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设计

他设计了包括通用汽车在内的许多 LOGO,如今去世了

Sam Roberts2017-08-11 13:34:34

“他全身心投入于设计中,去研究设计的历史、功能以及未来发展的可能性。”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虽然在艺术学校的学业并不顺利,但阿伦·佩克利克最终成为了一名世界著名的标志设计师,设计出众多全球最优秀的标志设计。8 月 3 日,阿伦·佩克利克在康涅狄格州丹伯里逝世,享年 76 岁。

阿伦·佩克利克(Alan Peckolick)在国际字体公司(International Typeface Corporation)讨论字体排印在未来的发展。

他的妻子杰西卡·韦伯(Jessica Weber)解释说,佩克利克的死因是一次跌倒后造成的脑损伤。他患有帕金森氏症。

佩克利克是著名平面设计师埃布·卢巴林(Herb Lubalin)的得意门生和合作伙伴。埃布·卢巴林的徒弟还包括著名艺术指导乔治·洛伊丝(George Lois)和摄影阿尔特·凯恩(Art Kane),而佩克利克则在字体排印方面别具才华。

他曾设计过许多为人熟知的经典企业标识,譬如通用汽车公司(GM)的品牌标志(公司英文名字的两个首字母“GM”下面加上一条粗实的直线),以及一些公司及机构,譬如辉瑞(Pfizer)、露华浓(Revlon)、梅赛德斯-奔驰公司(Mercedes-Benz),以及纽约大学(New York University)和纽约市立学院(City College of New York)的名字标志。

图为佩克利克为纽约一间博物馆的免费开幕夜设计的海报。图片版权:Alan Peckolick

这幅海报是他为纽约一间由美孚(Mobil)赞助的博物馆开幕夜所设计的,在一组蓝色色调的正体大写字母中夹着鲜红色的“Free”(免费)字样。现在,这幅海报已经成为了德国美因茨古滕贝格博物馆(Gutenberg Museum)的永久收藏品。

2015 年,佩克利克在《赫芬顿邮报》(The Huffington Post)的一次采访中说:“对我来说,如果我觉得有个字很迷人,一般不是指它的发音很优美,而是这个字很好看。在我眼中,每个字符都是一件设计作品。‘Cat’不是‘猫’,而是 C、A、T 三个字母,这是创作出充满表达能力的字体排印艺术的第一步。”

设计师和插画师西摩·瓦斯特(Seymour Chwast)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这样描述佩克利克:“他全身心投入于设计中,去研究设计的历史、功能以及未来发展的可能性。”

位于美国佐治亚州罗斯威尔的通用汽车公司大楼入口中的公司标志,这个标志也是出自佩克利克的设计。图片版权:David Goldman/美联社

原来在广告公司工作时,佩克利克大部分的创意和精力都用在了讨好客户上,在厌倦这份需要不断解决各种问题的工作后,他开始画画。作为一名艺术家,那些风吹雨晒后的旧广告牌以及它们的褪色城市画面让他很着迷。

2002 年,在纽约苏豪区(SoHo)的一家画廊里,他举办了一次个人作品展览,《纽约时报》( The New York Times)作者格雷丝·格卢克(Grace Glueck)在评价这个展览时写道:“标牌常常出现在摄影作品中,已经是司空见惯的物品,但佩克利克利用自己对色彩和侵蚀纹理的把握,出色地展现出消逝的时光,让标牌上的廖廖几个字也能透露出怀旧的魅力。”

1940 年 10 月 3 日,阿伦·杰伊·佩克利克(Alan Jay Peckolick)出生于布朗克斯区,父亲是查尔斯·佩克利克(Charles Peckolick),母亲是贝尔·宾嫩博姆(Belle Binenbaum)。他的父亲是一名邮递员,是和信(letter)打交道,而不是像阿伦·佩克利克那样与字母(letter)打交道。

2015 年,佩克利克回忆道:“我从来没有接触过设计、平面设计这类花俏的事物。但我经常会画画。我什么都画。有时候我母亲叫我出去买东西,等我回来的时候,那些购物袋上总会被我画上一些画。”

他曾就读于长岛埃尔蒙特纪念高中(Elmont Memorial High School),学校位于邻近皇后区交界的位置,他说,毕业之后,“我的母亲将所有被我画过的物品放在一起,包括手帕、碎片等乱七八糟的东西,她将它们装进一个棕色纸袋里,然后让我拿到库伯联盟学院(Cooper Union)和视觉艺术学院(the School of Visual Arts)这些地方。但这两所学校一眼就看出我没有什么才华,所以他们都拒绝了我。”

最后,布鲁克林的普瑞特艺术学院(Pratt Institute)接纳了他,让他进入插图系学习。但三个月后,他被学校开除了,因为他的作品水平没有提高。垂头丧气的他在一家咖啡店遇到了之前的一位同学。

他回忆道:“我和他说,因为画得不够好,我被艺术学校开除了。他说,‘嗯,那没有关系。你为什么不试一下做平面设计师呢?’我说,‘那是什么?’他说,‘不要担心它是什么,但是做平面设计师,你不需要会画画!’”

1964 年,从普瑞特艺术学院毕业后,佩克利克开了属于自己的工作室。1972 年,他加入了 Lubalin, Smith & Carnase 公司(该公司后来改名为 Pushpin Lubalin Peckolick Associates)。佩克利克回忆说,通过导师卢巴林,“我认识了很多既会设计,又充满想法的人,譬如索尔·巴斯(Saul Bass),卢·多夫斯曼(Lou Dorfsman)和乔治·洛伊丝(George Lois)。”

佩克利克的四幅作品。图片版权:Alan Peckolick

他接着说:“那时候,我简直太幸运了,我可以跟着最优秀的设计师学习。”

他和同为平面设计师的妻子韦伯住在曼哈顿和康涅狄格州的谢尔曼。除了妻子,他的兄弟姐妹保罗(Paul)和盖尔·雷伊·加伍德(Gael Rae-Garwood)也尚在世。

佩克利克曾撰写过几本书,其中包括《Teaching Type to Talk》(2013 年),也曾为许多书创作插画。

尽管为公司设计的标志、年度报告、书籍封面和海报作品让他名声大增,但他在广告公司的工作经历却和他在艺术学校的遭遇相似。

他回忆道:“我经常被广告公司解雇,因为我花了太多时间去思考那些印刷字体应该设计成什么样,而不是思考要怎样卖肥皂。”

在 1990 年代末的一天,他请了一个下午的假去看电影,然后他走到了一家美术用品店前。

他说:“我当时想,我以前从来没有认真画过画,我从来没有拿着画笔画过画,不如就试试做点儿新鲜的事吧。”

但事实证明,绘画也是极具挑战性的事情。

佩克利克说:“当你为客户做平面设计时,你要解决的是客户的问题,但是,当你变成画家时,你必须找出问题,并自己想出解决方案。我刚开始画画时,没有什么比看着一块空白的画布更让我觉得可怕的了。”

从 1998 年起,他开始成为一名专业的画家,而几年之后,他就被确诊患上了帕金森氏症。

他说:“这种病很难治好,但我总是告诉人们,‘如果真的好不了,我也可以成为一名抽象派画家。’”


翻译 熊猫译社 李秋群

题图来自 Wikimedia Commons

© 2017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