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娱乐

张扬在西藏花一年拍的《冈仁波齐》,拍的是“每个人心里一点小愿望”

王珊珊2017-06-30 07:31:42

他觉得自己之前的电影都不太对,因为那时候“还想着在商业上再做点什么”。

《冈仁波齐》是张扬导演的第十部电影。

张扬 1990 年代末开始拍电影,和管虎、娄烨、王小帅等同被归位于“第六代导演”。他以往的代表作多探讨都市人的生活矛盾:1997 年的《爱情麻辣烫》讲述了 5 个人的爱情经历;1999 年讲述父子两代人关系的《洗澡》在国内票房和国际电影节都取得了成功;2001 年的《昨天》以仿纪录片的形式,拍摄演员贾宏声和毒瘾的斗争;2005 年的《向日葵》是关于一家三口 30 年间的紧张关系。

2013 至 2014 年,张扬在西藏带着一个 20 多人的团队,历时一年拍摄《冈仁波齐》。这部电影的内容是西藏腹地古村“普拉村” 11 个普通的藏族人一起从家出发,翻山越岭 2500 公里前往拉萨和冈仁波齐朝圣。

冈仁波齐是冈底斯山脉主峰的第二高峰。藏传佛教认为此山是“胜乐金刚”的住所,代表着“无量幸福”。2014 年是藏历马年,藏地人有马年转“神山”岗仁波齐,羊年绕“圣湖”纳木错的习俗。

这部电影 6 月 20 日上映之后,单日排片只有不到 3%,但场均人次最高达到 38 人,是上映新片中最高的,截止 27 日票房已经达到 2700 多万,排片也在上升。

票房“逆袭”得益于好口碑。豆瓣电影上超过一万多名网友给《冈仁波齐》打出了 7.8 分。

但电影的讨论区有很多争议的讨论,所针对的主要是对于“朝圣”的主题叙述,以及虚构剧情片的形式。一条获得最多“有用”的短评写道“为什么总是有人来炒这种题材?”;另一条评论道,“全是摆拍,并且不是纪录片”。

微信公号“影画志”作者文白为电影打了三星:“我可能还是有点猎奇,我想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电影给我展示的却是一种生活方式。”

电影的开头,一个男人吃着糌粑时说,爸爸去世后,我唯一的叔叔想去拉萨朝圣,我想帮他完成这个心愿。一家人听后很平静,事情就这么定了。于是男男女女一共 11 人加入进来。

影片前半段,他们磕头、吃饭、睡觉、念经。但后半段发生了更多“戏剧化”的场景:一个婴儿降生,大家觉得这孩子是个“有福报的人”;遭遇车祸,但是看到对方急着送高原反应的人下山,挥挥手让对方走了;而到了冈仁波齐,老人在夜里无声地去世了……

在接受《好奇心日报》采访时,张扬说这是一部经过设计和编排的剧情片,想要表达的是他一贯追求的现实主义,呈现出“在生活里边可能发生的一些东西,或者真实发生的一些东西”。

张扬没有宗教信仰(只是“感到亲近”)。他认为“一个汉族人去拍一个藏族电影”,首先一定要规定自己“去掉猎奇性的概念”,“你要真的能够容入这种生活,或者真正的有自己的一些观点在里边,你才能去拍”。

“换句话说,就是你敢去做这样的电影,首先你得有这方面的认识。这个片子虽然说行为本身是非常的很不日常化,很疑视感的、仪式感的这么一个过程。对很多人来说,虽然知道朝圣,但是确实磕长头、这么长时间的长途,(对于)他们还是很新鲜、很新奇的。”

“那么我们就回到日常,那其实日常里面他们每天都在干啥,吃喝拉撒睡,就这么点事,那么可能我们就拍这点事。我不去放大这个宗教的仪式感,我不去过于强化,我让一个仪式化的东西往日常化方式上,我觉得这可能是最好的方式。…… 没有怎么了不起。但是想(让)生老病死在这条路上,自然地发生”。

拍摄之前,剧组在香格里拉、德勤、四川巴塘等地寻找,最终在川、滇、藏三省区交汇处的普拉村,找到了 11 位藏族普通人演员。

张扬有自己的构想,“首先要有个七八十岁的老人,他(她)可能会死在路上;要有一个 50 来岁,身体稳健、类似于掌舵者身份的一个人;要有个七八岁的孩子,这样会增加很多趣味性和不确定性……”

他在普拉村真的遇到了合适的家庭。“我说要请他们来拍电影,他们并不懂怎么回事,但说磕长头朝圣,他们都明白,觉得这是好事情,也都有这样的愿望。”

“你想表达的这些东西,其实都在这些人的身上。然后他们都是去演自己,不需要给他们更多的编什么故事,(去拍)他们自然的内心的流露啊,把他们最本质的东西给找到。”

张扬认为“本质”,是“每个人的一点小愿望,内心里面的愿望”。

11 个人在现实生活中的职业身份、烦恼和朝圣心愿,都被融合进了张扬起初的构想中,而丰富了更多的细节:尼玛扎堆的父亲刚去世没多久,他悔恨没有带着父亲去朝圣,所以这次想带着七十多岁的叔叔杨培一起去朝圣;小女孩扎西措姆家里扩建新房发生意外事故,死了两个人,她的父母希望一家三口加入队伍,为亡者祈福;怀孕半年的次仁曲珍,因为孩子和冈仁波齐一样属马,所以希望和丈夫一起去祈福。

“当然他们最根本的,就是除了这些个体的这种(愿望),(还有一条是)为了所有的人。从小他每天在转经,所有的念头,它可能就是世界和平,每个人都是这样。(但)这是一个自然的,它并不是说高大上的一种什么概念,而是这个宗教本身带给他们的。”

在回答对于城市和乡村生存状态的态度问题时,张扬告诉《好奇心日报》:“我自己觉得其实对一个农业社会来说,最基本的,更多的(日常)可能是跟自然、跟天有关系,今年可能洪水来了,水灾把粮食冲了。但如果风调雨顺,收了粮食,然后家里也感觉富裕了。今年的牛羊多了,多了几只,然后有的时候就是来了大雪,就冻死了,觉得今年倒霉,但是没冻死。”

实际上张扬从 2013 年底至 2014 年,一共拍了两部藏族题材电影,除了《冈仁波齐》,还在 2014 年夏天抽了一个多月拍摄了《皮绳上的魂》。

《皮绳上的魂》改编自藏族小说家扎西达娃的同名虚构小说,主题同样和信仰有关,讲述了“一个伤害生灵干尽恶事的流浪汉,在一次雷劈中死而复生,从此虔诚地护送天珠进入掌纹地的经历”。它在上海电影节上放映过,收到了褒贬不一的评价。

《皮绳上的魂》成本花费 1700 多万,《冈仁波齐》 1300 多万。两部的投资都来自和力辰光(《小时代》出品方之一)和乐视影业等公司。后者的票房足以收回成本,而前者还没有公开上映。

乐视 CEO 张昭在发布会上说,投资是因为“二十多年前打麻将赢了张扬的钱,二十年来的利息和投资差不多,钱必须得吐出点来”。

张扬的说法是:“其实他们拍那么多商业片,还是希望有机会能去支持这样的艺术(片)这样子。”

其实早在 2007 年,张扬就已经写好了《皮绳上的魂》剧本。电影搁浅了近十年才拍,除了因为 2008 年的西藏事件让他感觉环境不合适,另一方面是中国商业片的市场正在快速上升,他当时想要加入其中,有一番作为。

张扬没有成功。2012 年的《飞越老人院》是他上一部公开上映引发关注的电影。正如片名所示,它拍了一群平均年龄达 80 岁的老年人,“为了实践人生理想而联合起来重燃激情,驾车飞越老人院”。张扬当时在宣传的时候说,这是一部“疯狂的青春励志片”。

《飞越老人院》的豆瓣评分同样是 7.8 分,有观众表扬它“把社会现实问题提到台面上来讲”,也有批评说“这是一部喊口号的电影”。商业层面它是一部亏本的电影,制作成本 2000 万,但票房只有 526 万。

张扬现在对自己电影中最满意的一部是《昨天》(这也是他豆瓣评分最高的一部电影)。他列举了其它几部,认为都带有一种妥协。他觉得《洗澡》那样温暖的喜剧,不会是“现在的兴趣”;而《飞越老人院》更“应该更个性化”,“主要是你的电影语言的手法(要)更单纯点吧,我觉得(它)还是偏向于更容易(让)普通观众理解的一个方式上去设计所谓的语言系统。”

张扬说自己现在完全“不考虑商业”,“因为确实每个人对电影的认识不一样,对生活认识也不一样,你要想让更多的人看到,你就要去将就这些更大众的口味,对吧。但是对我们来说,现在可能就不希望做这样的事,不去将就观众的那种口味,更多的还是自己做自己喜欢的,可能找到你合适的观众。”

张扬说,找投资和发行是他拍电影中两个最“头疼”的部分,而“真正拍电影都是愉快的过程,所以我愿意尽量去把这个拍摄的过程拉长”。

图片来自电影剧照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