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有个线上运动平台 BULA,想解除健身房会员卡的绑定模式

徐佳辰2017-10-14 07:11:32

比起一年交 2000 元买卡,你会更喜欢 100 元一节的单卖课程吗?

裸心集团下联合办公空间品牌裸心社的首席创新官卢汉森(Dominic Penaloza)从今年 5 月起开始介入筹备一个在线项目,BULA——一个健身领域的共享平台,试图打破传统的健身房、教练和学员的连接模式。

BULA 目前还是一个微信服务号,他们的用户来自三个方面:提供闲置场地的物业主,提供课程训练的健身教练以及有健身需求的学生。

打开 BULA 微信号,可以看到“浏览课程”和“我是老师”及“其他”三个选项。

BULA 服务号上浏览课程的页面。

假设一名自由职业的瑜伽老师计划开办一系列瑜伽课,她可以登录这个服务号,查看满足自己时间、出行需求的物业,设置好每节课的具体内容(教练需要解释清楚自己开的课适合什么运动基础的学生),价格、可容纳的学生数、以及课程时间、时长,最后发布于平台之上。

学生方通过 BULA 浏览课程,根据教练提供的信息选择适合自己的课程,下单定课,就可以直接参与运动。

教师开设每节课程时需要向物业主缴纳时租租金(租金的价格由物业主设定,地理位置和空间大小决定费用的高低),以及 BULA 的中间费。卢汉森告诉《好奇心日报》,在未来发展的过程中,这部分中介费有可能会变成激励机制的一种,也就是说,一部分在平台上长期提供优质课程的老师,将可以享受到中间费的优惠。

从开始筹备后的半年时间里,现在 BULA 平台上已经有位于上海市内的 217 个空间、共占地 2 万多平方米。这包括了位于上海的 8 家裸心社,以及其他餐厅、酒吧、健身房、艺术画廊、办公楼闲置空间等,每小时租金价格从几百至几千不等。

现在,BULA 平台上大多都是各类瑜伽课程。每节课的价格在 100 元至 200 元。也有一些课程低于 100 元。学生不需要像传统健身房那样办理会员卡,老师们也可以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来开课。“这大大解放了对老师和学生的束缚”,卢汉森说。

在介绍 BULA 时,卢汉森常常会拿 Airbnb 和滴滴来作为参照物,他认为前者“打破了房地产的运作规律”,后者打破了“人们出行习惯”,而这些公司除却平台本身,是不拥有实际资产的,BULA 也正是想成为健身界的 Airbnb。

但“牵涉到三方的生意不好做”,卢汉森表示。目前他的团队拥有 3 名全职员工,5 名从裸心集团内部调来兼职帮忙的员工。“我必须拥有一个纯互联网背景的团队”,卢汉森说:“不然做不了这个生意”。团队还必须要花很大时间去和物业主沟通,因为闲置出来的各类空间不像专业健身房那样每一家都拥有更衣柜、淋浴室等专业设备,同时还要避免不同类型空间内有可能产生的安全隐患。

BULA 还必须要建立有效的评分机制。“我们的评论和评分机制必须要设计得比大众点评或 Airbnb 更为严格和精确。”卢汉森说:“对于教授效果以及空间舒适性的评定对课程售卖情况必然影响很大。”以及,“希望通过 BULA,老师们能够看到学生的实际需求。”但目前这些功能还没有上线。

目前,BULA 依靠单独买课的机制、老师的个人授课特色来保持对会员的吸引力。他们也推出过老会员引荐新会员的优惠活动。在谈到未来保持用户买课频率和运动积极性的方法,卢汉森表示,目前考虑的是用营造运动社交场景和打包出售课程套餐的方法来激励用户。

背靠正在不断扩张度假村业务和联合办公空间业务的裸心集团,是 BULA 团队现在最大的资源优势。这使得他们能够在短时间内招募到一批数量不少的瑜伽老师和物业主,并举办一系列线下推广活动。根据 BULA 给出的信息,平台开放的 6 月至 9 月间,660 个学生参与了课程,平台注册用户已经超过 4000 人,拥有 100 名以上老师,其中,26% 的用户进行了第二次预定。

“我认为我们目前还没有特别的竞争对手,商业空间的共享经济才刚刚开始。”卢汉森说。 

题图及文中图片均由 BULA 提供。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