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商业

Facebook 将向国会提供与俄罗斯有关的政治广告信息

Scott Shane and Mike Isaac2017-09-23 07:28:44

尽管 Facebook 深陷俄罗斯秘密攻击美国大选问题的泥潭,扎克伯格仍呼吁外界不要忽视 Facebook 对民主选举所做出的贡献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华盛顿电 – 随着国会与民众要求披露更多有关俄罗斯秘密购买 Facebook 政治广告信息的呼声越来越高,本周四 Facebook 表示,将向国会委员会提供 3000 多条与俄罗斯有关联的政治广告,协助国会调查俄罗斯干预 2016 美国总统大选事宜。

在一条 Facebook 的直播视频中,Facebook 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表示:“我非常关注民主进程并坚决维护其公正性。”此外,扎克伯格还补充说,他不希望任何人“利用 Facebook 破坏民主”。

“(利用 Facebook 破坏民主)这绝不是我们的立场”,扎克伯格如是说。

早在 Facebook 宣布将与参众两院情报委员会分享这些广告信息前,面对国会的立法挑战,Facebook 已抗辩长达两周时间。此前,Facebook 曾被要求公布 470 个与俄罗斯有关联账号的更多信息。这些虚假账号伪装成美国活动家的身份,就某些争议性议题发布煽动性言论和信息,后被 Facebook 关闭。而早前 Facebook 曾向国会调查人员出示一些包含攻击希拉里或支持特朗普的政治广告部分影印本,并拒绝透露这些账号的具体信息,此举严重触怒了国会。

9 月 6 日,Facebook 向美国国会情报委员会报告时承认,2016 总统大选期间,俄罗斯特工通过秘密购买该平台中的政治广告来干预美国总统大选。消息既出,Facebook 与 Twitter 均遭到了政府部门更加严格的审查,更直接导致这两家公司卷入由特别检察官罗伯特·S·穆勒三世(Robert S. Mueller III)牵头的俄罗斯干预 2016 美国大选调查事宜。而 Facebook 与 Twitter 也向穆勒提供了与此相关的详细信息。

由此也引发了公众对政府是否就社交媒体平台发布政治广告采取法律监管的猜测。关于如何预防国外势力通过社交媒体干预美国大选,国会民主党人士本周就此要求联邦选举委员会给出意见,包括采取可能的立法措施等。

Facebook 与国会委员会合作的举动表明,Facebook 作为一家社交网络公司早已超出了科技公司的范畴,它的活跃用户超过 20 亿,而如何处理用户利用这一媒体工具而导致的意料之外的后果,是 Facebook 需要认真思考的问题。为转移外界对于 Facebook 的批评言论,本周 Facebook 采取了更为积极主动的应对措施。Facebook 首席运营官雪莉·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周三表示会进一步强化 Facebook 广告系统,避免广告商购买“歧视性广告”。

Facebook 表示,将与参众两院国会委员会分享 2016 美国总统大选期间与俄罗斯有关的 3000 多条网络政治广告信息。Facebook 此前曾向国会调查人员展示过这些广告信息的复印版本,其中包含攻击希拉里或支持特朗普的相关内容,但拒绝与国会分享全部信息。图片版权:Doug Mills/《纽约时报》

本周四,扎克伯格抢在政府干预前宣布,Facebook 将在未来几周采取一系列措施,提升政治广告的透明度。据扎克伯格称,用户在购买 Facebook 政治广告时需要提供付款人信息,不过此举并不一定能识别购买者身份。除此之外,Facebook 计划加大安全领域投资,扩大与全球选举委员会的合作,加大与其他科技和安全公司共享信息的力度。

扎克伯格在加州门罗帕克 Facebook 总部所做的七分钟讲话中表示,可能还有更多与俄罗斯或其他国外势力有关联的虚假账号,扎克伯格称:“目前我们正在调查包括其他俄罗斯团体和前苏联国家在内的外国用户。”

马克·扎克伯格今年 33 岁,本周四是他休完陪产假(小女儿出世)回公司上班的第一天。但除了发布这些积极友好的言论外,这位年轻的领导看上去似乎并不太能处理 Facebook 目前面临的危机。

说到“民主进程”、“外国用户”、“大选公平性”这些字眼时,扎克伯格特别提到了本周德国大选,并表示 Facebook 将巩固其作为服务全球的社交媒体巨头的地位,深入现代生活的每一个角落。

他说:“我们身处一个新世界,如何应对那些试图干扰选举的国家,这是互联网社区面临的新挑战。但如果这是我们必须要做的事情,我们一定会挺身而出。”

尽管 Facebook 深陷俄罗斯秘密攻击美国大选问题的泥潭,扎克伯格仍呼吁外界不要忽视 Facebook 对民主选举所做出的贡献:广大民众在 Facebook 上进行了数十亿的互动和公开讨论,为候选人与选民建立了直接的沟通渠道,还帮助多达 200 万人登记了投票。他认为那些影响比现在人们讨论的政治广告带来的影响要“深远 100 倍、1000 倍”。

继 Facebook 披露俄罗斯介入美国大选消息后,一直保持低调的 Twitter 近日也宣布将于下周三向参议院情报委员会做闭门汇报。

声明中 Twitter 并未就其平台是否同样存在俄罗斯非法干预美国大选问题予以澄清,但表示 Twitter “非常尊重选举过程的公正性,(公正性)是所有民主的基石”,并誓称将“继续强化自身平台,打击僵尸程序以及其他形式的操纵行为”。

弗吉尼亚州参议员兼情报委员会最高民主党人马克·华纳(Mark Warner)对 Facebook 的这一声明表示赞赏,但他坚称,需要通过必要的政府监管来确保选民能够更好地了解社交媒体政治广告背后的真正受益人。

他说:“这是一个良好的开端,但一想到为了能让他们公开这些信息居然花了 10 个月的时间,我还是免不了有点失望。” 马克·华纳认为,俄罗斯和东欧地区仍然还有别的“水军基地“(troll farms),“Facebook 与我们共同调查其他的广告和虚假账号源头,对于继续调查来说至关重要“。

马克·华纳指出,情报委员会尚未收到 Facebook 承诺提供的 3000 多条广告信息,在保护相关材料中涉及的无辜民众隐私的前提下,Facebook 应公开这些信息。

根据《纽约时报》见过的一份呼吁函影印本,马克·华纳与明尼苏达州民主党、参议员艾米·克劳布查(Amy Klobuchar)呼吁参议员同僚联名提出一份法案,要求网络政治广告进一步透明化。

据北卡罗来纳州共和党、国会情报委员会主席、参议员理查德·波尔(Richard Burr)发言人周四晚间称,理查德·波尔对此不做任何评论。

本月《纽约时报》曾报道,俄罗斯情报人员疑似主导了 2016 年大选期间的一起针对 Twitter 的网络攻击,利用“僵尸程序”散布对希拉里不利的言论。网络安全公司 FireEye 曾发现称作“warlists”的数百个虚假账号,这些虚假账号密集发布的政治信息完全一致。

《纽约时报》还发现了一些看似由普通民众创建的 Facebook 账号,其背后实际操控人竟是俄罗斯特工。Facebook 曾在七月宣称,未发现俄罗斯情报人员通过虚假账号购买政治广告的行为。而本月,Facebook 的态度却发生了大逆转,称已删除 470 个与俄罗斯组织“互联网研究机构”(Internet Research Agency)有关联的账号和页面。

Facebook 发现,通过其平台销售的价值 10 万美元的广告与虚假页面有关,这些虚假页面伪造成美国民众热烈讨论某些特定议题的模样,藉此传播有关移民、枪支和其他问题的煽动性信息,嘲笑希拉里,支持特朗普。最近几周以来,Facebook 已关闭了这些账号但拒绝公布或公开谈论这一问题,称联邦法律不允许其公布用户的沟通信息。

尽管 Facebook 拒绝透露虚假俄罗斯页面信息,但《Daily Beast》等新闻机构仍然发掘出了其中的一小部分信息,其中包括一个针对移民问题的“Secured Borders”,另一个则对 2016 年发生在佛罗里达州的拥护特朗普的集会活动进行了名为“Being Patriotic”的推广。

俄罗斯非法利用社交媒体,也是特别检察官穆勒此次大范围调查的核心内容,Facebook 与 Twitter 也表示会全力配合调查。尽管外界关注的焦点在于特朗普竞选是否得益于俄罗斯的黑客攻击、泄密以及其他形式的干预活动,但特别检察官的目标却在于“充分、彻底地调查俄罗斯政府干预美国 2016 总统大选的行为”。

特别检察官穆勒面临的一个问题是,俄罗斯通过 Facebook 刊载非法政治广告、利用 Twitter 或其他媒体工具进行非法推广的行为,是否能够证明这些精心策划、指向性明确的攻击行为亦有美国人参与其中或提供相关协助。据 Facebook 称,其中的部分广告针对的是某些特定地区,但并未就此透露更多消息。

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的消息在社交媒体公司引起了轩然大波,同时也引发了一个让这些公司深深惧怕的可能:政府监管,至少政治广告这一块肯定会受到严格的监管控制。通过社交媒体发布政治广告(例如在竞选人电视节目中插播广告,显示类似“我认同这条信息”的标语)这个领域一直缺乏有效监管。

科技公司高管担心,一旦新规则出台,电子广告巨头可能会因此大受影响。正是得益于这些科技巨头创建的资助广告系统,任何人都可以注册账号、绑定信用卡继而在该平台上购买广告。大量的小额广告商合计为此花费了数百万美元。

电子广告控股公司 Engine USA 公司首席用户体验官伊恩·谢弗(Ian Schafer)指出:“广告收入是 Facebook 的首要目标,向政府做出让步是 Facebook 最不想看到的,因为往往退让一小步,很有可能就要面临被索取更多的境地。”

去年,Facebook 营业额将近 280 亿美元,较上一年大涨 57%。就目前形势来看,Facebook 发展前景依旧乐观。在 Facebook 的全部营收中,约有 97% 的营业收入来自其广告业务。


翻译 熊猫译社 唐尘

题图来自 Obama White House Archives

© 2017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