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商业

伦敦奢华地产商首次来亚洲,希望说服富豪们到伦敦购房

温欣语2017-09-05 13:19:36

过去只看重新加坡和香港市场,如今大陆也被纳入其中。

意大利人尼克罗·桑比托过去几天的行程很匆忙,先是新加坡、香港,紧接着是上海,这是他此次亚洲之行最重要的三处市场。

他是英国 Northacre 诺诚地产的首席执行官,亚洲行主要的目的是参加公司奢华地产 The Broadway 柏蔚项目的发布会。简单来说,他的任务就是在这期间销售出更多的房子。

过去 25 年,诺诚地产在伦敦开发了超过 600 多处地产项目,不少是伦敦黄金地段已有的历史建筑,但柏蔚项目是诺诚首次自己开发并修建的商住混用奢华地产。地址位于伦敦的威斯敏斯特区,前址是苏格兰场(伦敦警察厅总部),属于伦敦核心的 SW1 邮区,占地近两英亩(8094 平方米)。附近的著名建筑包括英国议会大厦、西敏寺、白金汉宫等,该项目计划在 2021 年竣工。

诺诚地产过去开发的部分项目

这次,诺诚并没有选择在自己的大本营伦敦举行首次发布会,而是选择了亚洲,这也是 25 年里公司头一次到亚洲做营销活动。实际上,海外一直是他们无法忽略的市场,在过去诺诚在伦敦的地产项目中,有 60% 是海外投资者,40% 是伦敦本地投资者。

最近几年,他们的目光集中在了亚洲,尤其是亚洲的新兴市场,“一直以来新加坡和香港都是我们主要看中的市场,但是我们最近发现大陆、台湾、印度尼西亚和泰国也开始对伦敦房产感兴趣了,” 尼克罗·桑比托在接受好奇心日报采访时说。

甚至在项目筹备之初,亚洲人的审美和考量就被纳入了建筑设计中。诺诚在过往伦敦的项目都以老建筑为主,只能在内部设计上作调整,但尼克罗·桑比托表示亚洲客户大多偏向全新的建筑和房屋,这也是他们决定拿下柏蔚这块地的主要原因之一,从头到尾重新开发和设计。

按常理说,地产商买下一块地,都希望能”把盘子做大“。他们通常的做法是在一定范围内,开发越少的独幢楼越好,尽量少留空隙,这样能把每平米都卖出去,实现效益最大化。但柏蔚的区域被分成了六幢占地面积更小的楼体,楼体之间有公共庭院和步道广场,等于是空出了 1858 平方米的面积。

六幢单独的楼体

按照尼克罗·桑比托的说法,占地面积更小的楼体能避免住客出电梯后穿越很长的走廊才能到家,现在的住客也并不喜欢走廊上有太多邻居,他们更在意隐私。柏蔚人数最多的楼层共有五户人家,越往高层邻居越少,当然最贵的顶楼只供一人享受。

如上图所示,这样的设计也能让更多的住户拥有靠窗的房间,有更多阳光射入。尼克罗·桑比托认为小而精致的房间也更符合亚洲人的居住习惯。目前柏蔚面积最小的房间为 54 平方米,最低价为 157 万英镑。

几个世纪以来,伦敦一直是世界金融中心,脱欧给伦敦带来了历史性的转折,各大银行已经开始将大量人员转移到欧盟的其他金融中心。但在被问及这是否会带来负面影响时,尼克罗·桑比托并不担心,“目前大批搬走的都是金融行业里做执行层面的人,而公司里的管理层、高管们都还留在伦敦,他们是更重要的人,也是我们的目标客户。”

诺诚地产首席执行官 尼克罗·桑比托

不过,这群人的数量显然还不足以撑起伦敦的豪宅市场。实际上,据 FT 报道,近两年来全球豪宅都面临供应过剩的问题,单单在纽约和伦敦,房地产代理就试图在价格大幅下降之际销售数万套高端公寓。纽约咨询公司 Miller Samuel 总裁乔纳森·米勒估计,曼哈顿有超过 1.23 万套未售出的公寓要么已建成、要么在建或已列入规划,而每年销量只有 1400 套。而根据数据供应商 Molior London 的数据,自 2014 年以来,伦敦的新屋开工数量比销量多出 1.35 万套。

“我们正处于一个豪宅数量空前的境地。没有人知道有多少亿万富翁和寡头会光顾,但实际上这个市场是非常有限的,” 纽约住宅房地产咨询公司 The Marketing Directors 董事总经理安德鲁·格林格在接受采访时说。

全球的政治因素也对该行业也不利。全球各地的城市正对海外购房者征收新的税赋,比如澳大利亚开始征收空置税,中国政府正在严格控制境外投资,但地产商们似乎都很乐观,他们认为位高权重的富人们总是能找到其他办法。

题图:getyourguide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