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B 站这几年发生了什么变化,它已经面目全非了吗?

娱乐

B 站这几年发生了什么变化,它已经面目全非了吗?

陈心怡 韩方航2017-07-25 05:52:49

B 站目前最大的问题在于如何保持自我并且活下去——无论是商业上,还是其他方面。

作为一个自称为“下一代的文化乐园”的网站,BiliBili 在过去 3 年里始终徘徊不前的议题一直是如何赚钱。

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这个问题看起来前景乐观。发展到第五年的 B 站线下活动 Bilibili Macro Link (BML) ,参加活动的人次从去年的 2 万一下上升到了 10 万左右 。白天外场的活动尚能让参与者保持理智,从傍晚开始的演唱会则成了一场彻底的狂欢。

当《极乐净土》、《万神纪》、《刀剑神域》主题曲等一众为二次元爱好者耳熟能详的歌曲响起的时候,观众们在一阵热情欢呼后用力地跟着节拍挥动荧光棒,甚至有激动的观众一下子站起来进行应援,发出声嘶力竭的呼喊。

全场的一大高潮出现在日本摇滚女歌手大黑摩季带着《灌篮高手》片尾曲《只凝视着你》登场的时刻,一瞬间荧光棒和电光棒将现场渲染成了一片热烈的红色。

一个叫“吴毛”的观众在 7 月 21 号​半夜就来到了上海(这样做的人为数众多),仅仅睡了几个小时就跑去 BiliBili World 排队看“Wake Up, Girls”的表演。尽管拥有白天“被挤得双脚离地”的经历,他在晚上观看 BML SP 的演出时还是进行了全力应援。回忆《超时空要塞△》歌曲表演,他的表述是:“现场听的感觉,真的是难以用语言形容,尤其是和这么多人一起听,配上满场的荧光棒,头不自主就摇了起来。”

然而这个狂热现场还有着另一面。在 BML 正式演出开始之前,B 站安排了董事长陈睿接受中外数十家媒体的采访。一个很快就被提起的问题是,B 站会对过去几周内发生的大规模下架视频事件作何回应。

除了再次重复此前 B 站通过微博发表的声明中的内容,表示这是为了让 B 站更加符合规范以外,陈睿首先强调:“我们公告发的审查是我们自我审查,其实这一次我们对于内容的审查以及对于部分影视剧内容的下架,纯粹是因为处于我们自己对于内容运营的策略性的调整。”

他对商业化的前景也持谨慎态度:“我觉得 B 站的变现还处于非常早的时期。”

熟悉 B 站的人,就不会对它的商业化尝试感到陌生。

2014 年,B 站推出新番承包计划。通过购买一元一个的 B 币,用户可以以自己想要的价格承包 B 站当季推出的新番,从而减轻 B 站购买动画版权的成本。

2015 年初,B 站推出旅游业务,用户可以通过定制行程,来实现圣地巡礼,即探访动画中出现过的场景。2015 年 11 月,B 站与上海尚世影业、上海宽娱数码科技宣布共同出资 1000 万元成立哔哩哔哩影业,此后参与投资了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以及动画电影《精灵王座》,但因投资回报过低,又出售了这项业务。

2016 年 10 月,B 站推出付费会员,但很快就被用户质疑这个所谓的“大会员”制度名不副实。尽管此次陈睿宣称:“我们的大会员和年度大会员其实目前的数字也不小了。”但他同时也承认:“像 B 站这样的文化社区看到的内容都不要钱。忽然你跟大家一提交点钱,大家会忽然想到我怎么回到现实了。”

三个月前,B 站发布推出绿洲计划。简单说来,B 站找到了三家代理商,他们将一起帮助品牌商和 UP 主做广告。有 UP 主向 B 站咨询详细情况后得知,所有的第三方推广都需要通过绿洲计划才能进行。这意味着 UP 主不能私下与品牌商达成合作,而必须通过 B 站。B 站则将会从中获得一定的提成。

当然,还有 B 站一直以来都在做的游戏、直播、以及投资国产动画并参与日本动画的制作,其中前两者已经成为目前 B 站相当重要的收入来源。

类似这样的商业气氛,你在 BML 现场也能感受到,它有时会盖过二次元那种“另一个世界”带来的观感。

作为 BML 的赞助方之一,高洁丝在外场的 Bilibili World 展区里搭起了一个显眼的“姨妈庙”。人们可以在绘马上写下自己的心愿进行祈福(一种日本传统的许愿形式)。为了吸引更多年轻人的关注,展台的工作人员还现场表演了今年的二次元神曲《桃源恋歌》的舞蹈。

美宝莲最初在这个场合显得十分格格不入,他们在活动第一天几乎就像是把商场专柜原封不动地搬来。意识到了这个尴尬的问题,美宝莲在第二天临时将展台变成了具有功能性质的 Coser 补妆区,算是挽回了一些人气和形象。

除此以外,在 Bilibili World 上,还有肯德基、统一、耐克、乔丹等一系列品牌。他们各自有自己的展位,以不同的形式卖力地向周围的年轻人推销着自己。

对于一个已经存在八年,官方声称活跃用户数量超过 1 亿的品牌来说,变现的确是首要考虑的问题之一,毕竟投资者和市场对它寄望甚高。

此前腾讯集团副总裁程武曾说:“在移动互联网和泛娱乐大潮下,中国也走到了二次元文化崛起的前夜。作为一种新的商业模式,二次元经济正成为行业的全新课题。”

在资本的推动之下,二次元早已不需要抱团取暖,而是成了年轻人的代名词——尽管这个认知并不正确。对于 B 站而言,它却因此进入了一个悖论:希望吸引更多用户,但不希望新用户稀释原来二次元的氛围。

用户之间的抵制其实已经随处可见。尤其是 B 站的核心功能弹幕,也由于掐架、无意义刷屏、低俗空耳等各种问题被不少用户认为质量下滑严重。

甚至是一则名为“【街头美食】实拍日本海鲜市场”的美食圈视频,也由于弹幕牵扯到费水、辐射、吃保护动物等一众问题而展开骂战。最后,这则视频还被标上了“麻烦电脑党净化一下屏幕”的标签。视频下面的热门评论也充斥着用户的抱怨:“为何看个视频都能吵起来,和气生财啊”、“真的,一个刺身视频都能撕起来我是不知道怎么说了。”

在今年 2 月 21 日,意识到问题越发严重的 B 站正式上线了“小黑屋”功能。他们希望能通过用户主动的举报反馈,以及违规处罚的措施来帮助改善 B 站的现有氛围。

不过,B 站在守卫二次元硬核文化这一点上其实算不上坚定。这个社区原有的进入门槛现在已经被大大降低了标准。

在过去,用户需要在 60 分钟内答完 100 道题,并获得 60 分以上的成绩才能成为 B 站的正式会员。而这些有着颇高难度的问题几乎都是与二次元文化紧密相关的,例如“《轻音少女》动画中,活动室里养的动物是?”、“以下哪部作品没有得过这本轻小说真厉害排行榜的第一?” 等等。问题都相当细,即使是资深的二次元爱好者也未必敢说自己能够一次轻松通过。

而现在,用户只需要答对像“在观看视频中遇到违规弹幕时应该?”、“下面哪条弹幕是地域攻击?”这样简单的 40 道弹幕礼仪题,以及在 60 道自选题中答对 20 题,就能够成为 B 站的正式会员。自选题也并非全部属于二次元,其中还包括一些基础常识,例如中国家庭电压是多少。

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小型矛盾在 B 站与用户间爆发。

推出付费会员时,有用户质疑付费会员并没有足够的权益,因此只是 B 站在利用情怀圈钱。随后,B 站冠名赞助上海男篮又被质疑拿大会员的钱去投广告,而不是买新番。

最极端的一个案例就发生在一个月前。B 站和宜芝多合作推出一款老婆饼,仅仅是因为单价比门店价卖贵了一块钱,就引起了一场风波。

B 站变成了一个各取所需的视频网站。

从模式上说,B 站并不出产内容,绝大多数的视频都来自于 UP 自制、搬运自 YouTube、NicoNico 等网站、或者是下载各类资源然后上传。而在用户的推动下, B 站的分区也从 2011 年的动画、音乐、游戏、娱乐、合集、新番连载这 6 个的基础上增加了现在的科技、时尚、生活、广告、影视这五个分类。

正如会员属性一样,这些内容的比例也在不断调整。在海外影视剧的内容下架发生之前,B 站的非二次元内容已经大大增加,生活区和科技区每日新增视频都能够达到 999+,而时尚区和影视区也都会超过 600 个。如今再称 B 站为“中国的亚文化聚集地之一”也已经不合适,它在某些地方已经成为主流本身。

共青团中央与《环球时报》也在 B 站上开设了自己的账号。他们上传了《被国防部深深地圈粉了》、《将改革进行到底》这样的视频,分别拥有 35 万和 13 万粉丝,后者就挂在首页推广位,且无法加载弹幕。

B 站是不抵抗这种“主流”的,因为它无从抵抗。无论是 B 站,还是具有类似属性的 A 站,它们所处的氛围都并不乐观。

2014 年,陈睿以“加强商业化”的目的加入 B 站;2016 年,B 站有了一个成熟销售团队;7 月 5 日起,B 站要求 UP 主投稿视频必须得通过实名制验证。和不久前的“自我审查”一样,在整个过程中,B 站都并没有公布这些做法的依据和逻辑是什么。

你并不知道 B 站会变成什么样子,但是大家都知道,它最好不要变成什么样子。

题图来自:Bilibili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