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博尔赫斯为你介绍作家的时候,都会说些什么?

曾梦龙2017-08-29 17:44:26

我们可以说,从我这一代人开始,过去二十年来从事创作的人都深受他的润泽。——卡尔维诺

作者简介:

豪尔赫·路易斯·博尔赫斯(Jorge Luis Borges,1899-1986):阿根廷诗人、小说家、评论家、翻译家,西班牙语文学大师。 一八九九年八月二十四日出生于布宜诺斯艾利斯,少年时随家人旅居欧洲。 一九二三年出版第一部诗集《布宜诺斯艾利斯激情》,一九二五年出版第一部随笔集《探讨集》,一九三五年出版第一部短篇小说集《恶棍列传》,逐步奠定在阿根廷文坛的地位。代表诗集《圣马丁札记》、《老虎的金黄》,小说集《小径分叉的花园》、《阿莱夫》,随笔集《永恒史》、《探讨别集》更为其赢得国际声誉。译有王尔德、吴尔夫、福克纳等作家作品。 一九八六年六月十四日病逝于瑞士日内瓦。

书籍摘录:

一九三六年十月三十日

弗吉尼亚·吴尔夫

弗吉尼亚 ·吴尔夫被认为是英国第一流小说家。排名是否精确这并不重要,因为文学并不是一种比赛。但是无可争议的是,她是目前正在对英国小说进行有益尝试的最为聪明又最富想象力的作家之一。

阿德利娜 ·弗吉尼亚 ·斯蒂芬一八八二年出生在伦敦(那第一个名字如今已经不见影踪)。她是斯威夫特、约翰逊和霍布斯的传记作者莱斯利 ·斯蒂芬的女儿,这些传记的价值就在于其散文的明快和资料的翔实,很少进行分析,但从不编造。

阿德利娜 ·弗吉尼亚在四个兄弟姐妹中排行老三。画家罗森斯坦回忆说“她是一个专心致志、悄然无声的人,一身黑装,只有领口和袖子有白色的花边”。从小时候起,她就习惯于没什么要说时就不讲一句话。她从来没有上过学,但是在家里的功课之一就是学习希腊语。她家星期天时有客来:梅瑞狄斯 、罗斯金、斯蒂文森、约翰 ·莫利 ;戈斯和哈代则是常客。

她常在康沃尔郡,在靠海边的一间僻静小屋里过夏天。这是一座缺少整修的大庄园里的一间小屋,有平台,有院子,还有一个小暖房。这座庄园在她一九二七年的小说里屡屡出现。

来自:亚马逊

一九一二年,阿德利娜 ·弗吉尼亚在伦敦与伦纳德 ·吴尔夫先生结婚,两人合买了一家印刷厂。他们很喜欢印刷业这种文学的同谋,但这常常也是叛徒的行当。他们自己编撰并出版自己的书。毫无疑问,他们是想到了印刷厂主兼诗人威廉 ·莫里斯的光荣先例。

三年以后,弗吉尼亚 ·吴尔夫出版了她的第一部小说《远航》。一九一九年发表《夜与日》,一九二二年发表《雅各的房间》。后面这本书很有特色,没有叙事意义上的情节,主题是一个人的性格问题,她并没有对这个人本身进行研究,而是通过围绕着他的事物和人物进行间接的研究。

《达洛维夫人》(一九二五年)讲的是一个女人的一天,是乔伊斯的《尤利西斯》并不震撼人的映像。《到灯塔去》(一九二七年)也是同样的手法,展示一些人生活中的几个小时,以便我们通过这几个小时看到他们的过去和将来。在《奥兰多》(一九二八年)中也有对时间的关切。这部小说,毫无疑问,是弗吉尼亚 ·吴尔夫最有分量的小说,也是我们时代最独特和最令人不耐烦的小说之一,其中的英雄生活了三百年,有时他也是英国的象征,特别是象征着它的诗歌。在这本书中,魔幻、痛苦、幸福交织在一起。同时这也是一本音乐之书,不仅因为散文悦耳的韵律,也是因为文章的结构本身,它由有限的几个主题不断回复组合而成。在《一间自己的房间》(一九三○年)中我们听到的也是音乐,这里梦幻与现实交替并且找到一种平衡。

一九三一年,弗吉尼亚 ·吴尔夫发表了另一部小说《海浪》。作为书名的海浪,在漫长的、充满痛苦的岁月里,倾听着各种人物。他们生命的每一个阶段都对应着从早到晚的不同时辰。全书没有情节,没有对话,也没有动作。但是,这本书是动人的。就像弗吉尼亚 ·吴尔夫其他的书一样,这本书里充满着活生生的事实。

来自:亚马逊

埃勒里·奎因 《半途之屋》

我可以向喜欢侦探小说(不应该将它与纯冒险小说混为一谈,也不应该与国际间谍小说混为一谈,后者不可避免地充斥着挥金如土的间谍们的爱情故事和秘密文件)的人推荐埃勒里 ·奎因最近的一本书。我可以说它满足了这类小说的基本条件:把问题的各方面都陈述清楚;人物简单,手段也很简单;带有必要而且神奇的,但并不是超乎自然的答案。(在侦探小说中,催眠术、心灵感应的幻觉、巧施魔法的灵丹妙药、巫婆巫士、真正的魔术、消遣性的物理学都是骗人的。)埃勒里 ·奎因像切斯特顿一样玩弄着超自然性,但是他使用的是一种合法的方式,在提出问题时就影射着更大的神秘,而在答案中又把它忘却或者否定。

在侦探小说的历史上(可以追溯到一八四一年四月爱伦 ·坡的《莫格街谋杀案》的出版),埃勒里 ·奎因的小说引进了一种流派或者说一个小小的进步。我指的是他的技术。小说家对秘密常常先是提出一种通俗的说明,然后再给读者提供一个聪明的答案使其恍然大悟。埃勒里·奎因就像其他人一样,先提出一个没有什么意思的解释,(然后)故意透露一种非常漂亮的答案,读者会喜欢上这个答案,最后他会再进行反驳并且发现第三个答案,这是正确答案,总是不如第二个答案那样奇特,但毕竟是不可预见的、令人满意的。

埃勒里 ·奎因的其他优秀小说还有:《埃及十字架之谜》、《荷兰鞋之谜》和《暹罗连体人之谜》。

来自:亚马逊

一九三六年十月十六日

卡尔·桑德堡

卡尔 ·桑德堡—也许是美国第一位诗人,毫无疑问,他也特别地美国式—一八七八年一月六日出生在伊利诺伊州的盖尔斯堡。他的父亲奥古斯特 ·琼森是个铁匠,瑞典人,在芝加哥铁路公司工段做工。由于工段里有很多人名字叫琼森、琼松、杰森、琼斯顿、琼斯通、吉松、吉森,还有詹森,他的父亲就改换了一个不会搞错的姓,因而选择了桑德堡。

卡尔 ·桑德堡同沃尔特 ·惠特曼、马克 ·吐温,还有他的朋友舍伍德 ·安德森一样,没有移居国外,而是做了许许多多的工作,其中有些是很艰苦的工作。从十三岁到十九岁,他先后做过理发店的看门人,当过赶车人、布景员,做过砖窑小工、木匠,堪萨斯、奥马哈和丹佛等地酒店的洗碗工、小农场的短工、炉灶油漆工、墙面油漆工。一八九八年他志愿参加了伊利诺伊州的第六步兵部队,在波多黎各当了将近一年的兵,跟西班牙人打仗(他在诗歌里不愿意提及这一段戎马生涯)。他的一个战友鼓励他读书。回国以后他进了盖尔斯堡学院。他初期的作品就是这个时期(一八九九~一九○二)写的:一些并不像他的散文和诗歌习作。

那时,他以为自己最感兴趣的是篮球而不是文学。他的第一本书 —那是一九○四年—已经拥有那些他的任何一位崇拜者都不会拒绝的段落。真正意义上的桑德堡是在十年以后,在《芝加哥》一诗中才出现的。几乎是霎时间,美国就承认了他、庆贺他、背诵他,也有人辱骂他。由于他的诗歌没有什么韵律,他的反对者认为那不是诗歌。于是,赞成他的人进行反击,引用了诸如海涅、大卫王 、沃尔特 ·惠特曼等名字和例子。重复至今在布宜诺斯艾利斯依然盛行的争论毫无意义,因为这在 世界其他国家早已被撇在了一边。

桑德堡,来自:维基百科

一九○八年,桑德堡(那时他在密尔沃基当记者)结婚。一九一七年他进入《芝加哥日报》工作;一九一八年他到瑞典和挪威进行了一次尽孝心的旅行,这是他长辈们的土地。几年以后他出版了《烟与钢》。他的题词是这样写的:“致爱德华 ·让 ·史泰钦上校,夜曲和脸庞的绘画家;微光和瞬间的记录人;下午蓝色的风和鲜艳黄玫瑰的聆听者;幻想家和发现者;花园、峡谷、战场上的清晨骑士。”

桑德堡走遍了美国各个州,做讲座,用缓慢的节奏朗诵他的诗歌,收集并吟唱古老的歌谣。有一些留声机唱片记录了桑德堡庄重的嗓音和他的吉他声。桑德堡的诗歌所使用的英语有点像他的嗓音和讲话方式;一种口语,交谈性的英语,他用的词汇在字典中是没有的,那是美国马路上的语言,充其量不过是英国的土语。他在诗中不断地玩弄着虚假的笨拙,还有许多佯装疏忽的精巧。

在桑德堡身上有一种疲倦的忧伤,一种平原傍晚时的忧伤,泥沙浊流的忧伤,无用却又精确回忆的忧伤,一个在白天和黑夜之间感受到时光流逝的男人的忧伤。在纽约还是三四层楼房高的时候,惠特曼曾庆贺城市垂直向上直指蓝天;桑德堡在令人目眩的高大的芝加哥,却常常看到它遥远年代里的那种孤独,老鼠和散落在城市瓦砾之间的空地等景象。

博尔赫斯,来自:维基百科

桑德堡出版了六本诗集。最近几本中的一本名字叫《早安,美国》。同时,他还写了三本儿童故事和一本详尽的传记,讲的是年轻时代的林肯,他也是伊利诺伊人。今年九月,他发表了长篇史诗:《人民,是的》。

过于陈旧的大街

我走在旧城的大街上,狭小的马路

就像藏在木桶里多年的

咸海鱼那干硬的喉咙。


真老!真老!我们真老!—不停地说着话

那些墙面,它们肩靠着肩,就像村里的

老妇人,就像年老疲倦的老妪

还在做着不能省的事情。


城市能够给予我这个外乡人

最伟大的东西,就是国王的雕塑,每个街角

都有国王的青铜雕塑,年老的大胡子国王

在写书,在给所有的臣民宣讲上帝的爱,

年轻的国王,率领军队驰骋疆场,

砸烂敌人的头颅,壮大自己的国疆。


在这古老的城市,最教我奇怪的

是穿梭在青铜国王的腋下和指缝间

那阵阵风声,不可避免吗?

它将永远如此吗?


一个下雪天的早晨,国王中有一个叫了起来:

把我扳倒吧,扳倒在那些疲倦的老妪

看不见我的地方。把我的青铜扔进烈火之中,

为我融化成舞蹈儿童的项链。

卡尔 ·桑德堡


题图来自:flickr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