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商业

历史传奇纽约广场饭店要卖,一个房间估值 200 万美元 | 好奇心小数据

兰莲超2017-08-23 19:17:46

主要是所有者涉嫌贪腐交不起保释金。

在近几年纽约地产市场连续创下交易纪录之后,现在又有一栋地标建筑要被卖掉了,根据《华尔街日报》的消息,纽约广场饭店(Plaza Hotel)的所有者印度撒哈拉集团(Sahara India Pariwar)已经从仲量联行酒店及服务业集团雇佣了经纪人准备出售控股的广场饭店。

尽管目前还没有买家站出来出价,但根据酒店投资者和经纪人的预估,价格至少有 5.6 亿美元。

这意味着广场饭店每间房间的售价能达到近 200 万美元,而根据酒店市场研究公司 STR 的数据,目前在美国的酒店里,能超过这个数的只有距离广场饭店不远的纽约曼哈顿巴卡拉酒店(Baccarat),它被当地人称为“水晶宫”,在 2015 年被中国阳光保险集团以 2.3 亿美元的价格买下,成为继中国安邦以 19.5 亿美元收购华尔道夫酒店后,中资企业在纽约房地产界的又一大手笔。

四处酒店的具体地理位置

在 1907 年开业的纽约广场饭店位于曼哈顿第五大道、正对大军团广场南部,和著名的华尔道夫酒店(Waldorf–Astoria)一样被列为纽约市仅有的两座“国家历史地标”。

1964 年披头士乐队首次访美的途中曾经下榻过这间酒店;戏剧评论家老莫尔豪斯在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在那里长住过大约 12 年;它还见证过特朗普总统与第二任妻子 Marla Maples 的婚礼,在电影《小鬼当家2》中,特朗普就站在广场饭店的大厅里为小主角 Macauley Culkin 指路;悬念片大师阿尔弗雷德·希区柯克 1959 年拍摄的经典电影《西北偏北》以及 2013 年上映的电影《了不起的盖茨比》中都有广场饭店的身影。

披头士乐队在广场饭店内

不过可能让这座百年酒店被赋予了更多历史价值的还是因为 1985 年的一个重要的历史事件——《广场协议》,当年美国、日本、英国、法国和西德五国在广场饭店秘密会晤并签署了这个文件,联合干预外汇市场,导致美元持续大幅度贬值。

纽约广场饭店重要事迹

1907 年 

耗资 1250 万美元的广场饭店正式开业

1943 年

希尔顿集团创始人康拉德·希尔顿花费 740 万美元买下广场饭店,随后耗资 600 万美元翻新

1964 年

披头士乐队首次访美途中下榻广场饭店

1985 年

美国、日本、英国、法国、西德五国在广场饭店秘密会晤并签署了著名的《广场协议》

1988 年

特朗普以 4 亿美元买下广场饭店

1995 年 

特朗普以 3.25 亿美元的价格把广场饭店转手给了中东首富、沙特王子 Al-Waleed bin Talal 以及新加坡的 CDL Hotels International

2004 年

广场饭店 60% 的股权又以 6.75 亿美元的价格被出售给了一个名叫埃尔·艾德地产(El Ad Properties)的以色列开发商,剩余股权仍为 Al-Waleed bin Talal 持有

2012 年 

印度集团 Sahara India Pariwar 以 5.75 亿美元的价格收购广场饭店 75% 的股份,Al-Waleed bin Talal 持有 25%

这都让广场饭店成为了纽约历史文化的一个标志。据悉,目前卡塔尔的一个主权财富基金、上海的一家投资基金、曾经获得格莱美奖的美国嘻哈组合 Fugees 里的饶舌歌手 Pras Michel 都对这座无数名人政要曾经下榻的酒店表现出了购买兴趣。

当然他们还面对更多的竞争者,实际上从前两年开始印度撒哈拉集团就一直在为广场饭店寻找买家。去年英国地产富豪 David Reuben 和 Simon Reuben 两兄弟以超过 8 亿美元的价格从中国银行购得广场饭店的抵押权,本来要进行取消赎回权的拍卖,不过因为借贷方又允许延期偿还贷款,所以拍卖被取消了。但其实说来印度撒哈拉集团才在 2012 年花了 5.75 亿美元买下广场饭店 75% 的股权,没过几年就急着卖掉,这看起来就很奇怪了。

主要是因为撒哈拉集团的创始人 Subrata Roy 在 2014 年因为涉嫌贪腐入狱,最高法院需要他交 16 亿美元的保释金,现在他已经在新德里坐了两年牢,知情人士表示他甚至在监狱的接待室和潜在买家进行了谈判。 Subrata Roy 想要卖掉旗下的广场饭店、梦幻酒店(Dream Hotel)和位于伦敦的格罗夫纳豪斯酒店(London’s Grosvenor House hotel)。

广场饭店

文莱苏丹哈桑纳尔本来是最有优势的买家。在 2014 年他曾经为这三家豪华酒店出价 20 亿美元,但当消息传开后,他因为推行备受争议的伊斯兰教刑法而受到美国民众的抗议,所以交易不得不作罢。

还有中东首富、沙特王子 Al-Waleed bin Talal,他在去年想要联合卡塔尔投资局买下广场饭店,在卡塔尔投资局放弃谈判后,今年有消息指出, Al-Waleed bin Talal 又找了纽约地产商 Ashkenazy Acquisition Corp. 合作想要从印度撒哈拉集团手里买下广场饭店。

目前拥有 282 间客房和 152 处私人住宅的纽约广场饭店,在百年前的开业之初,一晚的住宿只要 2.5 美元,现在同样的房间房费已经达到 1000 美元以上。这样极具名气的豪华酒店通常被投资者认为会带来几十年的长期收益,因此常被视作是首选的长期投资之一。

照理来说中国财团不会错过这个机会,但现在他们大概是会缺席这场争夺。

从 2016 年底,中国政府开始收紧海外投资,商务部数据显示,2017 年上半年,中资海外房地产直接投资同比下降 82.5%。

安邦保险、复星、海航、万达等企业集团,它们一度占中国境外资 1/5 的交易金额,之前靠着国有银行提供的廉价贷款,大举收购像纽约华尔道夫酒店和 AMC 连锁影院这样的海外资产,如今在政策限制下,恐怕就必须得小心翼翼处理海外投资的相关事项了。

本来即便没有成功拿下,他们也是很有可能推高竞标价格的。



制图 冯秀霞

文中图片、题图来自 Reuters、Shutterstock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