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用户注册

完善资料

选取头像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城市

莫言在《人民文学》发了新作,业界评论主要是在表达崇敬

晏文静2017-08-30 15:44:04

9 月中旬他还要在《收获》上发表三篇短篇小说

《人民文学》杂志 2017 年 9 月刊刊载了两篇莫言的新作,一篇是戏曲文学剧本《锦衣》,另一篇则是莫言的组诗《七星曜我》。

《锦衣》是以“公鸡变人”的民间传说发展出的故事,而《七星曜我》则是以对话和抒发的方式表达莫言对马丁·瓦尔泽、君特·格拉斯、大江健三郎、帕慕克等文学大师的敬意和关联。

《人民文学》主编施战军在《人民文学》 2017 年 9 月刊卷首语中说:“无论是剧本还是组诗,都在亦庄亦谐中富含着中国智慧和文化自信。组诗《七星曜我》,以独特的才情与见识,与当代世界文学大师对话,这更像是一种隐喻:今日的世界格局中,中国的重要性日益凸显,中国文学的影响空间也变得日渐阔朗和通透。”

《人民文学》 9 月刊还没有完全上市,网上有部分节选可看,此处录入一段。

《一生恋爱——献给马丁·瓦尔泽》

如果大家都说我老了而我自己也觉得自己老了

那我就真的老了

我的老朋友马丁·瓦尔泽喜欢用这样的句式

他脸色通红,五厘米的眉毛雪白

《三国演义》里说“马氏五常,白眉最良”

风马牛不相及我总爱这样联想

担任莫言此次作品责任编辑的作家徐则臣表示《七星曜我》是莫言“与七位文学大师惺惺相惜的致敬之作”。并说,“想必绝大多数朋友都是第一次读莫老师的诗歌,反正我是第一次。至于具体内容,杂志已出,请各位直接读作品,免得我说不到位误导了大家。”

到目前为止,业界表达崇敬之意大于对作品本身的审定。回忆与大师的交往或者表达致敬者历来有之,莫言的作品列身其中不足为奇。评论大多借莫言感慨中国文学在世界文坛的位置,实际上就莫言的写作而言,这的确就是“一些致敬”而已。

9 月中旬,莫言还有三篇短篇小说会在《收获》杂志上刊载,有了这个消息以后,很多的评论也提前发出了。比如《文学报》发出的一篇评论里写:“对即将迎来 60 周岁生日的《收获》而言,莫言的这组小说不可不说是一份‘大礼’,使得这期原本就已经内容丰厚扎实的纪念刊更显厚重。”

这是 2012 年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首次在文学期刊上发表作品。在《城市快报》一篇名为《获奖五年后 莫言终归来》的报道里,莫言说:“这是我(获诺贝尔文学奖后)第一次公开在文学刊物上发表诗歌和戏曲文学作品。2012 年获奖之后,我就没有在刊物上发表过作品。其实我一直在写,写完以后还是想放一下,尽量打磨得让自己满意一点儿,希望让读者也比较满意。”

8 月 23 日,莫言在第 24 届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参加活动。在活动最后,回答观众提问时,莫言又提到了这样的心境:“读者对你的期望很高,期望你有更好的作品。这对作者会形成很大的压力,也会很难把握。在没获奖前,改到觉得差不多了,就发了。但现在是再放放,再放放。”

莫言在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参加活动的时候,《钱江晚报》有一篇对他的 5 小时观察报道。活动结束在休息室里,莫言说:“现在出来一趟太紧张了,到处都在拍你,到处都在录音。”

图片来自《红高粱》剧照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