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智能

又走了两个高管,贾跃亭的法拉第未来距离未来越来越远了

谢金萍2017-10-09 15:56:46

总部大楼抵押出去、大批核心成员离职

从乐视“脱身”后,贾跃亭说要专注造车的法拉第未来( Faraday Future ),从去年 10 月在美国亮相至今,好消息不多,负面消息却不断。

刚结束的 10 月第一个周末,法拉第未来连续离职了两名高管,联合创始人之一兼全球供应链副总裁 Tom Wessner,以及法拉第未来内部设计和品牌负责人 Pontus Fonateus。

算上这两位高管,今年以来法拉第未来已经有十多名核心成员离职,比如负责全球物流的 J.J. Luranc、提出 FF91 原型设计概念的 Blake Rosengren、负责 FF91 生产事务的 Rodrigo Caula 等。

法拉第未来成立于 2014 年 4 月,由贾跃亭、当时的乐视高级副总裁聂天心、Tom Wessner、负责研发与工程的 Nick Sampson 以及负责人力资源的 Alan Cherry 联合创办。而 Alan Cherry 在 8 月时就已经离职,如今创始团队就剩下三个人了。

曾经法拉第引以自豪的团队,有来自特斯拉、法拉利、路虎等各大牌车企人才,如今也各自飞。法拉第未来的官方介绍上写着团队人数超过 1400 多人,但目前已经缩减到 900 余人。

The Verge 报道中称,仍然在职的人是还没有找好下家,还有一些是因为升职了,职位前都增加了“高级”。刚离职的 Tom Wessner 原本夏天就要考虑离开,最后从副总裁升级到了全球供应链高级副总裁,才拖到现在。

职位抬头升级仿佛一场促销活动,但归根结底不是一件好事。该离职的人还是离职了,他们看不到曾经被许诺的前景。

从去年 10 月乐视资金链紧张开始,法拉第未来也陷入了资金危机。去年 11 月时,法拉第未来就被曝出拖欠多家供应商款项。今年 5 月时彭博社报道称,法拉第未来计划筹资 10 亿美元,但至今并没有消息。

钱没有到位的法拉第未来,为了节省支出,不得不停掉了很多项目。

7 月时,法拉第未来搁置在内华达的 13.75 亿美元建工厂计划,转而尝试在加州改建一座小型汽车工厂,以尽快实现量产。此外,它将继续保有内华达州北拉斯维加斯 APEX 工厂这块地,但建设计划从三期调整为两期。 

8 月时,由于融资不到位,法拉第未来把自己在加州的总部作抵押,跟纽约投资公司 Innovatus Capital Partners 拿到 1400 万美元借款,期限为一年。

同样在 8 月,又传出法拉第未来即将退出 Formula E(国际汽联电动方程式比赛)比赛。去年,它参加该比赛,赞助了 Jay Penske 经营的 Dragon Racing 车队。

该车队需要 4 辆赛车,以及有 10 名左右员工,法拉第未来除了提供价格为 35 万美元/辆的赛车外,还需要为这些员工支付薪酬。

参加赞助该比赛车队的还有雷诺、奥迪和捷豹等汽车企业,法拉第参赛的目的也很明确,获得更多关注,成为与知名汽车企业齐名的新车企。

不过花出去的钱效果并不见好,Dragon Racing 车队在 10 个参赛队中仅排第 8 位。而且据称,与向供应商拖欠货款的情况相似,法拉第未来也没能及时向 Dragon Racing 车队支付部分款项。

而且去年 12 月,曾是法拉利 F1 方程式赛车队的老板 Marco Mattiacci 从法拉第未来离职后,赛车业务负责人 Nate Schroeder 也在今年7月离职了。负责赛车人都离职了,内部其他人估计也无暇顾及赛事。

今年 1 月 3 日,法拉第未来在拉斯维加斯举办的消费电子展( CES )上发布了 FF91,并其官网上接受预定,订金为 5000 美元(中国地区计划生产 300 台,定金为 5000 元),首批车型将于 2018 年交付用户,公司也宣传 2018 年将实现量产。

还有 2 个月就到 2018 年了,现在法拉第未来看起来并不怎么好:自己的工厂没有了、量产艰难、不能参加赛事、资金紧张、人才又相继流失。

虽然法拉第未来说,会不断有新人加入以填补失去的位置,但已经离职的员工却认为,整个公司看起来就像正在沉没的大船,“士气低落,没有人在办公室里。”

谁会在一艘沉船上寻求头等舱的票呢?


头图来源:businessinsider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