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娱乐

诺兰拍了《敦刻尔克》,他说这次大家一定都能跟上节奏

Cara Buckley2017-07-15 06:58:46

诺兰表示,《敦刻尔克》的叙事结构可能是他所有作品中最复杂的。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美国加州伯班克电——克里斯托弗·诺兰(Christopher Nolan)是一位想象力极强的导演。在他的作品中,你能看到反乌托邦的元素、歌舞升平的风月场以及梦幻一般的镜头。考虑到一贯的作品风格,他这次愿意拍摄第二次世界大战题材的电影的确有点让人感到惊讶。

他创造的底层社会中既住着满是纹身的记忆缺失者,也住着抑郁深沉的超级英雄;他将观众引入埃舍尔风格让人大呼不可思议的梦境中,在一个又一个梦中梦里徘徊;他检验了观众对虫洞和引力奇点的理解与认知。现实从来无法束缚他的想象,看起来他似乎永远不会拍摄历史题材的写实电影。

下周五(七月二十一日),诺兰的新作《敦刻尔克》(Dunkirk)就要正式上映。战争片已经是人们耳熟能详的题材,但他却从来没有拍摄过这类作品。此次,诺兰将借助《敦刻尔克》表现战争的残酷。

导演克里斯托弗·诺兰在电影《敦刻尔克》拍摄现场。图片版权:Melinda Sue Gordon/华纳兄弟

诺兰的办公室位于加州伯班克(Burbank)的华纳兄弟拍摄场,是一件洒满了阳光屋子。他在办公室接受采访时说:“这是我第一次拍摄现实题材的电影,也是我第一次以历史真实事件为基础进行创作。实话说,这种类型的作品的确是令人生畏。我压根就没想把这部作品抬得太高。不过你也知道,我的确想要拍出一部令自己也有点吃惊的作品。”

《敦刻尔克》讲述了一次令人震惊的大救援行动:1940 年盟军 33.8 万名士兵被困法国敦刻尔克海滩。被德军包围后,盟军士兵深陷困境。他们的退路只有一条——穿过英吉利海峡前往英国。此时德军飞机对盟军进行疯狂扫射,大量炸弹从天而降。敦刻尔克的浅滩使得英国驱逐舰无法靠近,所以英国政府发动全体公民,要求私人船只拥有者帮助他们将被困士兵摆渡到安全区域。

于是,一支由数百艘游艇、驳船、快艇、轮渡和渔船组成的“舰队”从英国向敦刻尔克出发。很多船只的驾驶员都是普通平民。在德国空军的狂轰滥炸之下,他们拼尽全力帮助被困士兵撤退。如果不是他们的英勇行为,二战将有可能以另一种结局收场。历史学家约书亚·莱文(Joshua Levine)与诺兰紧密合作,帮助诺兰创作和修改剧本。他说:“如果当年英国向德国投降,那这实际上就是将整个欧洲拱手送给纳粹。那样一来,野蛮暴虐的统治和残酷狭隘的政策将成为欧洲人民生活中常见之事”

“敦刻尔克精神”已经刻入英国人的灵魂之中,帮助人们在困难时期团结起来。虽然敦刻尔克大撤退和敦刻尔克精神都至关重要,但美国人对这两者并不熟悉。的确,美国直到 1941 年末期才正式参战。最近数十年来,人们拍摄了大量战争题材的剧情片,但没有一部将焦点聚集在敦刻尔克大撤退身上。英国倒是拍过一部反映这一历史事件的剧情片,不过那是 1958 年的事情了。

剧照中心三人分别是(由前至后):阿纽林·巴纳德、哈里·斯泰尔斯和菲恩·怀特海德。图片版权:Melinda Sue Gordon/华纳兄弟

诺兰表示:“作为导演,你的任务就是寻找文化缺口,最起码是寻找流行文化的切入点。你要找到那些还没被拍成电影的东西。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一部现代电影以敦刻尔克大撤退为故事核心。”

四十六岁的诺兰的智慧与专注塑造了他对电影一丝不苟的作风。他在芝加哥和伦敦长大,但是口音、神态和外貌(头发松软,留着学生一样的发型,喜欢穿长裤、运动外套和领尖钉有扣子的牛津衬衫)却是彻彻底底的英国范儿。诺兰的前九部作品共计收获数十亿美元的票房。在取得巨大成功的同时,他也学会了灵活应对面对面采访。虽然他在交流过程中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敷衍,但你总能隐隐觉得他给你一种“好了,让我们继续下一个话题”的感觉。他是一个非常严肃的人,这丝毫不令人惊讶。你在他身上找不到任何英国人常见的自我贬低,也看不到好莱坞流行的那种对成功和魅力的痴迷。

诺兰承认,《敦刻尔克》的拍摄和制作周期都非常短。这使他有点紧张的神经过敏。

他说:“紧张的时间安排令人恐惧。这是最糟糕的事情,我恨透了这种安排。我拍电影的初衷是为了观众,希望以最宏伟宽广的角度为人们呈现故事的每一面。但想要做到这一点却非常难。”

电影《盗梦空间》剧照,其中后面的人是约瑟夫·戈登·莱维特。图片版权:Stephen Vaughan/华纳兄弟

大约二十五年之前,诺兰就产生了要拍摄一部关于敦刻尔克大撤退电影的念头。那时,他与还是自己女朋友的艾玛·托马斯(Emma Thomas,如今已经是诺兰妻子,担任《敦刻尔克》制片人)以及另外一个朋友共同乘小型游艇出游。他们从英国出发,想要穿越英吉利海峡到达敦刻尔克。

诺兰回忆说当时是复活节前后,他们本以为一天就能完成旅行规划。但没想到海浪异常凶猛,海风也是冰冷刺骨。最终,他们用了 19 个小时才完成这趟冻到令人麻木的旅程。他说:“那是一次令人难忘的经历,还好当时头上没有来回盘旋投弹的轰炸机。我觉得那次旅行在我心中埋下了拍摄这部电影的种子。”

为了在事业上取得成功,他将这个想法暂时置于一边。2001 年,诺兰的《记忆碎片》(Memento)上映后取得巨大成功,成为他事业崛起的突破口。屈指算来,《记忆碎片》上映也已经是数十年之前的事情了。为了能更好的还原当年敦刻尔克宏大的历史场景,诺兰需要在好莱坞找到大量资金。他说:“对于英国人来说,这是一个神圣庄严的题材。你必须要很好的还原历史才行。”诺兰的作品(尤其是蝙蝠侠系列三部曲)为华纳兄弟赚得大量票房收入。几年之前,华纳兄弟正式同意投资电影《敦刻尔克》。

诺兰的妻子托马斯担任了他所有剧情片的制片人。她在电话采访中表示:“我们过去与华纳兄弟建立了不错的信任和关系。现在是时候利用这份交情换取一些投资。我们对《敦刻尔克》非常重视,感觉把之前学到的全部东西都用在这部电影身上。”

马修·麦康纳在《星际穿越》中剧照。图片版权:Melinda Sue Gordon/派拉蒙影业

从某些角度来看,《敦刻尔克》是一部与众不同的电影。

这部电影的时长仅有一小时四十七分钟,比《星际穿越》短了整整一个小时。实际上,《敦刻尔克》是诺兰 1998 年剧情片处女作《追随》(Following)上映之后时长最短的一部作品。他希望《敦刻尔克》节奏更加紧凑,剧情更加紧张,能够开门见山的讲述所有的故事。

诺兰同样不希望《敦刻尔克》变成一部典型的战争片。相反,他将其打造成一部能让观众紧张兴奋的电影。虽然华纳兄弟在此之前就同意诺兰将《敦刻尔克》拍成一部 R 级片(17 岁以下观众需在父母或成人陪同下才能观影——译者注),但为了让更多观众能够欣赏这部作品,他几乎没有拍摄血腥镜头。诺兰表示:“血腥的战争场面不是我们想要的卖点。”最终,《敦刻尔克》被定为 PG-13 级电影(13 岁以下儿童需在父母或成人陪同下才能观影)。他还说:“我们想要营造紧张感,但却不想通过恐惧或者血腥场面让观众感到紧张。《敦刻尔克》的紧张最终是通过叙事节奏、不断加速剧情发展以及相互重叠的悬疑设置创设出来的。对我而言,当年的敦刻尔克之旅是人生中最紧张、焦虑的时刻。”

虽然片中的所有角色都是虚构人物,但在影片筹划阶段,诺兰和历史学家莱文还是用很多天时间在英国各地采访退伍军人。该片的大部分镜头都拍摄于真实的敦刻尔克海滩。为此,所有核心演员都在海滩和大海上接受了为期数周的培训。

《敦刻尔克》场面宏大,从海陆空三个角度为我们呈现当年那段历史。肯尼思·布拉纳(Kenneth Branagh)饰演海军军官,马克·里朗斯(Mark Rylance)饰演平民船长,希里安·墨菲(Cillian Murphy)饰演患有战斗疲劳症的军官,汤姆·哈迪(Tom Hardy)和杰克·劳登(Jack Lowden)饰演英国皇家空军飞行员。本片的男主角则是痛苦的英国年轻士兵,由新人菲恩·怀特海德(Fionn Whitehead)扮演。通过这些人的视角,导演带我们走近残酷的二战战场。

希斯·莱杰在《蝙蝠侠:黑暗骑士》中剧照。图片版权:华纳兄弟

怀特海德身上有一种“大众化”的气质。他在一次采访中表示,他的稚嫩最终帮他拿下这个角色。因为诺兰想要寻找的是一个局促不安的演员,他在一部投资巨大、巨星云集电影中的那份紧张能够转化成银幕上的脆弱。怀特海德说:“这部电影非常令人生畏。不过导演希望全体演员能够迅速适应新的局面,因为这就是当年盟军士兵要做的事情。对我而言,更是如此。”

诺兰在选角过程中引发最大轰动的举措便是邀请 One Direction 乐队成员、流行歌手哈里·斯泰尔斯(Harry Styles)加盟,饰演一个辅助性角色。斯泰尔斯为这部电影剪掉了飘逸的长发,这在推特上掀起一阵波澜。人们纷纷发送“新发型曝光”这样内容的推特。而当剧照显示斯泰尔斯所扮演的角色可能会在片中溺亡时,网友又在推特上用“我的心脏承受不了”这样的内容表达心情。作为四个孩子的父亲,诺兰只是对斯泰尔斯的名气有一点点了解而已。他之所以选择这位歌手担任片中角色,完全是看中斯泰尔斯身上的表演天赋。诺兰说:“他的演出令人印象深刻。”

敦刻尔克大撤退堪称迫在眉睫,而诺兰拍摄电影的时间同样也非常有限。这部作品继承了他标志性的风格,用诺兰独特的方式推动故事发展和时间推移。影片中你会发现剧情有时候会跳到几小时或者几天之前,然后镜头一转又回到当下。通过这种时间的变化,导演用多个视角为我们讲述了一系列悲惨的事件:哈迪饰演的飞行员拼命的躲避德军空袭;士兵们疯狂的游泳,想要远离海面上即将被点燃的油料。这种印象主义的手法对观众冲击很大,几乎像是绘画一般将场景呈现在观众面前。每一个新的镜头都像是导演在画作上落下的笔触。不过,诺兰的拍摄方式的确也有一点让观众感到迷惑。此前与诺兰有过三次合作的希里安·墨菲说:“诺兰的理念很简单——我们知道作为观众的你和我们一样聪明,我们也知道你能跟上剧情的节奏。”

诺兰表示,《敦刻尔克》的叙事结构可能是他所有作品中最复杂的。通过这样的设计,他想反映出人们铭记和叙述事情的具体方式。“我们很少按照时间顺序陈述事情,也很少能按照时间顺序从头到尾讲述完一个故事。作为电影人,我们想要打乱这类战争片的自然节奏,改变观众熟知的传统剧情推进模式。”

此前,诺兰用《盗梦空间》(Inception)和《星际穿越》(Interstellar)成功地让很多观众一头雾水。不过他表示,任何一部观看《敦刻尔克》感到困惑的观众都能很好地欣赏这部电影。因为他们不再冥思苦想,而是能够单纯地感受影片的复杂情绪和宏大场景。


翻译 糖醋冰红茶

题图来自 剧照

© 2017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