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时尚

这部纪录片拍下 Dior 设计总监不为人知的一面

Miles Socha2014-12-19 23:56:44

纪录片《迪奥与我》的导演希望能够真实记录下这个法国主流名牌新晋设计师创作处女座的全过程。

要是你能够当上克里斯汀•迪奥(Christian Dior)的女装设计师,只花了两周时间来筹备自己的第一场高级时装系列,与此同时,还有一个摄影团队时刻拍摄记录你脸上的每一丝恐惧与疑虑,那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说真的,我本人其实对拍这片儿没有太大热情,”拉夫•西蒙斯(Raf Simons)在一次对纪录片《迪奥与我》(Dior and I)的专访中说道,“要知道那阵势挺吓人的。这片子不是要我演,而是要我保持本色,但没演过戏的人真的很难在摄像机前坦然自若。”《迪奥与我》这部时长89分钟的纪录片于2014年4月17日在翠贝卡电影节(Tribeca Film Festival)首映。

事实上,这部纪录片的导演弗雷德里克•陈(Frédéric Tcheng)希望做到的,是全程真实记录下法国主流名牌迪奥的新晋设计师筹备自己盛大首发的过程。影片记录了许多时装制作的紧张时刻,表现了一个亲密无间的合作团队灵活多变的处事风格。

西蒙斯说,他最后总算学会了不去在意导演的摄像机。最后的成品在整整 270 小时长的原始胶片上剪辑而成,这让西蒙斯大为感动。

“看到成品的时候我很欣慰,看见自己的所有喜怒哀乐都出现在一部片子里,更是一件令人万分激动的事情……片子把我害怕时候的样子都拍出来了,那种感觉挺奇怪的,”他说,“电影里有很多镜头拍出了时装设计制作团队之间的亲密无间。我觉得那种亲密的感觉洋溢在迪奥公司上下,迪奥给我的感觉就像家一样。”

这位比利时设计师在设计时受到了当代艺术的启发,用一种前卫的概念性的手法来演绎自己的时尚。陈导演说,他非常想要拍下设计师的创作过程。

“他很前卫,但迪奥却很注重传统。当这两者撞到了一起,我觉得会发生某些化学反应,”陈导演说道,“他想要跳出那些条条框框,推陈出新。他是个革新者,想要改变时装设计制作的方法。”

影片里有一个主要情节,说的是西蒙斯决定把一种叫做“印花线绣”(imprimé chaîne)的中世纪缝纫方法运用到时装裁剪上来。这种方法简单说来,就是在用针线缝纫前就把图案印到布匹上,人们经常用这种方法绣花或是一些类似的图案。西蒙斯想用这种绚丽多彩的绣法,在布上呈现出美国画家斯特林•鲁比(Sterling Ruby)的画作。

“你可以看见,整部影片从头到尾我都在努力把布料做好。”西蒙斯把自己和迪奥的布料供应商之间的矛盾比作一场拉锯战。他决意要用印花线绣在布匹上呈现鲁比的画作,但迪奥的布料供应商却对此心存疑虑,他们从来没有在布匹上做过如此大规模的印染。

很久以后再回过头来看这部影片时,西蒙斯觉得,自己在片子里的形象还是比较冷静耐心的,但在看到片子里某些自己发火的镜头时,他还是有些不好意思地扭了扭身子。

“看到自己平时居然有那么沉着冷静,我还蛮吃惊的。我先前总觉得自己不是那样的人,”他说,“而且我也没想到我做决定的速度会这么快。”

除了西蒙斯之外,电影中其他的角色也各有迷人之处。西蒙斯的得力助手皮特•穆利尔(Pieter Mulier)以及两位迪奥顶尖时装女设计师弗洛伦斯•雪赫(Florence Chehet)和莫妮卡•巴伊(Monique Bailly)在影片中尤其出彩。

陈导演对时装领域并不陌生。他是《戴安娜•弗里兰:眼睛要旅行》(Diana Vreeland: The Eye Has to Travel)的导演之一,还参与制作了《华伦天奴:末代帝王》(Valentino: The Last Emperor)。他认为,时装这一行业与电影制作有着许多共通之处,尽管电影会在结尾时附上全体参与者的名字,而时装没有这个机会。

“在我看来,时装设计制作需要大家的通力合作,”他说,“一个系列的背后,凝聚着许多不同的人的共同努力,而且他们每一个人都在其中加入了属于自己的东西。”

因此,影片名称《迪奥与我》中的“我”指的不只是西蒙斯,“我”代表了每一个参与了时装设计制作的人。同时,这个标题还暗示了克里斯汀•迪奥和西蒙斯之间存在着某些共通点,尤其是他们对艺术有着同样的天赋和热情。

为了更好地突出两者之间的联系,录制电影时,陈导演还请了诗人奥马尔•贝拉达(Omar Berrada)来朗读了迪奥创始人 1956 年出版的自传中的话,就好像迪奥先生“还在这里徘徊不去”一样。

无论如何,影片的摄制并不会让西蒙斯留恋大荧幕,产生留在大荧幕上一展自己的风采的念头。

这位设计师说,他和目前担任迪奥手提包代言人的影后詹妮弗•劳伦斯聊过自己拍纪录片时的艰难历程。

“她说,她看自己演的电影时,往往只关注些电影技术方面的东西,但我不一样,”他说,“我关心的是我在影片中表现出的喜怒哀乐,而不是电影的剪辑之类的事情。”

本文由 WWD 授权《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翻译 is译社 钱功毅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