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可可种植业面临危机,一些人发起了拯救巧克力大作战

Myles Karp2017-09-29 06:52:39

这次大作战的目标不仅是提高可可产量,而且要为可可种植户提供基本的生活条件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哥斯达黎加图里亚尔瓦电 – 国际可可资源圃(International Cacao Collection)里的树种极其丰富,有的可可豆荚干瘪瘦小,顶端像蝎子尾巴一样翘起;有的豆荚呈圆形,通体绿色,好似墨西哥灯笼番茄;还有的呈长椭圆形,表面就像角蜥皮一般凹凸不平。它们颜色各异,从深紫色到明黄色,令人眼花缭乱。

这些豆荚里的可可豆就是不少人的心头爱:巧克力的原料。

不过,虽然可可种类繁多,但只有个别品种被推广种植,这就带来了问题:和许多农作物一样,人们培育的可可树越来越单一,它们基因相似,遗传性状和缺陷也完全相同,因而时刻受到病害和环境威胁。

哥斯达黎加图里亚尔瓦的国际可可资源圃里,何塞·安东尼奥·阿尔法罗正在检查能够抵御有害真菌的可可豆荚。可可豆是制作巧克力的原料,目前世界上广泛培育的可可品种单一,较易受到病害侵袭。图片版权:Mónica Quesada Cordero/《纽约时报》

“1940 年代,人们挑选了少数几个品种大量培育,现在世界上大部分可可树都是它们的后代。”威尔伯特·菲利普斯-莫拉(Wilbert Phillips-Mora)说道。威尔伯特是哥斯达黎加热带农业研究与高等教育中心(C.A.T.I.E.)可可基因改进项目(Cacao Genetic Improvement Program)的带头人,负责管理这里的 1235 种可可树。

基因类型单一意味着最常见的可可树易受同种病害侵袭,而且这些疫病传播速度非常快。

1970 年代后期以前,可可种植业一度给哥斯达黎加临加勒比海地区带来了繁荣,但农民渐渐发现,可可豆荚表面长出了一层毛茸茸的白色真菌,最终会导致可可豆皱缩干瘪。

感染了冻荚病的可可豆。仅一颗病荚就能释放 70 亿个真菌孢子。图片版权:Mónica Quesada Cordero/《纽约时报》

这种真菌学名“可可链疫孢荚腐病菌”,俗称念珠菌或冻荚病,不久就蔓延到了全国。到了 1983 年,哥斯达黎加干可可豆出口总量下降了 96%。后来,当地可可种植业再也没能恢复到原来的水平。

加勒比海民间音乐家瓦尔特·弗格森(Walter Ferguson)甚至为此写了一首歌,他在歌中唱道:“冻荚病,你的到来,让我忍饥挨饿 / 你说你不会离开,直到我一穷二白。”

关于真菌的民谣可能并不多见,但当地支柱产业确实受到了巨大打击。而且,尽管距离哥斯达黎加疫情爆发已经过去了很久,真菌病害仍未停止蔓延。

菲利普斯-莫拉博士表示:“可可种植业时刻都面临着危险,因为有意无意间,疫情就会迅速扩散。”在发展中国家,随着旅游业和商业不断发展,病害传播的途径也愈发多样。

他认为,2016 年 9 月在牙买加爆发的疫情或许就是大麻走私团伙惹的祸。这些人偷偷往返于哥斯达黎加和牙买加两地,可能在返回牙买加的途中,无意间把受感染的可可豆荚当做点心带上了船。

此次疫情在拉丁美洲地区以外尚属首例,也证明了该真菌存活能力较强,能够抵达更远的目的地。其它如西非等可可产地或将面临同样的疫情,而好时、M&M 公司的巧克力原料几乎全部产自这些地区。

哪怕没有冻荚病,可可树也存在各种缺陷。丛枝病、黒荚病、肿枝病等都会危害到可可树的健康,气候变化同样会加剧热带植物的病变。

热带农业研究与高等教育中心的可可基因改进项目培育了 1235 种可可树。图片版权:Mónica Quesada Cordero/《纽约时报》

这些不利因素让人们愈发不愿种植可可,于是可可产量低下、利润微薄,可可种植户的平均年龄也不断上升,年轻人大都选择放弃家业,另谋他就。

然而人们对巧克力的需求有增无减。欧美人士曾经是巧克力的主要消费群体,但如今,中国、印度等国也爱上了这一美味,市场潜力巨大。很快,巧克力就将供不应求。

这时候,菲利普斯-莫拉博士的可可项目就能发挥作用了。热带农业研究与高等教育中心的国际可可资源圃里,悉数展示了不同基因类型的可可,它们或许能避免巧克力短缺的危机。

杂交可可

1980 年代初期,菲利普斯-莫拉博士就致力于寻找自然界最抗病、最多产的可可树种,然后将筛选出的品种相互杂交,培育出新的可可变种。

杂交过程非常漫长,此前,世界上绝大多数专家都失败了。但在 2006 年,菲利普斯-莫拉博士成功培育出了第一批杂交可可变种。

阿尔法罗正在检查来自法属圭亚那的可可变种,这一品种能够抵御冻荚病。图片版权:Mónica Quesada Cordero/《纽约时报》

在抗病性和产量方面,新变种的变化非常惊人。菲利普斯-莫拉博士培育的 6 种杂交可可平均产量比普通品种高出 3 倍,在理想条件下,产量最多的杂交可可比普通可可高出 6 倍。

经过 11 年的试验,一种名为 C.A.T.I.E.-R6 的杂交可可感染冻荚病的几率最低可降至 5%,而实验对照组中的患病几率为 75%。

菲利普斯-莫拉博士说:“我们的目标不仅是提高可可产量,而且要为可可种植户提供基本的生活条件。可可产业本身产能就不足,所以许多可可种植户都很穷。”

如果能提高可可产能,种植可可或许会对年轻一代种植户更有吸引力。如今,热带农业研究与高等教育中心培育的杂交新品已经在中美洲各国以及墨西哥、巴西等地推广种植。

菲利普斯-莫拉博士(右)是热带农业研究与高等教育中心可可基因改进项目的带头人,他说可可产业“时刻都面临着危险”。图片版权:Mónica Quesada Cordero/《纽约时报》

不过,高产量和抗病性或许能让种植户获益,但如果加工成的巧克力味道一般、甚至相当糟糕,那培育出的可可也毫无价值。毕竟,人们享用巧克力就是为了获得感官上的愉悦。

和现代作物的种植理念不同,菲利普斯-莫拉博士并不仅仅重视产量,而且把能够产出美味可口的巧克力作为前提。如果某个品种不被巧克力专家认可,不论产量如何,他也不会继续培育这种可可。

科学家正在给一朵可可花人工授粉。菲利普斯-莫拉博士培育的若干杂交变种无法自花授粉,这也是可可种植业面临的一大挑战。图片版权:Mónica Quesada Cordero/《纽约时报》

结果,与蛇果、香芽蕉等栽培品种不同的是,热带农业研究与高等教育中心培育的可可味道相当不错。

巧克力制造商纷纷开始生产加工菲利普斯-莫拉博士的可可变种。最近,总部设在旧金山的 Dandelion Chocolate 品牌选取所有 6 种 C.A.T.I.E. 可可杂交品种,推出了一款巧克力棒。

该公司负责原料采购的格雷格·达里桑德勒(Greg D’Alesandre)说:“这将是我们最畅销的产品,它混合了可可和焦糖两种口味,但没有失去可可本身的味道。”

但菲利普斯-莫拉博士的杂交品种并未优化可可所有的缺陷。

新品种无法自花授粉,而且部分可可豆颗粒很小。它们也尚未在非洲和亚洲完全试种成功,不能抵御其它病害。为了解决这些问题,新一批试验品种的培育即将接近尾声。

此外,热带农业研究与高等教育中心目前研究的可可变种只能应对已知困难,未来或将产生新的挑战,例如出现全新的病原体,同时,发展中国家动荡的政治环境会影响农业生产,气候变化也依旧是个未知数。

我们的解决之道并不是用 6 类可可变种替代所有的可可,而是要让全球的可可品种更为丰富。就像挪威的斯瓦尔巴全球种子库一样,建立国际可可资源圃是为了应对可能会发生的各种灾难。

无论未来真菌如何变异,不论何处发生旱灾,也不论人们对巧克力的口味如何变化,种子库里总会有几种可可,经过杂交后可以培育成新的品种,应对新的挑战。

不同变种的可可豆荚。热带农业研究与高等教育中心的目标并非用 6 类可可变种替代所有的可可,而是要让全球的可可品种更为丰富。图片版权:Mónica Quesada Cordero/《纽约时报》

但是菲利普斯-莫拉博士仍然忧心忡忡。

虽然与他合作的公司包括财力雄厚的玛氏(Mars)、雀巢(Nestlé)、好时(Hershey)等企业,但他获得的资金仅可用于特定的研究项目,而非用于资源圃的维护以及未来的计划。

菲利普斯-莫拉博士估计,每年获得的资金中,只有不到 5% 用于维护资源圃。所以,尽管他 3 年前就到了退休年龄,但仍然决定继续工作,直到项目资金到位为止。

他说:“等到资源圃有足够的资金维持运转后,我就可以放心地退休了。对所有人、所有可可爱好者来说,这里都是一座宝库。”


翻译 熊猫译社 智竑

题图来自 视觉中国

© 2017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