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时尚

时尚界盯上了各种卡通形象,怀旧但是价格一样不手软

Valeriya Safronov2017-09-19 07:16:08

怀旧在动乱的年代能起到非常有益的作用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他庄严地站在那儿,穿着一件 18 世纪的海军蓝上衣配褐色长裤,脖子和袖口处包裹着褶边。他的黑色皮鞋擦得一尘不染,黄铜纽扣光可鉴人。而在身后,在他上衣的褶皱中露着一小截白色的尾巴。

这就是装扮成亚历山大·汉密尔顿(Alexander Hamilton,美国开国元勋之一,译注)的史努比(Snoopy)。这套衣服由《汉密尔顿》(Hamilton)的服装造型师保罗·塔则沃(Paul Tazewell)亲手打造。保罗·塔则沃和其他多位设计师合力设计了 64 套史努比和贝尔(Belle)玩偶的时装造型。这些穿着时装造型的玩偶将在全世界巡回展出,这个展览位于曼哈顿市中心购物区布鲁克菲尔德广场,将持续到 10 月 1 日。

“Snoopy & Belle in Fashion”展览正在纽约市中心布鲁克菲尔德广场购物中心展出,时间截至 10 月 1 日。图片版权:Matt Murphy

Snoopy & Belle in Fashion”是对 1984 年举办过的类似展览的重新演绎,当时由卡尔·拉格菲尔德(Karl Lagerfeld)、让·保罗·高提耶(Jean-Paul Gaultier)、乔治·阿玛尼(Giorgio Armani)和奥斯卡·德拉伦塔(Oscar de la Renta)设计的迷你服装被放到卢浮宫展示。这个展览也是将时尚界对卡通人物长久以来的迷恋放到了最明显的地方,而且这种迷恋大有愈演愈烈的架势。

回顾一下 2013 年 Givenchy 推出的小鹿斑比毛衣(在奢侈品购物网站 Net-a-Porter 上售价 1375 美元);2016 年,Coach 推出的米老鼠手袋;还有 Alison Lou 不断推出的 emoji 项链、手镯和戒指(黄金、钻石和红宝石制成的飞吻吊坠售价 9680 美元)。

多季来,杰瑞米·斯科特(Jeremy Scott)推出的此类产品占据了市场的主流,他在为自己的品牌和 Moschino 设计的产品中大量借鉴海绵宝宝(SpongeBob SquarePants)、米老鼠(Mickey Mouse)、巴特·辛普森(Bart Simpson)、怪物史莱克(Shrek)和巴蒂娃娃(Betty Boop)等卡通形象。去年冬天的伦敦时装周上,设计师们纷纷在自己的设计中加入飞天小女警(Powerpuff Girls)、粉红豹(Pink Panther)和凯蒂猫(Hello Kitty)的元素;而今年夏天早些时候,Marc Jacobs 更是推出了一款带米老鼠笑脸图案的毛衣。

Moschino 在米兰展出的 2015 年秋季系列服装中最主要的元素为卡通。图片版权:Matteo Bazzi/European Pressphoto Agency

时尚行业分析公司 Edited 追踪研究 9 万多家品牌和零售商的分析成果,发现 2015 年上半年到 2017 年上半年,网络上与迪士尼(Disney)相关的服装和配饰的销售数量增长了 1.5 倍。同一时间段内,与米老鼠相关的单品的销量增加了 84%,而与 emoji 相关的商品更是增加了 5.02 倍。

Edited 高级分析师凯蒂·史密斯(Katie Smith)说:“怀旧在当前是一个主流趋势。这些产品让人们想起儿时那些卡通故事,里面的人物虽然历经磨难,但是最后总是会迎来一个幸福的结局。这里面有一种避世的情绪,在当前的环境中,能给人带来一种宽慰。”

参与“Snoopy & Belle in Fashion”项目的设计师名单看起来特别像是一个梦幻时装周的品牌名单:Calvin Klein、Diane von Furstenberg、Dries Van Noten、J. Mendel、Kenneth Cole、Tracy Reese、Rodarte、Dsquared、Opening Ceremony、Monse 和 Oscar de la Renta。后两个是为了纽约的展览特别加上去的。

为史努比和贝尔玩偶设计的 Monse 服装的草图(左)和玩偶的造型成品(右)。图片版权:Peanuts Worldwide

身为 Monse 创始人和 Oscar de la Renta 创意总监的劳拉·金(Laura Kim)和费南多·加西亚(Fernando Garcia)一直是《花生漫画》(Peanuts)的忠实粉丝。

劳拉·金说:“情人节的时候,我送了费南多一本特别巨大的史努比的书。”加西亚说,他的 Instagram 头像原本一直用的是《花生漫画》中的一个卡通形象 Pig-Pen 的图片,后来,应 Instagram 时尚合作总监陈怡桦(Eva Chen)的要求,才换成了别的。他说:“那些卡通人物都特别纯真、特别温暖。”

阿什利·拜登(Ashley Biden)是品牌公司 Livelihood 的创始人,该公司关注社会正义。她为史努比和贝尔设计的服装造型是,飞行员眼镜、毛衫和马丁靴——贝尔穿的是 Dr. Martens,史努比穿的是 Timberlands。她说史努比是受到普遍喜欢的一个卡通形象。“设计师们一定都记得小时候看史努比和其他卡通片的情景,那个时代比现在要简单,社会传达的信息,特别是通过卡通片传达的信息,主要是爱、仁慈以及追求梦想。”

1982 年,在纽约,设计师奥斯卡·德拉伦塔和两只穿着他设计服装的史努比玩偶。图片版权:Susan Aimee Weinik/The LIFE Images Collection, via Getty Images

纽约雪城大学(Syracuse)莱莫恩学院(Le Moyne College)心理学教授莉丝汀·巴绍(Krystine Batcho)说,怀旧在动乱的年代能起到非常有益的作用。她说,这种转折期或者变革期既可以是私人的,比如家庭中有亲人去世、与恋人分手或者职业生涯出现变故,也可以是共通性的,比如恐怖袭击、经济危机或者选举。

巴绍博士说:“怀旧能让人们保持自我认同的完整,通过延续自我,将你与过去的经历连接起来。”

“而当我们穿着带有怀旧元素的衣服时,我们可以更轻松地和周围的人建立联结。公开怀旧就好比说,‘我们都要放松一下’。所有人都深吸一口气,重温一下对生命中美好的向往,儿时,特别是卡通片所代表的那种理想生活——每集结束的时候,困难就会迎刃而解,好人和坏人一眼就分得出来。”

对于参加史努比和贝尔玩偶时装造型的设计师来说,他们的动力可能更单纯一些。《花生漫画》创始人查尔斯·舒尔茨(Charles Schulz)的寡妻珍妮·舒尔茨(Jeannie Schulz)说:“时装设计师需要时刻保持严肃,因为推出的系列成不成功、香水能卖多少瓶的影响很大。而《花生漫画》和史努比能带给人们欢乐,让他们可以放纵一下。”

加西亚说:“给与品牌八竿子打不着的对象做造型最有趣了。”


翻译 熊猫译社 夏鱼

题图来自 YouTube

© 2017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