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用户注册

完善资料

选取头像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城市

奥尔罕·帕慕克出了一本新小说,故事有点类似于《俄狄浦斯王》

曾梦龙2017-09-10 07:08:53

这是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帕慕克的第 10 部小说。

8 月底,土耳其作家奥尔罕·帕慕克(Orhan Pamuk)的新小说《红发女人》(The Red-Haired Woman)出了英文版。

据《卫报》报道,小说以近乎痛苦的方式探讨了父子关系这一主题。主人公 Cem Çelik 的父亲是个激进左派,为躲避政治迫害,经常失踪。在他失踪的一次暑期, 16 岁的 Cem Çelik 成为了掘井人 Mahmut 的学徒。他们一起去 Ongoren 小镇打井、聊天和吃饭等。 Mahmut 扮演着 Cem 父亲般的角色,而在这里, Cem 遇到了一个红发女人。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这个红发女人是位女演员,年纪是 Cem 的两倍, Cem 疯狂地迷恋着她。她也接受了他内心的涌动。不过,因为着了迷, Cem 在打井的时候,把水桶弄掉了,正好砸中 Mahmut。 Cem 觉得 Mahmut 死掉了,马上逃回了伊斯坦布尔,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似的开始了新生活。而 30 年后,在成为了一个富有工程师后, Cem 回到了 Ongoren 小镇,重新面对自己的过去。

来自:亚马逊

《卫报》称,这本书的序言开头引用了三句话,分别来自于尼采在《悲剧的诞生》中对俄狄浦斯的描述、索福克勒斯戏剧《俄狄浦斯王》和波斯诗人菲尔多西的《列王记》。《列王记》是一个与《俄狄浦斯王》相反版本的故事——父亲错杀了儿子。回头看,这基本暗示了新书的悲剧性和寓言性。这种寓言使得帕慕克这本新书甚至有点像保罗·奥斯特,有着和《偶然之音》(The Music of Chance)以及《月宫》(Moon Palace)相似的地方。

《华盛顿邮报》则称,《红发女人》带有鲜明的帕慕克标识:剧院、寓言和在古代与现代之间变化的土耳其。作为一个小说家,帕慕克的最大问题是他太热衷于说教,充满着各种典故和象征,比如象征的星星,象征的书籍,象征的女人等。毕竟,隐喻是一件事,但不断重复的隐喻是另一件事。帕慕克总是担心读者没有注意到这些隐喻。新书的叙述节奏也不那么顺畅,枯燥缓慢且毫无生气。译者 Ekin Oklap 要为此负很大责任。这也是帕慕克有史以来遭遇的最差英文译本。

来自:亚马逊

《红发女人》是今年 65 岁的帕慕克的第 10 部小说。此前,他曾写过《白色城堡》《我的名字叫红》《雪》《我脑袋里的怪东西》《伊斯坦布尔》等作品。这些作品已经被译为 60 多种语言出版。

帕慕克生于伊斯坦布尔,自幼学画,大学主修建筑,但在三年后中途退学,成为全职作家。最后在 1976 年毕业于伊斯坦布尔大学新闻系。 2006 年,瑞典皇家学院称帕慕克“在探索他故乡忧郁的灵魂时,发现了文明之间的冲突和交错的新象征”,授予其 2006 年度诺贝尔文学奖,成为了获得诺贝尔奖的第一位土耳其人。


题图为帕慕克,来自:google play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