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商业

美联储二把手斯坦利·费希尔即将离任,这事提前了9个月

Binyamin Appelbaum2017-09-08 12:51:51

费希尔的离开将使原本七个席位的董事会只剩三人,成为美联储历史上董事人数最少的一次。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华盛顿电 – 美联储副主席斯坦利·费希尔(Stanley Fischer)本周三表示,他将于 10 月中辞去职务,这个意外之举将留给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美国央行政策方面更大的影响力。

今年 73 岁的费希尔在一封写给特朗普的简短信函中称,离职是出于“个人原因”。他的四年任期原本应该在明年 6 月结束。

这份辞呈立即使特朗普政府面临着尽快补足美联储董事席位的压力。费希尔的离开将使原本七个席位的董事会只剩三人,成为美联储历史上董事人数最少的一次。

美联储副主席斯坦利·费希尔 2014 年在一次会议中。图片版权:Susan Walsh/美联社

这也意味着特朗普可以任命美联储董事会的多数席位,从而改变其政策方向。特朗普曾再三表示,希望美联储能够放宽一些为应对 2008 年金融危机而实行的监管限制。

总统必须要做决定是,是找人取代珍妮特·耶伦(Janet L. Yellen)的主席一职,还是让她一直留任到明年 2 月初四年任期结束。他需要在一个和耶伦一样重视经济增长的提名者,以及几名受到更强调抑制通货膨胀的保守党人士喜欢的候选人之间做出选择。

费希尔于 2014 年 5 月进入美联储董事会,在这之前,他是一名成功的经济学家和国际政策制定者。他有时和耶伦打对台,主张美联储应该更快地提高利率。但他也为那些可以加强金融监管的措施提供了可靠的支持。

最近几个月他加入了耶伦一边,共同对削弱 2008 年颁布的管理条例提出警告。在上个月接受《金融时报》(The Financial Times)采访时,费希尔异常直率地表示,削弱这些法规的做法是“危险和极其短视的”。

耶伦感谢费希尔领导了美联储工作,为提高财政稳定做出了贡献。

“斯坦敏锐的洞察力、根植一生的典范学识和公共服务精神都为我们商议制定货币政策贡献了宝贵价值。”在一份美联储与费希尔辞职信一同公布的声明中,耶伦这样说道

特朗普并没有急匆匆去填补美联储董事席位。他刚上任时,董事会有两个空缺名额,第三个出现在今年春天。到目前为止白宫只提出了一位候选人:犹他州投资人兰德尔·奎尔斯(Randal K. Quarles)7 月份被提名为监管副主席加入董事会。参议院银行委员会(Senate Banking Committee)预计在周四投票表决把他的提名递交给参议院。

政府当局曾在年初选定卡内基梅隆大学(Carnegie Mellon)经济学家马尔文·古德弗兰德(Marvin Goodfriend)作为第二人选,不过特朗普没有做出提名。

一位匿名政府官员周三透露,对于耶伦的位置,特朗普总统仍在审查候选人。白宫首席经济顾问加里·科恩(Gary Cohn)作为潜在候选人有被提及。但一位总统亲信表示,自从上个月接受《金融时报》采访,就政府对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种族冲突事件的反应表达了悲痛之后,科恩就已经失宠了——不过还不算是完全失宠。

1936 到 2009 年间,美联储董事会至少都会拥有五名成员。2009、2010 及 2014 年总人数曾在短期内缩减为四人。但到目前为止,从今年 3 月份到现在是美联储历史上最长的四董事时期。

有史以来第一次,在制定货币政策的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 Federal Open Market Committee)中大多数票数掌握在了美联储地方储备银行行长手中——他们和大多数具有政策威信的官员不同,既不是直接选举产生的,也未经由参议院通过。委员会包括美联储董事会成员以及 12 位储备银行行长,其中五人在任何时候都有投票权。

费希尔曾在麻省理工学院担任教授 20 年,门下学生包括现任欧洲中央银行行长马里奥·德拉吉(Mario Draghi)以及耶伦前任、美联储前主席本·伯南克(Ben S. Bernanke)。

到了 1980 年代后期,他又在公共服务领域开始了第二段职业生涯,最初是担任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随后成为世界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的高级官员,以及以色列中央银行行长。等到进入美联储时,无论在中央银行的理论还是实践方面他都被人们视为顶级专家。

分析师称,费希尔的离职短期内不太可能影响到货币政策。外界普遍认为,美联储将在 9 月中旬的下一次会议之后宣布开始逐步减少对国债和抵押担保证券的持有。

今年美联储两次提高基准利率,提升范围在 1% 到1.25% 之间。大部分官员在 6 月预计美联储今年还会再一次提高利率,但缓慢的通货膨胀可能会让美联储犹豫不决。


翻译 熊猫译社 乔木

题图来自 Wikimedia Commons

© 2017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