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商业

迪士尼CEO罗伯特·艾格,可能要参选2020年美国总统

Jim Rutenberg2017-10-12 07:07:10

受到特朗普影响,那些一度被视为不问政治的人群与公司也开始纷纷向总统之位发起挑战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加利福尼亚州贝弗利山市电 – 在特朗普就任总统之前,谁又能想到华特迪士尼公司竟会成为美国政治辩论的焦点?

迪士尼,一个梦幻的王国,这里有米奇和米妮、有童话里的公主,还有绝地武士。这里有适合全家人观看的百老汇音乐剧,还有 24 小时不断播放的体育节目。

在《财富》杂志发布的“2017 年全球最受赞赏公司排行榜”中,迪士尼位列第五。而随着迪士尼主席表明其对于种族、媒体、医疗、气候变化与枪支暴力的立场,并评论橄榄球球员在奏美国国歌时单膝跪地的抗议之举是否得宜,迪士尼也由此被推到了文化战争的风口浪尖。

今年 66 岁的罗伯特·艾格(Robert A. Iger)是迪士尼这一全球最大文化娱乐巨头的首席执行官,最近,他开始就一些与 PG 级大片或游乐园娱乐项目无关的事务发表言论。此外,他还将以 2020 年美国总统大选竞选者的新身份出现。

华特迪士尼公司主席兼首席执行官罗伯特·艾格计划于 2019 年卸任。图片版权:Qilai Shen/彭博新闻社

如今,就连温和的罗伯特·艾格与他所经营的这家无可指摘的公司也开始涉足政坛,这也意味着,受到特朗普影响,那些一度被视为不问政治的人群与公司也开始纷纷向总统之位发起挑战。

“迪士尼给人类提供最好的娱乐方式”,这是创始人华特·迪士尼提出的迪士尼乐园品牌口号。随着迪士尼品牌的全球化,迪士尼始终尽可能远离政治风波,维持梦幻与欢乐的品牌形象。

喜剧演员比尔·马赫(Bill Maher)曾因其在 2001 年抛出的争议性言论而受到迪士尼讨伐,原因是“9·11 事件”后不久,他在深夜脱口秀节目中口出狂言,称“撞毁世贸大楼的恐怖分子不是胆小鬼,而从两千英里外向阿富汗恐怖分子基地扔飞弹的美国才是胆小鬼”。同样,迈克尔·摩尔(Michael Moore)导演的《华氏 911》(Fahrenheit 9/11)也因抨击美国总统乔治·沃克·布什(George W. Bush)与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而遭到了迪士尼发行抵制,并禁止旗下米拉麦克斯影业公司(Miramax Film)发行该影片。

杰西·希尔(Jemele Hill)是迪士尼控股的 ESPN 有线电视联播网主播。继 8 月份特朗普就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致命暴力事件发表了模棱两可的表态之后,杰西·希尔在她的 Twitter 主页抨击特朗普是“白人至上主义者”。ESPN 发表声明称,杰西·希尔的言论“很不适当”,但并未因此对她做出处罚。

特朗普严词抨击美国橄榄球联盟(National Football League)与球队老板,称球员在奏国歌时没有肃立是对国旗和国家的不尊重。针对这一事件,ESPN 时事评论员雷克斯·莱恩(Rex Ryan)直言不讳地说:“我曾是特朗普的支持者,但他的这些言论让我很震惊。”

迪士尼旗下 ABC 电视台晚间脱口秀主持人吉米·坎摩尔(Jimmy Kimmel)也频频怒怼特朗普与共和党。

吉米·坎摩尔因为风趣、随和亲民的主持风格受到观众追捧。继特朗普提议废除平价医疗法案(Affordable Health Care Act)未果,再加上吉米·坎摩尔刚出生的儿子被发现患有先天性心脏缺陷,吉米·坎摩尔的怒火被引发。吉米·坎摩尔在拉斯维加斯长大,在拉斯维加斯枪击案发生后,他在节目上数度哽咽,并怒斥共和党无力解决枪支暴力问题,由此从娱乐脱口秀节目回归政治评论。

在抨击 ESPN 与晚间秀工作人员之前,特朗普特意挑出 ABC 新闻主播予以斥责,称其首席主播乔治·斯蒂芬诺伯洛斯(George Stephanopoulos)为“小乔治”,并特别怒斥了一位名叫汤姆·拉马斯(Tom Llamas)的 ABC 记者,当面称他为“卑鄙”。

因此,当罗伯特·艾格上周现身贝弗利山庄出席 Vanity Fair 杂志 2017 年度“新成就”榜单峰会问答环节时,事情就变得有意思起来。“新成就峰会”是一个面向好莱坞、硅谷与华尔街新贵的交际圈,为期两天。

通常在这种情况下,首席执行官既要能够推广品牌,同时也不至于引起股东、董事会成员、员工与客户的反感。

艾格身穿一件崭新的白衬衫,外面套了一件深蓝色的开襟羊毛衫,看上去身材高挑、体态健康。除了介绍他将如何应对“掐线”(cord-cutting,取消有线电视和卫星电视订阅)与 Netflix 异军突起的问题外,他还谈了许多关于敏感政治问题的看法。

在安妮伯格表演艺术中心(Annenberg Center for the Performing Arts)的舞台上,罗伯特·艾格坚持不予处罚主播杰西·希尔的决定,称:“我觉得我们需要考虑 ESPN 其他工作人员此刻的感受,因此我们决定不予处罚。”

拉斯维加斯枪击案中,一名迪士尼员工不幸身亡,另一名员工肺部中枪。关于枪支管制问题,艾格说:“在如今这个年代,我们因为一名运动员在奏国歌时未起身肃立而义愤填膺,发生枪击案后,人们的愤慨又在哪里?”

接下来就是竞选总统的问题。Vanity Fair 记者尼克·比尔顿(Nick Bilton)注意到他被要求避免提到这个话题后,向艾格抛出了这个难题。

他迟疑了一会,说起他身为新闻工作者的妻子威洛·贝( Willow Bay)并不赞成这个想法,接着便开始讲述他离开迪士尼以后的规划:“船到桥头自然直,到时候就知道了。”(艾格计划在 2019 年卸任迪士尼首席执行官一职。)

他没有说“会竞选总统”,但也没有表示不会参加竞选。

Bouchon Bistro 是贝弗利山庄的媒体与演艺界精英人士经常光顾的一家餐厅,同时也是此次 Vanity Fair 晚宴举办地,在那里我有幸与艾格聊了一会。

服务员托着盛有羊肉小汉堡与鸡尾冷虾的餐盘不停穿梭在人群中,嘉宾云集的餐厅内可以看到 HBO 首席执行官理查德·布莱勒(Richard Plepler),还有沃尔特·艾萨克森(Walter Isaacson),他是阿斯彭研究所(Aspen Institute)的首席执行官,同时也是《史蒂夫·乔布斯传》(Steve Jobs)的传记记者。我截住艾格请求采访时,他正坐在沙发上喝白葡萄酒。

艾格出生于布鲁克林区,后来在长岛长大。他从最初的制片助理一路晋升到了现在迪士尼首席执行官的位置,去年,他的薪酬达到了 4390 万美元。他说话带着些许纽约口音,如果要竞选公职的话,这一点将显得他的竞选演说不至于匠气太重。

我告诉他,在他之前,我从未见过迪士尼或迪士尼的首席执行官会与政治有如此深的纠葛。特朗普决定退出《巴黎气候协定》后,罗伯特·艾格便退出了白宫顾问委员会。9 月,他称特朗普做出的废除奥巴马政府允许非法移民子女留在美国的计划(官方称之为“童年抵美者暂缓遣返”计划 [DACA])这一行为“残忍、误入歧途”。(除了感觉罗伯特·艾格对政治念念不忘之外,有资料显示,去年他的政党登记由民主党改为了“无政党偏好”。)

尽管他并没有很明确地表示反对,但也不见得同意我的观点。

他告诉我,自己也是有底限的,这其中也包括对吉米·坎摩尔的态度,艾格说他很欣赏吉米关于枪支管制与医疗法案的政治热情。他告诉我说:“脱口秀的意义在于娱乐大众,坦白说,我能理解吉米在节目中谈论拉斯维加斯枪击案,毕竟那里是他长大的地方。但我认为他应该措辞谨慎一些。”

据他称,自己的立场主要是关心这些“高度紧张时期”的公司业务。

他说:“我就移民问题与 DACA 计划表明立场,是因为这些对于我们公司存在影响。同样,我对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发表个人看法也是出于相同的原因。”

几个月以来,艾格的名字一直是时事政治新闻的焦点。比如,我的同事詹姆斯·斯图尔特(James B. Stewart)就曾在 3 月份的时候指出,特朗普作为一名毫无从政背景的商界人士最终得以成功入主白宫,有了这样的榜样,很多首席执行官们都被普遍当成总统候选人的竞争者,而罗伯特·艾格就是其中之一。

特朗普竞选总统前曾是一家私人公司的老板,而罗伯特·艾格则经营着一家上市公司,需要对股东与董事会负责。尽管自罗伯特·艾格 2005 年接手迪士尼以来,迪士尼股价已翻了 4 倍,但他竞选总统确实比特朗普当时的情况要棘手得多。

作为迪士尼这样的巨头公司管理者,罗伯特·艾格足以认识到竞选期间可能出现的难以预料的问题。譬如,多年前被迪士尼并购的米拉麦克斯影业公司创始人之一哈维·韦恩斯(Harvey Weinstein)近日被指控性骚扰多名女性(继哈维·韦恩斯坦退出迪士尼后,罗伯特·艾格接任了迪士尼首席执行官)。

艾格是否会竞选总统,我不得而知。也许现在还为时过早,甚至连他本人也不知道会作何决定。然而,种种猜测表明,鉴于总统任期内的一切事务都与媒体领域休戚相关,在总统大选这一政治时刻,作为一家主流媒体的首席执行官,罗伯特·艾格与所有参议员一样,具有角逐总统大选的资格。

或许,罗伯特·艾格最后并不会投身这场政治风暴,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不会被卷入其中。


翻译 熊猫译社 唐尘

题图来自 YouTube

© 2017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