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商业

100 多年前杰基尔岛那场秘密会议,促成了美联储的诞生

曾梦龙2017-09-21 19:18:20

“佐治亚州杰基尔岛上召开的那场秘密会议构想出了美联储—— 一个旨在保护其成员免于竞争的银行卡特尔的诞生;以及如何说服国会和公众,让它们相信这个银行卡特尔是美国政府代理人的战略。”

作者简介:

G·爱德华·格里芬,畅销书作家、学者、电视评论员、纪录片制作人,美国传媒公司总裁。出生于 1931 年,毕业于密西根大学, 1968 年曾担任副总统候选人柯蒂斯·李梅的撰稿人,后主要从事写作。曾担任《新美国人》特约编辑,主要作品有《恐惧的大师》《资本阴谋》《没有癌症的世界》等。

书籍摘录:

第 1 章  通往杰基尔岛的旅程(节选)

那一夜,新泽西火车站寒冷彻骨。那一年的首场雪降临了,雪花围着路灯飞舞。 11 月的冷风把铁轨棚顶上的瓦片吹得呼呼作响,并从棚子椽子间穿过,发出长长的哀嚎。

快到晚上 10 点了,除了匆忙小跑去赶当天最后一班南下班车的几个旅客外,车站空空荡荡。这里的铁路设施是 1910 年的典型配置,大多数车厢都是由躺椅改装成的狭窄的上下层卧铺。那些囊中羞涩的人只能待在紧连着火车头的硬座车厢里,默默承受着火车引擎渗透过来的噪音和烟雾。在卧铺和硬座车厢之间是餐车车厢,它巧妙地分开了这两类乘客。以今天的标准来看,这种环境相当邋遢。床铺和铺垫很硬,用的是一层金属或斑斑点点的木板,颜色不是深绿,就是灰白。

这几个匆忙赶往车厢躲避寒风的旅客中,很少有人注意到月台远端正在发生的事情。在一扇这个时间点很少会打开的门旁正在发生着令人吃惊的一幕。几乎紧贴着铁路轨道末端横杠的地方停着一辆长车厢,它吸引了几个人驻足观看。在打磨得锃锃发亮的铜手柄、把手、车身和金银丝饰物的映衬下,它那发出微光的黑漆特别显眼。尽管光线昏暗,车身笼罩在阴影当中,但透过开着的车门,还是可以看到里面有红木嵌板、天鹅绒帘幕、长毛绒扶手椅和一个酒水齐备的吧台。穿着白色制服的列车员们忙着他们的日常事务。空气中能够闻到昂贵雪茄的气味。车站的其他车厢两头都写着数字以相互区分,唯独这个豪华车厢没有标数字,在它两头的中间位置挂着一个小牌子,上面写着这几个字:奥尔德里奇(ALDRICH)。

来自罗德岛州的参议员尼尔森·奥尔德里奇(Nelson Aldrich)的大名即便在新泽西也几乎家喻户晓。到 1910 年时,他已经成为首都华盛顿特区最有权势的人物之一,在他频繁前往华尔街的旅途期间,纽约和新泽西的铁路上经常可以看到他的私人火车车厢。奥尔德里奇可不仅仅是个参议员,他被认为是商界大亨们的政界发言人。作为J.P.摩根(J. P. Morgan)的投资成员之一,他在银行业、制造业和公共设施行业都有着大量股份。他的女婿是小约翰·D.洛克菲勒(John D. Rockefeller,Jr.), 60 年后,小洛克菲勒的孙子尼尔森·奥尔德里奇·洛克菲勒(Nelson Aldrich Rockefeller)将会成为美国副总统。

来自:亚马逊

当奥尔德里奇到达车站时,所有人都明白他是这节私人车厢的主人。他身着毛领长氅,头戴丝质礼帽,手拄银头拐杖,和其私人秘书谢尔顿(Shelton)一起麻利地迈下月台。在他们身后跟着的是一大群用力拖拽各色箱包的列车员。

参议员刚进车厢不久,又来了几个带着类似行李的旅客,最后一位在乘务员最后一次喊“全体上车喽”前几分钟才上来,他随身带着一个猎枪盒。

奥尔德里奇踱步穿过车站时,大多数目击者很轻易就认出了他,其他那些面孔却显得陌生。这些“陌生人”被指示分别到达,这样做是为了避开列车员,即便他们在车站内遇见了也要假装不认识。上车后他们被告知只用名不用姓,以免泄露彼此的身份。由于这些防范措施,即便是私人车厢的列车员和乘务员也不知道这些乘客的姓名。

车站正门那边的火车引擎发出了两声巨响。突然间人们感到轻微的颤动,激动人心的旅程开始了。可列车刚开出站后不久就突然停了下来,然后,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它掉转方向开始朝着车站开回去。是他们落下了什么东西吗?还是火车引擎出了问题?

突然间,火车顿了一下,车厢间挂钩的咬合声解答了人们心头的疑问,原来只是在车尾加挂了一节车厢。也许是邮车?转瞬间火车再次前行,旁观者的思绪都回到前方的旅程,以及列车上那可怜巴巴的住宿条件上去了。

尼尔森·奥尔德里奇(Nelson Aldrich),来自:维基百科

就这样,当那夜乘客们在列车车轮滚过铁轨时发出的有节奏的咣当声中昏昏睡去时,很少有人梦到,在他们这趟列车车尾那节车厢里,聚集着拥有当时整个世界全部财富约四分之一的六个人。下面是当晚奥尔德里奇车厢的乘客名单:

1. 尼尔森·W.奥尔德里奇,共和党的参议院“党鞭” ,国家货币委员会(National Monetary Commission)主席、J.P.摩根的生意伙伴、小约翰·D.洛克菲勒的老丈人。

2. 亚伯拉罕·皮亚特·安德鲁(Abraham Piatt Andrew),美国财政部助理部长。

3. 弗兰克·A.范德里普(Frank A Vanderlip),当时最有实力的银行——纽约国民城市银行(National city Bank of New York)总裁,他还是威廉·洛克菲勒(William Rockefeller)和国际投资银行库恩-勒布公司(Kuhn,Loeb & Company)的代表。

4. 亨利·P.戴维森(Henry P Davison),J.P.摩根公司高级合伙人。

5. 本杰明·斯特朗(Benjamin Strong),J.P.摩根旗下银行家信托公司(Bankers Trust Company)总裁。

6. 保罗·M.沃伯格(Paul M Warburg),库恩-勒布公司合伙人,英法罗斯柴尔德银行王朝的代表,德荷沃伯格银行财团首脑马科斯·沃伯格(Max Warburg)的兄弟。

J.P.摩根,来自:维基百科

财富的集中

1910 年时对金融资源的集中控制已经很先进了。在美国,这种集中控制主要有两大焦点:摩根集团和洛克菲勒集团。每个焦点周围都集聚着一批商业银行、承兑银行和投资公司。欧洲也走上了这样一条路,甚至走得更远,最终集聚出了罗斯柴尔德集团和沃伯格集团。 1931 年 5 月 3 日,《纽约时报》的一篇文章针对摩根集团最核心成员之一乔治·贝克(George Baker)之死作出了这样的评论:“杰基尔岛俱乐部成员代表着世界全部财富的六分之一。”这里所指的仅仅是摩根集团的成员(仅含杰基尔岛俱乐部成员),没有包括洛克菲勒集团和欧洲的金融家们。当所有这些大集团都包括进来时,恐怕前文估计的这些集团占世界财富总量的四分之一都显得保守了。

1913 年,即《联邦储备法案》(Federal Reserve Act)成为法律的这一年,由路易斯安那州的阿尔森·普若(Arsene Pujo)主持的货币与银行分委员会完成了其关于美国金融力量集中程度的调查。普若被认为是石油界的代言人,而石油界恰恰也是本次调查的对象之一,并做了很多混淆视听、干扰调查的举动。尽管如此,委员会最后的调查报告总的来说还是令人震惊的:

委员会对所提交的证据是满意的……少数几个金融领袖间建立了一个泾渭分明的利益团体……这导致绝大多数的金钱与信贷正在迅速向这些人手中集中,为他们所控制……

在我们现有的公司证券发行与流通制度下,正在投资的公众并不直接从集团那里购买证券,证券从发行者那里通过中间人流向投资者。只有大银行和银行家才能接近集中的资源,只有这些掌控市场与证券流通机制的大银行和银行家才有实力承购、包销大规模证券的发行工作,而他们使用的是其他人放在银行、信托公司和人寿保险公司的金钱。那些对我们的铁路公司和工厂资金进行操控的人能够引导这些资金的去向,这样,打造这些普通民众的巨大金钱蓄水池的人就可以为所欲为:哪里有他们想要冒的险,他们就朝哪里打开这蓄水池的阀门,而且他们能够让阀门不朝他们没有同意的方向打开……

当我们想到下列事实:我们国家银行里面的储备金也有很大一部分流入到这些金钱信贷蓄水池中,这些银行家同时也是公共货币市场之外那些放贷银行的代理人与联络人,一小部分人及其同伙与合作者现在通过持有大量股份、在其董事会中任职,以及有价值的资助进一步加强了他们对这些机构资源的控制——当我们想到所有这一切时,我们开始认识到,在过去五年中,这种对我国最大的金融、铁路和工业集团的实际主导与有效控制已经发展到了何种程度,以及这种主导和控制对我们国家的福祉所造成的破坏。

这就是那晚秘密聚集在奥尔德里奇参议员豪华私人车厢里踏上旅程的那六个人所代表的财富与权势的本质。

来自:flickr

目的地:杰基尔岛

次日下午,当这趟列车接近其目的地北卡罗来纳州罗利市时,它慢慢减速,最后在车站末端外的调车场停了下来。车站工作人员很快拉下一个换轨器,火车头顶着最后一节车厢进入了一条岔道,在岔道上这节车厢迅速脱钩,停了下来。一会儿后,当旅客们在终点站下车踏上月台时,他们乘坐的这趟列车看上去和他们上车时完全一样。他们根本不会知道,就在此刻,昨晚和他们同行的这几个人所在的那节车厢已经挂到另外一辆火车上,在下个整点到来前就会再次出发前往南方。

这个金融精英团踏上的是一条 1000 英里的旅程,他们首先会到亚特兰大,然后去萨凡纳,最后抵达佐治亚州小城不伦瑞克。猛一看,不伦瑞克怎么看也不像是旅途的目的地。这座小城坐落在佐治亚州海边,最初是个渔村,有个不大但活跃的运输棉花和杂物的港口,仅有数千人口。但在那时,从南卡罗莱纳到佛罗里达海岸线外的海岛已经是巨富们喜欢的过冬度假地了。其中一个位于不伦瑞克附近海面上的岛屿刚刚被J.P.摩根和他的几个生意伙伴买了下来,他们在秋冬时节来此打鸭猎鹿,避开北方的严寒。这就是杰基尔岛。

当奥尔德里奇车厢在不伦瑞克那小小的车站脱钩划入岔道时,吸引了当地人的注意,小城周报的办公室里很快便传起了风言风语。当车厢里的这群人等着被送往码头时,几个当地周报的工作人员走近他们开始问问题:奥尔德里奇先生的客人们是谁?他们为何来这里?有不同寻常的事情正在发生吗?杰基尔岛的主人之一戴维斯先生是当地报纸的知名人物,他告诉这些工作人员,仅仅是些私人朋友来岛上打打鸭子散散心。在得知并没有什么值得报告的新闻后,记者们放心地回到了办公室。

即便当他们到达这座偏远小岛上之后,保密措施仍然没有撤销,只准用名不能用姓的规矩仍被遵守了九天。全职招待和佣人们统统被放了假,为了这次岛上的会晤,他们特地带来了一批经过精心掩饰的全新人马。这样做是为了确保没有一个佣人能认出这些客人的身份。很难想象史上有任何事件——包括准备发动战争——会比这事更加神秘和隐蔽,公众完全不得而知。

这次杰基尔岛会晤的目的不是打鸭子,简单来说,是为了就一个银行卡特尔的组织架构和运作机制达成共识。这个卡特尔的目标和所有同类一样,是为了通过将成员之间的竞争最小化来达到利益最大化,让新来的竞争者难以进场,以及动用政府的政治力量来巩固卡特尔协定。说得更具体点,这次会晤是为了缔造美联储的蓝图。


题图来自:维基百科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