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ATM 刚刚走过了 50 年,这项伟大的金融创新正面临“现金之死”的威胁

商业

ATM 刚刚走过了 50 年,这项伟大的金融创新正面临“现金之死”的威胁

李莉蓉2017-07-04 13:59:57

“现金之死”这个说法就像是 1970 年代出现的计算机彻底代替纸张的理论:“看看你办公室四周,无纸化了吗?”

在 2009 年的一次访谈中,美联储前主席 Paul Volcker 将 ATM (自动柜员机)列为过去 20 年中他所见过最伟大的金融创新:

“你告诉我,还有哪些(金融)创新会像 ATM 这样对个人有重要意义,而且实际上,与其说它是金融创新,不如说它是机械创新?”

1967 年 6 月 27 日,英国巴克莱银行(Barclays)的恩菲尔德支行安装了世界上第一部 ATM,这也被看做是 ATM 诞生的标志,上周它刚过完 50 岁生日。

来源:巴克莱银行

为了表示庆祝,巴克莱银行在今年 6 月 27 日将恩菲尔德支行的其中一部 ATM 镀金,并在其左侧装饰纪念牌,还在这部黄金 ATM 面前铺上红毯。

但 50 年后,ATM 已经远不如过去风光,这个解决“人们随时随地都可以取现”问题的机器,正在因为现金使用的减少,移动支付的便利,重要性和存在感都在降低。

Paul Volcker 说的没错,ATM 的确是一个伟大的金融创新,但它也正在被新的创新所颠覆。

“我应该要有方法能拿到自己的钱,无论是在英国还是世界任何一个地方”

创造了巴克莱银行安装的那台 ATM 的 John Shepherd-Barron 曾经在采访中将其发明过程描述得极具戏剧性:当时正在设备制造公司 De La Rue Instruments 工作的他,因为周六银行不开门而没能取到钱,随后他冒出了设计一个全自动提款的机器的念头:“我应该要有方法能拿到自己的钱,无论是在英国还是世界任何一个地方”。

到了工作日,Shepherd-Barron 碰到了巴克莱银行总经理 Harold Darvill,并且向 Darvill 陈述了自己的创意,Shepherd-Barron 还将提款机和巧克力自动贩卖机相比,只不过消费者拿到的是钱。短短两天后,巴克莱银行的 CEO 就和 De La Rue 敲定了细节,签下购买六台原型的合同。

Shepherd-Barron 所说的故事听起来像是一个彻底改变了银行业发明的开端,只不过他所说的很可能是假的。1971 年之前,英国银行都会在周六上午开门,而且当时巴克莱银行的高层注意力基本都在信用卡这个新事物上,直到 1967 年第一台 ATM 投入使用以后他们的会议记录里才出现了 ATM

1967 年 6 月 27 日,第一台 ATM 正式投入使用 来源:巴克莱银行
英国演员 Reg Varney 1967 年 6 月 27 日,他成为了第一个从 ATM 取钱的人 来源:Alchetron

实际上,Shepherd-Barron 进行 ATM 的设计的同时,也有其他人希望取钱这件事能够变得更方便,正在设计类似的东西。比如英国工程公司 Chubb & Son’s Lock and Safe Co(以下简称 Chubb)创造了使用 PIN 码的自动提款机,1967 年 7 月 Chubb 所设计的 ATM 开始在国民西敏寺银行(National Westminster Bank)投入使用,仅仅比 De La Rue 晚一个月。

Chubb 为 Societe Marseillaise De Credit 安装的 ATM 来源:phonecardmuseum

不过,Shepherd-Barron 所提到的周末不营业问题确实是 ATM 出现的原因之一。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英国工会力量增加,而银行的工会自 1964 年就开始不断催促银行放弃周六开门,增加员工休息时间。但与此同时,其它领取周薪的工人需要在周末兑换他们的工资支票,否则就得工作日请假来取钱,于是一到周六上午,银行里就排起长队。

而 1950 年代末开始就在银行业中得到应用的计算机令 ATM 成为了可能。1968 年至 1980 年期间,银行成为了软件业与硬件业最大的客户,在通货膨胀、劳动力成本上升的背景下,他们都在不断寻找降低成本的新方法,比如在银行内部用计算机代替纸张记录各种文件,而用计算机代替柜员看起来是个还不错的想法。

不仅如此,就像“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是如今的流行词那样,“自动化”是那个时代的流行词,成为了说服消费者尝试新东西的说辞之一,而且这一点在当时的美国市场更为明显。

1970 年在美国发明了另一种 ATM 的 Don Wetzel 曾经在 IBM 卖金融相关设备,他相信代为处理柜台工作的机器大有市场。成为自动化设备公司 Docutel 的副总裁以后,Wetzel 在 1968 年左右做了个市场调研,想知道消费者是否愿意使用这样的机器,“因为直到那时,人们都还没有和一个计算机设备直接接触过,尤其是处理他们的钱的设备”

获得的调研结果显示,大部分消费者都愿意尝试新设备,尤其是年轻人,这让 Wetzel 开始领导公司团队着手开发 ATM。

对当时的美国银行业来说,这正是他们所需要的。不少银行正在将业务重心从对公转向对个人,它们希望能吸引更多个人消费者,尤其是刚刚开始工作的年轻人。为此银行们意识到自己“必须提供一些我们之前没有提供的服务”,给年轻人一个开户的理由,随后才能进一步做这些顾客的生意。

在完成 ATM 的开发以后,Wetzel 开始向各个银行推销他们的机器。而纽约的化学银行(Chemical Bank)很喜欢 ATM 的概念,决定将第一个 ATM 装在银行支行外面街道的墙上。

Chemical Bank 的 ATM 广告 

虽然因为下雨、暴风雪等天气问题,Docutel 的 ATM 出现了数次故障,不过在大部分情况下运行良好。口碑建立后,Docutel 的 ATM 销量逐渐增加,最终令他们成为最有名的 ATM 制造商之一。

需要指出的是,当时的 ATM 和我们现在所习惯的并不太一样,无论是外表还是功能,每个制造公司都尝试以自己的方式去解决账户认证和安全问题。

比如说,在 1967 年,如果你想用上巴克莱银行所安装、De La Rue 所设计的 ATM,那你首先需要去巴克莱银行的柜台申请一种含有碳 14 的特殊支票,这张支票将会有人工签名,有效期为六个月。随后你再拿着这张支票,按照 ATM 上所附有的文字说明,将支票插入 ATM 中,并通过数字键盘输入四位数字的识别码。如果你的签名与识别码都对上了,那之后就能够开始提款,但一次最多只能取 10 英镑。

第一台 ATM,右边即为所需要的支票 来源:findgr

几乎同时启用的 Chubb 版 ATM 则是与国民西敏寺银行开出的塑料银行卡配套。这些银行卡上会有洞,顾客在卡插入机器并输入四位识别码后就能够拿到钱。不过,在取钱之后,ATM 并不会把卡退还给顾客,它会直接保留银行卡,银行随后再寄还给顾客。

Chubb ATM 所用的银行卡 来源:phonecardmuseum

而 Docutel 的 ATM 所配套的银行卡要更进一步,他们在卡上加上了加密磁条,用此记录与卡相关联的账号、银行支行编号等等必要的数据。除此以外,Docutel 还在 ATM 中内置了打印机,从而打印出我们如今熟悉的交易凭证给顾客,另外保留一份在机器内供银行检查。

1970 年代,银行间开始展开了 ATM 设备竞赛。而 IBM 让 ATM 实现了联网,进入现代意义上的 ATM

“在 9 月 2 日,我们的银行将于 9 点开门,而且从此以后永不休息。”

这是化学银行安装了 ATM 之后所打出的广告。对银行业来说,ATM 理论上来说将大大提高银行效率,而且它令顾客能够随时取钱,无论周末还是凌晨三点,而这足以成为银行抢夺零售客户的竞争优势之一。

在意识到 ATM 真的可行之后,各个银行都开始购置 ATM。1968 年日本的欧姆龙公司(Omron)为三井住友银行(SMBC)安装了一台 ATM,而苏格兰皇家银行(The Royal Bank of Scotland)在同年年底就已经在 25 家支行安装了 ATM。

为了保证竞争优势,银行也需要不断更新自己的 ATM 设备。

而 1972 年 IBM 与劳埃德银行(Lloyds Bank)的合作是 ATM 历史上的里程碑之一。

IBM 所开发的新系统令银行卡真正能够“联网”(on line),使用新系统以后,ATM 能够与银行实时通讯,在顾客插入银行卡或者以各种方式输入账号之后,ATM 能立刻与银行系统同步账户上的变动,确认顾客账户上此时的各种信息,比如他确实有钱可取。

IBM-2984 来源:IBM

在此之前,因为未能联网,银行始终无法确认各种凭证的使用者身份,而 IBM 的新系统解决了这个问题。除此以外,这也意味着银行的顾客可以实时查询自己的账户。

为了使用新系统,劳埃德银行当时花了 2500 万英镑在计算机上,又用 3500 万英镑购置了 500 台 IBM ATM。

根据英国班戈大学(Bangor University)Bernardo Batiz-Lazo 教授的说法,IBM ATM 与早年只有提款功能的自动提款机最大的区别,不在于 ATM 有提款以外的功能,在于 ATM 是与银行系统中央电脑相连的。某种程度上,这次合作之后的 ATM 才是真正的现代 ATM,而不再只是个提款机。

最早开始用上 ATM 的巴克莱银行立刻开始研究如何应对新系统。在调研之后,巴克莱银行发现原有的 De La Rue 设备功能实在有限,其配套的支票最终只发到了 11.6 万个顾客手里。

巴克莱银行最终抛弃了 De La Rue 的旧机器,转而采取一系列措施来改进 ATM 业务:建立新的电脑中心、购买新 ATM 终端、集中会计信息。巴克莱银行 1974 年为这系列新措施给出的总预算为 8340 万英镑,随后又追加金额,最后增加至 9320 万英镑。

在这次设备更新中,巴克莱银行在 1974 年新购买了 100 台 NCR 的 770 自助金融终端。到了 1977 年,他们有了 100 台 NCR-770、406 台 Chubb MD2 及 MD4,并且发放了 7.5 万张配套的银行卡带给顾客。

NCR 1970 年代的 ATM 来源:banknews

实际上,市场确实也回馈了那些最早使用 ATM 的银行。因为率先使用 ATM,花旗银行在纽约市的市场份额从 1977 年的 4% 增长到 1988 年的 13.4%

ATM 在 1980 年代迎来了黄金时代,但之后因为银行间“联盟”的成立,也不再被视为竞争优势

ATM 的黄金时期在 20 世纪 80 年代来临,1984 年至 1989 年期间,英国 ATM 数量翻了一倍,从 6106 台增加到 12253 台。

而 ATM 制造业的股票不断上涨,比如1964 年上市的 Diebold (现与 Wincor Nixdorf 合并为 Diebold Nixdorf),1981 年、1982 年、1983 年其股价分别增长了 47.56%、51.26% 和 45.31%。

来源:YCHARTS

之所以出现这样的增长,是因为 80 年代英美的金融自由化令零售银行发展加快,同时许多人的工资不再是以现金的方式发放,而是直接存至银行账号中,这直接促进了零售银行业务增加。在 60 年代,30% 的美国人根本不和银行打交道,因为他们的周薪数额很少,雇主直接发放的支票在百货都能够兑现,消费者无需去银行开户以及进行其他操作。

除此以外,银行和 ATM 制造商都在以自己的方式鼓励消费者使用 ATM。

对普通消费者来说,ATM 的出现令他们在计算机商业化以后首次作为个人消费者受益。不过,当时很多消费者都不太喜欢 ATM,原因很简单:不好用。

彩色系统、语音、触屏等等我们现在熟悉系统,在 20 世纪 70 年代的 ATM 几乎都是不存在的。在计算机还没有普及的时候,普通消费者使用一个几乎没有提示的陌生机器的体验自然不会太好,ATM 使用率因此并不高。

银行想了不少办法努力让消费者熟悉 ATM。根据《纽约时报》1977 年的报道,花旗银行让普通柜员前去协助消费者使用 ATM,而亚特兰大的第一国民银行(First National Bank of Atlanta)则是雇了一个女演员,将 ATM 拟人化,宣传它是一个活泼爱笑的人物。

当时的宣传

ATM 本身也正在变得越来越容易使用。早年 ATM 故障几率非常高,吞卡频繁,或者一场大雨就有可能让街边的 ATM 瘫痪,不过随着 ATM 制造技术成熟,这些问题出现次数都有所减少。

除此以外,ATM 制造商不断给 ATM 加入新功能。比如一直在收集消费者和银行反馈的 NCR 在 20 世纪 70 年代末开始给他们的 ATM 添加显示器,辅助用户的操作。另外,NCR 还将钞票口从窄边改成宽边,降低钱卡在机器里的几率。

在这个时期,ATM 业的公司格局急剧变化,未能及时根据需求变化而更新设备的制造商业务不断变差。1980 年 Chubb 在 ATM 业务上亏损 470 万美元,两年后宣布退出 ATM 市场。1990 年,Burroughs, De La Rue 和 Docutel 也作出同样的决定,而正在向软件开发转型的 IBM 放弃了 ATM 制造业务。

也正是在 1990 年,NCR 造出了第 1 万台 ATM,它与 Diebold 分别成为 ATM 业第一大和第二大公司。

NCR 庆祝第 1 万台 来源:pressreader

与此同时,银行业的 ATM 业务也彻底发生改变,逐渐变成我们如今所见到的状态。

1982 年,因为资金有限而无法布置大量 ATM,英国公共金融机构 Girobank 的策略计划部部长 John Hardy 决定让 Girobank 与其它金融机构联合,创建 LINK 联盟,这些银行的客户可以直接用联盟里的任意一家银行的 ATM 机。

这种做法的好处显而易见,联盟中大量的 ATM 将会令消费者可用的 ATM 迅速增加,方便了原有的顾客,而且也令拓展新的顾客变得更容易了。

很快,其他银行也建立了类似的联盟,1983 年 Midland Bank、国民威斯敏斯特银行、TSB 集团建立联盟,1987 年劳埃德银行、巴克莱银行、皇家苏格兰银行建立联盟。随着这些联盟日益扩大,成员互相交叉,ATM 再也不像以前那样被作为竞争优势所强调了。

除此以外,正如 20 世纪 50 年代计算机的应用,90 年代 Windows 系统的普及以及取代模拟电话的数字电话的出现,令必须使用银行专用电话线才能运转的 ATM 获得解放。ATM 终于不用再被限制在银行支行以及高人流量的场所,可以被设置在任何银行认为有需要的地方,比如富国银行(Wells Fargo)1998 年在南极的麦克默多站(McMurdo Station)安装了两台 ATM,供科研中心的居民们使用。

来源:trover

现金的使用越来越少,能够完成人类出纳员 95% 工作的 ATM 无法扭转这一趋势

ATM 的数量依然在增加,根据市场调研公司 Retail Banking Research 的数据,截至 2014 年年底,全球 ATM 达到 300 万台,而且预测在 2020 年这个数字会达到 400 万台。而中国的 ATM 数量也在上升中,中国人民银行三月发布的报告显示,2016 年中国增加了 5.75 万台 ATM,达到 92.42 万台。

不过,唱衰 ATM 的声音一直没停过,尤其是在移动支付日益普及的背景下,不少国家现金交易量减少或者增长放缓,而提现一直都是最重要功能的 ATM 使用量自然也减少了。

去年中国移动支付的交易数量和金额同比分别增加了 85.82% 和 45.59%。在瑞典,2016 年通过银行卡进行的交易增加了十倍,而且按金额算的话,全国只有五分之一的交易是用现金进行的。而市场调研公司埃森哲的报告显示,每周都使用现金的美国消费者比例,从 2015 年的 67% 降低至 2016 年的 60%。

当然,也有国家和地区的消费者依然很喜欢用现金。国际清算银行(BIS)的数据表示,2015 年日本家庭持有的现金(包括银行账户)与 GDP 之比为 19.4%,是 BIS 在全球调查的 24 个国家中比例最高的。而波士顿咨询公司的统计显示,2015 年德国超过四分之三的交易依然是以现金进行

但现金交易量减少的可能性依然推动着 ATM 的改变,2000 年以后在很多国家 ATM 能做的事越来越多,包括订购鲜花和巧克力、交税、买彩票、开设银行账户、买邮票等等,有些 ATM 的功能甚至超过两百种。正如 Diebold Nixdorf 的 CEO Andy Mattes 所说:“一台新的 ATM 能够完成人类出纳员 95% 的工作。”

为了适应迅速变化的市场,ATM 业最大的几家公司正在不断调整业务,加快产品推出速度,ATM 产品的生命周期估计将会从以前的 7-10 年降低到 24-36 个月。

去年,市场份额第二的 Diebold 以 18 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市场份额第三的 Wincor Nixdorf,合并后的公司 Diebold Nixdorf 超越 NCR,成为全球最大的 ATM 制造商。

目前 Diebold Nixdorf 已经开发出几种看起来和传统 ATM 不太一样的 ATM。比如“无头”ATM,没有屏幕、触摸板、读卡器这些普通 ATM 上半部分的结构,所有交易都直接在顾客移动设备上完成。

Diebold Nixdorf 不是唯一一个希望摆脱银行卡、改善 ATM 使用体验的公司,富国银行、美国银行等银行都在用 NFC 技术将 ATM 交易转移到手机上,这种做法能够把提款时间从以前的 30 秒降低到 10 秒

而 NCR 在 2015 年把公司 17% 的股份卖给私募股权基金黑石之后,表示自己要向软件和服务公司转型,比如最近他们的 app 推出了一个新功能:在消费者接近 ATM 时提醒他们附近有 ATM。近几年他们收购了几家向零售商提供技术和软件的小公司,除了是全球第二的 ATM 制造商以外,NCR 还成了自助结账市场中的大公司。

NCR 自动结账机 来源:NCR

对 ATM 这个行业来说,现在的问题是,五十年只是一个里程碑还是临近终点。

而如今正在经营着全球最大的 ATM 制造商公司的 Andy Mattes 对此的回答是,“现金之死”这个说法就像是 1970 年代出现的计算机彻底代替纸张的理论:“看看你办公室四周,无纸化了吗?”


题图:FlickrTax Credits、巴克莱银行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