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虽然遭受重创,ISIS 仍在全球各地鼓动支持者发动恐怖袭击

Ben Hubbard and Eric Schmitt2017-07-11 11:03:36

尽管不知未来如何,饱受蹂躏的叙利亚和伊拉克人仍旧很高兴看到极端分子被赶走。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黎巴嫩贝鲁特电 – 三年前,阿布·贝克尔·巴格达迪(Abu Bakr al-Baghdadi)一袭教士黑袍,高居伊拉克摩苏尔一座清真寺的讲坛,向世人宣布建立新的恐怖主义国家,并以领袖自居。

宣布建立所谓哈里发政权,标志着“伊斯兰国”极端分子的势力到达了顶峰。他们大肆宣扬暴力,鼓吹末日思想,从而占领了叙利亚和伊拉克大片地区,吸引众多外国战士为其效力,并且建立起政府,将当地的官僚部门、法庭和油井一一掌控在手。

但现在,“伊斯兰国”正在节节败退。

叙利亚境内,美军支持的民兵武装已经包围了极端组织大本营拉卡,并且攻破了拉卡古老的城墙。而在国境线另一边,伊拉克军队也已占领了当年巴格达迪露面发表演讲的摩苏尔清真寺遗迹。同时,伊军不断缩小包围圈,将剩余的圣战分子围困在了摩苏尔城内。

周二,逃离摩苏尔战役的伊拉克平民走过一座严重受损的清真寺。图片版权:Felipe Dana/美联社

但是据分析人士以及美国、中东的官员称,对“伊斯兰国”而言,失去两大据点并不意味着彻底失败。“伊斯兰国”(ISIS)又称“伊拉克与黎凡特伊斯兰国”(ISIL),或“达伊什”组织(Daesh,蔑称),如今虽已全面溃败,沦为反叛势力,却积累起了国际影响力,利用意识形态不断鼓动世界各地的支持者发动袭击。

哈桑·哈桑(Hassan Hassan)是华盛顿塔赫里尔中东政策研究所(Tahrir Institute for Middle East Policy)的高级研究员,曾与人合著有 ISIS 相关书籍。他说:“失去两大据点显然对 ISIS 是个重大打击,所谓的建国设想破灭了,哈里发政权已经不复存在,支持者和新成员也就越来越少。但是现在 ISIS 已经将势力扩展到了全球,尚未失去领导地位,仍有力量卷土重来。”

“伊斯兰国”不仅侵占了领土,而且长期管辖着不少城市及周边地区,因而在激进团体中树立起了威信,构建了复杂的组织,这让“基地”组织(Al Qaeda)等圣战组织的前身相形见绌。

所以虽然 ISIS 失去了有形的领土,但中层领袖、武器专家、鼓吹分子及其他残存的核心骨干还会继续活动,在极端组织未来的行动中发挥作用。

今年 5 月,伊拉克特种部队扫荡位于摩苏尔 al-Saha 城区附近的一所学校。图片版权:Ivor Prickett/《纽约时报》

而且尽管“伊斯兰国”对几座重镇的控制日趋式微,但它还远远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

极端组织仍旧控制着伊拉克的泰勒阿费尔、哈维加等城镇以及安巴尔省大部分地区。而在叙利亚,美国等西方军事和反恐官员接到情报称,多数极端组织高级头目已在过去六个月内逃离拉卡,前往幼发拉底河流域 ISIS 控制下的其它城镇。

许多头目撤离到了拉卡东南方向 110 英里的迈亚丁,附近就有石油开采设施,周边沙漠中也设有补给线输送物资。据美方官员称,这些头目带走了极端组织最关键的原班人马,分别负责招募、财务、宣传和对外作战等。其他头目则依靠诸多得力助手偷偷转移到了代尔祖尔、阿布卡迈勒等周边城镇。

美国特种作战部队(American Special Operations)曾经派遣“收割者”无人机(Reaper)和攻击机对这一地区进行猛烈轰炸,打击了“伊斯兰国”头目,扰乱了他们的计划。但是收复拉卡之战可能仍将持续数月。

“伊斯兰国”的崛起最早可追溯至 2003 年美国入侵伊拉克时期,现在它的历史又将翻过新的一页。

“伊斯兰国”脱胎于一批逊尼派激进分子,名称几经变化,领导人也更换了数任。他们杀害了许多伊拉克人和美军士兵,后来遭到美军支持的逊尼派部落武装反击,元气大伤。2011 年美军撤离伊拉克时,幸存下来的激进分子就转入了地下。

然而新的冲突也带来了新的机会。2011 年叙利亚内战爆发后,极端组织向那里输送成员,随后建立起武装部队,占领了叙利亚东部地区,包括后来成为其行政首都的拉卡。

不久,“伊斯兰国”又把目光投向了伊拉克,并于 2014 年占领摩苏尔。在那里,巴格达迪明确指出了“伊斯兰国”和“基地”组织的不同。他声称他的追随者不仅仅是反叛分子,而且是极端主义国家的开国者。

叙利亚拉卡附近的村庄内,一座在与“伊斯兰国”激战中摧毁的桥梁。图片版权:Goran Tomasevic/路透社

美军情报反恐高级官员称,自 2014 年 6 月到现在,共有 6 万余名“伊斯兰国”成员被消灭,其中包括不少组织头目。另外,相比于版图最大的时期,“伊斯兰国”已经失去了约三分之二的土地。

然而特种作战部队的陆军中将迈克尔·K·永田(Michael K. Nagata)等官员也承认说,“伊斯兰国”依然有能力诱发、实施并主导恐怖袭击。

西点军校(Combating Terrorism Center at West Point)近日公布的采访,永田中将表示:“‘伊斯兰国’在我们的军事打击下已经遭到重创,却照样还能继续运作,在全球各地发动恐怖袭击。不得不说,我们还没切实领会到敌人的规模和实力。”

打击恐怖主义中心公布的一项研究显示,伊拉克和叙利亚境内 16 座城市获得解放后,“伊斯兰国”在这些地区发起了近 1500 次袭击,说明极端组织又故伎重演,回归反叛势力的本来面目,同时也预示着安全威胁常在。

从国际上看,“伊斯兰国”通过在利比亚、埃及、也门、阿富汗、尼日利亚、菲律宾各地建立分支机构,并在其它地区发动袭击,一定程度上弥补了它在本土遭受的损失。

欧洲情报部门官员称,从 2014 年底到 2016 年中期,据信约有 100 到 250 名外籍人士受极端思想蛊惑偷渡到了欧洲。几乎所有人都从土耳其入境,而如今土耳其的边境已得到严格管控。

但只要“伊斯兰国”继续鼓动支持者发动袭击,这些偷渡客还不算是欧洲当局面临的最大威胁。

乔治·华盛顿大学和国际反恐怖主义中心(International Centre for Counter-Terrorism)的极端主义研究项目(Program on Extremism)在近期一份调查中,仔细研究了 51 次针对欧洲和北美的恐怖袭击,时间跨度从 2014 年 6 月哈里发国宣布成立起,到 2017 年 6 月为止。研究发现,65 名袭击者中,只有 18% 在伊拉克或叙利亚参加过战斗。

今年 6 月,英国伦敦遭到恐怖袭击,人们在伦敦桥附近为遇难者举行守夜仪式。从 2014 年 6 月到 2017 年 6 月,共发生了 51 次针对欧洲和北美的恐怖袭。65 名袭击者中,只有 18%在伊拉克或叙利亚参加过战斗。

袭击者多为本国公民。

“伊斯兰国”崛起以来,美国及其盟友集中力量旨在收复极端组织占领的地区,却很少关心圣战分子撤离后该如何重建遭到破坏的当地社会。事实上,圣战分子的离开很可能会令其它冲突愈演愈烈。

美国在叙利亚为民兵组织叙利亚民主力量(Syrian Democratic Forces,简称 SDF)提供武器,对抗圣战分子。而 SDF 多数领导人都是库尔德人,曾是库尔德斯坦工人党(Kurdistan Workers’ Party)的成员,美国和土耳其都认为该党派属于恐怖组织。

SDF 的兴起惹恼了土耳其和叙利亚阿拉伯人。他们认为 SDF 是一大威胁,实际则是库尔德人争取独立的幌子。目前也不清楚从圣战分子手中收复这些地区后,政府机构怎样才能获取资金投入,为民众重建家园,恢复基础服务,提供安全保障。

尽管专家认为有必要采取措施预防圣战组织死灰复燃,但特朗普政府至今无意采取任何行动。

国际危机组织(International Crisis Group)的分析师诺亚·邦塞(Noah Bonsey)说:“美国的做法两厢矛盾,一方面不愿意长期投入,帮当地人重建家园,另一方面又要阻止圣战组织卷土重来。”

而在伊拉克,“伊斯兰国”在摩苏尔的失利也引发了新的权力斗争。巴格达的中央政府和库尔德人互相角力,后者已经控制了有争议的石油重镇基尔库克,并计划在今年晚些时候举行独立公投。

对“伊斯兰国”的打击也加速了什叶派民兵武装的扩张。许多民兵由伊朗提供赞助,遵从什叶派信条,让受到排挤的逊尼派深感担忧。

很多人担心叙利亚和伊拉克政府管理不善,加之宗派斗争盛行,“伊斯兰国”的逊尼派伊斯兰极端思想仍有可能死灰复燃。

美国在拉卡为民兵组织叙利亚民主力量成员提供武器和支持。这个组织的兴起惹恼了土耳其,后者认为它是一大威胁。图片版权:Rodi Said/路透社

极端组织专家、约旦人哈桑·阿布·哈尼亚(Hassan Abu Haniyeh)说:“所有这些都成了极端组织的温床,为极端组织诞生和扩张创造了条件,不减反增。”

哈里发国也继续在虚拟世界中蔓延。极端组织成员和支持者在网上大肆宣传,散播炸弹自制手册、文件加密指南,还有用卡车制造最大规模伤亡的办法。

“伊斯兰国”成员故意淡化损失,宣称在对抗异教徒的全球性持久战中,这些不过是小小的挫折罢了。

上周,一名车臣自杀式炸弹袭击者在死后公开的视频中说:“啊,兄弟们,无论在哪,起来吧。包围他们,监视他们,然后袭击他们,杀了他们。各种信仰的异教徒都在攻击哈里发国,我们却愈发虔诚,愈发勇敢。”

美国官员承认说在网络上打击极端组织较为困难。

上周日,接受美国广播公司(ABC)“本周”(This Week)节目采访时,特朗普的国土安全反恐顾问托马斯·P·博塞特(Thomas P. Bossert)说:“美国和美国的盟友都花费了太多时间和精力,不仅仅是打击 ISIS 有形的哈里发国,而且也在打击他们虚拟世界里的领地。ISIS 在不断吸纳新成员,非常让人担心。”

尽管不知未来如何,饱受蹂躏的叙利亚和伊拉克人仍旧很高兴看到极端分子被赶走。

艾哈迈德·阿卜杜勒-卡迪尔(Ahmed Abdul-Qadir)是拉卡的当地居民,他说:“真高兴‘达伊什’很快就要被消灭了,不过我总是担心明天,就一点也高兴不起来了。”卡迪尔在土耳其开办反圣战媒体时,一名据信是“伊斯兰国”成员的人开枪击中了他的下巴。目前卡迪尔身在法国,因为术后说话困难,所以只能通过 Facebook 在线和我们沟通。

他说:“真希望整个极端组织都消失不见,信仰极端主义的人没一个活着。”


翻译 熊猫译社 智竑

题图来自 NYT

© 2017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