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娱乐

蔡明亮的 VR 电影在威尼斯电影节没啥动静,但他还想继续

陈莉雅2017-09-12 07:02:39

蔡明亮坦言拍摄 VR ,其实带给他矛盾的感受,既痛苦又快乐

“小康日渐复元,我们散步,水都黄昏,没获奖,无失亦无得。”这是蔡明亮于 10 日下午两点在他个人 facebook 粉丝专页所写的话。

蔡明亮文中所透露的就是他的首部 VR 电影《家在兰若寺》没能在威尼斯电影节中获得奖项的心情。本届威尼斯电影节新开了一个 VR 电影的竞赛单元,而蔡明亮的作品获得了提名。

获奖结果公布,最终获得 VR 最佳体验大奖的是台湾新媒体艺术家黄心健和萝瑞安德森合作的电影《沙中的房间》。

但在结果出炉前,确实有不少影评人挺看好《家在兰若寺》的获奖机率。这部电影是由 HTC 出品,并请到蔡明亮电影中的固定班底李康生,以及尹馨担任演员,全长共有 55 分钟。故事场景也锁定在蔡明亮住家隔壁的废墟。

这样的场景选择并不是特别难以理解,蔡明亮向来对废弃房屋情有独钟,无论是《黑眼圈》还是《郊游》里都能看见废墟的影子。“废墟像是人生的隐喻,当我进到一个废墟时,常会想为什么它会在这边?它一定也曾经被热烈的期待与需要、风光过,但最后被放弃,隐约呼应着人生的历程。”蔡明亮过去接受台湾媒体采访时曾说。

尽管蔡明亮对威尼斯电影节的失利,态度看似淡然。但事实上,过去威尼斯电影节对蔡明亮的作品,一直有着高度的关注与兴趣。若回顾往年蔡明亮的所有电影,光是威尼斯电影节,就曾经被提名九次,并且一共获得了五项大奖,其中 1994 年《爱情万岁》更让他一举拿下了最大奖项金狮奖,这当然不是每个导演都可能达到的数字。

有人认为蔡明亮的电影很难懂,但也有人认为他的电影就是在打破电影的界线。这样的讨论同样也出现在他最新的这部 VR 电影。美国电影理论家 David Bordwell 在威尼斯影展期间是这么评论《家在兰若寺》:“电影里所有的行为都是在你面前的,借由蔡明亮导演擅长的静态长镜头和深度空间,《家在兰若寺》并不是把你放在一个真实的或虚拟的空间,而是把你带进了蔡式电影中。”

VR 电影向来就给人一种喊得震天响,但实际产出与声量并不是特别相符的形容。

在蔡明亮之前,也有过不少创作者希望能够投入 VR 的创作,但这个技术与传统电影的叙事方式终究还是两件事。去年八月,赵德胤导演找来了数字王国,一起合作拍摄金马奖的宣传影片,这是他首次尝试 VR 短片制作,而当时赵德胤接受《好奇心日报》采访时,就一再强调,这个新技术带给他许多冲击,他甚至认为影片的主导权也不在导演身上 “ VR 给观众一个自由感,可以自由观看,并不是导演主导,而是观众选择想看什么。”

然而,同样经历过 VR 制作经验的蔡明亮似乎显得有着满满的心得。威尼斯电影节期间,他接受媒体专访时,谈了这次拍摄 VR 电影的心得。

蔡明亮认为拍摄 VR 首先要克服的一件事就是 “我觉得我们很难去谈 VR 到底该怎么样,就先做了,没有一个模式。”他坦言这种拍摄状态,其实带给他矛盾的感受,既痛苦又快乐。

与赵德胤的心得不太相同,他反而认为由于 VR 拍摄时的监控器起不了什么作用,这情况反倒让他回到拍 35 厘米的没有监控器的年代,蔡明亮因此感受到了更大的创作自由,一个回到那种全凭现场感来拍摄的状态。

也或许是这样的自由感,蔡明亮不打算放弃拍摄 VR 电影,他在威尼斯电影节后表示下一部电影将与 HTC 继续合作武侠片。

说起来,蔡明亮的电影很难跟武侠片做联想,而现在又多了个 VR ,这样的搭配确实引发出更多的好奇。


题图来自《家在兰若寺》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