化的过程,即在海外使用美国通过企业融资、战争及对外援助等形式向全世界分发的美元。

20 世纪 80 年代后半期以后,发达国家经济发展趋于成熟,在日本及亚洲国家的追赶之下,发达国家的经济增长速度减缓已成定局。在这一时期,除了通过金融和财政政策手段人为推动以外,发达国家已经很难实现 5% ~ 6% 的中速增长。然而,这种人为促进增长的政策不可避免地会导致经济产生泡沫(在没有实际需求的情况下,增加流动性资金的供给,导致购买土地或股票等投机行为泛滥,最后疯狂上涨的地价或股价在某一天突然暴跌)。

日本泡沫经济在 1991 年崩溃。 20 世纪 90 年代,美国经济呈现出持续繁荣的景象,被称为“高原景气”。受其鼓舞,甚至有学者将这一时期叫作“历史的终结”,认为资本主义经济呈周期性增长和衰退的历史将会就此终结。然而,“高原景气”并没有持续太久。

不久,进入 21 世纪之后,发达国家的经济开始了一段充满困难和艰辛的历史。

IT 泡沫破灭之后

2001 年,在 IT 泡沫基础上出现的“高原景气”宣告终结。这一时期,伴随着被称为“IT 革命”的互联网高速发展,对信息通信企业的投资达到了狂热的高潮,众多被称为“.com 公司”的 IT 创业企业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美国西海岸地区。这些公司的股价在 1999 年之后以惊人速度不断上涨,泡沫最终在 2001 年破灭,导致大量互联网公司破产。

IT 泡沫的破灭有以下几个原因。

第一,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 FRB , 美国央行)为应对经济过热采取了金融紧缩、提高利率的政策,导致IT 创业公司在融资方面遇到困难。

第二,由于担心 IT 领域投资过剩,投资者转而抛售股票,泡沫必定会产生回跌。

第三,同一时期, 2001 — 2002 年,安然公司(Enron Corporation,营业额高居全美国第七位的能源及IT 企业)、世界通信公司(WorldCom,电信业务巨头)相继破产。这些大型公司被爆出丑闻,他们通过虚假记账伪造公司业绩优良的假象,以此推动股价上升,公司高层在赢得巨额收益之后又将股票抛出。日本在 2006 年也发生了活力门公司(Livedoor)因财务欺诈被媒体曝光的事件,该公司被取消上市资格。

安然公司和世界通讯公司等大型相关企业因IT 泡沫破灭而破产,揭示了美国资本主义所陷入的困境。也就是说,大多数人接受资本主义经济的最根本原因是因为它能够积累资本、增加生产,使人们的消费生活更加丰富。然而现在货币资本主义却得以横行,它不为经济体系的主流贡献力量,而是为了尽可能多地吸收闲散资金,通过会计欺诈和财务造假恶意提高股价,一小部分股东和经营者从中获得巨大收益,而众多股民却因为之后的股价暴跌而蒙受惨重损失。虽然也可以说是一些大股东钻了法律空子,利用“利润吸引投资、投资产生利润”的资本主义经济循环为自己谋取私利,但实际上IT 泡沫的破灭也预告了其后将要到来的大范围金融危机和主权债务危机。

西川润,来自:waseda

21 世纪的前 10 年里,发生了两次从美国影响到世界经济的金融和债务危机。

第一次是 2006 — 2007 年发生的次贷危机。次级贷款与优级贷款相对,指发放给那些还贷能力和信用指数较低的贷款者的贷款。 2004 — 2006 年期间,美国金融机构发放的住房贷款中的不良债权越积越多,多家金融机构因此倒闭。这是因为,在IT 泡沫破灭后的经济低迷时期,美国政府和 FRB 采取的宽松货币政策导致大量资金闲置(流动性过剩),商业银行竞相开发与房屋相关的融资产品,向可能并不具备还贷能力的购房者大量提供贷款。

资金闲置⇒ 竞相放贷⇒ 房地产泡沫⇒ 多重债务⇒ 泡沫破灭⇒ 资产价格暴跌

这个过程能够看出金融机构将会遭受打击,美国五大投资证券公司在此之后相继受到重挫, 2008 年著名证券公司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破产,其后贝尔斯登(Bear Stearns)和美林(Merrill Lynch)两大证券公司被收购,高盛(Goldman Sachs)和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转为银行控股公司(为了更便于接受 FRB 监管而获得救助)。

证券投资银行的破产给持有其金融产品(次级贷款等)的银行体系带来了巨大影响, 2009 — 2011 年期间,美国平均每年有多达 130 家银行倒闭。金融机构的破产和随之而来的市场贷款供给收缩也给实体经济带来影响。 2009 年 4 月到 6 月期间,汽车行业巨头克莱斯勒公司(Chrysler)和通用汽车公司(General Motors)依据《联邦破产法》申请破产保护,标志着金融领域的恐慌给经济带来了危机。美国的金融恐慌立即扩散到了欧盟(EU)、亚洲等地区与其经济联系密切的国家。全世界同时迎来了股价暴跌、美元贬值(日元升值)、出口受挫等萧条景象。 2008 — 2009 年期间,美国、欧盟、日本等多个国家和地区出现了负增长。

雷曼兄弟,来自:维基百科

政府干预与主权债务危机

第二次危机是由于各国政府为了应对金融危机所采取的金融和财政政策导致财政赤字大幅增加引发的。

2008 年 10 月, 美国国会通过了《经济稳定紧急法案》(Emergency Economic Stabilization Act, 该法案规定可以使用公共资金收购金融机构的不良债权)。 11 月当选,翌年 1 月开始执政的奥巴马政权为了缓解经济危机,依据该法案实施了总额累计近 1 万亿美元的史无前例的金融缓和政策。美国 2009 年度(指 2008 年 10 月至 2009 年 9 月,下同)财政赤字达到有史以来最高水平的1.4万亿美元(与 2005— 2008 年期间的年度平均 3540 亿美元相比,骤升至原有水平的 4 倍), 2009 — 2012 年的年度平均财政赤字更是高达 1.6 万亿美元。在欧洲和日本,各国政府也同样投入公共资金救助民间金融机构。日本在这次萧条时期的财政赤字从 2007 年的 10.7 万亿日元增至 2008 年的 20.6 万亿日元、 2009 年的 49 万亿日元,三年期间膨胀到了原来的 5 倍( 2010 — 2013 年的年度平均财政赤字为 45 万亿~ 48 万亿日元左右)。

美联储在 2008 — 2011 年期间为刺激经济恢复采取了两次大规模货币供给措施,即第首轮量化宽松(QE1)和第二轮量化宽松(QE2)。美联储通过增加购买美国国债,第一次向市场增加了 1.6 万亿美元、第二次增加了 6000 亿美元的货币供给。接下来又在 2012 年 8 月以后实施了第三轮量化宽松政策(QE3),大量收购金融机构发行的抵押贷款支持证券(每月 400  亿美元),向市场注入资金,期望实现经济复苏。

但是,这些量化宽松政策却动摇了市场对美国国债的信任,导致美元相比于欧元和日元不断贬值。特别是 2011 年 7 月,美元对日元汇率跌破 1 美元兑换 80 日元大关,降至 1 美元兑换 77 日元的“超级日元升值”水平,阻碍了“3·11 大地震”后日本经济复兴的进程。于是,在这种情况之下,安倍经济学(Abenomics)推出了一系列财政及金融政策来挽回日元升值的局面。

在此期间,奥巴马政府在议会通过了相关法案,提高联邦债务上限,力争重振经济,并确保现金流量。但是赤字财政的扩大引发了担忧国债违约的恐慌, 2014 年以后随着耶伦(Janet L. Yellen)接替伯南克(Ben S. Bernanke)出任美联储主席,美国开始探索宽松政策的退出策略(exit strategy)。

伯南克,来自:维基百科

2009 年以后,欧元经济圈的经济危机开始受到关注。

此次危机源于在希腊政府 2009 年政权交替之际,发现其之前公布为 3.7% 的财政赤字占 GDP(国内生产总值)比例实为13.6% ,导致人们对希腊国债信用的担忧升级。 2010 年 4 月,希腊政府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欧盟申请资金援助。同年 5 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欧盟制定了向希腊提供约 1100 亿欧元(相当于希腊 GDP 的一半以上)的援助计划。但是,爱尔兰、葡萄牙、西班牙和意大利等国的财务状况都日益堪忧。

南欧各国的政府财政赤字占 GDP 的比例分别为意大利 4% ,葡萄牙、希腊、西班牙 6% ~ 8% (IMF 2011 年预测值),均超出了欧盟规定的 3% 。此外,南欧各国政府债务占 GDP 的比例分别为西班牙 67% ,意大利 121% ,葡萄牙 106% ,希腊 166% 。政府债务的增加导致国债信用下滑、实际利率增高(6% 左右)、政府财政危机的进一步恶化、财政支出收缩、失业率增加及社会恐慌的恶性循环。

南欧各国发生财政危机,并不只是因为这些国家财政管理不善,还因为存在着导致管理不善的以下因素:

第一,欧元区内经济差距愈发明显,德国获得数额庞大的盈余,而这些国家的赤字却不断增加。

第二,全世界闲置出来的庞大国际流动资金或者被用于欧洲各国的政府债券投资,或者被借贷给该区域内的银行,助长了主权债务危机的发生。

第三,随着这一时期一些中东欧国家加入欧盟,资本出现了转移倾向,从原本劳动力低廉、具有成本优势的南欧国家流向了中东欧国家。

第四,南欧国家在欧洲统一市场的竞争框架之内,原本就面临着结构改革的课题,却迟迟没有采取相应的对策。

以上四点可以用来解释为何源于美国的货币经济和金融危机会在欧洲泛滥,并对经济结构脆弱(过度依赖跨国资本)的南欧国家带来沉痛打击。

来自:flickr

正因为这些原因, 2011 — 2012 年欧盟各国签署了财政协定,确保成员国之间的财政秩序,并设立了最多可提供 1 万亿欧元援助的欧洲金融稳定机制。也有一些国家导入金融交易税,加强对金融借贷业务的监督,试图从共享银行及财政制度、统一财政的方向探索摆脱经济危机的出路。这一时期,欧元汇率大幅下跌,从 2008 年 6 月 1 欧元兑换 168 日元降至 2012 年 6 月 1 欧元兑换 100 日元左右,跌幅达四成(受日本宽松金融政策的影响,欧元汇率在 2013 年 8 月回升至 1 欧元兑换 128 日元, 2014 年 3 月上旬为 1 欧元兑换 141 日元)。

在欧洲经济危机和欧元贬值的背后,除了欧盟各成员国面对统一的步调不够一致的影响之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在当今全球超过 200 万亿美元的金融资产(股票、公司债券、国家债券以及银行存款的总和。 2010 年的全球 GDP 总量仅为 70 万亿美元左右)当中,有很多是为了投机而流动,即“过剩流动性”(excess liquidity)。美元和欧元的贬值带来了日元升值的局面,但日元也面临着庞大的财政赤字( 2011 — 2013 年度平均财政赤字占 GDP 比例为 9% ,政府债务余额占 GDP 比例为 220% ,在 OECD 成员中最为严重),安倍内阁所采取的金融缓和和财政干预政策随时可能让日本也陷入主权债务危机。日元与欧元汇率的剧烈波动已经与世界的实体经济严重脱节,体现了金融经济难以驾驭的一面。

综上所述, 21 世纪出现的美国经济困境是“市场失灵”和“政府失灵” 必然会导致的资本主义的危机现象,已经波及了欧洲和全世界。亚洲的各新兴经济体自 20 世纪 90 年代以来,通过积极吸引跨国公司的投资转变成了“世界工厂”。然而这些国家也在 1997 — 1999 年期间受到对冲基金(第3 章)的货币经济冲击,被迫面临金融危机,由于出口产业下滑和经济秩序混乱,甚至出现了大城市的务工人员被迫返回农村的现象。之后,虽然亚洲经济通过区域合作呈现出一些恢复的征兆,但在 2013 — 2014 年期间,个别国家出现了泡沫现象,并面临着跨国公司撤资的威胁。这是因为美国的金融政策由宽松转为收缩,导致利率上涨,流到其他国家的资金出现了回流的倾向。

新兴经济体的发展也并非一帆风顺。

除了经济问题之外,全球化大潮之下,还有一些重要问题是南北国家共同面临的,即社会问题和环境问题。社会问题主要表现为“ 1% 与 99% ”的社会差距和富差距进一步扩大。进入 21 世纪以来,环境问题也变得更为严峻。全球气候变暖现象持续恶化。发展中国家面临着公害、污染、食品安全、酸雨以及生物多样性的丧失等一系列日益严峻的环境问题。

来自:Pixabay

以上为世界范围内的全球化给社会及环境带来的深刻影响,目前世界经济具有以下四个显著倾向:

(1) 发达国家的过剩流动性(闲置资本)找不到用途,导致巨额资金在全球范围内流动。

(2) 因此,美国发生了“次贷危机”, 经济危机表现为雷曼冲击等形式的“市场失灵”。

(3) 政府采取积极的财政政策来救助金融机构及市场,但目前发达国家的状态是仅能依靠政府增加国家债务勉强维持经济的低速增长。

(4) 同时,全球环境持续恶化,贫富差距扩大等社会分裂问题愈加严重。

接下来,笔者将结合日本的情况,从面向未来的视角出发,介绍和分析 21 世纪世界经济的特征和各要素。


题图来自:flickr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