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悲观主义的花朵》再版,作者廖一梅为它写作了新序

晏文静2017-08-16 18:30:59

廖一梅写了新的序,孟京辉画了新的插画。

作者简介:

廖一梅:作家,剧作家,著有《悲观主义的花朵》(小说)、《像我这样笨拙地生活》(随笔语录集)。由她编剧的话剧作品有《恋爱的犀牛》、《琥珀》、《柔软》等,参与编剧的电影作品有《像鸡毛一样飞》、《一步之遥》等。

书籍摘录:

 1.殊途同归

八月,我站在拉萨尧西平康一层的天井里,一抬头,二楼藏式雕花的廊子里站了个人,两人目光相接,都是一愣,犹豫了两秒钟,便都乐了。老话儿说的:他乡遇故知。这犹豫的两秒,其实跨过了二十年,大学毕业时一起玩耍的哥们儿,眉目依然,看起来变化不大,就是不知被谁在头发上画了不少白毛。

年少轻狂、肆意妄为的日子,突然间都想起来了,不外是各有各的迷途,各钻各的牛角尖,各走各的独木桥,千回百转,心路漫漫,现在殊途同归,在西藏的晴空下笑呵呵地相对而立。听闻他的种种往事,沉迷险境,与颓废共生,离死亡一指之距,也不过轻描淡写是个故事了。我说要去扎耶巴,他便开了车带他新婚的老婆一起同行。上山时见我身形轻快,禁不住问:记得你有一阵子身体特别差?是的是的,差到不能再差。又说起以前的种种,各种臭事儿苦事儿全都成了笑谈,提到过往的熟人,很多名字已经从我的记忆中抹掉了,回忆半晌才朦胧记起。要说前世今生,那已经是前世了。

《悲观主义的花朵》也是前世的一个梦境

孟京辉画的插画

2.自我的迷宫

我们每个人毫无分别地对一样东西有着疯狂的迷恋和好奇,这样东西我们终日相对,逃无可逃,看起来熟悉如手指又陌生如异类。这个东西几乎是我所有作品的主题,我对它如此困惑不解,乐此不疲,不惜一切代价深入它的腹地,摸清它的脉络,想以一己之力绘制出它的地图。曾经以为,这个对我致命吸引的东西是爱,我讲述的是爱的故事,现在看来,所有的困惑,追问,爱情,欲望的面孔背后都隐藏了一个无处不在的,匪夷所思的自我。“自我”,这个庞大的迷宫,庞大到有可能终此一生也无力知晓的他的疆域。《悲观主义的花朵》这本书,就是我倾尽心力绘制的这个迷宫的地图。

花朵为什么以“悲观”为名?因为这份地图透露了一个令人备感挫折的消息 —— 这个迷宫没有出口。这个迷宫,是个没有出口的死胡同。无论多么聪明、敏锐,拥有怎样的激情、勇气、才华,百折不回的决心,都会死于其中。但是,这也是一个好消息!我们不必再跟它纠缠不休。

3.我是谁?

清楚地记得《悲观主义的花朵》完成于2003 年,是因为在核对过作家出版社的最后清样,小说下厂印刷的时候,发觉自己怀孕了。此刻,12 岁的 Yoyo 坐在旁边,正愁眉苦脸,唉声叹气地在电脑上敲一篇论述《苏菲的世界》写作手法的作文。他既然是我儿子,必然继承了某种语言天赋,写个作文不可以这么大动静。Yoyo 对我的说法将信将疑,我知道有时候他觉得自己有表达才能,有时候又觉得完全没有。他会说:“你看我多好啊!”却满含自嘲的口吻。 在书中苏菲遇到的第一个问题是:“我是谁?”值得庆幸的是,Yoyo 比我更早懂得以嘲讽的态度对待自己。看着他慢慢探索他的自我,塑造他的自我,喂养他的自我,满足他的自我,进入自我的迷宫,我心有唏嘘,也只能安之若素,泰然处之。

讲过这个故事。Yoyo 三四岁时,在床前跟他道晚安,故意地试探他:“到妈妈这儿之前,你在哪啊?”他很努力地想了很久,沮丧地说:“想不起来了。”“也许有一天你会想起来,想不起来也没关系,很高兴你到我这儿来。”他用被子蒙了头,翻身向里,悄无声息。坐了片刻,以为他睡着了,伸手帮他拉被子,却摸到了满脸的眼泪。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哭了。

孟京辉画的插画

4.读者

心怀感激。年轻时满肚子的桀骜不驯,将自己孤立于世界和人群,基本是顾不上关心读者。所幸,同样将自己孤立于人群的人们成了这本书的读者。

后来在网上看到一些关于《悲观主义的花朵》的八卦文章,旁征博引地讨论男主角影射谁,女主角影射谁,目光之敏锐、独到令人叹服!浏览这些让我度过了一个欢乐的夜晚,几次笑得前仰后合。更令人惊讶的是,这些留言从最初的 2008 年,一直延续到 2016 年 9 月,也就是此刻。谢谢你们!从这个悲剧故事里,为自己和我都带来了欢乐!

5.乐观主义的花朵

乐观主义的消息是:在所有死胡同的尽头,都有另一维度的天空,在你无路可走时,迫使你腾空而起。

相信我们殊途同归,在所有的迷惑和痛苦之后,爱情与欲望的挣扎之后,都会在灿烂的阳光下坦然相对。

题图来自莫奈油画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