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上海小弄堂里藏着 85 种辣酱,老板想把这种让人上瘾的感觉传递给更多人

文化

上海小弄堂里藏着 85 种辣酱,老板想把这种让人上瘾的感觉传递给更多人

胡晓琪2017-08-16 14:02:08

无辣不欢者和“我不太吃辣但我可以试试”者都欢迎入内。

一家叫做 Hot Box 辣匣子的小店藏在胶州路 273 弄里,看上去有点简陋。火红色的集装箱材质大门、高脚凳,墙上还挂着大串的红辣椒。

顾客来这里的缘由各式各样,有的从朋友圈知道它,有的是不经意间路过它,不过喜欢上它的理由却都差不多——辣酱很多、环境自由。

辣匣子的店内售卖超过 85 种辣酱,它们来自 16 个国家和地区,17 个中国省份,当中有四种是辣匣子自己研制的,还有八种来自上海本土的辣酱制造商。

这些辣酱被老板 Andrew 按照辣度依次排列,在货架的最顶部一层,陈列的是 Andrew 个人收藏的辣酱。“这部分没有卖的,剩下的可以随便试吃”。如果你是个初来乍到的顾客,Andrew 会用流利的英文或是磕磕绊绊的中文这么招呼你,并给你递上一盒墨西哥玉米片,教你把辣酱滴在上面吃。

每周一至周六的早上十一点多,Andrew 来到辣匣子,开始张罗起一天的生意。

Andrew 出生于美国,在厄瓜多尔长大。他小时候常常去楼下的姑妈家里蹭饭,“她们吃很多的辣椒粉。你知道的,南美洲很辣”,Andrew 在那个时候发现自己喜欢上了辣椒。

再后来,他回到美国念书,并在大学期间去了云南师范大学学了一年中文。他旅行过 38 个国家,尝过 250 多种辣酱,每一次去陌生的地方旅行,他一定会去当地的市场买辣酱。

“他们来中国都要去长城,我对这不感兴趣,我会去找哪里有好吃的辣酱”,Andrew 对《好奇心日报》说道。

Andrew 收藏了 150 多瓶辣酱,有中式的油辣子,也有西式的醋底辣酱。他一开始吃不惯加了肉、很多油的中式辣酱。但 2008 年在德国跨年时,他尝了台湾朋友亲手炒制的新鲜辣酱,这燃起了他对中式辣酱的强烈兴趣,也为他在 2014 年时选择来中国闯荡一番埋下了伏笔。

Andrew 来到中国时,最初是在上海的一家西班牙餐厅工作。2016 年的某天,他在常去的烤芝士店 Co Cheese 里碰到了崔佳晋源和 Gre J。他们三人有个共同点,都喜欢随身带着瓶辣酱。当他们正好同时都在店里,每个人都拿出一瓶辣酱开始吃,很自然地就聊上了。

“开始是聊辣酱嘛,聊哪些好吃,互相品尝一下,后来就琢磨着开这家店了。” 崔佳晋源说道。 他们在 2016 年 7 月开始筹备辣匣子,期间还参加了在 M50 举办的美食节,到 2016 年年底,辣匣子在胶州路正式开张。

崔佳晋源最初想的是,只要把三个人自家冰箱里的宝贝都拿出来,就已经足够开一家辣酱专门店了。

他们觉得这还是一个空白的市场。据 Andrew 介绍,他发现中国目前只有三家专门卖辣酱的门店,一家在阳朔,只卖三种自家生产的辣酱,但不可以试吃。一家在台北夜市上,有多种国内外的辣酱,并提供试吃,但开店时间只在每天下午 5 点至 11 点。

最后一家就是辣匣子了,它辣酱丰富,全部可以试吃,且开业时间稳定。

Andrew

开一家辣椒酱店,或许是因为几个创始人觉得美国流行的那一套在中国也许也能行。

美国现在最大的辣酱专卖连锁店 Pepper Palace 诞生于 1989 年,它最初只是家售卖手工自制辣椒酱的夫妻店,后来经营范围开始扩大至所有和辣椒相关的产品。在 1997 年,它开出了第一家 3000 平方英尺(278 平方米)的临街店铺,并在 1999 年创建了 pepperpalace.com 域名的网店。Pepper Palace 在 2006 年开始建设物流中心,开分店。直至今日,它在美国和加拿大拥有 30 多家分店。

自 2000 年以来,美国市场上的辣酱销售增长了 150%,超过其它所有调味品(番茄酱、蛋黄酱、芥末酱、烧烤酱)的总和。辣酱,现在在美国是十亿美元的产业。它正在从杂货店边缘食品的位置走出来,成为美国食品杂货店的主打。市场研究机构 NPD 在 2015 年的一个研究发现,56% 的美国家庭都有辣酱。仅去年一年,美国人就买了 13.1 亿美元的辣酱。

《好奇心日报》曾经报道过美国人越来越喜欢吃辣背后的原因。这个说法来自曾经给是拉差酱( Sriracha)拍摄过一部纪录片的美国人 Griffin Hammond:“美国人喜欢吃好吃的食物,他们想通过自己吃的东西来表现他们自己。通过吃 Sriracha ,他们可以向朋友表现:‘看,我是一个有趣的人,我有过很多旅行经历,我了解这个世界’。”

纽约甚至还有自己的辣酱年会(NYC Hot Sauce Expo)。每年 4 月,它都会在纽约布鲁克林区如期举行,一连五年都是如此。2017 年, 40 多个辣酱品牌赞助商和超过 1 万名辣酱爱好者蜂拥而至,他们热衷于在会展期间展示和品尝市场上的最新品种,把展会变成是一场辣椒爱好者的大型狂欢。

崔佳晋源 摄影/chikalichen

崔佳晋源在辣匣子扮演的角色,就是要把身边的辣椒爱好者们聚集起来。

每天下午五点,Andrew 结束一天的工作,换崔佳晋源上岗。辣匣子的三位创始人崔佳晋源、Andrew、Greg 各自分工明确。其中,深谙中美两国文化的崔佳晋源负责外部联络,包括找供应商、合作伙伴等,Andrew 主要负责店铺的日常运营,经验丰富的 Greg 即是 Co Cheese 的老板,也是辣匣子背后出谋划策的人,他负责制定店铺运营背后的大方向,每周也会挤出一天时间去店里看看。

崔佳晋源是个来自东北的满族人,他说自己对辣椒的喜欢从很小的时候开始。那个时候每天早上吃炒鸡蛋,总喜欢换不同口味的辣酱。

高考填志愿的时候,他就把志愿一栏全部填的都是四川的学校,“想吃辣嘛!我就想去四川。”

后来,在父母的安排下,崔佳晋源先是在美国读了一年大学,然后又回到四川读了一年。“我父母的意思是,两边都试一下,喜欢哪儿就去哪儿”,他在两边尝试之后觉得还是美国更适合自己,就又回美国念书了。

高中毕业的暑假,崔佳晋源还去了一家厨师烹饪学校上了三个月的课。从削土豆开始学习,每天十几个小时不停的训练,课程结束之后,他差不多到了国家二级厨师的水平。

不过,他并不喜欢烹饪学校的那一套。讲起做菜,崔佳晋源给自己做菜永远都是一个路数——无论是炒什么菜,他都不放盐,只放少量的油,炒熟之后装盘,然后浇上辣酱。

“这样我就可以随心所欲地搭配我喜欢的辣酱了”,他说。


摄影/chikalichen

“就和抽烟、喝酒一样,(吃辣)是让人上瘾的一件事”,崔佳晋源觉得喜欢吃辣算是种地下文化。

说起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有关辣椒的记忆。崔佳晋源回想起 13 岁的时候和妈妈一起去西雅图,在参加当地教堂圣餐的时候,尝到的某种辣酱打开了他的味蕾,回东北的时候还带回了好几瓶。

他觉得中餐和西餐有很多地方都是相通的,在美国读书、生活的几年里,他结交了来自五湖四海的朋友,并经常去他们家里吃饭。

“就跟我朋友的奶奶们聊天,老人家做饭做了一辈子,有很多东西可以分享。”崔佳晋源在和来自韩国、日本、越南、墨西哥,以及美国东西海岸的奶奶们聊天的过程中,他开始了解更多关于辣椒的知识。

比如一位埃塞俄比亚的奶奶做饭的时候喜欢放一种辣椒面,就和匈牙利的 paprika 差不多。美国人吃火鸡的时候原本不放辣椒面,后来有人喜欢这种吃法,也会开始放一点点。

崔佳晋源和 Andrew 对于辣椒的兴趣,不仅限于辣酱,他们还很喜欢自己探索一些新的东西。

在辣匣子吧台后面,除了有个简单的厨房之外,他们还弄了一小块实验室空间。用来培育墨西哥哈瓦那辣椒、墨西哥哈雷派尼奥辣椒、印度魔鬼辣椒以及世界上最辣的卡罗莱纳死神辣椒。他们会自己研制辣酱,不断地进行口味测试,并根据顾客反映后有四款留了下来。其中最受欢迎的一款,就是用印度魔鬼椒做的“老鬼妈”。

图片/zhihu
辣匣子店内的四款自制辣酱以及后面的小实验室

崔佳晋源擅长在其它事物上找到与辣酱的共通点。比如辣匣子曾联手上海文身店,举办过一场吃辣大赛,有 100 多个人报名参加;在小龙虾上市不久的五月,辣匣子又和松牌精酿推出了“暴走小龙虾”的活动,特制小龙虾饭和啤酒的套餐;今年的混凝草音乐节,辣匣子还成为了指定辣酱供应商,并为活动专门制作了一款黄芥末酱。

“找到一个小群体,帮他们解决他们解决不了的问题”,崔佳晋源觉得,这就是辣匣子最大的意义所在。他口中的问题,包括如何找到好吃的辣椒和同好,如何把辣椒文化普及开来。

因而,辣匣子并不仅仅是家卖辣酱的店,它更像是一个辣椒爱好者的聚集地。就像是酒鬼们喜欢去酒吧一样,崔佳晋源觉得它应该是一个让辣椒爱好者们感到自由、轻松的空间。

辣匣子活动海报

从早上开业到晚上关门,辣匣子从来不会冷场。有人结伴而至,也有单身前来的人来这里找乐趣。而辣匣子能提供的除了百余种可供试吃的辣酱,还包括精酿啤酒、鸡尾酒、手工现制的三明治在内的“隐藏菜单”。Andrew 和崔佳晋源最开始推出过正式菜单,后来觉得效果不理想就撤了。但他们仍然会在新客人来的时候问问他们要点什么,然后再进行推荐,而熟客对于“隐藏菜单”则已经是轻车熟路了。

Edward 很快就摸清了辣匣子的“隐藏菜单”。他虽然在一周前才刚刚知道这家店,但在过去的一周里已经光顾过两次了。“我很喜欢血腥玛丽,这种酒只有这儿有”,Edward 对《好奇心日报》说道。

血腥玛丽是一种加入了伏特加、番茄汁、芹菜根、柠檬片的鸡尾酒,辣椒油和辣椒粉的加入使其口感极为辛辣。辣匣子售卖的血腥玛丽更为特别,它另加了辣酱油和山椒酱,还在杯口边缘抹上了一圈辣椒粉,令口感更为丰富。Edward 能一次喝两杯血腥玛丽,他说这种酒让他觉得很好,很刺激。

血腥玛丽

像是一个小型社区一样,辣匣子聚集起了一小堆喜爱辣椒的人。 通常,崔佳晋源和 Andrew 会先在有 300 多位粉丝的辣匣子微信群里发布本周的活动预告,然后再通过朋友圈转发等方式告知更多人。

意大利人 Arianna 是辣匣子粉丝群的成员,她在得知辣匣子上周末限时供应辣味爆米花、棉花糖的活动之后来到这里。Arianna 原本不怎么吃辣椒,她在四年前来到中国之后开始适应吃辣。现在,川菜已经成了她最喜欢的菜式,她也经常光顾辣匣子。“这里的人都喜欢吃辣,我还能尝试很多不同的口味的辣,很有趣”,Arianna 一边吃着辣味爆米花,一边拿起一根崔佳晋源递给她试吃的泡椒,直接吃了起来。“味道不错”,她说。

摄影/Daniel
辣味爆米花 摄影/Daniel

不过“怎么把一款好吃的辣酱,带给更多的人?”仍然是个令崔佳晋源发愁的问题。

和 Andrew 一样,崔佳晋源不管去哪儿,都会去找辣酱。如果听说身边有朋友出去玩,也会让他们帮助捎一瓶当地的辣酱回来。在开店之后,他以 HotBox 之名注册了 Instagram,并通过这个账号找到了更多的辣椒爱好者,经常会有辣酱生产商给他留言,要寄辣酱给他试吃,这些是崔佳晋源接触新口味辣酱的途径。

但要真正上架这些辣酱,目前还没有进出口资质的辣匣子必须跟国内的代理商拿货。受限于此,有很多好吃的辣酱无法出现在货架上。

谈起下一步计划,崔佳晋源打算直接联系外国的辣酱生产商,进口更多的辣酱,并且上线辣匣子网店。“我还是希望能把这个普及开来”,他说。

 

题图来自:辣匣子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