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用户注册

完善资料

选取头像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性社会学家、心理学家和女权主义者,认真研究了冥想、女性高潮和快乐的联系

城市

性社会学家、心理学家和女权主义者,认真研究了冥想、女性高潮和快乐的联系

Peter von Ziegesar2017-09-02 07:49:12

科学家称高潮是大脑活动强度最大的一种行为——如果人为控制、不断延长这件事会怎样?

彼得·冯·齐格萨(Peter von Ziegesar)是一位美国的作家和电影制作人。他先后在《赫芬顿邮报》、《纽约时报》和《纽约时报杂志》等媒体上发表过作品。2014 年,他出版了回忆录《看镜子的兄弟》(The Looking Glass Brother)。如今,他居住在纽约的布鲁克林。

本文AEON 授权《好奇心日报》发布,你可以在 Twitter 上关注他们

纽约东村(East Village)一座教堂的一楼有一间层高很高的房间,人们将其改造成了社区活动中心。我和四十多个人聚集在这里,坐在成排的折叠金属椅上。这些人男女各一半,大部分是三十出头的年轻人。他们样貌俊俏,衣着得体,都是在曼哈顿工作的各行业专业人士。尼科尔·戴丹(Nicole Daedone)是《缓慢性爱:女性高潮艺术》(Slow Sex: The Art and Craft of the Female Orgasm)的作者,也是一种名为“高潮冥想”(Orgasmic Meditation)性爱技巧的发明者。她缓缓走到房间前方,自信而优雅。戴丹身材高挑纤瘦,有着高颧骨和齐肩金发,是一位魅力十足的女性。她身着黑色裙装和上衣,踩着一双十公分的黑色细高跟山羊皮靴子。

图片来自 YouTube

这是我第一次与戴丹见面。我是一名记者,因为工作需要,在此之前我已经跟踪关注戴丹和她的团体长达数周时间。房间里的这些人都是戴丹发起的“缓慢性爱”(Slow Sex)运动的参与者。美国出现了很多类似的团体和个人,而且主要集中在旧金山湾区附近。在我看来,戴丹的高潮产业已经是一个发展的比较成熟的产业。缓慢性爱的核心在于爱抚手段。通过轻柔温和的爱抚,人们可以渐渐感受到高潮。这样一来,人们的高潮时间就能延长。从理论上讲,更长的高潮时间意味着超越正常范畴的更强快感。这些成员有着相似之处:他们使用同样的行话术语,有过相同或者类似的实践经验,似乎还共享一些相同的资源。我不太清楚这些资源到底是什么,但我知道自己已经离“真相”越来越近。

据戴丹自己介绍,她的一生可谓波澜起伏,复杂多样。她最近在博客中写道:“我以优等成绩从学校毕业,做过画廊老板和脱衣舞娘,还探索过下层社会。我的父亲因为猥亵儿童获刑,最终死在监狱之中。我是一个后现代女权主义同性恋,也是冥想行业的从业者。我是一名女瑜伽师,也是神秘学校(mystery-school)的学生。”

她肯定也接受过心理治疗。在 2011 年的 TedX 演讲中,戴丹讲述了自己的心路历程:她发现这个世界需要一种新的东西。她说:“不断有女性来我办公室和我诉苦。她们喋喋不休,抱怨的都是我所谓的西方女性口头禅——‘我干活太多,吃的过量,节食过度,酗酒成性,购物不止,奉献不休…即便如此,我体内依旧有一种无法得到满足的渴望。’”演讲过程中,我发现女性听众不断窃窃私语,赞同戴丹的说法。

她接着说:“美国存在一种快乐不足的失调现象。这不是医学问题,而是文化问题。我认为世界上有针对快乐不足的治疗手段——高潮。不过我所说的高潮和大家理解中传统意义上的高潮有着很大的区别和差异。实际上,我所说的高潮是真正能让女性身体感到愉悦的快感。”

戴丹一边说,一边将右手食指蜷缩起来。这个爱抚手势看起来好像要弹奏大提琴一样。戴丹如今不是一名同性恋,因为她在记录约会情况的博客中将自己好色的一面暴露的淋漓尽致。不过瑞秋·切尔威茨(Rachel Cherwit)就站在旁边,而戴丹将在这位密友兼助理身上演示自己发明的爱抚技术。瑞秋·切尔威茨是一位脸色苍白,体形纤瘦的年轻女性,黑色的眼睛里流露着抑郁和悲伤。她有着齐肩棕色长发,让人不禁想起拉斐尔前派油画中忧郁哀愁的天使。

戴丹对听众说:“一会儿我将把手指放在切尔威茨阴蒂的左上角。如果她现在处于正对着你位置,我放手指的位置就是一点钟方向。我们两个都会将注意力放到这个位置上。需要说明的是,阴蒂的这个位置非常敏感。接下来,你会发现她渐渐感受到阴蒂刺激带来的高潮。她将全神贯注投入,就好像象棋大师专注于棋局或者冥想者沉浸于呼吸一样。与其他人不同的是,切尔威茨会在我的帮助下达到专注。通过我的刺激,她将体验一种令人印象最为深刻的感受。”

戴丹的助理开始架设按摩台,还在按摩台上放满了柔软的靠垫。在此期间,全场参与者都倍感尴尬并窃窃私语。一切布置妥当后,切尔威茨定了定神,然后慢慢脱下了裤子和内裤。她爬上按摩台,面对着听众坐了下来,然后优雅的躺倒。此时她弯起膝盖,双脚几乎并拢,让整个大腿像蝴蝶翅膀一样分开。即便是纽约,我们也很少在公众场合见到有人如此淡定的展现自己裸体和私密部位。在戴丹的邀请下,充满好奇的我们凑得更近。为了找到舒服的姿势,切尔威茨偶尔会挪动臀部。每次她稍微一动,人们就会感到心跳加速。戴丹在弯曲的手指上涂了一点润滑剂,然后又将一些润滑剂倒在小臂上。她所使用润滑剂特别湿滑,是由橄榄油、蜜蜡、乳木果油和葡萄籽油精心调制而成。

俯下身后,戴丹将左手拇指放在切尔威茨阴道口的下端。接着,她轻柔的用右手拇指和食指爱抚切尔威茨阴蒂的两侧。切尔威茨开始不断晃动身躯,发出呻吟。她开始蜷起脚趾,而我注意到她脚踝上有一个很小的蓝色纹身。

戴丹兴高采烈地笑着对我们说:“哦,她已经开始颤抖了。”

戴丹一开始动作缓慢轻柔。过了一段时间之后,她开始在用手指切尔威茨的阴蒂附近上下轻扫。她说动作应该缓和,就好像“抚摸睫毛”一般。她不断爱抚,切尔威茨的呻吟声也越来越大。很快,这位年轻女士的呻吟就从起初的低沉忧郁低语演化成颤音不断的高昂女低音。几分钟后,戴丹减缓了爱抚的速度,让切尔威茨暂时“休息”一下。

戴丹说:“现在我让她稍微平缓一下。接下来,我会先让瑞秋感受几次刺激的高潮,然后再让她渐渐重回正常状态。”说着戴丹恢复了此前的爱抚速度。此时她邀请几个在场的女性走上前来,鼓励她们将手放在切尔威茨的大腿上。这样一来,这几位女性参与者就能感觉到切尔威茨在连续高潮中出现的肌肉颤动。

高潮冥想的缩写发音与“家”非常相似(orgasmic meditation,缩写为 OM)。在这个过程中,爱抚者要渐渐让被爱抚者达到高潮边缘,然后使得被爱抚者一直保持这个状态。如此一来,被爱抚者就能感受长达数分钟甚至数小时的极度快感,然后才真正进入高潮。定期的高潮冥想有多种积极作用,比如能让人更加充满活力,降低压力水平,实现激素平衡,减缓抑郁情绪,提升性欲,在爱抚者与被爱抚者之间建立亲密关系。这种性爱技巧甚至还能治疗性冷淡。当然,高潮冥想还有一个显著的作用:让人体验非常非常强烈的快感。

不过,戴丹告诉我们说刚刚看到的东西与人们在平时进行的高潮冥想存在一定区别。通常,被爱抚的女性会躺在地板上由枕头、毛巾和瑜伽垫构筑而成的“巢”内。被爱抚者下身全裸,而她的冥想伙伴则要衣着得当。需要说明的是,这位冥想伙伴一般是男士,但却不是被爱抚者的爱侣。冥想伙伴会坐在高枕头上,然后将自己的腿放在被爱抚者肚子上。整体姿势以不给被爱抚者造成不适为宜。两人的右腿缠绕在一起,这样被爱抚者就能顺利打开双腿,以便冥想伙伴轻松顺畅的对她下身进行抚摸。在冥想伙伴开始动作之前,他要先用简单的词描绘一下自己看到的画面。他可能会说:“我看到你阴蒂粉嫩闪亮,美艳动人。你的阴唇颜色较深,几乎变成了棕色。”他也可能会说:“我看到你的外阴自下而上的颤抖着。”我觉得如果人们每天都进行这样的“仪式”,其仪式感和效果可能就大打折扣。但是戴丹告诉我们,第一次有男人仔细认真观察她的生殖器时,她留下了感激的泪水。

戴丹开始用更快的速度爱抚切尔威茨,让她一次又一次来到高潮的边缘。她在切尔威茨打开的双腿间不停的变换着姿势,而切尔威茨的呻吟好像一曲乐章一般。看上去,戴丹就好像在弹奏吉他一样。有时候戴丹会向猛禽一样整个趴在切尔威茨身上,然后转过头来,透过金发给我们抛出一个狡黠而得意的媚眼。她的追随者称她为“爱抚届的吉米·亨德里克斯(the Jimi Hendrix of strokers,吉米·亨德里克斯号称吉他之神,是摇滚历史上最伟大的电吉他演奏者——译者注)”。看来她的确不是浪得虚名。她说女性的阴蒂分为十个独立的微小区域,爱抚时可以采用弹拨、揉搓和轻扫等手段进行刺激。各种手法结合之后,爱抚的方式可以多达五六种。她似乎精通每一种方式,也在切尔威茨身上施展了“轻拢慢捻抹复挑”的全部绝技。

最终切尔威茨从强烈的快感中恢复平静,现场的我们也随着她一切安静下来。戴丹将四只手指放在切尔威茨的阴户底部,然后用力按压。在这样的刺激下,一场高潮冥想就结束了。实话说,这真是一场艺术大师的惊世表演。

短暂停歇之后,戴丹将切尔威茨拉起来,使她以坐姿面向屋子里的所有人。她让我们注意观察切尔威茨眼睛下面的深色阴影,还说切尔威茨的嘴唇在经历强烈性兴奋之后变的丰满红润。她说:“化妆品想要模仿的就是这种效果。”听了这话后,切尔威茨虚弱的笑了起来。切尔威茨在高潮边缘停留了大约十五分钟,之后才进入真正的高潮状态。这姑娘看起来好像刚从一场充满启示性的梦中醒来,还处于半梦半醒的恍惚状态。

图片来自 Wikimedia Commons

像乐器一样拨弄挑逗女性的想法是一种非常男性化的幻想,甚至还有点幼稚。《麦田里的守望者》(Catcher in the Rye)的主人公霍尔顿·考菲尔德(Holden Caulfield)说:“女性的身体就好像小提琴这样的乐器,只有技艺精湛的艺术家才能正确的演奏。”人群中有些女性认为自己是“恋爱战争”中的受害者。戴丹则像个大姐姐一样,直白坦率的给她们讲述性体验。她表示,与不需要发生性关系甚至完全不认识的男性保持定期、高尚且亲密的关系的确有好处。戴丹告诉人们,每天进行高潮冥想,你就能带着果敢和决心重新回到恋爱战场。你像一个在性领域找到平衡的忍者,时刻准备采取行动。我想,高潮冥想可能是打破第一次约会时双方尴尬拘束场面的最佳手段。让你的潜在晚餐同伴和电影伴侣和你一起来一场 13 分钟的高潮,这的确能迅速拉近人们的关系。

但男性能在这个过程中获得什么?戴丹在吸引年轻男性参加集会时的确面临一些困难。也许只有喜欢偷窥他人私密部位的男性才会前来。不过戴丹经常问:“男性能在高潮冥想中获得什么东西?”她坚称高潮冥想能在男性的指尖开辟一条“神经通路”。通过这条神经通路,男性便能与被爱抚者实现呼吸和心跳的同步。她还说高潮冥想中的两个人能通过神经通路共享强烈的快感。不过,我用自己发明的并不科学的“X-Box”理论理解这个问题。高潮冥想满足男性体内与生俱来的肢体冲动,使他们可以充分的揉搓、拨捻和按动。在他们眼中,女性充血的阴蒂就好像终极游戏手柄一般。对于男性来说,用手指在女性私密部位的爱抚动作就好像玩游戏一般。此时,女性在他们眼中就成了终极游戏机。女性的外生殖器堪称进化史上最复杂的生物系统之一。熟练的爱抚女性时,男性能获得完全掌控他人的支配感。女性的身体好似充满光泽且遍布神经元的冲浪板,而男性的任务就是用尽一切办法确保女性长期处于高潮兴奋状态。玩游戏时,各种音效会让我们知道游戏的进程和玩家技术的优劣。而在高潮冥想中,女性的呻吟低语、颤抖双手和无意识阴部收缩也能让男性了解自己的技巧是否娴熟。

互联网带来社交隔离。年轻人热情的在 Facebook、Instagram 和 Twitter 上互动,但却从来不再现实中见面交流。对我来说,高潮冥想是解决这个问题的最佳手段。高潮冥想让年轻人的互动方式逆转过来:两个人能够相互触摸彼此最私密的部位,但却不需要了解彼此,甚至不需要聊天。他们只需要简单的几个字就能完成交流:“稍微快一点。多摸摸左边。”

为了获得持续性快感而延迟高潮,甚至不享受高潮,这样的做法有点违反直觉。当然,这种理念并不是戴丹首先发明出来的。早在 1000 多年前的中国,道家就提出要在性爱过程中延迟射精。他们相信这能让自己长命百岁,而且认为没有高潮的性爱能带来无穷的快感和欢愉。通过延迟射精,自己的爱侣便能享受更长时间的性满足。射精是男性性高潮的标志。除了能使女性怀孕之外,人们还认为射精会导致男性丧失活力。在十一世纪成书的婚姻宝典《The Classic of Su Nu》中,作者警告称:“射精之后,身体感到疲倦。有的人会觉得耳鸣和困乏,有的人会觉得喉咙干渴和关节僵硬。虽然射精的一瞬间非常舒服,但最终会给人带来不适。”同样,中世纪的印度密宗也认为应该抑制高潮。他们从瑜伽中学会控制肌肉,从而实现抑制高潮。在长达数小时的性爱过程中,人们会焚烧刺鼻的香料,颂唱各种经文。男女进入永恒的快感状态,从而转化成印度教里的各路神仙。在快感的顶点来临时,他们甚至可以转换性别。

奇妙的是,基督教倡导无高潮性爱传统的时间甚至比起源于亚洲的无高潮性爱理念还要早很多。早期的诺斯替教徒(Gnostic)提倡进行“无高潮的身体结合”或者神圣结合。他们将这作为一种获得快感的精神练习,用来帮助神父和“精神妻子”之间形成极为亲密的关系。诺斯替教的男性教徒认为,不射精的性爱是一种有效的避孕手段。该教的《菲利普福音书》(Gospel of Philip)写道:“完成神圣结合的人将点亮蜡烛,他们不会像正常婚姻中的夫妇那样在黑暗中完成结合。”神圣结合流传甚广,连圣杰罗姆(Saint Jerome)都认为有必要在书信中对其进行批判:“即便你的良心认为你这样做无罪,传言也会给你带来耻辱。”

彼得罗纽斯(Petronius)时代的罗马人曾刻意在性爱过程中延迟高潮。戴维·劳伦斯(D H Lawrence)在小说《羽蛇》(The Plumed Serpent)中也多次反映这个理念。他笔下的女主角多次拒绝与爱侣“依靠摩擦而获得快感”,而是希望通过爱抚获得愉悦。这些事例表明刻意延迟控制高潮时间并不罕见,也不是什么奇闻异事。人们早就有这种理念,全世界各地很多地方都曾流行过。

禅宗哲学家艾伦·瓦茨(Alan W Watts)是一位受过高等教育的绅士,从英国移居美国后生活在旧金山。早在上世纪五十年代,他就主持过一档无线电节目。节目过程中,他用大量时间为听众分析男性和女性身上存在的问题。当然,性高潮问题也有所提及。他说当代性爱领域堪称不毛之地。阿尔弗雷德·金赛(Alfred Kinsey)在《男性性行为》(Sexual Behavior in the Human Male)一书中称,绝大多数美国男性过分夸耀自己的性能力,认为自己的高潮时间能持续两分钟。然后实际上,很多人的高潮时间大约也就 10 秒或者 20 秒左右。瓦茨表示,高潮是一种“兽性的痉挛”,有助于缓解压力。除此之外,短暂的高潮还体现了我们在精神层面上与现实生活的断层。他总结道:“我们文化中有着伟大的性体验,但它却太短暂,未能发挥全部功效。性爱的持续时间很短,女性获得高潮的可能性也较低。男性高潮通常只持续很短的时间,有时候还会来的太快。”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瓦茨将目光投向过去。在他看来,参加完十字军东征的骑士将密宗的性爱传统带回了家乡。这种理念很可能从波斯向西,一路慢慢传播开来。纯洁派(Cathars)是一个活跃在法国南部和意大利北部的异端宗教团体,而很多纯洁派的骑士开始奉行理想化的爱情。瓦茨将其描述成:“通过避免男性高潮而延长性爱结合时间”。在这种理念的指导下,骑士们会在晚上抱着赤裸的爱人(遗憾的是,这些女性通常是骑士效忠王子的妻子),尽力避免达到高潮。一位诗人写道:“想要全面占有女性的人完全不懂真爱的含义。”在吟游诗人的笔下,这种浪漫和经典爱情的理念渐渐在中世纪传播开来。最终教会采纳了这种理念,并将其作为正式教义。这也是为什么今天的人们因为爱情结婚,而不是按照中世纪的人们那种像谈生意一般的方式安排婚姻大事。

瓦茨秉持开放思想看待问题,认为纯洁派风格的性爱方式有其意义。他提出所谓“冥想式性爱”的愿景,号召男女之间全面探索“自然感觉”。他提倡男女双方延长禅宗式的性爱时间,不把达到高潮当作主要目的。瓦茨极力推崇冥想式性爱,认为具有微妙之处和丰富内涵。在他看来,冥想式性爱带来的体验堪比与朋友分享清茶或者在花园中看到陡峭岩石时体会到的那种“最强烈的美学快感”。

图片来自 YouTube

瓦茨针对冥想式性爱的全过程给出了非常具体的指导。男女双方要以传教士体位面对面躺在一起,或者坐在床上,双腿绕在一起。冥想的时候,女性的腿要环绕在男性腰间,胳膊则抱在男性背后。通常来说,采用这种姿势抱在一起的两个人很难移动,而这正是瓦茨所要的效果。鲁道夫·范·乌尔万(Rudolf von Urban)是来自维也纳的精神病专家。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他居住在洛杉矶。乌尔万也推荐人们用类似的姿势抑制高潮:男女两人躺下后,身躯呈垂直角度。

无论如何,一旦伴侣双方的生殖器产生接触,他们就要努力保持平静。两人要打开思维和感知,充分体会当下,在精神层面认真交流。瓦茨写道:“在这样的姿势下,两人的思想交流可以持续数小时甚至更久。在此期间,女性可以在轻微刺激下体验多次高潮。具体高潮程度取决于她的耐受度和身体承受能力。”或者男女双方都喜欢纹丝不动。瓦茨表示:“此时,快感便会是一种纯粹的感觉。它会自然而然来到,通常比一般性爱中的快感更强烈,更令人感到舒服。”最终,高潮可能会在不经意间到来。用金赛的话说,高潮就好像“腰部打了一个小喷嚏,但却带来惊天动地的体验。”

用瓦茨的话说,人们在冥想式性爱过程中能听到薄雾中海鸥低声悲鸣,浪花拍打着游艇,北海滩咖啡厅里先锋派的摇滚乐和对神性以及快感的无穷渴望。在此后的十年中,瓦茨的研究领域从东方神秘学扩展到迷幻药物和各种各样的性探索行为。在这个过程中,瓦茨成了反主流文化运动的精神灯塔。在这一点上,他和自己的朋友奥尔德斯·赫胥黎(Aldous Huxley)非常相似。赫胥黎出生在英国,但下半生主要在美国生活。反主流文化运动期间他居住在好莱坞地区,努力记录自己服用麦司卡林(一种迷幻药——译者注)的体验。1962年,赫胥黎正准备发表自己的最后一部小说《岛》(Island)。这是一部关于热带乌托邦的故事,小说里的居民通过“瑜伽式性爱”进行自由恋爱。赫胥黎笔下的瑜伽式性爱与瓦茨提倡的持久式无高潮性结合非常相似。与在三十多年前发表的反乌托邦作品《美丽新世界》(Brave New World)不同,赫胥黎在《岛》中表达了自己希望世界向着自由和真理方向前进的愿景。在他看来,世界陷入了因为性爱不满足带来的恶性循环,而我们则应该努力摆脱这种局面。

虽然未能成功将受到抑制的飙车党沙滩文化和后座调情文化转变成微妙诱人的典雅爱情,但瓦茨的理念依旧对少数人产生了巨大影响。在他去世后(瓦茨于 1973 年去世)的很长时间里,人们依然受到他的影响。年轻的戴丹就是瓦茨的忠实粉丝。她痴迷于瓦茨的色情哲学,因此专门搬去旧金山,拜在瓦茨徒弟门下开展深入学习。据戴丹自己介绍,她在聚会上遇到雷·温特林(Ray Vetterlein)之前几乎就要立下终生独身的宣言,然后皈依佛门。

戴丹在自传中说,温特林用了很长时间向她解释冥想式性爱中轻柔温存的爱抚是如何转变成高潮冥想中滑稽暴力的动作。温特林来自加州诺瓦托,是一个 75 岁的瘦老头。他声音粗哑,颧骨高耸,是粉丝眼中的“国家宝藏”。半个多世纪以来,他没做别的事情,只是专注于为女性带去深度、真诚且能改变人生的高潮体验。2011 年,85 岁的温特林去世。在生命的最后阶段,他渐渐将性爱视为纯粹的精神活动。在他看来,性活力是与宇宙中将星尘聚集在一起的引力一样伟大的东西,是与将原子聚集在我们手中的自然力量一样伟大的东西,是与电磁场一样伟大的东西,是与重力或者其他强弱各异力场一样伟大的东西。最终,他能用极为简单的手段就让女性获得高潮:轻抚耳垂、触摸小臂、抚摸肚子。他甚至说自己能在屋子的另一端用注视的方式让女性达到高潮。他还能让女性的高潮持续三个小时。温特林在采访中表示:“我不知道自己的极限在哪里。我不觉得自己的能力有上限。”

戴丹在聚会上遇到温特林后,两人只是简短认识了一下。接着温特林就说:“亲爱的,脱下裤子,分开腿躺在地板上。我想在你身上尝试一种性技巧。整个过程大约要 15 分钟。结束之后你可以立即走人,再也不用见到我。”虽然有些惊恐,戴丹还是按照温特林说的做了。最开始什么感觉都没有。她在 TedX 演讲中回忆了当时的体验:“我躺在那里,满脑子都想着自己看起来是不是美丽动人。我想自己这么做是不是对的,眼前这家伙究竟是不是有点诡异。我还想自己是不是应该嫁给他,自己的肚子是不是看起来有些臃肿。”

温特林不断有节奏的轻抚戴丹的阴蒂,上下来回移动手指。突然之间,戴丹感受到了无休止的快感。她说:“当脑海中纷乱的思绪瞬间理清时,我感觉自己好像来到了一条通畅的公路上,脑子里什么想法也没有。那一刻,我只能感觉到纯粹的快感。”这份快感打破了她在佛教冥想中收获的宁静和安详,让她有一种遏制不住的想哭的冲动。她徜徉在快感之中,只想紧紧拥抱这个世界。

高潮之所以让人快感不断,原因在于它能激活大脑最深处的某些区域,比如杏仁核与下丘脑。如此一来,大脑就能产生让人欢愉的神经传导物质,比如多巴胺、催产素和内啡肽。实际上,科学家称高潮是大脑活动强度最大的一种行为,很大程度上类似于癫痫发作。由各种影响神经系统化学物质组成的“强效鸡尾酒”能对我们的体内的神经细胞和五脏六腑产生巨大影响:呼吸加速、脉搏变快、大脑处理压力和焦虑的部位渐渐平缓下来。接下来就是作家阿娜伊斯·宁(Anaïs Nin)所谓的“高潮之音”(the gong of orgasm)。此时你脑海中一片空白,只能感受到排山倒海一般的快感。

大量医学证据均证明高潮对人体有利。对女性而言,定期高潮可以强化免疫系统,增强消化能力,调节生理周期,缓解各类疼痛,抑制乳腺癌细胞发育。定期高潮甚至还可以让女性看起来年轻十岁。 对男性而言,高潮也有类似的好处。定期高潮能够降低压力水平,增强记忆能力,缓解抑郁情绪,提升睡眠质量,降低罹患心脏病和前列腺癌的可能性。一周高潮三次以上的男性(平均而言,美国男性的周平均高潮数量为 1.5 次)能比其他男性多活三年。如果身体条件允许,每天一次高潮能让男性多活四年。

如我们所知,普通高潮的持续时间并不会太久。你闭上眼睛,嘴唇分开,呼吸急促,肌肉紧绷。突然之间,一股温和、梦幻且美妙的快感涌遍全身。你会出现 8-12 次不由自主的肌肉痉挛或者肌肉收缩,每次间隔大约 0.8 秒。到此为止,高潮就这样结束了。正如杰瑞·雷柏(Jerry Leiber)和迈克·斯托勒(Mike Stoller)在歌中唱的那样:“就只有这样了吗?就这么结束了吗?”

转瞬即逝的高潮之后是空虚和疲惫。这种感觉让一些人对高潮产生了不好的印象。在现代文学中,对高潮的渴望以及高潮带来的快感通常与疲惫和萎靡的感觉一同出现。在男女主角高潮结束之后,你经常能看到描述疲乏感觉的文字。作家威廉·伯勒斯(William S Burroughs)说:“欢愉的高潮就像数据不断攀升的销量图表,令人快感不断。不快的高潮则像 1929 年道琼斯股票那样瞬间崩盘。”医生们容易在性爱后出现忧伤抑郁情绪。导致这种情绪出现的原因很多,比如对性爱表现的焦虑,与伴侣之间情绪上的距离感,之前的性虐待以及因为宗教信仰原因感到愧疚和羞耻。

但是也有证据表明人类天生就容易在性爱后出现忧伤抑郁情绪,原因在于一种极其令人上瘾的神经化学物质的消失。实际上,这种物质也是导致高潮令人欢愉的主要原因。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它——多巴胺。高潮期间,大脑中负责快感的区域充满了多巴胺。在那一瞬间,我们觉得一切都美好而平静。但是多巴胺很快就会消退,我们便陷入不满和沮丧之中。所以很多人患上性瘾症,试图一次又一次感受高潮带来的快感。

针对高潮冥想和类似活动的讨论有时候会陷入一场由来已久的道德争议之中。人们将以达到高潮为目标的普通性爱看成是即时满足(因此“有害”),而对抑制高潮称赞有加,认为这是利用自控能力追求更高的目标(因此“有益”)。在一些人的想象中,大脑里发生了一场史诗级的战争:因高潮产生多巴胺而导致的放荡对阵由神经递质催产素诱发的持久性善良和信任。据悉,母亲哺育孩子或者情侣拥抱时都能促使自身产生催产素。人们认为,高潮冥想过程也会促进人体分泌大量催产素。

上述观点可能有点夸大其词。戴丹和瓦茨等人认为传统的高潮没有存在必要,因为无高潮的性爱会给人们同样的愉悦。有时候,无高潮性爱甚至让人们更加舒畅。他们对美国性爱领域产生了巨大影响。1994 年,罗伯特·迈克尔(Robert T Michael)、约翰·加尼翁(John H Gagnon)、爱德华·劳曼(Edward O Laumann)和吉娜·科拉塔(Gina Kolata)开展了“美国的性爱:一项决定性的调研”(Sex in America: A Definitive Survey),而类似的学术研究活动还有很多。大量针对美国人性爱习惯开展的研究表明,大部分女性和部分男性未能定期享受高潮。出人意料的是,研究结果表明大部分人都对自己的性生活感到满意,甚至如痴如醉。“研究数据实在出人意料。高潮有着巨大魔力,人们也普遍认同经常享受高潮是快乐健康性生活核心这样的理念。即便如此,证据显示体验高潮和拥有令人满意性生活之间不存在非常明显的关联性。”

在高潮冥想中,人们选择延迟或者彻底抑制高潮。在此期间,人体内究竟发生了什么变化?我们很难从科学角度得出结论。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专门去新泽西州罗格斯大学(Rutgers University)的实验室拜访了巴里·库米萨勒克(Barry Komisaruk)。库米萨勒克今年 76 岁,是美国顶尖的高潮研究人员之一。我找到他时,他正在进行功能磁共振成像。他将自己的高潮“贡献”给科学事业,这样人们就能实时观察到高潮对大脑的影响。此前,库米萨勒克发现刺激阴道能促使人体产生减缓痛苦的多肽。他还发现了一个此前人们一无所知的神经通路:将生殖器和大脑连接起来的迷走神经。迷走神经是一种古老的神经,它遍布于人体之内,将我们的每一个重要器官与脑干连接起来。迷走神经的分布模式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高潮(或者临近高潮边缘)对人体健康有很大好处。在一项研究中,库米萨勒克发现遭遇毁灭性事故而脊柱断裂的女性也有充分享受高潮的能力。

不过,库米萨勒克没有对高潮中大脑皮层焦虑中枢的关闭进行研究。荷兰格罗宁根大学(University of Groningen)的神经科学家赫特·浩斯特戈(Gert Holstege)在对研究对象进行性刺激过程中发现,大脑皮层焦虑中枢会高潮时出现关闭。浩斯特戈让十二位健康、年轻且是异性恋的荷兰女性接受 PET 扫描(正电子发射计算机断层扫描——译者注)。接着,他让这些女性在各自男朋友的帮助下达到高潮。在研究要求之下,所有女性均达到高潮,最多的体验了三次高潮。想要伪装高潮是很难的,因为研究人员在她们的直肠内放置了压力传感器。浩斯特戈发现,女性的高潮会使外侧前额皮质的左侧血流量降低,进而导致压力和焦虑水平降低。从效果上来看,此时的女性便进入了冥想式高潮状态。从理论上而言,远古时期的女性就发现高潮非常有益。高潮能让她忽视身边的所有危险,持续时间足以保证性爱能够顺利完成。但是,库米萨勒克使用更为复杂精密的功能磁共振成像设备进行实验后未能成功得到浩斯特戈一样的发现。他对冥想式性爱的效果同样持怀疑态度。他在采访中告诉我:“我喜欢直奔目的地,也就是在性爱中享受高潮。而采用冥想高潮的女性毫无目标,如同坐着一艘没有目的地的慢船四处飘荡。”

戴丹宣布我们进入为期一小时的午餐休息时间。再次回来的时候,每个人会得到一个由枕头构成的“巢”和小瓶润滑油。她会讲我们如何对女性进行爱抚。我们陆续走出房间,感觉双腿虚弱,目光闪烁。纽约东村的冬日下午日光明朗,我们则被刚才看到的画面震惊得不知所措。我没有和旁人闲谈,而是独自走进附近的一家印度餐厅,点了一大瓶翠鸟啤酒。

我需要稍微镇定一下。我自认为自己是一个理性的世俗者。我在放荡堕落的郊区长大,还在堪萨斯城艺术学校荒淫无度的宿舍内经历过一年时光。我在阿拉斯加的海湾度过新婚之夜,和妻子一起在无尽黑夜中共享鱼水之欢。三个孩子出生时我都在妻子身边。第三个孩子出生时,胎盘早剥导致整面墙都被溅上鲜血,画面好似恐怖电影《黑色星期五》(Friday the Thirteenth)。但是实话说,戴丹展示的东西超越了我的“色情舒适区”。房间里的女性的确清秀标致,但我真的要对陌生人进行爱抚吗?

直接将戴丹的言论和行为认定为新时代谬论有些轻率。她用二十一世纪女权主义包装自己的高潮冥想,还加入了最近十分流行的“正念”和“流动”元素。类似冥想、素食主义、瑜伽、精神分析学和女权主义这样的东西都曾被人们打上疯狂且不靠谱的标签。然而今天,它们都被人们彻底接纳。有人不将高潮看作是 π 这样的恒定不变的东西,这也许不是太超前的想法。对不同的人来说,高潮也是不一样的。想要让不同的人获得高潮,也要采用不同的手法。美国人的性生活太过疯狂,让人充满忧虑。戴丹的理念也许能让美国人静下心来,重新审视自己的性生活。当然,追随戴丹的人们也许会发现高潮冥想实际效果不佳。可是即便如此,这种实践活动也不会给他们带什么损害。

我一边思考,一边喝下一大瓶啤酒。我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回家,然后告诉妻子自己刚刚看到的东西。于是我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步履蹒跚的走进地铁站。


翻译 糖醋冰红茶

题图来自 图虫创意/PxHere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