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制造悉尼血案的凶手不是恐怖主义者,只是个loser

Thomas Fuller and MichelleI Innis2014-12-17 00:24:55

从这件事中可以看出,单干型的恐怖主义者,给政府带来了不一样的挑战。

本文由《纽约时报》授权《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澳大利亚悉尼电 - 当地时间周二早些时候,在悉尼市中心咖啡馆里劫持人质的枪手被警方击毙。不论在警方还是穆斯林组织领袖的眼里,这名枪手都是一个非常让人头疼的人,他的犯罪记录可以追溯到很久以前,而且,他涉嫌杀害前妻一案还在审理之中。


“这家伙是边缘人里的边缘人,” 曼尼·康迪特西斯(Manny Conditsis)说,他曾在枪手曼·哈伦·莫尼斯(Man Haron Monis)此前的案件中担任过代理律师。“他生前不被任何人所接受。”

咖啡馆里的劫持持续了 16 个小时,两名人质在这个过程中死亡,康迪特西斯把这次事件描述成莫尼斯“为了让大家注意自己而发出的最终呐喊”。

就在悉尼这次暴力事件发生的两个月前,加拿大渥太华的一名枪手杀害了一名士兵,并袭击了市议会大楼。那次事件和这次有些相似,都是出于对个人生活的不满和对圣战主义的狂热。

加拿大的枪手名叫迈克尔·泽哈夫-毕博(Michael Zehaf-Bibeau),他是一名转投伊斯兰教的白人,曾因抢劫和涉毒攻击性事件被定罪。他射杀了一名年轻下士,那个士兵当时只是在加拿大国家战争纪念碑前守卫无名战士墓。

在枪击案发两天前,一名刚刚信仰激进伊斯兰教的 25 岁青年,在蒙特利尔附近开车撞倒两名士兵,造成其中一人死亡。

澳大利亚当局称,20 年前,莫尼斯成功地获得了政府庇护。据律师康迪特西斯说,莫尼斯曾经是伊朗的一名什叶派牧师,但他后来可能转而信仰了伊斯兰教中的另一分支:逊尼派。(译者注:自公元 632 年穆罕默德去世后,什叶派和逊尼派就成为伊斯兰教的四大分支之一,后来逐渐成为人数最多的两个对立派别,分别占全球伊斯兰信徒的 10% 和 90%。伊朗是什叶派穆斯林国家。

在加拿大和悉尼的枪击案发生后,公众对政府的监控能力提出了质疑,质疑它究竟能否控制那些变得激进的、可能成为杀手的人,并提前预防。

这些案件都有着一些相似之处,包括今年 10 月在纽约一人短柄斧头袭警。据墨尔本莫纳什大学全球恐怖主义研究中心(Global Terrorism Research Center)主任格雷格·巴顿(Greg Barton)说:人们变得激进,并且被自己所在的社群所疏远。

“要想解决这个问题可没那么简单,”巴顿说。“你不可能 24 小时不停地对普通人实施监控,除非是对主要犯罪嫌疑人。”

他说,在监控大规模恐怖行动和激进组织成员方面,澳大利亚当局的安全和反恐做得还不错,但“单干型的恐怖主义者,给政府带来了不一样的挑战”。

周一上午大约 9 点 45 分,莫尼斯进入了悉尼市中心马丁广场的林德咖啡馆(Lindt Chocolate Cafe),并劫持了 17 名人质,其中 5 名后来逃了出来。他把一面写着白色阿拉伯文字的黑旗贴在了咖啡馆的窗户上,这个旗帜和世界上其它地方的伊斯兰武装分子所使用的有些相似。

新南威尔士州警察长安德鲁·希皮昂内(Andrew Scipione)说,莫尼斯是在和警方发生的突袭中被击毙的,时间大概就是周二下午两点以后。希皮昂内说,警方听到咖啡馆里有枪声,然后才攻进去。

“他们之所以下令冲进去,是因为他们觉得如果当时不进去,就会有更多人死亡,”警察长说。在突袭开始前,警方认为咖啡馆里还没人受伤。

一份后来发布的警方声明并没有明确指出两名人质是如何被害的,只是说“在对峙中有人开枪”。

澳大利亚媒体证实,两名被害的人质分别是 38 岁的律师卡特丽娜·道森(Katrina Dawson)和 34 岁的咖啡馆经理托里·约翰逊(Tori Johnson)。

澳大利亚伊斯兰友好协会(Islamic Friendship Association of Australia)发言人基萨·特拉德(Keysar Trad)说,莫尼斯一直以来都独来独往,这让当局难以对他进行监控。

特拉德说,“要是他属于一个更大的组织的成员的话,就会进入警方的监控范围里”,并处于持续的监控下。“但他不是。”

不过莫尼斯还是反复出现在了社区领导人和当局的视线里。

特拉德说,他曾和莫尼斯见过几面,第一次见面,是因为莫尼斯向在阿富汗阵亡的澳大利亚士兵的家属写了封言辞激烈的信。他因此被判有罪,刑罚是在社区做服务,而因为这项有关邮政通信的法律被当局判刑也是非常罕见的情况。

2013 年 11 月,莫尼斯被控为谋杀其前妻诺琳·海森·帕尔(Noleen Hayson Pal)的从犯。莫尼斯用刀捅了她,并将她烧死。34 岁的阿米尔兹·德劳迪斯(Amirzh Droudis)(女)也被控参与了谋杀。莫尼斯后来被保释并等待审判。

“他什么都没有,”律师康迪特西斯说。“可能是他自己终将坐牢的命运激发了他作案的动机。”

今年 4 月,莫尼斯被指控 2002 年在悉尼西部性侵了一位女性。涉及到另外 6 名女性的 40 多起性侵案件被随后并入这一案件。康迪特西斯说,莫尼斯看起来似乎因为不能和他在伊朗的家人团聚而有些恼火,另外,他还声称自己在监狱里被关押时遭到狱警虐待,并为此耿耿于怀。

大约在 1996 年,莫尼斯从伊朗移民到了澳大利亚,他以前的名字叫曼特基·博鲁杰迪(Manteghi Boroujerdi)或者穆罕默德·哈桑·曼特基(Mohammad Hassan Manteghi)。在 2001 年的一次广播采访中,他声称曾为伊朗情报机构工作过。根据由流亡海外的伊朗人开办的网站 Iranwire 报道,莫尼斯在伊朗还出版过一本诗集。

伊朗国家通讯社法斯社(Fars)援引伊朗外交部女发言人马尔齐·阿芙哈姆(Marziyeh Afkham)的话说,伊朗曾经就莫尼斯警告过澳大利亚当局。

阿芙哈姆的原话是:“这个人 20 年前在澳大利亚寻求政治庇护。我们已经就他的过去以及精神的状态和澳大利亚当局讨论过许多次了。”


翻译 is译社 葛仲君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